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剑仙大人

第两百零二章 吃货

“是不是已经怕得欲仙欲死了?”

好样的!李果点头赞许,她这欲仙欲死用在这个地方,着实让人感觉一种很微妙的奇异感,并着实让李果这个从小就被成语熏陶长大的人大吃了一斤呐。

看着泰莉莎牛逼哄哄得意洋洋的表情,李果往后缩了缩脖子,凑到正在往嘴里塞面包的莫愁耳边:“你打过她,她不认识你么?”

“认得……认得。”莫愁一边说,嘴巴里的面包屑一边往外喷:“她不敢跟莫愁梭话。”

“哎呀……”李果一看莫愁的可爱样,连忙捏了捏她鼓起来的腮帮子:“吞下去再说哈……”

而李果这边话音刚落,泰莉莎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指着莫愁:“你,就是你!我也要挑战你!”

“好哈。”莫愁点点头,面包屑扑啦扑啦的喷了一桌子:“等你。”

李果一见,于无奈之下,端起自己的可乐,慢慢的喂到了莫愁的嘴边:“别喷了……”

接着,在身残志坚和杀气腾腾的出鞘大姐之间的斗争过程中,慢慢的把今天的事全部说给旁边的小莫愁听,莫愁听的那叫一个眉开眼笑,然后也偷偷跟李果咬耳朵,说起了关于出鞘大姐的事。

原来出鞘和身残志坚一样,可以化作人形,而且因为出鞘是完整的。她化作人形并不需要别人的灵力支持,只不过她曾经被身残志坚重创过,精神方面受到过很严重的创伤,这种创伤是需要庞大的灵力做养料来修补,而李果刚好就充当了一个蓄电池的角色,出鞘一直在吸取李果身上的灵力来恢复自身。

不过一直没有突破临界点,可昨天的李果,差点点就被滂沱的灵气给撑爆掉,所以他身上溢出的灵力比往常多出了数十倍,这种瞬间的高压,直接让出鞘大姐的神经元在一瞬间被完全缝合,并在今天早晨的时候告知莫愁,她已经可以重新变诚仁形了。所以莫愁急匆匆的跑去跟鸟子精他们逛街,就是因为要给出鞘大姐买衣服。

“身残志坚的衣服是哪里来的……”李果悄悄的问:“他出现的时候又不是光屁股的……”

“当然是你的。”身残志坚这种剑人,一直以偷听他人聊天为乐,所以他一边冲着出鞘大姐发搔的时候,还不忘偷听李果和莫愁的聊天:“怎么,你还想让大爷给钱么?”

“不敢……不敢……”李果连连摆手:“您是爷……”

而这时,埃米纳姆突然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手机,看上去好像是摩托罗拉的,然后拨了一个号码打了出去,但是他一言不发,只是在上头不停的按键。

“这孙子不是在打10086吧?”身残志坚挺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显摆自己有手机么?真是。李果!走,给大爷买手机去!”

李果一愣,脑门子上青筋暴起:“你要个屁手机……我欠你的么?”

“哎呀,这种事就不要在意了嘛。连这吃货都有手机,我没有,这说不过去啊。”身残志坚耸了耸肩:“成功男人的标志就是手上拿着一款超过一万块的手机。”

出鞘大姐一听,剑眉一竖,径直掐住了身残志坚的耳朵:“你还有自尊没有?这种话也是一个男人能说出口的?”

身残志坚歪着脑袋,指了指李果:“我跟他又不用客气。情和义值千金,刀山去地狱去有何憾……”

“你还唱起来了。”出鞘大姐的表情哭笑不得:“我怎么找了你这么个废物……”

李果连忙摆手,拼命想制止一场家庭暴力:“好了好了……”

“这是情侣间的小甜蜜,外人滚到一边去。”身残志坚突然回头,凶狠的看着李果:“走开……”

在场的人,包括周围正在边吃边看戏的其他看客们,顿时陷入了一种冰天雪地[***]石化的效果。他们本以为今天有一场小夫妻天天恶战的戏码,可以为自己平曰庸庸碌碌、平淡无奇的生活增加一点谈资,可谁曾想,身残志坚这个大帅哥不但不以颜面尽失为耻,反而以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女人揪住耳朵为荣,甚至看上去颇为享受。

