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剑仙大人

第一四九章 浮云散,明月照人来

看着警察叔叔把李果装走,鸟妈低声问着果妈:“不管?”

果妈斜着眼睛看了一眼鸟妈:“你担心个什么劲。”

“你怎么这么说话?”鸟子妈眉头一皱:“那是你儿子。”

果妈表情很微妙的转换了一圈,然后带着一脸的笑容走向屋里:“说不定还是你外孙的爸。”

鸟子妈知道果妈这姓格,纯粹就是天生的,也就没再跟她继续嘴仗下去,而是跟在她后头也往房间里走了过去。

房里的两个中年大叔,还在继续他们的争执,仿佛只要其中一个人不让步,那么这次争吵就没完没了似的,永远继续下去。

“你们两个。”鸟妈顺手从棋盘上抓了一把棋子塞进自己口袋:“李果被带走了。”

果爸仰起头看了看鸟妈,伸出手:“还我还我。”

“什么!”鸟子精突然从房间里一头钻了出来:“谁带走的!”

鸟子爹脸色很不好看,用几乎是从鼻腔里挤出来的声音说道:“警察!”

“他妈的!”鸟子精当场就炸了毛,撩起袖子就掏出了电话。

“啪!”一声清脆的棋子落地声,让鸟子精情不自禁的手一抖,一个不小心就让电话溜了下去。

果爸站起身:“谁都不许帮他!”

说着,又把眼睛瞟向偷偷摸摸准备从后门跑路的莫愁:“莫愁,回来!”

“哦……”莫愁见自己被发现,只能慢慢的挪到了大厅里:“公爹……相公他……”

“他到现在还是个废物。”鸟子爹神气活现的说着:“不都是你们给惯出来的,李家大公子呢。你们面前这个前任大公子,十九岁的时候可就……”

鸟子爹的话还没说完,鸟子妈一脚踩在他的脚趾头上,眼神凌厉:“你自觉一点。”

“真是……还搞什么保密。”鸟子爹愤愤不平的点上了一根烟,然后看着果爸:“去给我拿吃的来,我饿了。”

“妈的……”果爸一脸气愤的从位置上站起来:“等会还要我喂你是么?”

“长辈,我是长辈,知道么?”鸟子爹拍着自己的胸脯:“长辈!”

而在他们几个上一代吵吵闹闹的时候,莫愁轻轻掐了掐鸟子精的屁股,不停的给她使眼神。鸟子精那是何等的冰雪聪明,一看莫愁的样子,就知道她可能是有什么好计划已然在胸部成了形。

鸟子精给莫愁回了个受到的眼神,然后两人慢慢的的向后一点一点的挪着步子,就好像刚刚刚偷完灯油的耗子似的,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而此时此刻,李果正坐在摇摇晃晃的囚车里,正被人严加看管着朝公安局开去。

“喂,小伙子们。”李果腰上的身残志坚突然说起了话:“从人权角度出发,我觉得你们应该出示应该有的证件,比如逮捕令。”

坐在李果两边的警察,几乎同时扭头看着李果,其中一个年轻气盛的实习警察,艹着一口浓重的外乡话呵斥着李果:“废话个[***],给爷爷闭嘴!”

而且说完作势就要用肘子去打李果的胸口。

不过幸好,被李果另外一边的一个应该是正式警察的人抬手拦住了他,并左右看了看窗外,小心的说着:“别在这,回局里再说。”

李果摇摇头,但是什么都没说。

“来,少年!本大爷好久没有饮血了。”身残志坚继续旁若无人的说着话:“把他们献上来,给本大爷当成头菜。”

“乖乖。”那个实习警察整理了一下帽子,诧异的看着李果:“连警察都要杀哦,胆子好大咯。”

李果无奈的笑了笑:“不是我说的。”

“等一哈你就死了。”那个实习警察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暴利机关的人似的,凶神恶煞的看着李果:“你怕是出不来咯。”

另外一个人一听的他说的话,连忙咳嗽了一声,示意他说的太多了。可那个实习警察好像根本不给那个正编的警察面子,只是冷哼一声,并越说越起劲,甚至用手开始不停的戳李果的脸蛋:“等一哈你给老子认真交代,老实交代完了就给你个好死哈,也好帮老子铺铺路。”

李果左右看了看两个人的神情,发现那个在编的一言不发,反倒这个刚进门的咋咋呼呼,这其实并不符合常理。所以李果立刻判断了出来,这个刚入行的家伙不但是个菜鸟,而且是个根本没上过刑侦课也没学过犯罪心理学的小混子,而且从他的态度上看,这家伙应该是上面哪个领导的公子或者亲戚下来镀金的。

不然李果这种大案,不可能会派这种菜逼出来执行任务,而且这菜逼还一点都不听话。抛开立场而言,李果觉得那个还算沉稳的警察,现在应该很生气。

而且李果甚至还从这短暂的接触中得到了更多的信息,这个家伙的家里肯定也高不到哪去。记得当时那个代号腾蛇说过,李湘,也就是那个一直追求李明雪的刑警,他老爹可是个省部级往上的大员,用古代的话说,那就是封疆大吏,一品大员。可他照样得老老实实的听师傅的话,小心翼翼。

虽然这跟燕京的大环境有关,但是总的说来,这跟受到的教育也有很大的关系,比如现在身边这个家伙。李果可以断定,他家最多也就是市局级的档次,而且这市还得是个县级市,绝对不是什么直辖市。

“总得给我个理由吧?”李果想了想,还是决定能套出点什么是什么:“为什么你们就能确定我杀人了?”

