我家的剑仙大人

第三十九章 天兵怒气冲霄汉

不等莫愁回答,李果周围的空气猛地一滞,周围的空间都开始略微的扭曲了起来。就像是隔着火盆看电视一样,扭曲不安。

“喂!为什么剧情突然这么严肃啊?”外面的鸟子精突然大声抗议起来:“我受不了了,再这么下去,我会被打回原形,我先跳下去了。”

她这话刚说完,就听到楼下一阵欢呼声,还有一个丧尽天良的大嗓门大声喊着“娘们儿,你总算跳了!”

李果摇摇头,除了感叹人心不古,根本没一点办法。

可她刚跳下去没几秒钟,在发出沉闷的一声“咚”之后,楼底下突然开是发出剧烈的尖叫和呼喊声,而紧接着,鸟子精骂街的声音又从楼底纷纷扬扬的传了上来。

小雪妹子赶紧凑到窗口看了一眼,发现鸟子精居然把水泥地砸出一个坑之后,又潇洒的站起了身,现在正坐在一个满脸络腮胡的七尺大汉身上,不停的扇他耳光。

“坏了……哥哥,我下去一下。”小雪捏了捏自己太阳穴:“百雀羚闯祸了。”

随着噌噌噌的脚步声消失在楼道里,房间里只剩下李果和他穿着古装,漂亮的像外星人的童养媳。

“莫愁,我还要等多久,这姿势挺傻的。”李果扭了扭已经站酸了的腰:“怎么一点变化都没有啊?”

莫愁正在研究放在茶几上铁盒子里的果冻,听到李果的问题,她抬起头看了一眼湛卢:“出鞘说这剑,是把雌剑。不能和相公人剑合一,顶多成一把趁手的兵器。相公无需太过在意,等到相公能使唤身残志坚时,你自然就知道两剑之间的差别了。”

李果“哦”了一声,不自觉的开始幻象起被莫愁说的天上有地下无的“身残志坚”,不过也确实,李果除了那个可以忽略不计的名字之外,还真没见过身残志坚究竟长成什么样。

而且他也特别想搞明白,什么叫雌剑,什么叫公剑?这剑的公母,到底是怎么分出来的?

不过现在这个时候,探究这种无聊的问题,显然有点不合时宜。李果握着剑柄的手已经感觉到了微微的灼热感,他不知道是剑在发热,还是他自己太过于紧张了,只是单纯的感觉又热又一阵阵的脉动着。

周围的空气进一步的扭曲了起来,原本五光十色的世界,好像在一瞬间变成了老照片似的昏暗发黄,还零星飘着似雪花的小白点。

就在李果刚要开口询问怎么回事的时候,湛卢由内而外突然爆发出了一阵极为猛烈的强风,李果甚至感觉自己突然变成了一个飘在天上的塑料袋。

在莫愁画地为牢的范围内,一切可移动的东西都被这股强风卷上了天花板,经久不息的强风甚至让木制的椅子无法坠落。

李果想松开手,可是他现在就跟触电似的,手掌被死死地粘在了湛卢的剑柄上,怎么拔都拔不下来。

渐渐的,李果在强风中不但呼吸变得困难起来,而且他的双脚也被打着罗圈的疾风吹离了地面。

如果不是他的手死死贴在剑上,他现在的下场不会比那装满了酸辣汤的大汤碗好上多少。

莫愁看到这个场景,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两手剑指一分:“长歌吟松风,曲尽河星稀。出鞘!”

围在李果周围那一圈出鞘姐姐,在得到莫愁的命令之后,突然爆出了摧残的精光,极力压制着湛卢憋屈了许多年积攒下来的正气,可始终没有不透风的墙,愈发强劲最后宛若实质的强风,仍然沿着丝丝缕缕的缝隙,向四周吹了出去。

莫愁的齐腰长发被吹得飘飘荡荡,身上那袭妩媚的女侠纱群,也被吹得紧贴在了她的身上,莫愁的好身材在此刻彰显无遗,唯一的遗憾就是能依稀的看到胸罩带子,这着实是可以被称之为美中不足。

不过李果这边,可没心思去观赏莫愁的好身材,如果刚才不是莫愁帮着李果分担了这滂沱的正气,那他的小胳膊小腿,轻则伤筋动骨,重则终生残废。

毕竟这种程度的小爆发,在小雪妹子和莫愁妹子这种超级人类看来,不算什么。可李果只是个柔弱娇嫩的宅男,宅男可经不起这种粗暴的凌辱……

风继续吹着,李果的造型已经变成了脑袋冲下的天外飞仙式,造型确实是拉风,可如果没露出他那亚麻色的内裤边的话,也许效果会更好。

当然,耍造型是要付出代价的,李果现在受的苦,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大头冲下不说,强风的力量已经让他的手腕被扯得生疼,几乎就快疼的麻木了。

