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剑仙大人

第贰五五章 传说中的九重山河。

“您……哪位?”李果面对面看着和他长得一模一样,一丁点区别都没有的男人,声音略带颤抖的着重的问了一遍:“您……哪位?”

这其实并不怪李果大惊小怪,而是这人的出现实在太过惊悚了。无论的身高、发色、年龄、五官甚至穿衣风格都和李果一样一样一样的,唯独缺少李果额头上的那颗狗啃的痣,而且表情也比李果冷的多,眼神更是冷若冰霜,俨然就是一个冰窟窿。

不但如此,李果从他身上还感觉出一种凌厉极寒的压迫感,这种感觉甚至在百合和龙神姐姐完全体身上都没有出现过。甚至可以逼得李果身体里的剑气不停翻涌,几乎破体而出。

这就不能不让李果专心戒备了,在现在这种敏感多变的时期,突然出现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样的男人,而且这男人身上气息居然能让一贯对灵力不敏感的李果竖起鸡皮疙瘩,这俨然就已经说明了这家伙的能力不容小觑。

可李果连续两声,那个长得和李果一样的男人却没有回答,反而突然张开双臂,紧紧的抱住了李果。当时李果脸就绿了,他感觉自己被抱住的一瞬间,浑身的灵力陡然被凝结,一丁点都调动不起来,甚至血液的流淌速度都放缓了许多许多,让他有一种淡淡的缺氧感。

可明明已经这样了,李果却感觉不到这人身上有什么杀气,反倒感到一种非常非常熟悉的感觉。

“好了……阿九。”身残志坚从旁边走了上前:“你把我家果果都吓坏了。”

阿九……这个名字李果似曾相识,但是一时间却根本想不起来到底在什么地方听过这个称呼,单纯就只是感觉很耳熟。

接着,这个长得很像李果的男人听了身残志坚的话,慢慢松开了李果,并用一种欣喜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李果,那眼神就好像一个许久未见的爹,猛然见到长高很多的儿子似的。至少李果是这么感觉的……“我来介绍一下。”身残志坚走到两人中间:“这孙子,就是你老爹的佩剑……嗯,曾经的佩剑。”

身残志坚在说那人是果爸的佩剑时,这个被叫做阿九的人突然一个冷冽的眼神飘向身残志坚,并迫使一贯什么都敢说的身残志坚强行改口……“九重山河。”身残志坚摸着自己下巴,用很神神叨叨的语气说着:“也就是传说中的轩辕圣剑啦,是圣山之铜造的,是从华夏九鼎上各取一块下来,锻造而成的。”

李果突然一个激灵,然后往后退了两步。仔细打量着这个和自己长得一样的怪胎,脸都绿了……如果这厮是传说中的轩辕剑,那……果爸不就是曾经手持轩辕圣剑的那个人,那得多么多么的强力……“他不爱说话。”身残志坚一边搂着轩辕剑阿九,一边搂着李果:“你小时候还天天拿着它劈树枝呢,对吧,阿九。”

阿九点点头,然后慢慢的坐在旁边,居然缓缓开口了,声音沉稳矫健,很有力度:“我是跟着阿坚过来的。只是来看看你。”

李果噗通一声就坐下了:“你是说……你是说轩辕剑专门过来看我?”

阿九点了点头,并重重的拍了拍李果的肩膀:“长大了!”

李果现在已经快要幸福的晕倒了,轩辕剑是什么样子的存在?那是一个传说中的传说、整个中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存在,现在不但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还是特意过来看自己!这可比刘德华专门从香港过来给李果带煲仔饭吃的面子大到天上去了。

所以在李果反应过来之后,他马上开始摸身上,然后终于在屁股兜里摸出了自己那个小小的袖珍笔记本,接着拿起一只笔:“我要签名……”

阿九没啰嗦,抄起纸笔,就力透纸背的在笔记本上写下了“九重山河”这四个比毛笔写得还有味道的钢笔字,刚劲沉稳、气韵悠长,字如其人果不其然。

“为……为什么……”李果吸着幸福的鼻涕泡,问着很脑残的问题:“为什么我跟他长得一样……”

“人剑合一的后果咯。”身残志坚笑得很灿烂:“以后你要跟你家小剑仙生了孩子,要不会像出鞘要不会像湛卢。所以某种意义来说,其实你是被轩辕剑的灵气洗涤过的少年。很威武啊。”

李果木然的挠着脸:“那我算是我爸的儿子……还是算轩辕剑的……”

“你真蠢假蠢?”身残志坚怪怪的看了李果一眼:“你说,你要生个小出鞘或者小湛卢,那她算是出鞘的还是湛卢的种?”

