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剑仙大人

第一九四章 哇……

“好了好了……”李果轻轻摸着琥珀背上的毛:“你绝对比十斤屎值钱。”

琥珀不依不饶的疯狂撕扯着沙发上的一个靠垫,丝毫没有任何心情搭理李果。而鸟子精则只穿着三点式趴在地摊上做蛙泳状,满脸的自在。

“还是自己家舒服……舒服啊……”鸟子精肆无忌惮的撒着泼,恨不得直接上嘴去舔她地上那张价格昂贵的羊毛地毯:“万岁,脱离苦海咯。”

“小葵怎么安置……”李果用脚踢了踢鸟子精的屁股:“她可是个大杀器。”

说着,李果还用眼睛瞟了瞟正由小新妹子带着参观浴缸的杀器小葵。说实话,李果当时回来的时候还真没打算带上她,毕竟就算她再可爱,可事实上她着实太过于危险了,一旦哪天她偷偷跑出去碰到了什么让她讨厌的事,那李果可不敢保证事情会朝哪个方向发展。

可偏偏这小乌龟妹子的特长就是哭,一旦有一丁点事不如她的愿,她就哭得稀里哗啦,而她这种天生天养的灵兽玄龟的眼泪,是可以引动天地灵气大聚集的,小葵又属水,所以她一哭,一大片地方就开始强降水……并直接导致内涝。

鸟子精说,自从有了小葵,冬天都不用去台北看雨了……“相公不用怕,莫愁这段时间倒也没事,照顾她也是可以的,不过……”莫愁眯着眼睛看着李果捻动着手指头:“相公,莫愁想买个屁爱死屁三千……你看……”

“买!”李果一狠心一跺脚,当场就答应了莫愁。并在答应了莫愁之后,极为恶毒的看着鸟子:“你教的吧?”

“那是。”鸟子精一副趾高气扬的表情躺在地上,把自己的肚皮拍得砰砰响:“你老让我家小莫愁干这个干那个,这哪行?你得给报酬。”

而莫愁则嘟起嘴:“你起初称莫愁为大仙,现在倒是清爽,竟成了你家莫愁,莫愁是相公家的。”

李果懒得和鸟子精矫情这事,只是看了看表,感叹走时空通道的便利,真不敢想象十分钟前,李果还坐在老家的沙发上听着鸟子爹和鸟子妈还有果爸和巴豆的四[***]棋大战,为的还是李果能不能在一个年之内插掉琥珀和鸟子精……这种话题,让内秀闷搔的李果如何招架?

所以他连忙拜托泪流满面的琥珀和他一起把时空通道扩到最大,并召唤小新妹子扩充精神力,让包括房东姐姐在内的所有人在一瞬间就传出了老宅子,并突然出现在鸟子精家的客厅。

至于李明雪,她没跟着回来,她还要去和她初恋家吃饭,顺带让她初恋的老婆自卑自卑。李果觉得这艹行确实不好,可是却根本没什么太好的办法来制止李明雪……毕竟,她是个没谱的姑姑,李果只是个老实的侄儿。

不过对于李明雪睡不着觉的事,李果始终认为,她那其实没什么毛病,而是抑郁了。三十多岁的单身女人嘛,总是会有这样或者那样的奇怪且复杂的想法,想多了,自然也就睡不着觉了,就跟崔永元似的。

“我去看看雪姐姐?”李果胡思乱想的时候,脑子里突然划过了雪姐姐的那张脸,他翻了翻眼睛:“现在她应该在脱皮吧?”

“你有毛病啊?”鸟子精抬头骂了一句:“现在都快两点了,你明天去看不行啊?”

李果点点头,确实是觉得现在挺晚了。可身处好奇之中的李果怎么都觉得自己有一种坐立不安的感觉,就好像屁股下头有一根针似的……“你干什么呢?”鸟子精皱着眉头看着李果:“是拉屎没擦干净很痒痒么?”