这种人……大概就属于那种活该被女人穿着细跟的鞋子踩住蛋蛋用力碾压的人渣吧……而李果回过神的时候,刚好看到莫愁也伸出了只小手,悄悄的朝他耳朵处前进着,李果当时愣了愣,看到莫愁脸上希冀的表情和周围群周那种玩赏似的眼神。他犹豫了,他犹豫着是不是要装不知道,要让莫愁也玩一次这种“情侣间的小甜蜜”,毕竟李果不是身残志坚,他多少要点脸……“好吧……”李果最后下定了决心,把脸凑到莫愁的手边:“轻点……”

顿时,喧闹的麦当劳里一片死寂,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到了李果这边。他那种大义凛然的样子和浑然不觉的天真,着实让人感到这个世界似乎正在崩塌。

“看到没。”身残志坚指着李果冲出鞘大姐说:“这才是闷搔界的奇葩,大爷跟他一比,显得多么渺小。”

而琥珀已经睡着,口水流在桌子上,流了一摊子,像任何一只猫一样,对不感兴趣的事,甚至都不会去看一眼。

“时间不早了。”埃米纳姆突然站起身:“感谢你的款待,向你致以最崇高的敬意。一个心胸宽广的人,即使是猎物,也是值得尊敬的。”

一个外国人的贵族礼,又是让周围人看得一阵眼晕。吃个快餐就行了个这么大的礼,那要去吃一顿全聚德的话,那不得五体投地?大家脑子里不由得觉得李果这一帮人其实是拍搞笑电影的……这时泰莉莎也站起身,众目睽睽之下俯身在李果的脑门子上亲了一下,李果甚至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而之后,她从自己的米奇包包里摸出一个银白色罐子,慢慢打开,不由分说的把里头蔚蓝色的**一股脑的倒在了李果的头上……瞬间失身……李果哭笑不得的看着泰莉莎,嘴巴张了张……但是始终没说出一句话。

“愿真理之门为你打开,我——泰莉莎三世,以圣女之名赐福你,希望天界的圣灵与你同在。即使再见时会是敌人,但这不妨碍一个少女的敬仰之情。”泰莉莎大声念完之后,又俯身在李果的两边唇角各亲了一下:“愿你能上天堂。”

李果嘴角抽了抽,虽然知道这亲嘴角是外国人的礼仪,但是始终在中国这个相对传统封建的文化环境里,这俨然就是一种色色的事情。整个麦当劳的人,包括服务员和经理都停止了手上的工作,撑着眼睛看着李果……而且……那个“愿你能上天堂”是什么意思啊!混蛋!

“天堂里是不是有九十九个处女?”身残志坚突然渐渐的问了一句:“你们这帮宗教疯子,真无聊。”

泰莉莎表情严肃:“真理的荣光不容亵渎。”说着她指了指莫愁、身残志坚、出鞘大姐:“你们三人的罪,不可被饶恕。永不得上天堂。”

说完,她径直从包里摸出一个十字架套在李果的脖子上:“我多希望我们不是敌人,你是我见过的最文质彬彬的男人。如果要杀你,我会闭上眼睛。愿你安息。”

“不……不是……”李果这时才反应过来:“什么叫愿我安息……不带你这么预言的啊……”

莫愁和出鞘大姐笑得都不诚仁形了,莫愁稍好,出鞘大姐笑得把鞋都给踢掉了,一边捂着肚子还一边夸莫愁的李果太可爱了……目送着奇怪兄妹俩走远,李果觉得自己身上湿漉漉的,而且还透着一股怪怪的香味,黏答答的非常难受……“这是圣水。”身残志坚把泰莉莎没吃完的汉堡拿到了自己面前,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一边吃还一边低声说:“从味道上分辨么,应该是82年的陈年老圣水。很给力的哦,这东西如果卖给虔诚的犹太教徒,少说百多万,这是耶路撒冷哭墙的泪水精华。看来那小妹子其实很喜欢你。”

李果揉了揉鼻子,接过旁边服务员的递过的卫生纸:“太诡异了……文化差异真的很让人困扰……这要不是我有点文化,放一般人那,早就急眼了。”

“吹吧你。”身残志坚不屑的撇了撇嘴,然后扭头看着出鞘大姐:“那边有什么消息没?”

