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剑仙大人

第一一四章 听车声隆隆

“哎呀……”李果开到一半,突然一拍额头:“我把小毒人的事给忘了。”

说着,他连忙把车停到一边,掏出手机,开始翻着活死人的电话号码。

“爸爸,你为什么打电话的时候要停车。”小新妹子看着黑漆漆的窗外,显得有些害怕:“鸟姑婆打电话的时候,从来都不停车,有时候还一边打电话一边涂口红。”

“她技术好……不对,等等!”李果一愣:“一边打电话?一边涂口红?”

“她是用脚踩住方向盘的。”小新妹子把一只小脚丫举起来,模仿着鸟子精的动作:“喏,就是这样。”

李果默默的叹了口气:“真不知道谁能治的了她。”

“你呀。”小新妹子笑嘻嘻的看着李果:“鸟姑婆在你面前算是最乖的了。她连我都会欺负的……”

李果摇摇头,一边等着电话接通,一边说着:“你要记住,打破规矩的人,十个人有就个人都受到了惩罚。剩下的一个要看天时地利人和。我们现在还没打破规矩的能力,就要先遵守游戏规则。别一脸迷茫……我知道你听的明白。”

“喂……”李果在教育小新妹子到一半的时候,电话突然通了,里面传来活死人那种一成不变的嗓音:“如果实在忙,那就改天。”

李果被他的抢白给弄得颇为尴尬,支支吾吾一阵了之后:“是这样的……她临时出了点状况。如果没有意外,明天早上,我一定会带她去找你。”

“好。”活死人丝毫不跟李果客气:“我女儿想见你女儿。”

李果一愣,低头看了一眼小新妹子:“要不要跟你的小朋友聊天?”

“要啊要啊!”小新妹子一提小毒人,顿时尾巴就翘上了天:“她可是我收的小弟。”

而李果和活死人也颇为默契的把电话交给了两个小的。

“哎呀,最近有没有交男朋友呀。”小新妹子一接上电话,小二郎腿就翘上了:“怕什么,毒死就毒死了嘛。”

李果听她说话,着实一阵恶寒从上而下倾泻而出……“想姐姐了没有?”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反正小新妹子愈发的得意,都得意的开始晃荡起了小脚:“姐姐明天就去看你,给你带阿萨姆奶茶。真乖……晚上要记得早点睡觉,不要看电视了,最多看完九点钟的动画片,知道吗?”

李果真不知道小新妹子这副说教的样子是从谁那学来的,反正李果一直三令五申不许她熬夜,可她一天到晚都跟着莫愁两个人厮混在电脑前面到十一二点,而且晚上不睡,白天不起。这段时间都不到中午不起床。

就这么一副德行还在教育人,李果着实很是为难。

“嗯……这才是乖宝宝。”小新妹子现在恍然变成了鸟子精的微小版:“跟姐姐说晚安。”

“真乖,宝贝晚安。”小新妹子说完之后,把电话挂了,然后递给李果:“真是个小孩子。”

李果重新发动汽车,怪怪的看了一眼小新妹子:“你从哪学来这一套的?”

“这还用学?”小新妹子不屑的笑了笑:“哄小孩而已嘛。”

李果傻乎乎的笑了笑,竟然被小新妹子给说得无言以对,只能埋头开车。时不时看一眼正在副驾驶坐着,而且手上不知道悉悉索索在玩着什么东西的小新妹子。

“你干嘛呢?”李果最终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一路上都在扣什么?”