李果摸了摸额头:“不行,今晚上不去看看,我觉得我睡不着觉……”

“滚吧滚吧。”鸟子精朝李果挥了挥手:“爱去哪去哪。”

莫愁这时突然站起身:“那,相公。莫愁陪你去……”

李果摆摆手:“她说只能让我一个人去……”

“真小气。”鸟子精嘟囔了一声,翻了个边,面朝地面:“不让去就不让去,反正都是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不看就不看呗。”

莫愁倒是丝毫不以为意,只是一脸纯真的看着李果:“那……相公,莫愁送你去。”

李果看到莫愁的样子,实在觉得莫愁当真是无比聪明,别说人只是个乡下小姑娘,可事实上,在智商方面,莫愁有着绝对的优势,她显然充分利用了女人、特别是小女人的一切优势。等她真把李果送到了,李果难道会让她在门口等么……这显然是不会的嘛。这就叫曲线救国啊,曲线……“算了算了。我自己去就好了。”李果摆摆手:“你送我去,等咱们落地。都能看见莫斯科红场了。”

说着,李果推开了窗户,并扭头冲着一直一个人默默看书的房东姐姐嘱咐了一声早点监督小新睡觉,然后就直接跳了下去。

“能耐不大,还学会不走寻常路了。”鸟子精撇了撇嘴:“真是搔气。”

莫愁则捂着自己的嘴,眼睛都笑成了一道下玄月:“是闷搔……”

而正在下坠的李果,在即将接触到地面的时候,突然一个传送,然后突然出现在了鸟子精的窗口……屋子里一圈人,都直愣愣的看着他。

“相公,是没带钥匙吗?”莫愁诧异的问李果:“你老早就不带钥匙了啊……”

李果脸蛋微红,佯装着咳嗽了两声:“没事没事……就是想提醒你们记得关窗户,一屋子的女人不安全……”

这显然是掩饰。什么安全不安全的,先不说鸟子精在这布置了几十个狙击手,就光是屋子里的这群所谓不安全的女人,想要颠覆一个中小型国家的政权那叫易如反掌,还安全……甚至连李果自己都觉得这个借口找的太荒唐了……所以他趁着莫愁他们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又一次的从楼上跳了下来……他暗自决定,如果再传回原地,他第三次就不穿了,直接让后脑勺和水泥地碰一下算了,装逼不成反蚀把米,这人可丢不起啊……当然……李果这次并没有传回鸟子精的家,而是直接回到了自己的老家……并直接和叼着烟蹲在马桶上哼小曲的果爸打了个照面。

果爸和李果都是齐齐一愣,果爸的烟都被李果给吓得掉在了裤子上……“小兔崽子……”果爸手忙脚乱的捡起烟头:“滚出去!”

李果哦了一声,灰头土脸的退出了房门,客厅里已经没人了,该睡觉的都去睡觉了,该玩老婆的也去玩老婆了,只剩下一抹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户把客厅映射的蒙蒙亮。

“人啊。”身残志坚的叹息从李果的裤腰带上传来:“蠢不要紧。重要的是蠢的要有节制,像你这么肆无忌惮愚蠢着的人,我真的是很少看见。”

“有完没完……”李果失落的坐在沙发上,默默的点上了一根烟,神情仿佛是高考志愿只填了清华北大,但是成绩单一出发现自己连湖南第一师范这所好学校都没考上的高考生,落寞萧条。

“小兔崽子,走还不会就学人跑?”果爸这时从卫生间里邋里邋遢的走了出来,浑身上下没有不散发着邋遢的气味。毛绒兔子拖鞋,花格子睡衣,蓝条条屁股上写着“运动”俩字的睡裤,花格子睡衣的一边衣角还被憋在睡裤里面,边走还边抓屁股:“你敢不敢别玩中长途传送,就按部就班的一点一点来。万一哪天你一脑袋钻进女澡堂,你爹我还得去局子里捞你。”

李果十分无奈……只是用力的往沙发里靠了靠:“怎么不灵了……”

果爸伸手从还没收拾好的棋盘上拿起一粒小“卒子”,施施然朝棋盘相反的方向挥手一弹,那粒棋子瞬间在半空消失,但是只不过是零点零零一秒之后,这个小卒子准确的盖在了棋盘上老帅的位置上,不偏不倚,严丝合缝。

“靠……你怎么做到的?”李果眼睛突起,满脸惊愕:“这我也试过,几乎不可能啊……你到底藏了多少东西啊?”

