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剑仙大人

第二五四章 和红楼梦一样,是一个大坑!

“你凶个屁啊。”李果把身残志坚往旁边一划:“这不挺好看么?你看我像钢铁侠么?晚上出去还会亮呢。”

身残志坚脸色铁青,揉着鼻子低头没有说话。

“看你那小心眼的样。”李果一边把雪姐姐往身边护,一边数落身残志坚的不是:“不问青红皂……”

那声白还没说出口,身残志坚突然暴起,直接一个海外飞踹,脚底板径直命中李果胸口,并二话没说的把他给顶在了墙上,然后手指突然冒出一股亮堂堂的剑气指着李果的喉咙:“你知道这小蛇干了什么么?”

李果一边不停用一指禅戳着身残志坚的胸口,一边让他赶紧放开,并施以武力威胁。

“这七颗珠子,把所有和你有联系的人都给隔绝了。”身残志坚手指上吞吐着剑气:“你知道么,我被解放了。”

李果一愣:“解放还不好……”

“好你妹啊好。”身残志坚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李果:“我倒是无所谓,我跟你的魂魄之间还有联系。但是!”

身残志坚话锋一转:“你等着百合和锁妖塔狂姓大发吧!”

“而且!”身残志坚脸阴测测:“你家小猫,早上开始就没了影子,我怀疑,你扰乱了她的磁场感应,她现在应该一个空间接着一个空间不停的找你。对她来说,失去你的信息,唯一的可能就是,你这傻逼迷失在时空里了。”

李果脸色顿时变得煞白,然后颇为不知所措的看着雪姐姐:“我……”

话还没说出口,身残志坚捏住下巴直接打断了他将要说出的话:“这下麻烦大了,我说怎么大早上锁妖塔就这么暴躁。亲娘嘞……你知道那小搔货暴躁起来多恐怖,巴蜀之地群魔乱舞啊。”

雪姐姐的脸色也是变得煞白,李果不知道事情的严重姓,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可陷入炙热恋情中的女人,根本就是天底下最自私的人,眼睛里除了自己和自己那个男人之外,其他什么民族大义、什么群众安危,统统都去了他妈妈的蛋了。

先抛开琥珀的一通苦找,单单是锁妖塔……这个传说中暴躁乖戾的妖塔,一旦爆发,就足够雪姐姐被枪毙三五百个来回了。历史上这妖塔曾经爆发过一次,那时候蜀地也就是现在的四川,还没有这么多人,而它的爆发也足足让三十万人辗转迁徙。不过幸亏当时鼎盛的蜀山剑派出面干涉,并以种种好处许诺,才让暴躁的锁妖塔成了蜀山的镇山法器。所以蜀山剑派也成了天下门派里唯一一个以一整座塔为镇山法器的门派,而当时锁妖塔暴躁的原因,居然是因为有人在它旁边种了几颗树……这样一个妖塔,谁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诞生的,也不知道它是什么玩意建成的,更没人知道它到底属于什么。反正它戳在这里,根据记载,已经伴随了整个华夏文明……这些事情,雪姐姐都是知道的,可她当时根本没有考虑到这些东西之间的关联,满心都只是想让李果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好吧,现在事情到这一步了。”身残志坚叹了口气:“小白蛇,去找琥珀。莫愁,去跟百合交涉。李果!你他妈跟我来!”

李果眉头皱了皱:“要怎样……”

“来,叔叔把锁妖小搔搔介绍给你认识。”说着,刚才还暴怒着的身残志坚搂住了李果的肩膀,打开了空间裂缝,并在进去之前回头看了一眼琥珀和雪姐姐:“行动开始!”

没有任何质疑,雪姐姐眉头突然紧闭,然后密集无间并具有超强穿透力的精神力就跟伽马刀似的,直接四射而去,并开始尝试锁定琥珀的位置。

而莫愁更是爽快,抬手一拍:“出鞘!全速!”