小新妹子把黏答答的手手伸到李果的面前:“刚才吃的口香糖。”

“你好脏啊……”李果咳嗽两声:“我跟你说,你姑奶奶是有洁癖的,你要玩这么恶心的东西,她会崩溃的。”

小新妹子丝毫不在意,用另外一只手把口香糖搓成一个黑黑的球,然后把窗户开了一个小缝,接着把球弹了出去。并且正好砸在迎面驶来的一辆出租车的挡风玻璃上。

“他真是不幸……”小新妹子无奈的耸耸肩,然后闻闻手:“好香啊。”

李果似乎感觉到一种深入骨髓的无奈,他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能力去教育好小新妹子这种奇葩小姑娘,但每每看到她如此猖狂,李果就陷入一种深深的自责之中。即使小新妹子并不是李果亲生的女儿,但很明显,李果对她倾注的感情,绝对不会亚于任何一个称职的老爹。

当一个老爹发现自己的女儿如此顽劣而且不服管教的时候,究竟是有多么的纠结,只有当事人才能知道。而更关键的是……李果实在狠不下心去管教……“小新。过了年,我准备送你去学校上学。”这已经是李果最大的杀手锏了:“爸爸跟你说真的,你这样下去不行。”

小新妹子这次倒也没抵死不从,反倒晃着手指头:“爸爸,你知道对一个三岁就可以帮麻省理工应用物理学博士写论文的少女来说,学历根本就不代表什么。那只海燕的男朋友,每次都会求我帮他写论文。”

李果冷哼一声:“把《卖炭翁》背来给我听。”

“卖炭翁,伐……伐……”小新妹子又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爸爸欺负人……我是外国友人……你让我背唐诗!”

“别装了。”李果一边默默的等待着红绿灯,一边看着小新妹子:“你不去学校也可以,不过……”

“好!”小新妹子想也没想,就一口答应了李果。

李果翻着眼睛看了她一眼:“从今天开始,每天练毛笔字三百个,唐诗宋词背五首。每天许你玩两个小时电脑。如果你做到了,一个礼拜带你去吃一次必胜客,再带你去一次游乐场。”

小新妹子眼睛顿时晶莹剔透且闪着点点亮光:“爸爸,说话算话!”

李果一弹挂在后座的出鞘的剑匣:“我向出鞘姐姐保证!”

可这不弹还好,这一弹之后,出鞘突然在盒子里剧烈的颤动了起来。巨大的力量让整个车身都跟着左右摇摆了起来。

李果一看这样,就知道莫愁绝对沾酒了,而且八成现在正在屋子里撒酒疯,而且绝对呼唤了出鞘!不然出鞘大姐不会挣扎的这么厉害,虽然出鞘大姐有自己的思维能力,但是一旦受到莫愁召唤的时候,它还是会出于本能的听从莫愁的命令。而这次,如果不是因为距离着实有些远了,莫愁的召唤能力减弱,出鞘大姐根本抵抗不住她的变态命令。然后那一屋子的女人就会变成一团乱战,第二天早上李果去废墟里捡人就好了……“出鞘大姐……”李果又一次拍了拍出鞘的剑匣:“您可千万把持住……”

出鞘似有灵姓的在盒子里嗡嗡了两声,就渐渐趋于平静。而李果也是心怀忐忑的把车向着李明雪家极速开去……“爸爸,你为什么只开到六十迈。”小新妹子在车上时间久了,显得有些焦急:“我要便便……”

“喏……限速……”李果指着路边的限速牌:“最高只能六十。”

“有没有搞错啊……”小新妹子说风就是雨,转眼间就表现的好像要尿在裤子上一样:“爸爸……爸爸……要拉出来了。”

李果看了看周围,发现四周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反倒是有一片防风小树林,李果索姓把车往小道上一开:“只能随地大小便了……”

当车停稳之后,小新妹子一个箭步就冲了出去,转眼就消失在了一片低矮的灌木后面。

李果靠在车门上,一边和小新妹子说着话,让她不害怕。一边点起一根烟,默默的看着天上已经很难得看见的繁星。

而就在这时,李果突然感觉到一股奇怪的气息正飞快的朝他这边袭来,这气息既陌生又熟悉,而且速度非常快。

转眼间,李果就觉得耳边突然疾风一闪,一个人一头钻进了他的车里,然后把车门一关,并缩进了车厢的座位底下,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人。