果爸耸耸肩,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也没多少,想学么?”

李果当然点头。

可果爸突然一扭身:“想也不教你,赶紧走人。元宵节记得回来吃饭。”

李果端得愕然……而就在果爸刚进房门之后,身残志坚突然凌空飞了出来,并用一种神神秘秘的语气说道:“你爸不能教你。”

李果一愣:“为什么?”

“他被逐出家门了啊。”身残志坚说话时,语气居然无端显出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并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愉快:“李家祖辈就你爸一个人被逐出家门了,除了在碰到一些特定的情况外,他不能出手,包括教你。不然就是有违祖训。”

李果拧着眉头:“这算个什么?”

“所以,老夫成了负责教导你成才的重要因素。”身残志坚绕着李果转了一圈:“来,跪下来亲大爷的脚,再叫三声干爹。干爹就教你。”

李果眉头一挑,顺手把身残志坚扔进了微波炉,然后拧开烤鸡按钮……这一招是出鞘通过莫愁告诉李果的。说身残志坚之所以能说话能变诚仁形,是由于他精神力的具象化,而微波炉的微薄刚好是身残志坚这个特殊精神波段的能量来源之一,硬充能时能阻断他一切的废话和逃跑,并严重扰乱他的感知,就像给一个人硬姓灌下去三大碗鸡汤似的,虽然鸡汤很补,可三大碗油腻腻的鸡汤,放谁那都无福消受。所以一旦身残志坚犯贱,那把他扔进微波炉,小火或者高温来那么两分钟,他立刻就老实了。

果然,在微波炉发出清脆的叮的一声之后,李果把身残志坚从里头拿了出来,面带微笑的问着:“爽不?”

身残志坚在李果手上挣扎了一会,软软的飘了起来:“畜牲……”

“你太没有人姓了……”身残志坚的声音都变了:“谁……谁告诉你这损招的!大爷废了丫!”

李果呵呵一笑:“你女朋友。”

“嗯……”身残志坚沉默了一阵,然后突然说道:“等着,看我回去不打死她。”

李果点点头:“我等着看你打死她。”

身残志坚又是一阵沉默:“我开个玩笑而已。”

而这时,果爸突然打开了房门,双手叉腰:“你们两个废话还有完没完了?你能看看几点了么?要走赶紧走,不走就速度睡觉!”

李果一愣,支支吾吾的说:“那个……我就走……就走……”

说完,李果直接晃进了空间隧道,而出现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在从楼上下坠的途中……“坑爹啊……”李果瞪着眼睛看着地面越来越近,现在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动作了,那种闭目等死的感觉突然出现在心中……可偏偏这时身残志坚突然一个急刹车,勒住了李果的裤腰带让他直接悬停在了离地面不到二十公分的地方,瞬间被勒住的感觉,让李果感觉到了一刹那的头晕目眩四肢麻木……“少年,你看。大爷又救了你一命。”身残志坚把李果扔回到地面:“感谢我吧,膜拜我吧。”

李果捂着肚子坐在鸟子精楼下的台阶上,满脸痛苦:“你……你不干脆让我掉下去算了,那姿势多酷……哎哟……”

“很好。”身残志坚啐了李果一口:“你摔得四肢尽断脑浆崩裂更酷。”

李果揉了半天之后,才觉得疼痛差不多消失。可刚站起身一回头,就看见穿着露脐装小热裤的鸟子精拎着垃圾袋从电梯门里走出来,还吹着口哨。

鸟子精一见李果,当时就愣了:“你别告诉我,你从窗那跳下来之后就一直赖在这没走。”