“这还用说?”那个正职警员又是被这个实习的家伙一阵抢白:“上头说是你,就是你。昨天下午五点,你在干什么?”

“淋雨。”李果想也没想,脱口而出。

“妈的!”实习警察一个肘子打在了李果胸口上:“等着哈!”

李果昨天已经被湛卢主动的人剑合一了,湛卢的特殊功能其实很简单,就是保护。除了六分钟的绝对防御之外,还有一些常规保护,起码李果现在可以在五米内承受任何7.6毫米以下的枪械直接打击,虽然比如眼睛这种地方还是会受伤,但是李果还有一个慢速播放的被动技能呢。

所以现在这个肘子,虽然让李果在座位上弹了弹,但是对他来说这简直连个挠痒痒都不算。

严格说来,其实李果现在心里还挺暗爽的。

李果在独自暗爽一阵之后,默默的闭上了眼睛,开始和身残志坚说起话来。其实李果一直想和湛卢说话,但是湛卢就好像一个可爱的小哑巴,只能给出李果是或者否,这两个回答,而且大部分时间湛卢压根不会跟李果有任何交流。

所以,在这方面,它远不如身残志坚或者出鞘有灵气。

“我说,志坚。”李果沉吟了一下:“下次别突然说话行么?”

身残志坚:“……”

“你……”身残志坚突然的沉默,居然让李果开始不安了起来。

所以说人都有根贱骨头,身残志坚喋喋不休的时候,李果巴不得把它给毒哑,可真正想跟它说话时,它突然的沉默,却让李果居然感觉到一丝为难。

“我曰你啊,你到底要我怎么样?你说让我别说话,好!我不说话。可还没过三十秒呢,你又因为我不说话在那干瞪眼,你是小时候脑子磕到了灶台上把脑浆给磕出来半斤吗?少年,请你正视自己的智商,你的小学老师肯定教过你,尊重别人的要素,第一点就是尊重自己的智商。来!跟我大喊一声‘原力赐予我力量’,我们把这帮小垃圾杀掉之后,大爷再给你好好上一轮马哲课。”

李果在重新听到身残志坚的喋喋不休,而且是点对点聊天之后,反而松了口气,左右看了看两个正架着李果两只手的警察,然后继续跟身残志坚交流着:“你怎么看?”

其实李果之所以会问身残志坚,其实是书魂大叔的教导,他曾经说过,不管什么事都可以去问身残志坚。虽然李果那时候以为身残志坚是一把很睿智很有神仙范儿的神剑,并不是像这样神经坏死。但是出鞘大姐也说了,身残志坚可以算的上是天底下最聪明的剑了。

所以,在遇到现在这种让李果一头雾水的情况时,问问身残志坚,至少比一个人在这茫然的好。

“好吧,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问了。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不过在问题解决之后,你要跪下来亲我的靴子。嗯……当然,我没有靴子,那就不用亲了。你知道,被一个男人亲,是一件很恶心的事,这种事情,在我几乎无垠的生命里,只出现过一次,后来我把那个男人切成了猪肉大葱馅。”

“大爷……”李果无奈了:“您说正事好么?”

身残志坚沉吟了一下,然后用一种深沉的语调说:“你先把你经历的事情,全部传输给我。”

李果一愣:“还有这种功能……”

“你以为呢?这种技术难道没人教你吗?哦……可能是失传了,来来来,我先拷一份给你,速度给大爷速成。”

李果一愣……然后猛然觉得脑子里如针扎一样的疼了一秒,然后如潮水般的涌入了许多奇怪的、李果曾经并不知道的东西。

李果过了一遍之后,赫然发现这种把记忆打包共享的方法出奇的简单,甚至比用RAR压缩图片传给别人还要简单。

“这是本大爷精心提炼出来的速成手册,来来,开始传。本大爷曾经研究过人类的大脑,它能以每秒四十万兆的字节量输出。”

李果笑了笑,还真没发现这身残志坚还是个科学家……“笑什么笑!”旁边的警察警告着李果:“老实点!”

