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剑仙大人

第二百六十二章 无坚不摧之术

聚满李果全身剑气的一斩,蛋清色的剑气呈半月弧度急速冲向小葵身后的水幕。

这一斩,轮威力,恐怕是莫愁或是百合都要避其锋芒,它夹带着万千威势,以一种君临天下的姿态冲了过去,大有将厚重水幕一击击碎的大气。

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李果吃惊的连嘴都合不起来,因为当剑气接触到水幕的时候,本以为有彗星撞地球般威力的李果,却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这么一道充满王者霸气的剑气波直接穿透了水幕,继续向斜上方四十五度的天空激射上去,并成功击落三架呈品字型向这边飞来的美军战斗机……飞行员成功跳伞,三朵降落伞开出的花,在天空中形成了一个诡异的笑脸,似乎在夸奖李果这一刀干的实在漂亮。

兽化的小葵是一台永动机,这一点李果是明白的,李家的守灵兽没有一个是简单的货,而小葵还是守灵兽中的翘楚。

而且李果不可能会去直接攻击小葵,毕竟这种大义灭亲的事情,李果又不是蠢货,铁定是干不出来的。所以他无奈之下只能化斩为拍,把锋利的剑气化作一块虚拟的大门板,发疯似的拍向水幕,企图把整个水墙给直接拍碎。

可没曾想,李果的二十七道横向剑气拍出之后,不但没有拍散小葵的水墙,反而把天上正朝这边火速支援的战斗机和直升飞机给拍了个干净……二十七道剑气就跟长了眼睛似的,就只有一道落空,这么短短的几十秒钟,李果就让美曰军事力量的损失超过伊拉克战场上三个月的损失,而且那边只是人员伤亡,并上演了许多起黑鹰坠落……这一下曰本军事参谋部和美军事基地都慌了,一个美军中将在看到现场的直播,抹了一把脸,把军帽放在桌子上,朝旁边的参谋官带着哭腔的咆哮着:“这是苏联派外星人来玩我的吧!谁要求出动空军的?是谁!”

而曰本方面也看到了李果和小葵的脸,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拨通了首相的电话,并请求调用特殊部队,而这个要求,在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批准,并启动了战时一级戒备状态……其实这并不怪他们大惊小怪,小葵身后的水幕,现在俨然近百米高,而且形状正变得和小葵本体一样,周围枪声密集,但是打在小葵身上,连跟毛都打不动,而且小葵的视线所触及的地方,一切发光发热的东西都会迅速的无声溶解,就好像变成了水似的,滴落在地。

至于李果,因为有湛卢的剑气横拦,所以他也不会受到子弹的威胁,而且他现在知道自己的攻击已经没有什么作用了,唯一的方法就是找外援……而李果能直接召唤的,只有琥珀。

于是琥珀带着有宵夜吃的兴奋心情来到现场,可看到小葵的样子之后,她全身的毛都炸起来了,喵的一声就消失了,然后大概五秒钟左右,她又一次回来了。身后的时空通道里跟着鸟子精、莫愁和雪姐姐,而小新一出来就开始给小葵加油……“你们谁把她带来了……”李果感觉到小新妹子居然不但不帮忙,还默默的给小葵的精神力当扩流器,直接让小葵身后的巨型水王八暴涨了百分之三十,李果想死的心都有了……雪姐姐一看,二话不说,回头就朝小新妹子的屁股上抽了两下:“再调皮!”

小新妹子哎哟一声,捂着屁股就旁若无人的哭了出来,而接下来,雪姐姐又干了一件很匪夷所思的事情,她揍完小新之后,单手撑在地上,然后抓过李果的手指,吭哧一下就咬了下去,接着根本不顾疼得嗷嗷直叫唤的李果,用手上的血滴在自己的手心,最后她突然眉头一皱,眼睛突然变成一片亮银:“一叶遮目!”

话音刚落,以她按在地上的那只手为圆心,地上呈现出一种蜘蛛网似的碎裂波纹,并一直向外扩散开来,速度很快,在短短的一瞬间就覆盖了方圆一百多米的范围。而在这个范围里的东西,似乎全部都成了静止,一百米外的东西全部都变得朦胧起来。

而天上的卫星和周围的肉眼和摄像头在这一刻,也全部失效,根本感知不到任何一丁点有人存在的影子。但是每个人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其实人还是在他们前方,那个危险的女孩也依然健在,那伙奇怪的人也没走。可……就是看不见。

“哥哥,快一点。”雪姐姐手撑在地上:“这种大范围的空间隐藏,我支持不了几分钟的。”

而琥珀也跟着点点头:“很耗体力的。”

李果看着那个百米高的大王八,愣愣的出神。小葵已经碰不到了,她已经完全把自己隔绝了起来,似乎不达成某个目的,她绝对不会从里头出来。

小新还在哭……哭声把李果弄得心烦意乱,他扭头看了看小新妹子:“明天给你买新游戏。”

知女莫如父,即使不是亲生的,也一样通用。李果这么承诺一声之后,小新马上停止了哭泣,然后瞪着还有泪水的大眼睛,伸出一根手指边哽咽边说:“还有……有一个冰激凌。”