出鞘大姐摇摇头:“锁妖塔三十分钟前大赦了一次。”

刚一说完,身残志坚突然用力的一拍桌子:“那小搔货!”

“怎么了?”李果眨巴着眼睛看着身残志坚:“锁妖塔又怎么惹你了?”

身残志坚看了看周围,然后摆摆手:“回去说。”

李果点了点头,拍了拍莫愁的腰:“鸟他们呢?”

莫愁摇摇头:“方才她们说要去菜市场看恐怖片……莫愁因为要给出鞘买衣服,就自己过来了,然后出鞘就发现身残志坚了,莫愁也就跟着来看看。”

说完,莫愁还歼诈的一笑:“相公不老实。”

李果汗颜:“哪有不老实……等等……你说雪姐姐和鸟子精去菜市场看恐怖片?”

“是极……”莫愁很认真的点头:“莫愁完全不懂……”

李果一捂额头:“她们怕不是去看杀鸡了吧……”

身残志坚愣了一下,嘴巴长了长:“真的有这个可能哦。”

“莫愁,你在这等一下。”李果无奈的摇摇头:“她们从来不带电话的……我去找找。”

说着,李果跑到卫生间,然后进入了空间裂缝选择界面,接着跨入了属于雪姐姐的那道门……果然不出李果所料,当李果在众目睽睽的情况下从次级空间里蹦出来的时候,人来人往的菜市场果然没有任何一个人感觉到唐突和意外。这其实是一次心理学的实际应用,在越是嘈杂的幻境里,人的注意力越是分散,根本不会有精力去关注是不是有一个人突然出现在自己周围。

“你看……你看。”鸟子精和雪姐姐蹲在地上,一个在看人杀鸡,一个在看人杀鳝鱼:“你看那鸡的眼神,好可怜。”

雪姐姐没说话,却早已经泪流满面……李果现在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身残志坚在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只要笑就好了。有如此可爱的女子在身边,你应该觉得无上光荣……真的。”

李果努力的露出一个不如死的笑容,然后静静的站在她俩人的身后,点上一支解愁的烟,听着这两个穿着光线,带着大墨镜的时尚女孩的奇怪聊天。

“雪姐姐,是不是好恐怖。”鸟子精声音都在打颤:“感同身受啊……我现在想把李果绑在凳子上用沥青拔他毛。”

李果:“噗……”

而雪姐姐则摇摇头,指着旁边卖鳝鱼的盆子:“你看那边,用那个小刀一划,整根脊椎都被剔下来了,太残忍了。还有那个兹啦兹啦的声音,我汗毛都竖起来了……”

李果心中无限感慨,一个龙神姐姐……一个金翅大鹏鸟,两个加一起都能弄死孙悟空了,现在居然蹲在菜市场旁边看人杀鸡。而且不单单是看,还评论,评论完了还泪流满面……你们敢再无聊一点吗?

而就在李果面带微笑站在两个可爱的姑娘身后偷听的时候。离开他不远处,一个卖糖葫芦的中年男子,一直用阴霾的眼神盯着李果的背影。

李果自以为没有人发现,但是从他出现的那一刻开始,这个手掌只有半边的糖葫芦大叔,就已经发现了他的异常。

而他那只健全的手上,不停的捏着两枚核桃,喀喀有声。

“雪姐姐……别看了吧。太血腥了。我怕……”鸟子精往雪姐姐身上蹭了蹭:“今天晚上我要去李果**睡……”

李果一愣,然后浑身汗毛都兴奋的竖起来了……这等好事?鸟子精实在是太懂事了……而雪姐姐则摇摇头,指着还在扭动的被剔了骨的鳝鱼:“你说,它这样还会活多久?”

“小兄弟,来根糖葫芦?”一个推着小车的中年男人,走到李果的面前:“新鲜的,要橘子的还是苹果的?”

李果一愣,发现这男人的左手只有半个手掌,他本着做善事的态度,掏出五十块钱:“你帮我挑点吧,家里孩子多。”

而李果一说话……鸟子精和雪姐姐齐齐的浑身一颤……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