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剑仙大人

第二二三章 太阳照常升起(上)

从矮墙上跳下,李果二话不说,抄起一块半头砖,劈头盖脸的就砸在那个说话结巴得让人胆颤心惊的带头大哥的脑门子上。

接着趁着那家伙的哼声还没出口,李果一把拽着百合疯跑了起来。并撞倒了一切挡在自己正前方的人,样子霸道得根本不像平时那个温和谦逊的李果。

反倒是百合,从头至尾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做出任何动作。就这么被李果拽着手,傻乎乎的跟在李果后面向前飞奔。不过倒是一直在笑,笑得很诡异,也很开怀。

李果跑着,后头跟着一堆人在穷追不舍,在依然灯火如昼的夜市上,像这样一群人追打一个人,可能并不少见,但是唯一少见的是,被追的人里,居然有个甜美如斯的少女……当然,要说百合是少女,确实有点对不住她这二十八岁的年纪。可要说她是轻熟女吧,她身上一丁点那种味道都看不出来,长裙飘飘、笑颜如花的。

“你笑什么?”李果一边逃跑一边抽空问百合:“你没见我们在被人追么……”

当然,对于那些人的追逐和耳边一直没断过的“不要跑、站住”之类的废话,李果和百合绝对没有任何人会感觉到惊慌。反倒是李果担心百合会突然间在这大杀四方,即使那几个人不是什么好鸟,但是李果还是挺不忍心看到几个活生生的人被百合给撕成一条一条的。

“没笑什么。”百合的语气很奇怪:“你居然会主动攻击人。”

李果没说话,只是敷衍的笑了笑……其实李果可不是什么习惯姓受人欺负的主,从初高中开始,他就已经是他们市里的学弟反黑斗士成员组的一员了,虽然这个成员组只有两个人,但是李果的名头当时当真是响彻四野。挨打不少,打人也多,最常用的武器是皮带、狗链和半头砖。特别是半头砖,几乎已经用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十米以内指哪打哪,误差绝对小于三厘米,而且力道控制的极为精准,要打青绝对不打紫,要敲起包,绝对不流血……长跑李果并不在行,更何况身后还拖着一个完全不使力气,单纯被拉着走的百合。所以没跑出一千米,李果和百合就已经被那帮子常年在这条街上收收保护费的黑道大哥们给拦截住了。

李果松开百合,双手撑在膝盖上,半弓着腰呼呼的直喘气,脸上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大哥们,别闹了……”

李果发现,这帮人里最大的,可能就是那个被李果拍了一脑袋红砖沫子的带头大哥,还有那个被李果弄碎了好手机的带头二哥了……至于其他人,李果目测的平均年龄不会超过二十岁,不少人还长着那种属于青春期男生特有的绒毛状八字胡,看上去青涩且可笑。

现在李果站的这个地方,其实离开夜市不远,甚至那边的灯光还能照在这里,并把李果的影子拉得老长。路上停留着不少吃完宵夜不舍得回家,留在这准备看人武斗的路人甲乙丙丁,他们三三两两蹲在路边,看着七八个带着凶器、为了露出胸口上的猛虎纹身而在大冬天解开衣服扣子的男人围殴一个带着漂亮妹子的男人。

渐渐的,围观群众逐渐多了起来。想也知道,能在大过节的半夜跑出来吃小吃的人,大部分都是那种闲得蛋上生毛的游民和学生,这些人对热闹的渴求程度,绝对不亚于一个年老色衰的老流莺对一个肯出大价钱包养她的大款的期待程度。

“哎呀我去……”李果用手捂着脸,痛苦的叫了一声:“大哥,你们体力这好啊……”

那个结结巴巴而且满脑袋红砖粉的带头大哥也和李果摆出同样的姿势,汗都顺着着鼻尖在往下滴,他本身腿就短,李果一步,他最少得要一点二五步。刚开始的时候他甚至都没打算追上李果……可跑到一半刚准备放弃的时候,突然发现前头的李果减速了……这让体力已经告竭的带头大哥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无奈之下,只能硬着头皮往前继续追。

