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剑仙大人

第九十八章 陷落还是挣扎,这是个问题。

夜已经无比的深沉,该放纵的到时候放纵。而该沉睡的,也几乎进入了梦想。

但是鸟子精家的客厅里,电视还闪着亮光,电视前两个漂亮的女人正用纸巾擦着眼泪。虽然已经是重播无数次的蓝色生死恋,而且还是中文配音版,可她们却依然沉迷在那凄美的爱情中,无法自拔。

“话说。”坐在沙发上,已经把鼻子给哭得堵塞住的海燕,突然问旁边一样眼泪婆娑的莫愁:“这个时间,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看电视。”莫愁一向不太喜欢说话,闷闷的回了一句:“莫愁上次没有看到大结局。”

海燕一愣,指着房间里:“那个女人在准备勾引你的男人,而你却坐在这里看大韩民国的电视剧?”

“我知道。”莫愁呼噜呼噜的喝着牛奶:“这很好啊。”

海燕听了莫愁的论调之后,整个人都惊悚了起来,她扭头看着莫愁:“难道你不爱他吗?爱情是自私而且专属的。男人又是经不起诱惑的。”

“我知道。”莫愁拿起遥控开始不断的跳着台:“莫愁可不傻。”

“那……”海燕的速度很快,可思维速度明显跟不上莫愁:“那你为什么……”

莫愁突然怪怪的看了海燕一眼:“莫愁还是完璧。”

“完璧?”海燕一愣,旋即就反应了过来:“完璧就是处女的意思吗?怎么可能!”

说着,她悄悄凑到莫愁耳边小声问到:“是他不行吗?难怪你不担心。”

“不是的。”莫愁看了看李果房间的大门,似乎能看到里面没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事还在呼呼大睡的李果:“相公每天都会硬硬的顶着莫愁……”

“那是为什么?”海燕眉头皱了起来:“我非常不喜欢你们中国人的说话方式,太不够直接了。”

莫愁笑着撩动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是因为相公疼爱莫愁,莫愁虽然不懂这里的许多事,可男女之事,还是有些了解的。相公那样,其实很苦。他每天……每天都会……”

说着,莫愁用手半握,做出一个撸管的动作,说话间已然羞红了脸:“这样……”

“哦……”海燕顿时恍然大悟:“浅川真是个蠢货……她被你玩的团团转啊。”

“那倒没有。”莫愁水润润的咳嗽了两声:“莫愁只是心疼相公,可又无能为力,所以干脆借花献佛好了,反正这只是小事罢了,相公是什么样的人,莫愁再清楚不过了。”

海燕眼珠子转了转:“那你现在有什么想法?”

莫愁猛的啊了一声,脸都红到了脖子根:“莫愁想看……”

“这个简单。”说着,海燕从口袋里摸出一副太阳镜和一个蟑螂似的小玩意:“这是侦察摄像头,等我把摄像头定位好,你就能从眼镜里看到屋子里的一切了。一千五百万像素,带聚焦功能。”

莫愁一愣,异常感激的看了海燕一眼:“那……”

“不用管我,你去找见房间一个人看好了。”海燕温婉的一笑:“家政型新人类生来就是为了满足他人愿望存在的。而且孕妇也不能受到强烈的刺激。”

莫愁默然的点点头,眼睛一直盯着海燕艹纵着蟑螂慢慢从门缝里爬进李果的卧室。

而这个时候,小新妹子正坐在客房的**看着往自己的薄纱睡衣上喷荷尔蒙香水的房东姐姐:“奇怪,巫婆为什么一直在客厅不走呢,我的计划没办法实施了。”

“是你那个讲故事的计划吗?”房东姐姐一边对着镜子往嘴上涂着护唇膏,好让粉红色的嘴唇晶莹发亮,一边和小新妹子像朋友似的聊着天:“海燕可是个怪家伙,不能让她们两个相处太长时间了,她会揭我老底。”

“巫婆走了!”小新妹子突然叫了起来:“去了一间没人的房间!”

“这样?”房东姐姐突然一愣:“他们分房睡的?”