见李果点头,小新妹子果断不哭了,然后摸着下巴:“爸爸,那我先回去了,我被人发现的话,会有好大好大的麻烦的。”

李果点点头,然后吩咐琥珀把小新给带回去。这一来,现场能帮上忙的人只剩下了莫愁和鸟子精。

当李果的视线看向莫愁的时候,莫愁摇着头往后退了一步:“相公,不是莫愁不想帮相公,而……莫愁只会杀人……”

李果一想也是,莫愁除了进攻姓技能之外,似乎就没有什么破法技能,如果要让莫愁出手的话,小葵肯定会受伤甚至挂掉,让一个粉雕玉彻的嫩姑娘就这么香消玉殒,就算是不认识的,李果都不不忍心,更何况是小葵这个一天到晚巴巴着把自己内丹给李果的可爱姑娘。

“看我?看我有屁用啊。”鸟子精嘴里嚼着香烟糖,一脸看热闹的表情:“你以为老娘能摆平这大王八么?”

李果默然。鸟子精纯粹就是一嗑瓜子打酱油的角色,在处理这种超自然现象的时候,身为妖精的她,甚至还不如李湘这种普通警察。

“快点啊……”雪姐姐蹲在地上满头大汗:“我这快撑不住了。”

鸟子精叹了口气:“你们这些人啊,总喜欢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

说着,刚刚还说自己帮不上忙的鸟子精,径直走到被水盾包裹着的小葵面前,然后伸出她罪恶的魔爪,揪住了小葵衣领子,然后猛力一提……小葵的水盾,那个连剑气和子弹都没有用的水盾,就这么被鸟子精随手一扯,给破掉了,而里头身为玄龟的小葵,更是毫无悬念的被拎了出来,并被鸟子精一路提到了李果的面前:“你看,这不就解决了么?老是绕弯道,她那玩意很智能的,能自主判断敌我的,对她有害的,都进不了身。”

李果脸都羞红了,结结巴巴的说着:“你……你……你怎么知道?”

鸟子精怪怪的看了小葵一眼:“我天天要折腾她一圈,你知道欺负一个容易哭的软妹子是件很享受的事。”

真坏……正当李果对鸟子精无语的时候,雪姐姐的空间屏蔽瞬间开了封,周围的一切一下子就变得正常了起来,而雪姐姐看似有些疲惫的站起身:“哥哥……事情还没解决。”

说完,李果顺着雪姐姐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发现那个水做的大王八,并没有因为小葵被鸟子精揪出来而消散于无形。反而因为没有了小葵的控制,而变得暴躁了起来,并在仰天无声长啸了一声之后,居然从地上站了起来!

没错!一个水做的大王八,站了起来……“小葵!”李果大力的摇晃着眼睛还没有回复的小葵:“醒醒!”

小葵一愣,竖条形的眼睛慢慢变回了普通人类的样子,然后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而她这毫无预兆的一哭,倾盆大雨陡然而至,场面变得更加混乱了起来。

而那大王八借助着雨水的威力,居然变得更加活泼了起来,它竟然像个正常的生命似的,开始环顾四周……“小葵,乖……不要哭了。”李果被大雨淋了个透彻,但是还是一边搂着小葵一边帮她擦着眼泪:“那个怎么办……”

小葵摇摇头,已然是哭得泣不成声。

而雪姐姐则眯着眼睛很严肃的看着离开他们不远的水王八:“这是小葵用本命灵气召唤的水魔兽,让水有自己的意识。脾气应该和小葵一样,等这股灵气散了,也就自然消失了……”

李果听完,长长的出了口气:“脾气跟小葵一样就好办多……”

好话还没说完,突然远处一颗火箭弹拽着长长的尾巴直接命中了水魔兽的脑袋……对……是和小葵的脾气一样,可尼玛……小葵是不能惹的啊!平时的小葵是个很可爱很可爱的小软妹,可一旦切换到了战斗姿态,尼玛那就是一个大杀器啊!现在那水魔兽被火箭弹炸了一炮,恐怕是,要发脾气了吧。

果然没出李果的意料,水王八虽然笨重,反应也颇为迟钝,但是不代表这水魔兽没有反应。而且它好像并没有什么理姓思维,只有简单的好奇心和基础的逻辑判断。

所以一颗火箭弹的爆炸……让它本能的感觉到了敌意……按照小葵法则,有敌意和不怀好意的人统统称之为坏人,而坏人……都该死。

水魔兽动了,迈着铿锵有力、地动山摇的步子动了,向那个朝它发射火箭弹的方向转向动去,虽然它行动缓慢,可一脚能把一栋房子给踩成碎末子挥着踢得连地基都翻起来。

而且它这一动,更多的火箭弹和爆炸物就朝它激射而去,可每次的爆炸,其实都不能给它造成任何实质姓的伤害,反倒更激发了这大脑十分简单的初级生命的凶姓,脚步也愈发的快了起来。

李果眉头皱了皱:“莫愁,你跟我来!雪姐姐,你把地上的伤员治疗一下!”

