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剑仙大人

第一百七十八章 这个世界太多纷扰

李果这个小组扩大会议是大年三十前的第七天召开的。

从这一天开始,整个南方乃至全国的官场里都是暗潮汹涌。如果留心新闻的人可以发现,单单是过小年的那一天,就有多达两位数的各色官员被人用各种方式拉下马。虽然都不是什么大官,充其量也只是个地市级的小官,最大的也只是一个偏远小城市的市长而已。

然而,这个世界总不缺少好事的人。他们总能够通过一些莫名其妙的渠道去了解一些莫名其妙的流言。

虽然这些流言有的离事实真的非常近。

比如有的人发现这些落马的官员曾经都主管过计生或者主管过地方运输,而且这些落马官员无一例外的都有着跟他们的官职和工资不相称的存款和房产,而且还有个好玩的现象,这些人里并没有任何一个人潜逃到外国。

要知道,在这个奇怪的国度里,有钱就移民已经不是什么让人愤怒和新鲜的新闻了。许多贪官都在赚的满满当当之后,换个身份换张脸,去阿美利坚或者奥斯吹帘享受飘飘然的童话生活和政治庇护。

可这一次,三天里已经有多达五十个官员落马,但是没有一个人能顺利的离开国门。甚至有几人都坐上了去多伦多的飞机,可第二天又出现在纪检部门的大门口投案自首。

这无疑让那些好事的小市民在茶余饭后津津乐道了好几天,并除了过年之外,全国人民最开心的事。

不过也有不开心的人,比如朱家老六,朱六福。他一头被自己的亲大哥催促着赶快回家过年,一方面自己在国内许多买卖都被人给搅合的稀巴烂。

毒品的线被人截断、买卖人口的线被人挖掉、甚至一些在东北那片经营着的枪支弹药的小生意都被俄罗斯远东大鳄给狙击掉了。

这让他心烦意乱。当然,他并不是不知道对手是谁,可一直以来那个早就让他都不用正眼想看的青帮居然在突然直接打了个措手不及。第一轮的斗争,无论是政治上还是经济上,朱六福都栽了个大跟头。

而相比他来说,更惨的则是这场黑暗世界政治斗争的发源地,李果所在的这个小镇上的一众人等。

当地公安局局长被双规并在审问时因为洗脸时癫痫突发而溺毙、市长被双规、市委组织部部长畏罪自杀。与之相关联的一众人等,也并没有得到什么好的下场。

比如赵凯,他在一夜之间突然收到了一纸查封令,他名下所有的夜总会和娱乐场所全部被查封,地下赌场和毒品以及地下色情行业在一天之内几乎被扫荡了个干净。而他自己更是因为故意杀人、伤人、强歼、诈骗等等一系列的重罪被原本是自己的保护伞的公安机关给收监,并拒绝保释,等待开庭。

在监狱里的赵凯知道,如果自己这些事情都坐实了,那么枪毙二十次都算是从轻发落了,要枪毙二十分钟才算合理。

而他的青狼帮,更是一夜覆灭。骨干被抓的抓跑的跑,底下的喽啰也被治安拘留了一大片。

这一阵严打风,以春风燎原的速度,在短短的三天内就席卷了全国。这直接导致节前本应该是犯罪率猛增的时候,全国的犯罪率创下了历史新低。

当然,李果现在每天干的事情就是从网上和报纸上用自己手上的名单对照着那些被双规或者被收监的名单。然后遥控着外围,继续突飞猛进。

这一切都离不开两个人的帮助,警察的总头头谷涛和一次姓从口袋里拿出三十五个亿美金的琥珀。

李果当时还担心这么大的动作会导致时局动荡,可他没想到,在钞票的作用下,这个世界好像谁都是那么的顺眼那么的乖。

谷涛期间甚至偷偷的来找过李果一次,他们两个人的对话,只有他们两个知道。反正谷涛走的时候是满脸的红光,而李果则是一脸深不可测的微笑。

李果其实并没打算全盘的去管这件事情,他这段时间以来,从管理学书上学到的最实用的一招就是五分之一政策。毕竟一个上位者,只要管理好手下的五个人,再大的企业和集团都根本不是问题。

而且李果的这一次,明显把青帮的帮派势力无形的提高了一抽,毕竟他在谷涛行动前,老早就传了声音下去,这段时间所有隶属青帮的夜总会和俱乐部一概不允许买卖肉体和毒品,甚至在大厅里连抽烟都不行,每天到了两点就清场锁门。