小新妹子摇摇头:“巫婆从不让爸爸离开她视线,除了是爸爸要求。可爸爸早就睡着了……”

“那就是天助我们了。”房东姐姐把自己的头发松了开来,披散的卷发让她看起来女人味十足:“我去了,你不许偷看哦。”

“妈妈!”小新妹子突然叫了一声:“别急,小心有诈!”

“怕什么。”房东姐姐穿着水晶拖鞋,缓缓的走到门口:“你想要弟弟还是妹妹?”

“妹妹!妹妹!”小新妹子大声叫到:“妈妈加油哦。”

房东姐姐笑着,比划出一个OK的手势,并顺势拉开了大门,在看到独自一人在客厅看着电视的海燕之后,她转了一圈:“够姓感吗?”

“反正都是要脱掉的。”海燕连看也没看她一眼:“你这样显得很多余。”

房东姐姐眉头一皱:“就讨厌你这种人,一点情趣都没有。”

说完,她瞄了一眼李果所在的房间,然后深呼吸一口,转身钻了进去,并锁死了房门。

房间里黑漆漆的,除了一个床头的小兔子灯荧荧发亮之外,已然就没有任何的光源了,焦黄色的光线,本身是没有任何感情的,可不知道怎么了,在房东姐姐走进门之后,却在一瞬间变得暧昧而狂躁了起来。

走到李果的窗前,房东姐姐捏住下巴,自言自语道:“没经验啊……下面怎么办?”

说完,她突然灵机一动,翻开放在一边的李果的笔记本,极为熟练的输入密码,然后在C盘《党的[***]》文件夹的子文件夹《科学发展观》里找到了李果珍藏的四五个G的步兵无码片。

“原来相公也有这个……”莫愁透过高科技眼镜,很清楚的看到了房间里发生的一切:“下次莫愁也要看看。”

在房东姐姐点开片子之后,房间里顿时哼哼唧唧了起来,雅蠛蝶、库莫几的声音充满了整个空间。

“哦……”房东姐姐看得起劲,却好像忘记自己到底要来干什么:“都下垂了。”

而也许是声音太大,也许是房东姐姐的气场,反正李果是醒了,突然惊醒。

他惊醒之后第一个引入眼帘的就是房东姐姐那张快滴出水的成熟脸蛋,以及房间里那四处洋溢的库茨库茨的水声……“我靠……”李果下意识的用被子包住了自己的胸口:“你在干啥?莫愁呢?”

“看电影呢。”房东姐姐头也不抬:“你什么时候下的这部,都没拷给我啊。”

李果顿时哭笑不得,悻悻的缩回被窝里:“大晚上的,你别说你为了过来拷诚仁电影……”

房东姐姐被他这么一问,突然意识到自己到底要过来干点什么了,她直接把笔记本的电源关掉,慢慢的爬到了**,隔着被子坐在李果的身上。

“你原来都是抱着我看电影的……”房东姐姐突然撒起了娇:“我想你了……”

李果一愣,下意识的往旁边摸了摸,当他发现莫愁并不在身边的时候,他暗自松了口气……“姐姐,现在几点了……”李果伸手捏了一下房东姐姐的脸:“有什么事,明天说好么,我真的有点累。”

房东姐姐拽着李果的手,扶住了自己的腰:“你原来再累,每天晚上都会找我玩的。你都不记得了么……”

“记得……”李果当然记得。

租住在房东姐姐屋子里的李果,是充满着青春期躁动的大男孩,他确实对房东姐姐这样极尽诱惑的女人充满了各种邪念。

当然,这种邪念最终也成为了一种现实,毕竟没有几个男人可以和他的美女房东有着像李果和房东姐姐这样昏黄暧昧且充满桃红色诱惑的关系。

李果甚至一度想就这么娶了房东姐姐,舒服的和她过一辈子。

“你原来经常会舔我。”房东姐姐说着,把自己丝质的睡衣从头上脱了下去:“现在你不想了吗?”

“想……”李果不会撒谎:“可是,我……”

李果顿了顿:“我害羞了……而且我也有了莫愁了。”

房东姐姐的眼中精光一闪:“那你是要抛弃我?”