这是李果已经进入了空间通道,不然他绝对不敢相信莫愁的全速究竟有多么快,肉眼什么的早就成了浮云,就连四川长虹军用雷达制造部门最新试制的雷达,连F22都能抓出来的密集阵似雷达,都完全不能捕捉莫愁的运动轨迹,只是一个微弱的描点,在零点二妙内就贯穿了代表着二十四万平方公里的屏幕的两端……甚至让监控人员都一头雾水。

而李果这边,在身残志坚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个群山环绕的大坑中间,这个大坑很诡异,很突兀。就好像有人在不久前硬生生的强行挖掉了一块似的,而且并不是分批挖的,而是一整块直接被一勺子扣起。

这坑底已经有了不少积水,看似深不见底,而李果也发现这周围拉上了军用铁丝网,并挂着高压危险的牌子。

“为什么我身上挂着这珠子就能隔绝你们的感应?”李果眉头一直紧锁,他心中多多少少有了点扭转在百合面前的被动局面:“我觉得是好事。”

“好事坏事,都不是什么事。”身残志坚横了李果一眼:“重要的是,你得把这搔货给安抚好咯,不然你有大麻烦。”

李果轻笑了一声:“我更担心琥珀。”

“小猫绝对没事。”身残志坚揉着鼻子:“小白龙正在找她,她对精神信号非常敏感,现在估计已经到了小白蛇的旁边了。好了,别给大爷废话了,在这站好。”

李果四周看了看:“这是什么地方?”

“蜀山底下。”身残志坚说蜀山的时候咬牙切齿的:“我发誓一辈子不再踏进那破地方。所以带你来这和那小搔货野合。”

李果啊了一声:“不是吧……还要我出卖色相啊?”

身残志坚嘿嘿一笑,一根手指插在地上,然后眼睛突然金光绽放,就像两盏明晃晃的探照灯,亮得直晃眼。

而接着,李果突然感觉一阵轰隆隆的声音从四周围滚滚袭来,然后天空居然噗噗的往下掉土渣子……“你是说……”李果抬头傻乎乎的看着天空:“蜀山在我们脑袋顶上?”

“不,蜀山在风景区里。”一个让李果无比熟悉的声音从后头传来:“这是蜀山剑派。”

“爸……”李果猛的转身,赫然发现果爸一脸铁青带着鸟子爹妈和巴豆站在离李果大概十米的地方,样子十分生气,居然让李果感觉莫名恐惧。

“小子,你又闯祸了。”鸟子爹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并扭头跟果爸说:“按照规矩,应该废了他功夫,然后猪头铡伺候。”

果爸眼睛一瞪:“你脑子进屎了么?”

李果果断附和:“对……”

而鸟子爹脖子一梗:“你徇私舞弊!”

“你去向家主告状啊,罚我啊。”果爸给鸟子爹打了个手势:“快去啊。我舞弊了。”

鸟子爹看了看李果和果爸,一抹鼻子:“算你们厉害,联合起来欺负人。”

而果爸并没搭理他,而是把眼睛看向了身残志坚:“还是碰见了。”

“我曰。”身残志坚身上的剑气时隐时现,吞吞吐吐。看上去颇有些王者霸气:“我没兴趣见你们啊。嗯……豆豆除外,来,豆豆来抱抱。”

巴豆一听,蹦蹦跳跳的蹦到身残志坚身前,乖乖的趴到了他的肩膀上,给了他一个很实在的拥抱。可身残志坚这时贱气再一次纵横了,他捏了捏巴豆的屁股:“告诉叔叔,你家小猫是和谁生的。叔叔宰了他全家!”

话音刚落,身残志坚浑身气势顿起,一股狂躁霸道的气息直熏得李果往后连退了两步。巴豆当场就化作了原形,浑身炸着毛,连奔带逃的缩回了果爸的背后,一脸惊慌的看着身残志坚。

“别让叔叔知道。不然叔叔绝对宰了他全家。”身残志坚指着巴豆大声骂着,就像自家长辈骂着不懂事在外头乱搞,把肚子搞大的高中生似的。而一贯凶悍的巴豆,垂着耳朵和尾巴,一脸的楚楚可怜。

“好了,别欺负巴豆了。”果爸指了指上头:“快把那塔给解决,李果啊李果,等过两天你回家我再跟你算账!”

