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剑仙大人

第一百七十三章 心连心,手拉手。

“聊完了吗?”那大汉方便完回来之后,正巧赶上李果蹲在路边和莫愁研究着扭曲空间通道的构成和形成:“我刚才想过了,不管怎么样都一起去我家吃个饭吧。”

李果仰起头,看着背后映着夕阳的山东大汉,乍一看他就跟电影里的耶稣降临似的,脑袋后头顶着一个硕大的光晕,唏嘘的胡茬子还有浓密的黑发。

“我们真的是人……”李果愣了愣,先是解释了一下自己和莫愁其实并不是鬼,然后才微微一笑:“吃饭真的不用了。”

“刚才是我被吓坏了,我什么都不怕,就怕这些个玩意。”大汉挺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走吧,别跟哥客气,难得看到家乡人。我给你们炖海鲜。”

说着,大汉就转身走回了汽车,并嗡嗡的发动了马达。

李果还是想拒绝,可突然感觉脚脖子一疼,等他回头的时候,发现琥珀正咬着他的脚脖子,用一种哀怨的眼神看着李果:“海鲜……海鲜……”

李果一愣,蹲下身子把琥珀给抱了起来,小声在她耳边说:“等回去我给你买……”

“不行……现在!海鲜!”琥珀的任姓已经到了一种无人能及的地步,她狠狠的瞪着李果:“不让我吃海鲜,我就死给你看!”

至于不至于因为吃不到海鲜就要死给李果看……这小命未免也太不值钱了。再者说了,这人家请客,李果还真不好意思去,看电视上外国人家吃家宴,那都跟喂鸡似的一丁点就是一盘,现在身边带着莫愁,李果哪还忍心让莫愁这食神去吃人家的存货……于是李果捂着琥珀的嘴,带着莫愁走到皮卡的窗户口:“真不好意思,我这边还有点事。前面就是个镇子了,我就不去了……而且我刚才吃过晚饭了。”

李果确实吃过了,而且就在三个小时以前,可是按照时差,这边还刚刚是到了吃晚饭的点了,这个点按照中国人的习俗,确实是要邀请客人一起吃饭的……大汉没有搭理李果,只是拿着电话冲李果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等电话接通了之后,他突然用超大的嗓门讲起了电话:“晚上家里来客人,多炖点!”

说着,他挪开电话,看着李果:“你们吃辣不吃辣?我家口味挺重的,不吃我就让你嫂子少放点。”

“不……不……不用麻烦了。”

可李果还没说完,莫愁在旁边突然插嘴:“要,要多多的辣!”

“好叻。”那大汉哈哈一笑:“媳妇听见了没?多多的辣。五斤?不够不够,全弄上,三十斤的锅给炖满。”

李果一听,顿时一愣……三十斤的锅的话……难道自己来到的不是法国而是时光倒流来到了六七十年代的人民公社么……“上来吧。”那大汉带着一抹得意的笑容:“下锅了,不吃可就浪费了。”

他刚一说完,琥珀喵的一声,挣脱了李果的手,直接从车窗里跳了进去,并且趴在门上不停的冲李果喵喵直叫。

“这猫挺不错。”大汉回头想摸琥珀的脑袋,但是被她敏捷的躲过,然后冷冷的看了大汉一眼,就卧在座位上玩起了自己的尾巴,安安静静的。

李果先是感叹了一声猫姓多变,然后无奈的拉开的车门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汽车又一次的开动,那大汉拍了拍李果的肩膀:“要是方便,就告诉哥个名字。下次多聚聚,全世界那么多人,能遇上不容易。”

李果呵呵一笑:“李果,嗯……算是旅客。蜜月旅行。”

“不还是未婚妻么?”大汉一乐,回头看了一眼含羞带怯的莫愁:“媳妇真漂亮。”

“谢谢。”李果和莫愁同时的应了一声,声音里都带着甜蜜。

而坐垫上的琥珀则发疯似的咬着汽车后座上的一个小狮子娃娃,看上去硬是夸张的很。

到了大汉家之后,李果发现几大盆东西都已经摆上了桌子,说是海鲜,其实就是一大锅贝壳掺着螃蟹掺着虾,那大汉进门之后用手就夹起来开始吃着,直到他老婆冲出来喷了他个狗血喷头。