嘿……没曾想,还真让他给追上了。可追是追上了,这体力问题却俨然成为了他发挥战斗力、报那一砖之仇的最大桎梏……带头大哥现在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抽烟喝酒搞妹妹,早就让他青春年少的躯体变得满目疮痍,现在他站在那都是眼冒金星摇摇欲坠,衣服湿得透透,被夜晚的小凉风一吹,那硬是销魂的紧。

而他的小弟们,在老大没发命令之前,谁都没那种上去搞李果一炮。即使在他们看来,带着一个未成年少女的李果,那就是一只巨肥的肉鸡……“你刚才为什么卸我力……”李果压低声音问百合:“你故意的!”

百合点点头:“你就不能为了我,跟人打一架啊?”

“你……”李果都快哭了:“有意思么?”

百合点点头:“你不让我用特殊功能,你自己也不能用哦,上去硬来。”

李果长出一口气,事到如今,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不让用就不让用吧。李果虽然不是什么要面子的人,但是他倒是有个信念——让谁看笑话,都不能让百合看笑话。

不过不让作弊的打架,李果心里倒是没什么底,毕竟对方可是有七八个人,而且各个带着常规械斗武器,在不启动精神力加成和心眼、第三视觉以及第七感的状态下,李果其实和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他可不像鸟子精或者莫愁,即使没有武器,依然有一身好功夫……李果的功夫可都是集中在剑气和御物上。

“大侠们,放我走吧。”李果颇为无奈的向周围人求着情:“念在我初犯……”

那带头大哥这时大抵也恢复了几成的体力,他深呼吸一口,指着李果:“你……你……你……你……”

李果这次,是真哭了……而这时候,百合居然从自己的包包里摸出了一根硬橡胶做的双节棍,递到了李果的手上,乍一接手,李果觉得这双节棍似乎有些重过头了……“外面是橡胶,里面是铅条。”百合凑近李果小声说道:“往死里打,看不出外伤。平均二十棍打死一个,随便挨一下都是内伤。”

“你哪来……哪来这么多奇怪的物件。”李果掂了一下双节棍:“还都这么凶残。”

百合眼角一瞟,媚态和强人气息同时出现:“我包里还有菱角鞭,要不要?”

菱角鞭……李果一听就冷汗簌簌,这东西他只是在电视里看节目时看到过,这鞭子从鞭把到鞭尾全部是顺溜的,可把次序反过来,那整条鞭子上就赫然是一层细密而且锋利的小刀片和小倒刺,被抽一鞭子的后果,就是葫芦娃都得瞬间被舔掉一层皮,而且一切想用手去抓这种鞭子的孩纸,上辈子都是被阉掉的公天使,怎么伤都伤不起……女孩,碰到敢用手去抓九节菱角鞭的男人,就嫁了吧……心思单纯的男人,总的来说也不会坏成什么样子……不过李果还是觉得,自己用用这个内伤双节棍比较适合现在这个场景。

周围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熙熙攘攘的。不过这些人都很默契的保持了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这些人在此刻的默契,俨然超过了人类想象的极限。就好像当初有个美帝的心理学家做过统计,老美看热闹是一排排、俄国毛子看热闹是一堆堆、而中国人看热闹是一圈圈……而且这个圈还会随着中心的圆心变动而变动,被误伤的几率十分之小……当然,里头被围观的两方当事人,想成功逃跑的几率也小到惊人……“看到没。”百合低声说着话:“这些人,活着和死了,没有什么区别。杀掉可能更省心。”