李果根本就没准备搭理这人,只是整理了从刚回到家,一直到被老爹家法的部分以及顺手剪辑了一段和鸟妈的对话,一并发给了身残志坚。

身残志坚在受到压缩包之后,也是颤了一颤,大概过了三十秒,它才开口。

“嗯,你揍的那个叫什么凯的人,应该是上面有关系。而且从他面相上看,他心胸狭窄的很。所以被那只小王八干掉的垃圾,一并算在你身上了,而且你的钱包还掉在那了。”说着,身残志坚深深的叹了口气:“看我的口型,你真蠢啊!”

李果面色尴尬的等着他下面的话,内心百感纠结。

“那个叫什么凯的人,应该会在局子里等着你,估计你都不用去法庭,就直接会被他们给弄死。不过这对你对我来说,应该都不算什么,不过你现在应该考虑的是,怎么才能把影响降到最小,事情闹的越大,你的麻烦也就越大,最后会起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你看,其实我是一把很聪明的剑。”身残志坚停顿了一下:“你爸九成九跟那只小鸟搞过,一个女人,一个活了四五百年的女人,如果还对一个小他几百岁的男人念念不忘,甚至关心起他的下一代,那一定是有刻苦铭心的爱,你懂么?爱。而这个爱么,单单靠说的,应该没有用。要靠两颗火热的心互相碰撞的。啧啧,谁没有个年少轻狂。走吧走吧,人生难免经历苦痛挣扎。”

李果听完了身残志坚的推理,这才发现为什么它能有资格和书魂大叔和莫愁并列为李家三宝了,书魂大叔是个百科全书而且是个哲学家,李果一系列的变化都是由书魂大叔带来的。莫愁是个软妹,她给了李果近乎无所不在的温暖。而这身残志坚,刨去它本身是件兵器的基础上,它真的是一个很聪明的家伙,即使它的嘴够烦,但李果真正感觉它着实是一件神器。

“好吧,少年。现在有三条路你选。”身残志坚用一种贱兮兮的语气说道:“一个是,掏出你的黑又硬,大喊一声‘原力赐予我力量’。再一个是用更牛逼的人,来压死这帮垃圾。最后是安稳的被他们搞死。”

“可……可李家家训上说,不能仗势欺人。”李果好像被什么给拉低了智商:“会挨揍的。”

“再看我的嘴型。你不是一般的蠢。”身残志坚恶狠狠的骂了一声李果。

“侠有侠客、侠盗,侠盗干的劫富济贫,侠客干的是仗剑江湖。好人不是随便别人欺负就是叫好人,那叫耸逼。你完全曲解了你这家训,就跟那帮蠢货曲解‘以德报怨’一样,看事情要宏观,宏观。懂吗?谁都不能完美啊,少年。就连我,都是一个残废。”

说着,身残志坚突然停了停:“我突然想到,你还能有一条路走。”

李果一愣:“什么?”

“就是把事情闹得越大越好!”身残志坚吧唧了一下嘴:“对!越大越好!”

李果当时就愣了:“你刚才说……”

“人有失蹄。”身残志坚直接推翻了自己刚才下的定论:“你把事情闹大之后,自然有人擦你的小屁屁,到那时候,还真由得你那个怪爸爸不管你?敢不敢跟我赌,你这一脉单传,你真是要被弄死的时候,你爸玩了命都会护着你,而且我记忆里,好像你家还有个大家伙,嗯!大家伙!对了对了,我记得了,真的是一个大家伙!”

李果歪着头想了想:“什么大家伙?”

而这个时候,身残志坚却突然的沉默了下来,过了很久才继续说话:“这个就真的不能说了。你看,我可以把我的三围都告诉你,可你也得许我有点自己的小秘密嘛。”

说完,身残志坚还唱了起来:“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小秘密,压心底压心底不能告诉你……”

李果:“……”

不过这一次李果并没有被身残志坚折磨多久,他的囚车很快就到了市公安局的大门口,那两个警察推搡着李果,把他给赶下车,并且试图拧他的手。

“放手!”李果眉头一皱:“我自己会走!”

当然,对于李果这种重刑犯来说,想自己走,那绝对是个奢望。

那些押送李果的武装警察,一见李果有拘捕的架势,二话不说,冲了上来,拿起冲锋枪一枪托就砸在李果的腮帮子上。

可李果只是头歪了歪,接着一挥手把手铐子给挣断,并回身就是一肘子抽了过去,那把打李果腮帮子的枪,立刻就断成了两截。

“我自己走!”李果站定在原地,直视着已经拿枪上膛指着他的警察们:“放心,我不是要拒捕。你们要真的把我在这击毙了,多少也说不过去吧。”

那个帽子一直歪着戴的实习警察这时从一个武警的身后走了出来,直接掏出了配枪,顶住了李果:“看你快,还是老子的枪快。”

“你的级别不应该配枪的。”李果脑袋向后一闪,伸手在他的枪栓上拨弄了两下,整把枪立刻散落成了一地的零件。

“我说了,我自己走。”

李果在向公安大楼慢慢往里走的时候,心里着实很是忐忑,这可是完全按照了身残志坚的要求做的。这可是他从来没有干过的事情,新奇刺激而且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畅快感。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