不过他还是偷偷朝李果眨巴着眼睛,并抱怨没有麻辣小龙虾和青岛啤酒。

这一顿,李果倒也算是过了海鲜瘾了,虽然材料什么的很简单,可新鲜的海鲜加上浓浓的辣汤,到是让李果和莫愁大呼过瘾。

唯独琥珀……她碗里也被大汉放了一大碗在面前,但是她没吃一口,都会被辣得上蹿下跳,甚至到厨房自己开水龙头灌水。可是在刺激感消失之后,她又会兴高采烈的蹦回她的碗边,吭哧吭哧的吃着,连虾壳都不放过。

“真是只聪明的猫。”大汉和他老婆对琥珀交口称赞:“等你家猫生了崽子,送一只吧。”

李果噗的一声,辣汤差点就进了气管。然后他连连咳嗽着,并摆手:“她……她不能生……”

琥珀则因为这句话凶神恶煞的盯了一眼李果……酒足饭饱之后,李果靠在凳子上点着芙蓉王,和大汉聊着家常:“大哥有空回去,一定得找我,我请你吃正宗的麻辣小龙虾。”

说着,李果递了一张名片给这大汉。

“好叻!”大汉收下名片,一拍大腿:“就为了你这麻小,我怎么也得回去一趟。你们晚上打算住哪?没地方就住我这吧?孩子送去寄宿学校了,空了个房间。”

“不了不了。”李果坚定的摇头:“我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办。”

而正在和大汉妻子一起洗碗的莫愁听到李果的话之后,从厨房探过脑袋:“相公,公爹那边还在等着你呢,莫愁来的时候,他正在看电影。”

李果连连点头:“那我们就先走了,回去一定记得找我。”

大汉本来说要把李果送到目的地,但是李果委婉的拒绝了,并再三邀请这大汉回国就去找他。在送出大门的时候,李果回头看了一眼大汉夫妻俩,并从口袋里又掏出了一张名片和青帮的苜蓿子吊坠:“你回国就打这名片上的电话,全国的酒店宾馆,一大半都可以打折。如果万一出什么事的话,打这个电话,出示这个坠子就行了……”

那大汉倒也爽快,顺手把两样东西塞进了自己口袋:“兄弟好走。哥哥就送到这了,你这也算认门了,下次常来,有空给哥哥带点老白干。”

“衡水老白干。”李果呵呵一乐:“喝出男人味。”

大汉也是哈哈大笑,然后就这么站在门口,一路目送着李果。

“李果,传送准备好了没?我先去,你跟着我的轨迹就好。”琥珀站在李果的肩膀上,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好饱……{”

话音刚落,琥珀突然之间就凭空消失,而李果也俨然能感觉到琥珀产生了一道穿越空间时留下的氤氲轨道。

可李果回头,发现那大汉还醉醺醺的依着门口看着他们,无奈之间只能回头大喊让他赶紧回去,外面风大……大汉倒是爽快人,听到李果的喊声之后,一扭头就钻回了门里。

而李果点了点头,然后看了莫愁一眼:“其实好人的比例是比坏人的高很多的。”

莫愁相当赞同,挽着李果的手,用漂亮的眸子看了看天际:“莫愁自小的梦想,便是杀进坏人。”

刚刚说完,李果就快速的亲了一下莫愁的额头,接着揽住莫愁,顺着琥珀的轨迹以光速的速度穿越过了扭曲的空间。

可就在李果消失的一瞬间,那大汉突然又钻出了大门:“兄弟,还是哥哥送……”

农场四周平坦,无遮无拦……只有一条进出小道,微风萧瑟。哪里还有李果的影子……“哎哟妈呀……”那大汉的酒瞬间醒了,愣愣的看着开始李果站的地方,良久之后才回过了神:“哎……多少是个缘分。”

说完,那大汉一转身:“老婆……明天去买点草纸!”

而与此同时,李果莫愁两个人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房间里,时间更是临近午夜一点,不过果爸倒是没有睡,一边看电影一边在用QQ传着什么东西。

李果的出现让他扭过了头:“小兔崽子,感觉怎么样?”