而且这风里也不知道掺和着什么,在急速的运动下,都变成了锋利的小刀片,把李果的手上脸上都割得乱七八糟。不过也许是刚才小雪妹子往他脑袋上泼洒了什么东西的缘故,他身上受的伤,在疼一阵之后,就会自动痊愈,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李果闭着眼,闭着嘴。心里默默祈祷湛卢能赶紧停下来,在他没死之前。即使他对疼痛不怎么敏感,可这么一直持续不断的疼下去,始终也不是个办法。

“相公,莫愁给你吹个曲子吧……”莫愁心疼李果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咬着嘴唇从腰间取下了她翠绿的小玉箫。

李果能听见莫愁的话,虽然他不敢张嘴回答,但是他心里默默的想“如果把‘个曲子吧’这四个字去掉,人生就完美了……”

箫的音色,本身就带着一种沧海桑田的无奈何萧索。再加上莫愁这个离家千年的妹子和一把反战情绪高昂的凶器,顿时让整个房间里的气氛,又纷乱变成了一种莫名的孤独。

而且好像在音乐的感染下,湛卢平静了许多许多,不再那么芜杂暴躁。甚至让和它连在一起的李果感觉出一种小女儿家的妩媚情怀。

这时,小雪妹子的砰砰砰砰的从楼下跑了上来,推门之后一看李果的样子,大惊失色:“怎……怎么会这样?”

李果心里也是一蒙,心说:“你把这玩意给我……你现在问我怎么会这样?”

莫愁也是一股子的疑惑,她放下了嘴边的长箫,看着小雪妹子:“有何不妥?”

“为什么湛卢会这么暴躁?”小雪妹子盯着倒挂着的李果和他手上的湛卢:“它一直以来都是温文尔雅……”

李果心里冷哼一声:“人家姑娘受了上千年的委屈了,人不爱杀人,你们天天拿它去砍人,这都砍出精神病了,倒霉的当然是我。”

不过莫愁道是十分冷静:“相公无碍,这剑也无碍。若是说到如何伺候男人,莫愁许是不如你。可说道这剑,莫愁可当仁不让的敢为天下先。”

莫愁这话,李果怎么听都不太对劲,虽然说的头头是道,可老觉得里头有一股酸溜溜的老坛酸菜味。

当真是天下最深的海底针和女人心……

小雪妹子确实要比莫愁懂事的多,活的时间长点就是大不一样。听了莫愁的话,只是莞尔一笑,笑容里带着一副“好多事你不明白”的诡异表情。

“我等下要去公安局给百雀羚当担保人,保释她出来……”小雪妹子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她违反治安处罚条例,被关进去了……”

莫愁皱着眉头:“大牢?这天下还有牢房能关的住她?”

而李果则在心里对小雪妹子的处事方式很是赞许,有些事说不明白的,真要仗着自己有点特异功能,就胡搞瞎搞,把生活当乐子的话……那过不了几天,生活就会反过来幽默一把,那时候,乐子可就大了。

至于莫愁……还得教育,还得教育啊。这样无法无天还行?那个让李果脊梁骨都打哆嗦的酒吧老板,看那架势就像是国家的人……

那天那谁谁说的话来着,在国家机器面前,个人力量都是渺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

嗯……对,书魂大叔。

胡想瞎想时的时间,总是过的飞快。在李果开始幻想驾驶着飞剑打卫星的时候,湛卢的威势开始渐渐小了下去。李果和那些盘子碗,水杯垫子靠背椅统统在同一时间,从半空中掉了下去。

这一下,李果顿时出了一身冷汗,大头冲下这么栽下去,不死也得住院观察好几个月……

不过他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他的童养媳早就给他想好了招,就在他的天灵盖刚要着地的时候,出鞘之一,突然横了过来,在李果的屁股上拍了一下,直接卸掉了重力加速度的冲击力,让李果有惊无险的躺在了大理石的桌面上。

而此刻,李果惊奇的发现,窗户外面,一道笔直的彩虹陡然横跨在天际之间,像是有人在天空中用蜡笔划了一道。

“天生异象,这是重宝出世的征兆。”莫愁巧笑倩兮:“相公,怕是这下,你天下闻名了。”

而小雪妹子也带着一种奇怪的表情,看了李果一眼:“哥哥,以后……如果受了伤,我来帮你治,只要你没被砍头或者被绞成饺子馅……我……我都能治好……”

李果躺在冰冷的大理石桌子上,看了看彩虹,看了看莫愁又看了看小雪妹子。突然觉得自己的未来可能会变得很……很离奇。

特别是在小雪妹子的那句话之后……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好了好了,这一章是蜜月期的最后一章。嗯,如果大家想看给力的,就投票吧。不然成绩太差,我就把所有人全写死……

不!这不是威胁,这是交换……等价交换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