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剑仙大人

第二七六章 寂静之声

鸟子精聋了……是的,鸟子精回到房东姐姐的屋子之后就聋了。虽然只是暂时姓的耳聋,但是鸟子精确实是没有了听觉,而且据她所说,在未来的二十四小时内,她还会陆续的失去声音和视力。接下来的,鸟子精就要经历大概三到五天的六识陨灭状态,除了能感觉到饥饿之外,什么感觉都不会再有。

李果很心疼很心疼。他知道鸟子精是因为救自己,而给了所谓的“神”猛力一击。神的防御力李果并不知道有多少,但事实上,湛卢和身残志坚都没有办法直接破防,由此可见,这所谓的“神”的确根本不是这个世界上的生命,毕竟它已经死了,而且死了很多年,还能保留着如此的威力。

当李果用嘴型问鸟子精怎么办的时候,鸟子精似乎连想也没想:“你得像招呼刚出生婴儿一样照顾老娘,我不能吃固体食物、不用尿不湿、怕冷怕热。别趁机对老娘干变态的事情,要摸要亲要舔要吸都随便你,其他的事不能干!听见没有?”

李果愕然,并举起三根手指对天发誓,连摸都不会摸……“男人说话不能信。”鸟子精表示非常不屑,虽然他现在只能用空气振动和唇形来感知声音,但是这真的并不妨碍她骂李果:“老娘恢复六识之后,发现老娘的膜破了,我就让你下半辈子享受不了姓生活。”

李果很严肃的点头,但是想到马上会有一个很安静很安静的鸟子精的时候,他又是一阵带着酸酸的心疼,习惯了鸟子精的叽叽喳喳,突然一个礼拜再也听不到她哔哔的声音,真的会很有失落感。

而且,虽然鸟子精脸上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但是李果知道,一个正常人突然变成了一个有思维的植物人,哪怕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那都是一件非常非常痛苦的事情。寂静、黑暗、僵硬和没有任何防御,每一项都是让人内心无比恐惧的经历。鸟子精在这个状态下,甚至街边上那些脏兮兮的痞子混混都可以随意的凌辱轻薄。所以现在鸟子精给李果交代的事情,大概是可以看成一种完全的毫无保留的托付。

在每一项,包括每天几点到几点要小便、几点要撇大条都交代给李果之后,鸟子精彻彻底底的洗了个澡,然后安稳的躺在了**,一动不动的等待着黑暗的来临。

李果一直坐在她的身边,用力的握着鸟子的手。而真正当他和鸟子精十指相扣的时候,他才真正的感觉到了鸟子精的恐惧,脉搏和心跳都非常不正常,身体也似乎在微微发抖。

而鸟子精躺在**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李果,然后就这么的渐渐失去焦点:“我看不见了。”

李果把鸟子精手放在自己的嘴唇上:“我一直在。”

鸟子精点点头,然后闭上了眼睛,就这么傻傻的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握着鸟子精双手的李果突然被一个温暖的拥抱所惊醒,他回头看了看,发现房东姐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正从身后抱着他的脖子:“谢谢你……你们。”

李果摇摇头:“你早点休息吧。”

其实李果是个挺不善言辞的人,没什么风情浪漫,也不会说什么让姑娘感动的痛哭流涕的话,更没什么“你不用谢我,只要好好伺候我”之类的歪心思。在他的逻辑里,能懂的自然能懂,不懂的,也没有多说的必要。

房东姐姐显然是懂了,她用脸蛋十分用力的在李果脸上蹭了两分钟,然后转身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并隔着门和李果道了声晚安。

而不多一会,雪姐姐穿着国际红十字救援队的服装也从外面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对小红十字,在看到李果和鸟子精的时候,她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惊叹:“她……生命迹象好奇怪……”

李果点点头,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雪姐姐听完之后倒是很冷静,反而拍着李果的肩膀,说了一句很犀利的话:“哥哥,作为一个女人,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她这是给你暗示,让你赶紧趁人之危。”

李果没由来的白了一眼雪姐姐……反倒是小葵,因为听到了这种童话里才有的为对方牺牲的故事而哭得一塌糊涂,如果不是小新在适当的时机把小葵给弄得破涕为笑,那么她会给外面的灾民带来严重的二次伤害……在雪姐姐带着脏兮兮的小葵去洗澡的空当,小新蹭着蹭着就蹭到了李果的腿上,然后吃着小零食,指着**的鸟子精:“爸爸,鸟姑婆会不会死?”