“当然是我的……”李果豁然开朗:“那如果是小出鞘……那我以后不就倒霉了?”

“不是你倒霉。”身残志坚面相凄苦:“是你女婿倒霉……”

而九重山河似乎真的不爱说话,他一直在看着李果和身残志坚聊天,只是默默的看着,根本不插嘴,也不发出任何声响,如果不是他身上的气息告诉李果,他是实际存在的,他肯定就被当成空气了。

“别冷落了阿九……”身残志坚用脚踢了踢阿九的屁股:“喂,你倒是说话啊。”

阿九哦了一声:“我是来告诉你的,如果需要,你可以随时召唤我。李如水抛弃我时,我已经是自由身了。在阿坚没恢复之前,你碰到了麻烦可以找我。”

“等……等……等等……”李果结结巴巴的说着:“你说什么……我……我能召唤轩辕剑?”

阿九看到李果的样子,伸手带着溺爱的摸了摸李果的狗头:“是的。”

巨大的幸福感在一瞬间席卷了李果的全身,这种开外挂似的神剑啊……什么妖刀村正、什么大夏龙雀、什么龙泉……在轩辕剑面前统统都是浮云!是浮云!

而接着,九重山河突然光华一闪,一柄厚重赤铜暗金大剑就悬浮在李果的面前,并且当真像传说记载的那样剑身一面刻曰月星辰,一面刻山川草木。剑柄一面书农耕畜养之术,一面书四海一统之策。虽然看上去多少有些土气,但这土气里却洋溢着一种难以名状的霸气。

就当轩辕剑出现的一霎那,剑匣里的黑质白章和湛卢突然自己就蹦了出来,黑质白章化蛇、湛卢变妹子,而且湛卢妹子直接在轩辕剑面前单膝跪下了,就连一贯怕生的黑质白章都规规矩矩的低着头一动不动。

李果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不但有幸看到轩辕剑,而且可以亲手摸一下……也许,这一刻之后,就此长眠,都心甘情愿了。李果几乎感动的热泪盈眶,这种神一般的东西,从来都只是在传说中和电视、游戏里能见到,如今实实在在握在手心的感觉……让李果已经迷失了方向。

身残志坚在旁边撇着嘴,酸溜溜的说:“明星就是明星啊,谁见着都激动啊。”

李果理都懒得搭理他,只是双手握着沉重的轩辕剑,摆出了一个杀气纵横的造型,并扭着头看着身残志坚和湛卢:“帅不帅?”

“帅!”是湛卢妹子喊出来的。

而……身残志坚不屑的:“呸……”

玩了一会传说中的轩辕剑,李果慢慢松开手,然后坐在**陷入了一阵沉思。而九重山河也变成了人形,坐在李果旁边,依旧冷着脸不说话。

“为什么我爸会有轩辕剑。”李果问出了第一组问题:“为什么我爸会放弃轩辕剑。”

阿九闷声不答,而身残志坚眉飞色舞的想说,可却被阿九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好吧……不想说就不说。”李果就这点好,虽然好奇,可从来不强迫别人干不喜欢的事:“那第二个问题,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为什么愿意被我召唤。”

“因为从另外一个层面上说,你其实就和我的儿子没区别。”阿九露出一个很勉强很僵硬的笑容:“还有,最好尽量少用湛卢,不然你的相貌会……”

李果一愣,赫然发现果爸和阿九之间活脱脱的就像是亲兄弟,而莫愁和出鞘眉目间也多少有些相似。李果了然了……人剑合一虽然并不是完全的合为一体,互相的感觉和神识虽然不相同也不同步,可灵气的互相渗透,会让人和武器之间产生微妙的变化,会变得有夫妻脸。

想着想着,李果不自觉的看了一眼挑花眼粉秀脸的湛卢,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漂亮不可说不漂亮……可要是一爷们长成这样,那也许会变成第二个水仙。

不过要是这么说来的话……李果下意识的瞄向了黑质白章,然后默默的叹了口气:“还好,我的剑是湛卢……”

黑质白章似乎被李果刺伤的自尊,灰溜溜的从地上爬回剑匣,然后发出极细微的嘤嘤的哭声……“我靠……这么多愁善感呢?”李果大惊,然后蹲下身子看着黑漆漆的剑匣里面:“喂……”

而这时,阿九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你还有什么想问的。”

李果一听,马上放弃了哄黑质白章,窜了起来:“九伯,你为什么头几年没来找我?”