就在李果刚要去拉开车门看个究竟的时候,突然有两个奇奇怪怪的人出现在了他的身后,他甚至都没有发现这两个人是从什么方向过来的。

等李果看清楚这两个人时,他惊奇的发现这两个跟黑白无常似的人,居然是两个女人,而且看上去年纪并不大,只不过她们身上带着一股浓厚诡异的杀气。

“你好。”其中一个浑身上下带着杀气的女人,向李果走了一部:“你见了有人经过没有?是个男人。”

“你们怎么能飞……”李果佯装着惊讶的样子,靠在车门上,但是手上的烟因为不是很便宜,所以没舍得扔:“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师姐,我们不用跟这普通人费口舌好不好。一刀杀了最爽快。”那个向李果问话的女人身后的那个女人直接就想动手干掉李果:“师姐,你去追那个色狼。我把这家伙给干掉。”

“爸爸……拉好了。”小新妹子在树丛里叫着李果:“别跟那两个低能儿说话了,帮新新擦屁股。”

“四岁了!自己擦!”李果从口袋里摸出一包餐巾纸,拨开挡在他面前的那两个奇奇怪怪的女人,向小新妹子的位置走了过去,把餐巾纸递给小新妹子之后,他回身看着那两个奇怪的女人:“要杀我?有毛病啊?因为我女儿随地大小便,你们就判我死刑?还有王法么?”

那连个怪女人根本就不想听李果解释,反倒那个向李果问话的女人,突然从手上翻出一把匕首,二话不说就朝李果扎了过去。

“妈的……”李果的车门突然打开,刚才钻进里面的人已经把车门踹开,然后飞身扑出,赤手空拳一个肘击打在那个正要往还在抽着烟的李果面门上扎刀子的女青年的腰眼上。

李果扣了扣耳朵,朝小新妹子叫了一声:“好了没,好了我们出发了。”

“知道了,爸爸……我把纸扣破了……好恶心。”小新妹子在树丛后面大声叫道:“稍微等我一下……”

而李果身边不远处已经混战成一团的三个人,好像根本就提不起李果和小新这一对奇怪妇女的任何兴趣。

毕竟对于李果来说……想看这种场面的打斗,只要把鸟子精惹急眼了,随时随地都能看到……那三个人则不干了,那两个女的心说你丫根本没把老娘们放在眼里,今天就是你丫的死期。

而那个出来支援李果的男人也是一肚子火,一边和那两个女人颤抖在一起,一边心里把李果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个遍。毕竟李果不帮忙也就算了,作为一个普通人,李果也帮不上什么狗屁的忙,可至于这么置若罔闻么……刚才那一救,真是救到了狗身上了……“喂……我说!”那个被两个奇怪女人压制得死死的男青年,张口向李果求助:“随便帮点忙行么?就是加加油都行……我可救了你一命!”

李果摸了摸脑袋:“你们会飞么……”

缠斗中的三人:“……”

李果看了一会儿,发现这三个人也许是某个门派的弟子,但是明显,这三个人中没有一个是能飞的。这说明什么问题……这就说明,李果明显比这三个人中任何一个都厉害,毕竟他不能飞……可是湛卢可以呀。

而这时,小新妹子邋里邋遢的提着裤子从草丛里出来:“爸爸……冻屁屁……”

“哟……爸爸,有人打架哎。”小新妹子看着那打得很激烈的三个人:“要不要看一会呢……”

李果点点头:“看一会就看一会吧。”

缠斗中的三个人:“……”

不过显然,那两个女人显然不想让李果安稳的看热闹,其中那个指使师姐谋杀李果的女人,一个急转就朝李果飞奔了过来,手上倒捏着一把和她师姐样式相同的匕首。

“爸爸……她好像要捅你。”小新妹子从地上捡起一块鹅卵石:“爸爸给。”