虽然是损失了不少资金,可事实上从长远的角度来看,比起朱六福那边无数被查封的夜店和宾馆来说,这盘棋着实是下的漂亮。

李果一系列的套牌,也同时赢得了青帮八大金刚的大拇指。他们倒还真没想到,这鸡鸡上的毛都还是刚刚打卷的男人,居然刚一上任就这么雷厉风行,魄力居然比稳扎稳打的鸟二强得那么多。

不过美中不足的是,李果名单上那个打头的人,谷涛表示自己也没有办法。毕竟他干的事情都没有证据,更何况他现在如曰中天,背景硬邦邦,要动起来很难。

李果当然不介意,他有的是时间,也有的是精力。身边更不缺黑帮天才,这种事情急不来。

而李果在高兴之余,他还干了一件平时他根本不齿去干的事——他去监狱探望了赵凯……这是**裸的炫耀、也是**裸的嘲笑,他见到赵凯的瞬间,看到他一副被人开了**的德行,李果的喜悦真的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迸发出来的。虽然在短暂的喜悦之后,是浓浓的痛心,毕竟去了的人已经不可能再回来。可这种喜悦还是足够李果掏心掏肺的狞笑了。

“好久不见。”李果坐在大桌子后面,饶有兴致的看着绑着手铐脚镣的赵凯:“赵老大憔悴了不少啊。”

赵凯何止是憔悴,短短三天他俨然就成了病入膏肓。李果对他而言,俨然就是个瘟神,从时隔多年,李果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开始,他就厄运连连,先是断了肋骨再从一方土地变成阶下之囚。一连串的事情,赵凯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别的人会这么干。

“我说过的。”李果递给赵凯一根烟:“那孩子活,你活。孩子死,你肯定完蛋。”

赵凯哆嗦着手点着了烟,没有说话,静得可怕。旁边的狱警早就在李果的打点下去上厕所了。

“你还真是喜欢杨儿。”赵凯的眼神也不负当初的凌厉和邪气,完全是一副人之将死的表情:“其实这么多年来,我真的挺后悔的。杨儿是个好姑娘。”

说着,赵凯哈哈一笑,深吸了一口烟:“这也好,下去伺候她。”

李果翻起眼睛看了赵凯一眼:“其实我没打算让你死的,这年头比死恐怖的事多了去了。”

被解了灵的李果,一笑就透着一股大魔王般的邪气和灵气,完全没有当初那种呆呆傻傻的傻二哥样,反倒愈发和小时候那个灵气逼人的李果相似接近了。

“无所谓了,我姐夫应该也跑不掉吧?”赵凯用手揉了揉眼睛上的眼屎:“对了,其实当时我是真心爱杨儿的。”

李果冷笑了一声:“随便你。”

“再给我支烟。”赵凯央求似的甩着拷着手铐的双手,伸向李果:“你现在开心了吧?”

李果点点头:“开心。祝你好运,我走了。”

说着,李果把身上剩下的半包烟都扔到了赵凯的面前:“下辈子当个好人。”

赵凯吐了口烟,朝李果的背影高叫了一声:“那你就当个反派,让我报个仇。”

李果没说话,只是高举双手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亦步亦趋的走出房间的大门。

其实李果心里并不高兴,和今天这个局面比起来,他更希望看到杨儿姐姐现在还健健康康的活着,成了一个微胖的小少妇,天天买买菜带带孩子。即使难免会和李果联系越来越少,可李果觉得这样其实比什么都好。

大门还没关好,李果突然听到里面的赵凯发出狼嚎一般的哭声。李果摇摇头,只是淡淡一笑。

“相公,世事难料。”等在外面的莫愁轻轻挽着李果的胳膊:“纷纷扰扰的,连莫愁都有些累了呢。”

李果微微点点头:“你比我聪明多了,真的。”

“那是自然。”莫愁从来不会在李果面前客套虚伪:“不过就算莫愁再聪明,可没了相公,莫愁不还是无头苍蝇么?等一下相公陪莫愁去添置点年货吧,再晚两天就年二九了。”

李果看了看外面又变得阴沉沉的天,并呼了口哈气:“好像要下雪了?”

“相公,莫愁好想亲你。”莫愁突然仰头看着李果:“真的。”

李果看了看四周:“那就……那就亲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