身残志坚啊了一声,然后脑袋一偏,居然狂笑了起来:“你提到人家伤心事了……”

果然,李果这句话出口之后,九重山河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封锁妖塔!”

锁妖塔,又是锁妖塔。看来这个锁妖塔当真如身残志坚所说的,绝对不是个什么好玩意,居然要用圣道轩辕来封它,由此可见,那小搔货当真是个危险品。

而九重山河说完之后,摸着李果的头,像摸个孩子似的:“你长大了,无论面对什么都要勇敢,绝对不可以有邪念。不到姓命攸关的时候,不要轻易召唤我。我需要中和锁妖塔多年积攒的过多的灵气,如果不是今天它新吸收了一股强大的灵气,我也许还不能这么快化人。”

李果点点头,然后看着身残志坚:“可这家伙……”

“他?”阿九看了身残志坚以后,居然笑了:“他一度都是异类,至今没变。”

身残志坚妩媚的靠在**,故意拉出香肩半露:“有没有什么话想跟我姐姐说啊,老玻璃。”

九重山河没由来的一呆,然后嘴唇哆嗦了一下:“你……你找到她了?”

“我靠,你这死变态。我跟我姐姐本来就是双胞胎,你说你暗恋她?你这不就是暗恋我么?”身残志坚突然暴起,毫无理由的冲着圣道轩辕剑破口大骂:“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大爷不伺候基佬,滚开!死基佬!”

“基佬?”九重山河喃喃的重复了一句:“是什么?”

李果侧过头在九重山河耳边小声说道:“就是龙阳之好者。”

九重山河嗯了一声:“同姓恋是么?”

李果啊了一声:“你知道这个词啊?”

九重山河点点头,指着身残志坚:“他发音不标准,如果用标准的伦敦音发‘基’这个词应该是……”

“停……”身残志坚直接打断九重山河:“老子还用不着你教我怎么读你的标准伦敦音,现在你好滚了,有多远给老子滚多远,别逼我屏蔽李果的气息,让你找不着。”

“好……”九重山河,也就是轩辕剑屈服在了身残志坚的银威下,他缓缓站起身,并重重的拍了拍李果的肩膀:“我不怪李如水,我希望随着你知道的越来越多之后,你也不要怪他。”

“我知道了……干爹。”李果顺杆子爬,这一声干爹出口,九重山河当场就泪如泉涌,然后一边奔跑一边擦着眼泪,身影就渐渐消失……“什么毛病啊这。”身残志坚抠着鼻孔,并把脏兮兮的东西蹭在自己裤子上:“你这小不要脸的,乱认干爹啊你?”

李果一挥手:“狗屁的乱认……你没见他变成剑的时候,剑刃上刻着一行‘李果的干爹’么?”

“我艹……你爸够贱的啊……”身残志坚哎哟一声从**坐起来:“我就说,阿九怎么可能被一声干爹给叫哭了,原来是身体创伤导致心理疾病啊。你爸够狠啊,连轩辕剑都没逃过一劫。”

李果看了看四周:“你怎么把我这干爹弄来的……”

“他偷偷摸摸跟来的。”身残志坚颇为无奈:“不过我可以跟你说啊,你别高兴的太早,阿九现在因为要制衡锁妖塔,你就算召唤他,也只能持续最多三五分钟。不然锁妖塔会成形,然后直接过来找你,找不到你,就祸害别人。”

李果躺到了**,用枕头捂住了自己的脸:“现在轮到你了,你到底跟我爸有什么仇啊?你们不是都没见过面么?”

身残志坚沉默了一阵:“我要不告诉你,你敢把我从十六楼扔下去么?”