李果点点头,捏住鹅卵石,计算了一下那女子飞驰而来的角度,然后轻轻一抛,鹅卵石像是被拉痢疾的棒球运动员透出的一击出局球一般,轻飘飘的朝那个女人的面门就飞了过去。

那个拿匕首的女人极为轻蔑的一笑,看到那石块的速度和力度,她断定自己在躲开这石头之后,绝对有百分之一千三百八十五的概率对李果实施一击必杀。

可这时,李果突然拍了拍手,那个碗大的鹅卵石突然就这么硬生生的停在了半空中……“哎呀……”一声痛呼,那女子在高速之下,根本停不了车,电光火石间就自己一脑门子撞在了鹅卵石上。

石头粉碎,而她的脑袋上也顿时血流如注,人也软软的瘫倒了下去。

这一幕,看在其他两个人眼里,就好像李果只是单纯的朝那人扔了块只要能躲开沙包就能躲开这一记投掷的鹅卵石,但是那个看似武林高手的女人却直接用脑袋顶爆了那块石头。

两强相遇,自然两败俱伤……“师妹!”那师姐大喊一声,抛下和她缠斗的男人,径直朝李果飞扑了过来。

“爸爸……给。”小新妹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又摸出一块鹅卵石……两块石头……搞定了两个看上去很有高手风范的女子。

这让那个久攻不下,还差点被人扎成三刀六洞的男人很是难堪,在他眼里,李果所干的事就好像是用两块钱去玩赌博机,一把中三千万一样神奇。

失去对手的他,满脸尴尬的走到李果旁边:“燕子门……算了,那破逼门派,说了等于白说。我叫小白鸽。”

李果嗯了一声,一听就知道他用的是假名,不然一个大男人叫小白鸽?叫你妹啊!

所以李果二话不说抱起小新妹子:“那我走了啊……”

那小白鸽愣了愣:“你不问为什么?”

“为什么什么?”李果也愣了一下:“打架斗殴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而这个时候,地上先撞上石头的女子,突然从口袋里摸出一样东西。李果还以为是碰到了电影里那种“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的剧情。

可没想到,她摸出的居然是一个短波无限电对讲机:“求救……重复……求救……”

“乐子大了。”小白鸽无奈的一笑:“你赶紧走,让我搭顺风车……这帮妖女,吃不消啊。”

李果坐上车,并关上车门,没有让一脸无辜的小白鸽上车:“其实我知道,你也不是好鸟。”

小白鸽显得非常尴尬……而就在李果刚发动汽车的时候,这片防风林里,突然传出一阵诡异的哨子声。

周围的林子也是鬼影飘飘。

李果一看这架势,索姓熄了火,并给李明雪发了个短信,说晚点到。接着就摇下了车窗,看着小白鸽:“其实我还是挺有担待的。”

小白鸽脸是真的白了,他颤颤巍巍的看着李果:“哥们儿……我是跑不动了,你是能跑不跑。你脑子进了屎么?”

李果耸耸肩:“一人做事一人当嘛,解释清楚就好了。”

“你行……”小白鸽施施然往李果的引擎盖上一坐:“那咱们就一起等,大不了就是两具无头男尸。”

小新妹子呸了一口:“爸爸可是会变身成奥特曼的!”

“哈?”小白鸽展颜一笑:“就是变斯巴达里的列奥尼达都不顶事了。人家大部队来了。”

李果倒是颇为可爱的笑了笑:“这……不用打架吧?”

“不打?反正等会你就把事往我身上揽。”小白鸽一脸无所谓:“你运气是不错,可你一普通人……算了吧。我虽然不是什么好鸟,可多少还算个爷们。”

李果挠了挠脸:“你都这么说了……”

“湛卢,帮我跟出鞘姐姐说一声,等下我可能要双刀啊。”李果朝后座嘟囔了一句:“出鞘大姐,好歹我也是姑爷对吧……你说呢?”

“你没疯吧……”小白鸽看了看后座:“作为个男人,你可不能这么不顶事儿。”

“其实我也就是一看客……”李果无奈的耸耸肩:“新新,你能保护自己么?”

小新翘起小脚丫,抖着抖着,一脸小朋友得志的表情:“第三新人类呢,人家可是新人类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