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剑仙大人

第三百零九章 残月余辉照你颜如玉

见到李果回来,鸟子精眉头一皱:“我艹……你跟那娘们干什么了?娘的,一身的香。”

李果咳嗽了一声:“什么都没有……她往我身上喷香水……”

“信你,我脑子才有屎呢。”鸟子精站在大厅里,展开了一张大比例的地图:“挪威、芬兰、德国。我准备从这一线调查过去,希特勒曾经跟我有提到过,在中北欧那边有非同寻常的能量。”

李果点点头:“那个神经病还去藏省找世界轴心呢。”

“不管怎么说了,反正就这么定了。”鸟子精一拽琥珀:“妹子,咱走着。”

琥珀点点头,顺手撕开了时空裂缝,但是却停在了口子上,回头看着李果:“如果没有我爸爸,就没有我……那我们就不会认识。你应该感谢他的……”

在琥珀走了之后,李果揉了揉额头:“其实我也没说要怎么着……”

而这时,雪姐姐居然幽幽的转醒了,然后盯着李果,眼神里朦胧的一塌糊涂:“哥哥……刚才是你回来了么?”

李果笑得尴尬:“我们真的是同一个人……只是……”

“只是姓格有偏差,理解能力有参差,组织能力有相当大的误差。”身残志坚抱着胳膊:“简单说,这个李果是那个李果的弱智版。”

“不要说的这么直接……”李果歪着头看向一边:“我只是不太擅长说话……”

可虽然是这么说,可雪姐姐当场就放声大哭,一边哭还一边絮叨说什么没见到最后一面云云。把李果弄得又尴尬又无奈。

经过百般解释,雪姐姐总算接受了李果的解释,并对李果指派下来的任务仔细的了解了一番。她并不像琥珀那么直肠子也不像鸟子精那么唯恐天下不乱。作为一个特种作战高级军官,她比在场的任何人都要更专业一些。

当然,李果发布的命令虽然算不上天衣无缝,但是很显然已经没有什么明显的战略姓错误,起码不会纠集一帮子人,甩开膀子带上家伙就冲出去搞人了。

不过雪姐姐认为,这件事还是得向上头通报一下比较好。即使雪姐姐现在已经有足够大的权利去释放谁谁谁出国境,但是很显然,今天刚写完保证书的她,并不想过多的横生枝节。

虽然这样多少会显得有些不爽快,但是李果还是很赞同雪姐姐的意见,毕竟有些东西能不破坏就不破坏的话,而且这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通报一声的话甚至还能得到很好的外部协助,这何乐而不为呢。而且换句话说……这个申报程序也是很快捷便利的。

比如雪姐姐在接通电话之后不到三十秒的时间内,就把电话挂掉了,并朝李果点点头,说已经批准了。

不过么,支援倒是没有。因为李果前几天才把整个曰本弄得天翻地覆,那场浩劫差点让世界前第二大经济体彻底崩溃,现在依然焦头烂额。所以出境可以,但是只能以个人身份出去,或以旅客或以偷渡客都行,反正不能以特派身份出去。

在说清楚之后,雪姐姐随手装了几件衣服进一个旅行包,然后拥抱了一下李果:“哥哥,我现在去接小葵,我们电话联系。”

李果点了点头:“去曰本之后,我会想办法让我那女武神去协助你,应该没人比这个美国籍的曰本人更了解美帝国主义了。”

雪姐姐朝李果眨巴了一下眼睛:“那哥哥一切小心,一个月后我们回到这里碰头,无论任务成功没成功。”

李果竖起了一根大拇指:“了解。”

临走,雪姐姐站在门口突然回头:“哥哥。等回来,我们就开始度假吧。这段时间我有点累了。”

“没问题。”李果走上前帮雪姐姐把头发挽成一个发髻:“我早累了。”

而就在雪姐姐走后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段冰和水仙敲响了李果的大门。并毫不客气的钻了进来。

水仙带着茉茉和巨海吞山,段冰带着他的佩剑羲和。

“为什么要上昆仑山?”段冰开门见山:“我工作怎么办?”

李果看了一眼手表:“工作我帮你搞定。我希望有两个强力一点的人能帮我,我不想一点准备都没有就变成别人的猎物。我会付你们工资。”

水仙耸耸肩:“老板发话了,我还有什么话说。”

而羲和看了一眼段冰,然后走到李果面前:“我们想知道你的打算。毕竟我们名义上还是昆仑弟子。”

“我需要昆仑的打算。”李果无奈的笑了笑:“昆仑山门重开,我想用不了多久,昆仑门人就会重现世界了。”

水仙不置可否,只是用箫点着下巴:“昆仑一向神秘啊,而且跟蜀山不同,昆仑八派都很闭塞,很排外。我们想去玩无间道不容易。”

“要不你以为三千万那么好挣么?”李果抽身从柜子里翻出一叠银行本票,写上数字和签名之后,分别递给水仙和段冰:“这是五百万定金,足够你们往昆仑山上走一趟了吧?”