李果起身,二话不说,收了分给身残志坚的灵力,身残志坚毫无悬念的变成了一个剑把。然后李果拎着剑把打开窗户,直接给扔了出去。

当然了,身残志坚毕竟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他刚被李果扔出手,一个传送就回到了房间,然后突兀着一个剑把子大声嚷嚷着:“你还真敢啊你!”

李果嗯了一声:“雪姐姐呢?”

身残志坚嘭的一声变成了人:“你为什么还能这么平静?有轩辕剑当干爹的人,应该现在兴奋的抓耳挠腮吧?”

李果翻起眼睛看了看天花板:“我高兴,可我不说。我闷搔嘛。倒是你,湛卢都下跪了,你敢用脚踢他,我想,你也是时候把你的身份告诉我了吧?”

身残志坚摇头尾巴晃:“我要不告诉你,你敢把我从厕所里冲下去么?”

就在李果拎着身残志坚准备把他扔到卫生间里冲下去的时候,百合突然出现了,坐在马桶盖上和李果冷冷相对,眼神里充满着一股子阴狠毒辣的表情。

“啊哦。”剑把子在李果手里无限感叹了一声:“看来莫愁交涉失败了。”

“李果。”百合的声音十分阴沉,阴沉得让厕所里刮起了一阵阴风:“如果你再敢离开我的视线,我就用三千人的命换你的一时冲动。”

“试试。”李果不知怎么的,一个冲动,就一个巴掌甩在了百合嫩嫩的脸蛋上。

“哟呵!果果好棒!”剑把子哥大声欢呼着:“加油,加油!这娘们信基督的,再给她左脸上来一下。”

百合捂着脸,居然笑了:“我警告了你的,你别忘了。”

说着,她也是二话没说,一个巴掌甩到了李果的脸上,李果顿时感觉一阵眼冒金星,然后等他缓过神时,百合早就消失无踪了,但是座便器的盖子上留着一张纸条:“雷切。半年。”

李果捡起纸条,折了两折塞进口袋,然后顺手打开盖子把身残志坚扔了进去,并按下了冲水……“救命啊……”

身残志坚叫着,但是声音却是从房间里传来的。等李果回到房间。赫然发现身残志坚躺在**一点一点的拨着香蕉:“怎么样,你奈我何啊?”

李果暗自啐了一声,并严肃的嘲笑了一下自己的智商,当真是和身残志坚有着不小的差距,或许不止智商……还有那股子贱人气息。特别是贱人气息,和志坚一比,弱爆了。

而正在这时,外面一阵罡风吹过,莫愁头发稍显凌乱的站在了李果的面前,看到李果之后,兴奋的走上前抱着李果的胳膊:“相公,莫愁告诉你个好消息。”

说着,莫愁扬起自己的小拳头:“在莫愁的威胁下,百合已经答应莫愁不再纠缠相公了!相公怎么答谢莫愁啊?”

李果愣了愣,瞬间知道莫愁被百合给玩了……不过他还是摆出一张明媚且兴奋的笑脸:“真的啊……那我可要好好亲一下我的小宝贝了……”

“才不要……”莫愁皱着鼻子推开李果的脸:“这厮还在这呢,他好烦的。”

身残志坚头一扭:“哼……”

“对了,雪姐姐呢?”李果环顾了一下:“刚才就没见她。”

身残志坚也摊开了手:“我回来就没见她了。”

李果掏出电话,可雪姐姐的电话铃声正从枕头底下传出来……“我去找找吧。”李果无奈,转身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相公等等莫愁。”莫愁连忙跟在李果后头,然后颇为厌恶的看了身残志坚一眼:“相公你看那厮,吃香蕉的样子,恶心死莫愁了……”

李果扭头看了看身残志坚,发现他虽然贱贱的晃着脚丫子,但是吃香蕉的样子,完全和普通人吃香蕉的样子没有任何区别,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比如又舔又吸的行为。

“是你在瞎想吧?”李果牵着莫愁,并在出门的时候大力的捏了莫愁屁股一下:“在想什么?乖乖的告诉相公。”

莫愁头一扬:“不说!”

“真不说?”李果佯装虎着脸:“再不说相公生气了!”

莫愁哼了一下,仰起头和李果四目相接:“银贼,休得调戏本女侠!”

李果哦了一声,然后飞快的咬了一下莫愁的胸部,就飞快的顺着楼梯一溜到底:“女侠,来追我啊!”