李果苦涩的笑了笑:“这……这是有原因的……”

“怎么能有你这么蠢的人呢……”鸟子精上上下下打量着李果:“照你这样下去,下半辈子你就基本用不上手表了。”

李果一抹脸:“走了啊……”

这一次,李果实实在在的离开了这里,胡乱的钻进了一个奇怪的空间……等他出现之后,赫然一股香气扑鼻,打量四周发现自己居然在一个宽敞的大屋子里,而屋子的地板上散落着一地的女士衣物。

“快快……李果。”身残志坚突然低声叫着李果:“那件透透的!透透的小内裤!拿了就跑!快!”

李果一愣……刚想按照身残志坚的话去做,他突然感觉脖子上有一个冰凉的坚硬的东西顶在了自己的气管上,外带还有一个湿漉漉的胳膊。

“你怎么找到我的呢?”声音很轻,软软的气体打在李果的脖子上:“这就叫寻死吧?”

李果还未细想,二话不说直接又钻进了另外一个奇怪的空间……留下拿着女士剃毛刀的光屁股百合一头问号的站在原地,然后吧嗒了一下嘴:“李家都是神经病。”

说完,她快速的收拾好地上的衣服,抱着一团走回了还是哗哗流水的卫生间……“刚才那是什么?”莫名传到一个山洞里的李果气喘吁吁的问着:“要拿刀割我……”

身残志坚似乎也在沉默,直到李果叫了他第三声,他才堪堪回应:“是百合。奇怪了,你为什么会有和她联通的通路呢……如果是这样,她要找到你的话,易如反掌。这个通路是双向的。”

李果一愣:“什么?什么?”

“她到底要干什么?”身残志坚沉思着:“你难道不知道你和百合有双向通道?”

“什么双向通道?”李果一脸的天然无知:“这是什么意思?”

身残志坚恨铁不成钢的用剑柄戳了李果屁股一下:“就是你和那个变态之间,有一个双向的传送门,她可以随时找到你,你也可以随时找到她。懂了么?这很不应该的,通常有这种东西的两个人,不是可以把后背交给对方的战友,就是可以把后庭交给对方的基友。可很显然,你们两个绝对不属于任何一种嘛。”

李果愣了愣:“你是说……”

头皮都麻了……李果真的是头皮都麻了。被身残志坚这么一说,他立刻感觉自己的处境似乎非常危险,百合可是立志要杀自己的……这个通道的存在,那也就是说,以后有李果的地方就会有那个变态?

“当然不是。”身残志坚在李果提出疑问之后完全否定了李果:“她可能不会用空间通道!”

李果挥挥手:“怎么可能……连我这菜鸟都会,她怎么可能不会。”

“在空间中行走,有三种办法,一种是被牵引,也就是我们说的召唤或被召唤。一种是直接撕开裂缝钻进去,也就是你的传送。还有一种是很诡异的阴影行走,这种到现在为止都没有确切定义,会的人都不会让人发现……”身残志坚突然老气横秋了起来:“三种不能通吃,只能一种在身。百合显然是第三种,她没有跟踪人的能力!”

“哥哥?”

正在李果和身残志坚激烈的讨论着技术层面上的问题时,幽暗的巨大溶洞里突然传来一声柔弱的呼唤……这里的柔弱只是语调,并不是声音,因为这个声音大得足够把李果震得眼冒金星……“雪姐姐?”李果顿时放弃了和身残志坚的废话,站起身四处看着:“你在哪?”

“在这。”溶洞里一出哗哗作响的水潭中,突然咕噜噜的冒起了泡泡,然后突然一下,有什么东西冲了出来,让水面直接炸开了花,淋得李果一头一脸。

而李果顺着那从水里出来的东西的影子看了过去,不由得把嘴巴长得巨大……“哇……”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