李果愣了愣:“还行……”

说完,果爸顿时暴怒:“你知道你给老子惹了多大的麻烦么?”

李果不知,于是摇头……“算了算了……”果爸神色略微黯然:“你给老子过来。”

李果哦了一声,抹了一把还带着油星子的嘴。战战兢兢的走到了果爸的面前:“爸……我怎么了……”

“跪下。”果爸咳嗽了一声,神情陡然严肃:“我李如水,上不愧对列祖列宗,下不愧对苍生黎民。从今往后,我儿李果正式分家,接任李家族长,撤销李如水代理族长一职。生死有命,李如水从此不再过问任何李家任何事物。”

李果一愣,扑腾一声就跪了下来:“爸……你这是要……把自己逐出家门啊?”

“你脑子进水了?”果爸在棉袄口袋里掏啊掏的,然后从里头拿出了一个扳指:“喏,带上。”

“我早就被你爷爷逐出家门了。”果爸表情巨无奈:“所以没资格带这扳指,你带上。”

李果想了想,然后双手举过头顶,缓缓从果爸的手里接过了那个看上去红彤彤的扳指,而且这一次李果居然感觉到了一种紧张心跳,手心出汗的莫名感觉……这种奇怪的反应,是他以前根本没有的,就好像……就好像是在紧张!

“你发什么呆?”果爸顺手给了李果一个爆栗:“宣誓词啊!”

李果迷茫的看着果爸:“怎么念……”

果爸叹了口气:“跟着我念。我李果,庚寅年生人,年弱冠。甘愿受起李家血脉,祖宗大业。积善成德、济贫不劫富、好逸不恶劳为己任。如有滥杀、歼邪、狂妄、懒惰,则以蔑视祖宗之罪,取消我李果家主职位,并甘愿被逐出李家家门,收回一切所得。”

李果想也没想,就这么巴巴的跟着念完了。

他念完之后,果爸想了想,摸着下巴看着李果:“我再给你加几条。第一;玩弄女人感情。第二;侮辱先人。第三;贸然赴死。我都一样逐你出李家门。”

李果啊了一声:“你不是已经被……”

“可是还是你爹。”果爸得意洋洋:“你爷爷不在,老子说的算。赶紧,把扳指给带上。”

李果对自己这个爹,倒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这简直就是霸王条款嘛……不过他倒是不敢有什么异议,只是乖乖的把扳指戴在了大拇指上。

“恭喜少主,晋升家主!”

李果刚一戴上,突然之间琥珀、巴豆、鸟子爹妈还有莫名出现的钟楼怪人和一个李果不认识的老头,齐齐走进房间,并整齐的朝李果跪了下来。

鸟子精眨巴着眼睛:“呀……要给这厮下跪……我不干!”

“过个形式而已。”果爸尴尬的笑着:“没办法的事。”

而他刚刚说完,房间的角落阴影里突然走出了一个风姿绰约的女子,虽然带着一身邪魅的妖气,但是漂亮的俨然逆天。

“我说,我怎么恢复了。”那女人坐在一张椅子上,雍容的抽着一根烟:“原来是你够资格当上家主了。”

李果一愣:“你是?”

那女人呵呵一笑,看向已经站起身做戒备状的那些守灵兽:“我这次没有恶意。”

说着,果爸朝那女人招招手:“来,小然。”

小然……小然……李果突然一惊:“百合!”

“别叫我小然。”那女人撩了一下头发:“叫我百合。”

说着,她娉娉袅袅的走到了李果的身边:“当年我说过,如果有一天有人能继承李家家主,我一定会杀了他。”

果爸哈哈一笑:“随便。”

李果也耸耸肩膀:“随便。”

莫愁也无所谓的应和着李果:“随便。”

“当然,知道你们现在人多势众。”百合妩媚的一笑:“所以,我这次来是送礼物的。事情要一件一件的论,我也说过,我会送给你儿子一件大礼。”

说完,百合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盒子:“这东西,是你的了。”

接着,她整个人就好像融化了似的,在房间的阴影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刚才看到的,是她本人。”果爸拍着李果的肩膀:“够漂亮吧?本来是给你当媳妇的……大你三岁,女大三抱金砖。”

李果骇然:“您能正经一点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