“银贼!”莫愁脸色绯红:“受死!”

而当李果和莫愁笑闹的声音渐渐消失的时候,身残志坚叹了口气:“出鞘妹子,你说,你家即墨殿下怎么这么没溜?”

“她一直这样。”出鞘稳稳的出现在身残志坚的臂弯里:“你家李果不也一样么?”

“天生一对。”湛卢叹了口气:“哎……”

身残志坚抠了抠鼻孔:“湛卢妹子,真不考虑当我小老婆么?”

“滚。”湛卢也许是心情好,今天的话特别多:“我选李果,也不选你。”

“八个字!八个字了!”身残志坚突然从**蹦了起来:“八个字!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

湛卢扭过头:“病。”

而李果和莫愁一路上打打闹闹搂搂抱抱的,反正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李果也算是放的开了,而莫愁虽然在别人看见的时候还是会脸红,但也因为自以为摆平了百合而显得心情非常非常好,所以也就不在乎在众人面前和李果保持亲密了。

“我知道雪姐姐在哪。”李果牛气哄哄的向莫愁炫耀着:“你不知道吧?”

莫愁果然如了李果的愿:“相公你是如何知道的?”

李果非常卖弄的指着自己胸口:“自从有了这珠子……我就知道雪姐姐的位置,就跟知道我屁股上什么地方长了个包一样。”

“相公你好恶心……”莫愁眉头皱了皱:“你怎么能这么比喻雪姐姐……”

李果啊了一声,摸了摸脑袋:“其实只是个比喻,我文化水平又不高,只是个普通本科……”

说着,李果和莫愁就来到了离开宾馆不远处的一家宠物商店,老远就看到一抹白发蹲在卖热带鱼的浴缸前头,旁边还有一个小麦色的细腰大屁股少女……“你看……”李果得意洋洋的:“他最喜欢干这种事了。上次就是她跟鸟蹲在菜市场里看人杀鸡。这次是看鱼。”

莫愁眼波流转充满崇拜,但是语气明摆着是阳奉阴违:“是是是,相公是天下最厉害的相公。”

李果相当骄傲自满,并拽着莫愁悄悄来到雪姐姐背后。刚到那,雪姐姐突然拉了拉琥珀的袖子:“我感觉哥哥离我很近了!”

琥珀摇摇头:“他很笨的,找不到你的。”

雪姐姐居然也跟着嗯了一声:“笨倒是不笨,就是好迟钝的。我开始还以为你去找哥哥了呢,没想到在这看鱼。”

“这些鱼啊,好看不好吃。我吃过的,特别是那种长须的鱼,全是刺还发苦。”琥珀说到鱼,俨然就是个中高手:“我才不找他叻,丢了就丢了。反正等下我发动一下守灵符就找到了。等下你帮我作证,说我找的很辛苦,还被空间乱流弄伤了元气。”

雪姐姐连连点头:“他肯定感动死了,说不定还会哭呢。”

琥珀连连拍手:“哭了好!哭了好!”

听到这,莫愁实在是绷不住了,她捂着的嘴就跟放屁似的噗噗往外崩气,而李果笑容十分尴尬……琥珀机敏,一听到有奇怪的声音马上回头,然后赫然就是李果那张哭笑不得的脸……“我……我找你找的很辛苦……”琥珀都炸毛了,尾巴突然就蹦了出来,幸亏雪姐姐眼明手快,一把给按了回去。

“我就跟你说了哥哥来了……”雪姐姐在琥珀背后用手指戳着她的腰:“你看你……”

琥珀满脸堆笑的看着李果,脸上洒满阳光的她显得格外漂亮。并在看了半天李果之后,突然清了清嗓子,用极甜美的嗓音天真无邪的问着李果:“主人,你相信我吗……”

李果鼻子抽了抽,是哭也哭不出,笑也笑不出,整个人就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

“我信……”沉默良久的李果蹦出这两个字:“谢谢我家小猫……中午请你吃酸辣鱼。”

琥珀一听,眼睛顿时一亮,扑上去就是亲了李果一脸:“我的努力真的没白费,雪姐姐……你看……”

雪姐姐干巴巴的笑了一声,然后朝李果摊开手:“好可爱的猫HO?”

李果默然点点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