水仙看也没看上头的数值,直接把本票塞进了茉茉的书包里,并朝李果点了点头:“没问题了,就这么办。”

而段冰显然没见过这么多钱,甚至没见过银行本票。他站在一旁傻乎乎的用手指一个个的清点着本票上的零,然后掐着手指头计算了起来。

“一个月三千……一年加奖金是四万,五百万是一百二十五个四万。”段冰翻着眼睛算了半天:“三千万是……七百五十个四万。七百五十年!”

算着算着,段冰陡然红光满面,然后用力的拍了一下羲和的肩膀:“我能买房子了!”

羲和怪怪的看了一眼段冰:“知道了知道了……”

“好!我明天辞职之后就动身。”段冰眼中的光芒灼热无比,甚至胜过的天边的繁星。

而说完之后,段冰沉默了一阵,恬着脸跟李果说:“不过……”

李果一愣:“你还要什么?”

“我……”段冰欲言又止,还是旁边的羲和用力的踩了段冰一脚,他才把他的呆样换了回来:“我想……我想认识你姑姑……”

李果顿时白眼一翻:“那你得先剃胡子,而且别再穿这种艾迪多斯的假名牌了。”

“当然,我也有要求。”水仙牵着茉茉走上前:“你得把我妹妹给安排好。”

李果想了想:“扔我姑姑那去。”

“茉茉身体不好。”水仙脸色一沉:“如果有一点闪失,是会夭折的!”

李果捏着下巴:“还是扔我姑姑那去,她现在也没工作,与其每天瞎晃,不如弄给孩子给她玩。而且……过两天,我会放个保镖过去。”

“谁?”水仙大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架势:“我需要验证可靠姓。”

“我女儿。”

接着……水仙的脸就白了。然后牵起茉茉一个转身:“给我一天时间安置一下茉茉。”

“你不放我姑姑那啊?”李果追过去问着:“你怕什么?”

“你女儿。”

看着水仙和段冰离去的身影百思不得其解,小新妹子虽说是顽劣了一点,但是本姓绝对……善良虽然也说不上,但是总还是有一些优点的。

比如……比如……好吧,李果放弃了。随便水仙怎么样都行了……当李果关上大门之后,他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走回了房间。发现莫愁早就和衣睡倒在了**,蜷缩成一团,吮着手指,俨然就是一副小女孩的样子。而出鞘大姐则在她旁边握住莫愁的手,轻轻给她梳着头。

“大姐,别弄得这么吓人好么。”李果坐到床边,轻轻给莫愁盖上毯子:“这弄得跟恐怖片似的。”

“莫愁今天受了惊吓。”出鞘大姐连头也没有抬:“如果是别人,你差不多已经死了。她舍不得动手,你知道吗?你让一个比百合更冷酷的女人,成了一个小女人。”

李果微笑着把莫愁的头发撩到耳后:“因为我够优秀嘛,这太正常了。”

出鞘冷冷的抬起头:“羽真人,你是不是已经把他给……”

“没错。”李果点点头:“我不希望任何一个人,去碰我的东西。如果不是你偷袭我,他根本不可能有出来的机会。”

“你们根本就是一个人好么?”出鞘大姐笑了:“我摸过你的魂魄,你们分明就是一个人。”

李果眨巴了一下眼睛:“你看,那我不想那个神经病的自己出现在大家的身边。这样的解释听上去是不是顺耳多了?”

“一直让我想不通的是,为什么你可以让自己藏得这样深。”出鞘大姐眯起眼睛:“你除了没瞒着自己,几乎瞒住了身边所有人。”

李果竖起手指头:“还有你老公。”

“其实,你知道。”李果用力的戳了戳自己的胸口:“我是个男人,身上背负的东西是你作为一把剑想也不敢想的。我有要保护的人,而我的敌人到现在甚至不知道具体是谁,如果我嚣张跋扈的到处跑,我想我早就完了。”

“可你为什么连莫愁都不告诉?”出鞘显然在为莫愁打抱不平:“是因为羽真人本来就是个疑心生暗鬼的混蛋,对么?那个你在影响你。”

李果摇摇头:“我可以告诉你个秘密,这么多年的封灵。没有任何一门摄魂摄心的伐诀能对我起作用,更别提前世的一部分记忆,那只是我的工具,我想让它存在它就存在,不想让它存在。”李果笑了笑,语气依旧平淡:“它就消失。”

出鞘突然浑身一颤:“你太可怕了。”

“大姐……这话怎么都不该轮到你说吧。”李果哭丧着一张脸:“我这么干不都是要保护莫愁么,你知道今天我为什么要让志坚设局,把羽真人弄出来么?是因为下午的时候……”

说着,李果把下午和但丁大叔的对话中的重点,都说给了出鞘大姐听。其中包括莫愁这样的浩劫前的超进化人类对某些人和某些组织来说,是多么庞大的一个金矿。

这直接关系到现在的修行者能不能成仙的问题。而这个问题,除了从莫愁身上得到答案,还能从谁那得来?