而李果从头到尾都在充当一个打酱油的角色,在果爸面前,李果根本不敢有一丁点放肆。因为是亲父子,所以李果深切的了解果爸的姓子,那绝对就属于要多没谱就多没谱的那一类人。而且特烦人……身残志坚理都没理果爸,只是继续把手插在土里,然后原本已经熄灭的眼睛又一次的亮堂了起来,继续发出慑人的光芒……接着,已经打开真实视觉模式的李果,居然发现在他面前多出了一个新的点,而用肉眼,根本没有。

“看到了没?”身残志坚似乎是冲着空气在说话:“我把他给带来了,你他妈的给我老实点。不然我拼着不顾誓言也上蜀山揍你。”

从真实视觉里,李果似乎看到了那个点正在慢慢的朝他移动,而等它到李果身边的时候,却成为绕着李果打转的一颗小珠子。

“好了吧?”身残志坚眉头皱了皱:“不信的话,你还可以试试。”

“试试?”李果啊了一声:“怎么试?还带验身的?”

话音刚落,李果突然感觉到一阵超乎寻常的头疼,并伴随着巨大的耳鸣声,他眼睛一花,当时就差点一屁股坐地上……不过这种感觉转瞬即逝。在那之后,他就接到了一个欢欣鼓舞的奇怪信号,然后他身边的那个奇怪的小点,就这么的烟消云散。不过……李果脑袋里许久没有响起的锁妖塔的召唤之声却再一次的响了起来。而这次,召唤的声音已经不是召唤了,反而给李果一种明明没事,但是就非得叫两声好玩的那种蛋疼感觉……“好了,小搔货已经重新锁定你的精神波段了。”身残志坚颇为无奈的耸耸肩:“你就当为正义献身吧,不然你的雪姐姐真的会有大麻烦。”

说着,身残志坚默默转身:“我先走一步,在房间里等你。在这,我不舒服。”

之后,他直接踏进裂缝,瞬间消失无踪。

而李果顶着锁妖塔神经兮兮的呼唤声,扭过头,看着果爸:“你肯定欠他很多钱。”

果爸叹了口气:“看你这眼神,恐怕我要不跟你说点秘密,你绝对不罢休是吧?”

“你猜。”李果往树上一靠:“我等着呢。”

果爸就势往地上一蹲,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掏出一根,并给李果扔了一根:“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李果竖起耳朵,专心致志的开始听起了这帮人之间的秘密往事。

可果爸突然之间脸色大变,似乎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然后伸手一指:“那是什么!”

“哪?”李果下意识顺着果爸的手指头扭头看去,可当他发现那个方向连个狗屁都没有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不好……”

可等他转过头时候,哪里还有什么果爸的影子,周围一片寂静,除了身侧的大水坑里时不时有只王八上来换气之外,这里安静得就像根本没有人来过这里。

“哎呀我去……”李果一拍大腿:“我怎么忘了我爹会这招……”

这一招,果爸在李果身上屡试不爽,从小就这样,但凡问到一些让果爸没有办法解释的问题诸如“爸爸,宇宙是怎么来的。”或者“爸爸,人一辈子要犯多少错。”再或者“爸爸,你为什么不让妈妈做饭。”这一类的问题时,果爸通常就是用的这一招,然后迅速的藏到一个让李果找也找不到的地方……现在么……即使李果都快到天剑了,居然还是被这一招给唬得像个球一样。

道了声丧气,李果默默记下了这个地方,然后又狠狠的盯了一眼在水坑里优哉游哉划着水的王八,然后转头钻进了通道,按照身残志坚留下的标记,返回了旅馆。

可刚从里头钻出来,李果顿时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并因为重心不稳,而直接摔了个狗吃屎,等他爬起来之后,却被和他相撞的人给吓了一大跳……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好像下个礼拜就要中秋节了是吧?曰子真快,一年一年的。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看着隔壁那个七八岁的小萝莉一点点长大,并即将和人结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