李果摇摇头:“不会。”

“那爸爸,鸟姑婆会不会永远这样?”小新的问题其实很符合她的思维逻辑:“那她不就不会再给我吃奇怪的东西了?阿门……”

李果扬起手敲了小新妹子一个脑瓜崩:“少胡说……”

小新妹子被教训之后,十分幽怨的从李果腿上跳了下来,幽幽的看了李果一眼:“你们这些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说完,她就往门口走,走到一半还突然回头:“当初天天新新长新新短的,现在有了大胸部的女朋友之后,就把人家忘的一干二净……”

她话刚说完,突然发出一声惊叫,然后抄起两条小短腿就扑腾扑腾的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李果坐在椅子上仔细想了想,并在雪姐姐出来之后,和她换了个班,然后自己走到房东姐姐的屋子里,指着正在**看网络小说看的很入神的房东姐姐:“你从现在开始,好好的当个妈。把该教的都教了,不该教的不要教……”

房东姐姐一时之间根本摸不着头脑,愣愣的看着李果:“啊?”

李果就这么跟她四目相接了大概三十秒,然后他突然转身:“没事……”

在很离奇的目光下,李果走出房间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很傻……当李果再次回到鸟子精那间房的时候,发现莫愁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现在正跪坐在鸟子精的旁边用手戳着鸟子精的脸。

“莫愁……”李果叫了一声:“你干嘛呢?”

莫愁见到李果,笨笨的从**爬下来,然后窜到李果身边,指着**的鸟子精:“她,就是她!她一招便破了莫愁的剑气!这哪怕是蜀山掌门都没这能耐!反常即是妖!是妖!”

鸟子精不是妖是什么……李果看了一眼旁边盘着头正在台灯下带着无框小眼镜一边看书一边窃笑的雪姐姐,然后扭过头,捧着莫愁的脸:“事情,是这样的……”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李果保证了鸟子精身边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值班,一般是李果自己读力值班十六个小时,而剩下的一般都是雪姐姐或者房东姐姐来干。莫愁和琥珀本来也有排班的,但是莫愁值班的第一天就差点因为给鸟喂饭团差点把鸟子精给噎死而被李果停了职,至于琥珀……李果根本是拿她无可奈何,她值班纯粹就是在睡觉,或者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玩,根本没有一丁点责任心。

小新这几天倒是有点痴缠李果了,而且小王八葵也似乎长大了一点。可能是因为李果在屋子里的时间多了,几乎成了个专职的保姆,而李果回答她们两个离奇也让人蛋疼的问题,最少也回答了不下两百个……比如小葵会问“我是生蛋的吗?”,小新会问“我和我妈妈掉下水,你先救谁?”。反正难度都是超高,而且非常无解的哲学题。

安培老帅哥来过一次。虽然李果知道他其实是在利用自己完成他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这一切都无关紧要,反正李果这次过来的目的也完成了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一还得靠这个据说是半人半妖的老怪物。

他来找李果的时候,还带了一个身上有香香味道、看上去很清秀漂亮、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姑娘,这姑娘看上去大概也就和莫愁差不多大,声音很好听。老帅哥说这个姑娘是他远房亲戚家的孩子,马上要去中国读大学,希望李果能多多照顾。

李果要是会信这厮的屁话那才奇了怪了,这老混蛋都一千多岁了,他远房亲戚是个什么概念?所以李果果敢断定,此女子定不是什么好鸟,就算不是妖,也肯定不是个什么秀外慧中的主儿。

不过在之后,老帅哥和李果聊了聊这次的爆炸事故……事情比李果想象的严重很多很多,爆炸不但造成了海啸和潮水倒灌,研究所的能源系统也没保住,也就是说一次无声无息的核爆,在近海的海底搞了一下子。造成了很严重的污染,几乎波及全世界,规模不小于切尔诺贝利。

李果当时没怎么惊讶,毕竟新闻上都铺天盖地了,只是讽刺了一下老帅哥为了自己的目的多少也算是不择手段,作为枭雄绝对当之无愧。

而无论李果怎么讽刺,老帅哥都是一副阳光灿烂的笑脸,并让李果向在此次事件中受伤最重的鸟子精表达一下慰问。

当然,老帅哥还给李果简单的说了一下雷切的动向,并让李果等他的好消息。

至于雪姐姐,因为蛊虫的事有了眉目,她的工作也繁忙了起来。本来李果也是需要跟着一起去的,但是李果觉得,蛊虫什么的,没有鸟子精来的重要,毕竟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如果一醒发现身边一个人都没有,那是会大闹天宫的……而就在距离元宵节还有两天零二十三个小时的时候,李果突然感觉鸟子精的手似乎是动了一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