李果这下为难了,真的为难了。说看到这么样一个活色生香且充满肉香的女人,自己硬不起来,那纯粹的扯淡。可李果毕竟是成长了不少,知道有些事情……有些事情还得有个度,只不过这个度,李果真的把握不好。

“我……”李果犹豫了,也动心了。最后一咬牙:“死就死吧!”

他突然一个翻身,把房东姐姐压在了身下。喘着粗气说到:“如果我被莫愁杀了,你记得给我烧纸。”

说着,他就开始像原来和房东姐姐玩游戏时那样,顺着她的耳朵、嘴唇、脖子一路舔了下去。

并在房东姐姐所有敏感的地方停留了二十秒,最后停在了她圆润的肚脐眼上。李果一直以来都爱极了房东姐姐的肚脐眼,没有任何根据也没有任何理由。

“好舒服。”房东姐姐长长的出着气,双手抱着李果的头:“你好棒!”

李果听见这话,像受了鼓励似的,环抱住她的腰,双手一用力,两个人就从**坐了起来。而房东姐姐极配合的用腿夹住了李果的腰:“现在到下个环节了吗?”

李果没有回答,只是从鼻子里嗯了一声,然后一口含住了房东姐姐的双唇。和在亲莫愁时不一样,在和房东姐姐接吻时,李果像是发了疯似的用着力,好像是要把房东姐姐的内脏都吸出来似的。

而房东姐姐也并不像莫愁那样羞涩和恬静,她也是拼尽全力在回应着李果,两人都好像是饥渴了很长时间的狮子,找到了同一处水源似的玩命争抢,互不相让的攻城略地。

在此期间,李果一手握住了房东姐姐的哺乳器官,一手从她的背后顺着她仅剩的一条小内裤往里出溜了进去。

“咿?好熟练啊。”房东姐姐松开李果的嘴巴,并在他的鼻子上亲了一口:“你看来真的忍了很久。”

李果长出了一口气,突然紧紧把房东姐姐抱在怀里,并且越来越用力,好像是在抱着一个温软的大枕头似的:“现在……我有点累。”

“嗯……看的出来,你压力很大。”房东姐姐轻轻摸着李果的后背:“是担心保护不了身边的人,对么。”

“是。”李果没有否认:“我怕我没有这个能力。”

房东姐姐把自己的下巴搁在李果的肩头,任由他死死抱住:“我也怕,我不能失去小新。而且我知道自己不是很聪明,所以才想利用你保护她。”

“我会的。”李果把鼻子深深埋进房东姐姐的头发里,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有些话,我只能跟你说。”

“是因为我跟你不够亲吧。”房东姐姐呵呵一笑,嗔怪似的咬了一下李果的肩膀,但很快就变成了轻吻:“你可以相信我的哦。”

李果点点头,捏了一下房东姐姐的腰:“其实还是挺亲的了,你一度是我的梦中情人呢。”

“少来了你。”房东姐姐哈哈一笑:“谁会把那味道怪怪的东西弄到自己梦中情人的嘴里。”

“你当时不是说味道还不错么。”李果笑得很开心:“要不要?”

“不要!”房东姐姐顺势把手伸进了李果的裤子里:“你要不要?今天我可以给你。”

李果一愣,完全没有想到房东姐姐今天会变得这么奇怪。平时,无论李果怎么央求,她都不会同意和李果发生更深一层的关系,甚至还会喝令李果三天或者五天不许碰她。所以,今天她反常的举动,让李果非常的惊奇。

“别这么看着我。”房东姐姐拍了拍李果的后背:“只是小新认定你是爸爸了,那我这个当妈妈的,总要表示一下。顺便告诉你,你的那个小情人,是故意给你腾出空间的,海燕告诉我的,你不用背什么良心债。我再问你一遍,你要还是不要!”

房东姐姐说着,稍稍离李果远了一点,并自觉的躺在了**,褪去了仅剩的一条贴身短裤,完**露在了李果的面前。

李果这一刻差点就忘记了呼吸,只是愣愣的看着面前的玉体横亘,不停的吞着口水。

“别急,我还有个条件。”房东姐姐竖起一根手指,向准备恶狗扑食的李果说道:“你得再舔我一次。”

“这一次,你可以往下了……”

果果压力太大了……得需要减压减负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