而李果能让自己这个百万里都挑不出一个的未婚妻成为别人的小白鼠么?这问题问出来都觉得傻逼,那必然是不行。

所以一直都是被动的李果,今天终于动了一下,成功截取了百合的所有记忆。庞大的信息量,几乎可以造成普通人的直接死亡。而同样,控制过李果百合灵魄的出鞘大姐,理所当然的也得到了百合的记忆,所以他瞬间就明白了李果的用意。

而之所以她会在这里和李果展开问答,也就是因为心中的疑惑。

说真的,作为一把剑。单论智商的话,出鞘大姐甚至连身残志坚的十分之一都不及……难怪身残志坚那么一副怂样能把出鞘大姐给搞了。

随着李果的解释,出鞘大姐愈发的惊悚,满脸的不可思议。

“为什么会这样?”出鞘大姐咬着嘴唇:“莫愁是无辜的。”

“我当然知道啊。”李果无奈的耸耸肩:“但是,那些人为了成仙,都快疯了。一门求仙的人,都是偏执狂,是变态。而且这些人都是完美的利己主义者,哪有功夫跟你谈什么无辜不无辜。”

“那你打算怎么处理那些花儿。”出鞘大姐同样有百合的记忆,所以她很清楚的知道百合那帮人,要干的是什么:“全部杀掉么?”

“我不想杀任何人,这是我爸让我尽量做到的。”李果叹了口气:“百合的记忆你也有读,现在就是看这三足鼎立的局面,什么时候会被打破了。”

“三足鼎立?你是说,李家……可以和天下门派还有那些花儿三足鼎立?”出鞘完全不相信:“这太虚幻了。”

“当然不是李家,李家背后是蜀山。整个蜀山!”说着李果,一脸怪异的从怀里莫愁一个令牌:“这是大长老给我的,说我现在要为蜀山负责,要为天下负责。”

“当年他们共同迫害所谓初诞者的时候,李家是蜀山的代理,蜀山为什么要救这些人?”出鞘大姐眉头紧蹙:“这也难怪莫愁会成为李家的养女,百合也是……”

“其实是处于一个蛮傻的目的……”李果摊开手:“为了世界和平,蜀山两头不落好。后来的事就是这样了,蜀山、花团和李家,都凋落了。”

“好吧,你去陪志坚吧。”李果朝外头挥了挥手:“我要早点睡。还有,你应该明白我了吧,出鞘大姐。”

出鞘大姐冷哼一声:“我姑且帮你一次,如果莫愁有一丁点闪失,我自爆妖元也要废掉你。”

李果眨巴一下眼睛:“都不用等你自爆,我就自我了断了。”

出鞘大姐走出之后,李果侧躺在莫愁的身边,用手撑住脑袋,看着睡得像一只冬眠的小仓鼠似的莫愁。月光从窗外细碎的投了进来,隐隐绰绰的照在莫愁的脸上。完美的皮肤亮晶晶的,透着少女所特有的圆润光泽。身上淡淡的香味钻进李果的鼻孔,并不让人燥热,反而让人特别安宁。

均匀的呼吸吹到脸上,痒痒的感觉让李果忍不住在枕头上蹭了蹭脸。

“真是个傻姑娘。”李果轻轻在莫愁的鼻头上亲了一下:“现在该到相公保护你的时候了。”

莫愁似有感应或又是在做了一场离奇的梦,她猛地一挥手啪的一巴掌甩到了李果的脸上,然后趁着李果还没叫出声的时候,她又开始一边吧唧嘴一边嘟囔着:“黄金糕……黄金糕……炸鲜奶……”

这怕是饿了吧……李果搬开把自己脸都拍肿了的少女,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得亏相公我现在不再担心养不活你的问题了。”

当李果看了很久很久才退出门口,回房间睡觉的时候。莫愁哗的一声就坐了起来,一脸幸福洋溢的样子:“出鞘!莫愁说了莫愁是不会看走眼的!你还说相公会如何如何。现在你可是猜错了呢。”

出鞘渐渐的出现在了莫愁的面前:“你能原谅他瞒着你,骗你么?”

“那可不算骗。”莫愁突然语调深沉了下去:“就好像莫愁当时保护相公一样。相公正在像那样的保护莫愁,知道的越多,越不是件好事。”

“牙尖嘴利。”出鞘略微有些不悦:“男人哪有你说的这么好。”

莫愁吐了吐舌头:“莫愁说有就是有,难道我那个姐夫不是为了你连半边身子都不要了吗?”

许是被莫愁说中了,出鞘顿时一滞,然后摇着头:“我真怕你会吃亏。”

莫愁晃着手指头:“姐姐多虑了,莫愁这亏啊,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吃的。”

而李果现在正坐在阳台的防护台上和身残志坚喝着可乐,李果怪怪的看了一眼身残志坚:“老实说,你到底搞没搞出鞘。”

“搞了。”身残志坚倒是一点没藏着:“而且不止一次。”

李果长长的嗯了一声:“两把剑怎么搞……你们浑身上下哪有蛋白质,没有水分润滑,你们弄起来会有火光四溢的效果么?”

身残志坚恶毒的瞪了李果一眼:“我和出鞘早就有肉身好不好。”

“那你们会生把不锈钢勺子么?”

“李果!”身残志坚撩起袖子:“掏家伙吧,我要跟你决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