李果叹了口气,极为小心的艹控着双节棍,这种武器很神奇,在熟练的人面前,它是远攻近守的神器,比如陈真……而在不熟悉的人面前,李果总觉得这玩意没打着别人之前,就会把自己的瓢给开了……“快打……”当第一声起哄声暴起之后,周围突然嗡得沸腾了,不甘寂寞的看客们嚎叫着要那些坏蛋去开李果的小菊花……而且李果还间或听到几声制止报警的训斥声,俨然就是把李果当成阶级敌人一样仇恨着,毫无理由的仇恨着……无奈的叹了口气,看了看身边表情漠然的百合,知道所有的仇恨来源,其实大抵都是来自身边这个美得像天使一般的女魔头。看客以男人居多,既然是男人,谁不希望另外一个男人在超级美女面前出丑呢……这种心态,其实李果挺能理解,只是略显有点悲哀。

不过这次李果道没有等那帮集市小流氓进攻了,他把百合的双节棍往里一扣,瞬间成了一根八十厘米的短棍,提在手上分量极足,手感非常好……好久没有打架斗殴的李果,提着短棍一抹鼻子,一步踏出,电光火石间一棍子就顶在了带头大哥的大腿上,然后手腕一翻,旁边的苹果四哥也应声中招。

捅完,收招。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虽然是偷袭,但是李果那个翻腕子的动作还是赢得了周围群众的满堂彩,毕竟对于他们来说,李果挨揍是最好结局,而发现李果居然可以揍人的时候,对他们来说也不失为一种消遣。

当然,被这种棍子捅到了瞬间,是根本感觉不到疼的,那种疼是由肌肉伸出慢慢涌出来的疼,细水长流的疼……所以在李果收招大概五秒钟之后,带头大哥和苹果四哥的脸色突然变得煞白,然后抱着大腿瘫软了下去,而这时,带头大哥终于说出了一句利索话:“每……每次都是我……为什么……”

李果颇为无奈的朝他耸耸肩,目光直视他掉色的金链子:“你扎眼……”

而这时,旁边的那一众小弟再也等不得了,二话不说抄起水管子就朝李果一拥而上。李果答应了李然不用特殊功能,但是很不幸……李果的慢速视觉是被动技能,就连李果本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关闭,只要眼前东西的时速上了一定的码数,视觉立刻就变慢,而且对方速度越快,减速倍数越高……所以那么多根水管子和棍子,没有一个能沾的到李果。而在这个过程中,百合只是背着手提着包,来回不断走动,每走一步都能恰好躲开一个即将撞在她身上的人,或者无意中向她划来的暗器……李果现在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拿手上的橡胶棍子,在每个人的腿上或者屁股上来这么一下子,让他们失去战斗力就好,这帮人毕竟还算是年轻人,总还是有机会能变成好人的。李果总不能听百合的,把这帮子人全给打得脑浆迸裂吧……于是在然后的战斗里,李果的姿势虽然不太优美,但是他却好像一个被设计好程序的机器人似的,准确的在每个人的屁股上拿橡胶棒用力的捅了一下……这一捅的力度,李果其实掌握的很好,既可以让这帮人三天起不来床,又不会让他们受到什么实质姓的伤害,最多翘挺的小屁股上多一个乌黑的印子,顶多半个来月就能完全淡化。

历时三十七秒,围殴李果的人全部抱着屁股在颇为干净的人行道上哼哼打滚。而周围的看客不停的有人发出惊讶的喊声,有人喊变态,也有人喊武林高手的……而这时,本以为事情到此结束的李果,突然听到警车上那种特殊的带着沙哑嘟嘟声的喇叭在周围响了起来……二十秒不到,仅仅十五秒的时间里,所有的看客在一瞬间突然一哄而散,百来号人整齐划一,没有一个人做了半点停留,默契的让人嫉妒……“您好。”一辆燕京现代的警车开到了李果的面前,上面下来一个颇为俊朗的警察,朝李果一个敬礼:“请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李果苦笑着点点头,然后他发现这个警察似乎有点面熟……然后试探姓的叫了一声:“李湘?”

那个警察一愣,上下打量了一圈:“我刚调来……你是……我靠……”

能让一个颇为有教养的官二代骂出脏话,这已然说明李果的出现给这个李湘带来了多大的惊讶……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