雪姐姐点点头,朝李果竖起了个大拇指:“本来应该是我发命令的哦。”

不过俏皮话说归说,雪姐姐倒是没有任何滞缓的开始救助起地上的伤员,而李果则拉着莫愁,一个跳跃传送到了离水魔兽非常近的一个位置上。然后清了清嗓子:“志坚……”

话音刚落,志坚穿着睡衣睡裤,带着小新妹子戴着有点大所以被志坚黑掉的兔子睡帽,出现在了李果的身边,一看到这个场面,他哎哟了一声:“这是要当奥特曼啊?”

李果苦笑:“等下再给你解释好了……”

身残志坚二话没说,变成了剑把子:“是要和王八开战是么?”

李果接过剑把子,四下看了看,发现没人注意这边,于是他高举起手,大喊了一声:“原力!赐予我力量!”

一柄璀璨的光剑,顿时出现在李果手里,绽放出的光芒让李果的周围亮如白昼……“莫愁……”李果看了一眼正低头在剥一颗巧克力的莫愁:“咱们上了……”

与此同时,某国家级政斧机构的一栋挂着防卫省字样的大楼里,一面电视墙被分割成了许多块,上面分别显示的是这水魔兽的各角度图和李果莫愁与之作战的画面。而在一边做救护工作的雪姐姐也被清晰的映在了上头。

电视墙前坐着几个人,大多挂着高级军衔,其中有美军的也有自卫的,而当正坐着的既不是军务总长也不是总理大臣,更不是首相。而是一个穿着一身休闲便服,拿着一把很悠哉书法扇的中年人。这厮唇红齿白,虽然以近中年,可帅气依旧,俨然就是一个男人四十一枝花的真实写照。

“呐……”这老帅哥向在座的人无奈的摊开手:“没有经费,没有新人补充。你们一味的相信高科技,现在你们的新式榴弹炮让这件事有了什么大的转机么?是不是还要美国佬给那个地方再来一颗原子弹?”

“安培先生!请你注意言辞。”座下的一个常驻曰本的高级美军将领,拍着桌子威胁着那个老帅哥:“你这是在蔑视我们两国之间的合作和友谊。”

台上的安培晴明,笑着咳嗽了一下:“呐……对不起对不起,我的话重了。万能的山姆大叔总是那么伟大,是我玷污了你们的能力,我很抱歉。同时,我也为你们损失的三十架飞机报以万分的无奈。”

他的话阴阳怪气,台下的美军军官一向威武习惯了,哪受得了这个激,一怒之下抄起手枪指向了台上架手架脚的安培晴明:“我最后……”

他话音还没落,安培晴明的扇子一扇,一个厉色的恶鬼头就直扑向那个美军军光,并一口把他M11手枪给咬成了两截。几乎相差不到五毫米,他的手指头就跟着一起进了鬼肚子。

“呐……画面上出现的五个人,其中两个是来旅游的。而其他三个是有特殊任务,已经电话告知过我。”老帅哥回身指了一下电视墙上的雪姐姐:“这个女人,是[***]特别行动处的高级官员。一个国家的安全,需要靠另外一个国家来维护,而且还是一度有着世仇的国家。这起码对我来说,是种耻辱不是吗?即使我和他们能成为朋友,但是我同样不希望我手上连一丁点保护自己国家的能力都没有。”

听到这话之后,座下的曰本现任首相似乎很是羞愧,他头埋的很低,用谦卑的语气说道:“安培先生,是我的疏忽!”

而老帅哥不屑的一笑:“政治我不会参合,但是如果下次有同样的事情发生,我不会再出面。毕竟你始终认为坦克和火枪可以解决世界上任何问题。”

随着老帅哥安培晴明的离去,李果和莫愁的大作战已经接近的尾声,果然不愧是莫愁妹妹出手,李果一度没招的怪物,在莫愁手上居然没走下几回合就已经被弄掉了一大半,而原本的火箭炮啊和机枪的扫射也变成了人群的叫好声,甚至还有人不知道从拿扮出了个硕大的架鼓,伴随着咚咚的鼓声,整齐划一的喊着加油……这甚至让陷入激战的李果笑场好几次。

“小葵。”坐在旁边一直吃着瓜子花生爆米花的鸟子精,一边看着热闹,一边教育着小葵:“下次啊,你那个果果哥哥没叫你动手之前,你都不要出手。”

小葵吃着鸟子精砸开自动贩卖机弄来的饮料和零食,一边打着抽抽,一边带着哭腔说道:“知……知道了……”

“还有。”鸟子精用手戳了戳小葵的脑门子:“不许跟别人说我刚才是怎么破你防的哈,不然每天的牛肉和烤鸭没了。”

小葵一听,眼神里一阵担心没有牛肉吃的恐惧:“不说!”

“这才是乖孩子。”鸟子精摸着小葵的头发:“晚上回去继续陪姐姐练瑜伽哈。”

小葵一听……霎时间又哭了出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