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剑仙大人

第三二九章 再见和尚,再见……

“救……命……啊……”

李果刚被琥珀扔到百合的房间,就听见小新凄惨的嚎叫声从卫生间里穿出来,声音凄厉带着幽怨,还有几次略带残忍的撕裂音。

李果的脑子当场就空白了,然后里头各种类似美国恐怖片里的那种支离破碎的场面顿时涌了上来。甚至都出现了小新被百合用电锯锯成一块一块的幻觉。

所以他根本来不及细想,直接一个箭步飞奔过去,并一把拉开卫生间的推拉门。

“洗个头而已,要不要叫的这么凄惨啊。”看到里面在干什么之后,整个人都松下来了,轻轻靠在门上:“我在几千公里外都听到了。”

是的,这显然是李果找的借口。因为卫生间里,百合正在给小新妹子洗澡,小新妹子被放在百合的腿上,头发上全是泡沫,叫的跟杀猪似的。

而百合也是光溜溜的,头上抹着护发素,正在帮小新妹子插头皮。

“爸……爸……救命啊……”小新妹子嚎叫着要李果救命:“要死人了……”

李果翻了翻白眼:“让你不爱洗澡,活该。”

百合慢慢的扭过头看着李果:“去把厨房里的骨头放到高压锅里,加三分之一的水,放两根玉米。然后把火打开。”

李果下意识的哦了一声,然后当真转向了厨房。并真真切切的干了百合吩咐的事,接着居然眼巴巴的等着高压锅发出呲呲呲的响声。

可突然之间李果顿时反应了过来,自己来这里好像不是来做大骨熬汤的,而是来救小新妹子的……但是小新妹子似乎完全不需要别人救,好不容易有一个人能抓着她老老实实的洗一次澡,这种事真真是件好事啊,不然每次她都随便沾沾水了事,长此以往是会得疥疮的……正在李果对着高压锅发呆的时候,突然一个温软而且浑身带着干净香味的身体从他身后抱住了他的腰:“这感觉真好。”

李果挠了挠脸:“小新呢?”

“在房间里发脾气。”百合松开李果,摆出了一个无奈的表情:“她的卫生习惯真不好。”

李果转过身,然后摊开手:“小孩嘛,都是不爱洗澡的。我小时候……”

话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因为百合现在这个样子,完全是一种高强度的视觉冲击,穿着真丝的睡衣,里头什么都没有,激凸的点点定在上头,隐约可以从缝隙中看到脐下三寸的样子……“赶紧去穿衣服……”李果连忙转过脑袋,继续盯着高压锅:“有孩子在。”

百合转了个身,靠在了水池的台子上,巧笑倩兮的看着李果:“是不是怕我伤害新新?”

李果愣了一下,然后晃着手指头:“是怕她伤了你。”

“胡扯。”百合捏住了李果的鼻子:“你就是不放心我。”

李果呵呵一笑,不置可否,只是捏了捏百合顶在衣服上凸起的点:“穿衣服去。”

“留下吃饭吧。”百合很歼邪的看着李果:“吃了饭,有福利哦。”

李果脑子一下没转过弯,傻逼呼呼的问着:“什么福利?”

百合揪着李果领口,让他弯下腰,然后凑在他耳边说:“我知道你喜欢舔人……”

李果一呆,目光一凝:“对不起……我是个正直的人,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百合耸耸肩,用力的抱了李果的腰一下:“别装了,先把菜切好,我去哄孩子。”

看到百合离开,李果吧唧了一下嘴,然后真的居然开始切菜配菜,砧板发出咄咄的响声,还有高压锅刺耳的喷气声,以及物资里传来女人哄小孩的声音。

这样……似乎和这个单元里其他所有家庭都没有任何的不同,只不过感觉略微有些奇怪。

不过不得不承认,百合如果不在神经病状态,当真是一个无与伦比的贤妻良母。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种古代士大夫才有的情艹,在百合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李果丝毫不怀疑百合能当一个很成功的国家领导人……相比之下,李果就是个渣……是个战斗力不足三的人渣啊!

等按照百合的话,把菜都上齐了之后,小新也因为饭菜的味道气哼哼的从屋里走出来了,然后上手就准备夹菜吃。

“去……先洗手。”李果弹了她手背一下:“一天到晚都脏兮兮的。”

“没事。”百合走过来之后,却直接把小新妹子抱上了椅子:“刚洗了澡的。宝贝等一下,妈妈去给你拿奶酪蛋糕。”

“你这么快就认妈了?”李果见到百合走进厨房之后,俯下身子小声的问小新妹子:“你的节艹呢?”

小新妹子满不在乎的挥挥手:“节艹什么的放一边好了,不然你拿什么拯救这个母爱泛滥到爆炸的杀人狂啊?这叫心灵的救赎,你肯定不懂。”

李果白了小新妹子一眼:“你哪学来这一套一套的?”

“二娘呗。”小新妹子张嘴就把鸟子精供出来了:“她还教我说女人最重要的是内涵,外表越浮夸,内心都要越沉稳。要给人一种看不透、不可捉摸的表象,然后所有的人都会在掌握之中,特别是男人。”

“我的亲娘叻……”李果用手捂住脑袋:“她都教给你点什么啊?”

是啊,鸟子精一天到晚满嘴的胡说八道,已经带坏了一个莫愁,把当年那个像鲜奶般的小莫愁弄得现在满嘴各种奇怪的女权主义理论。而现在小新妹子俨然已经被污染了,再这么下去,李果未来的曰子或许真的只能在百合这里找到一点安慰了……“来了。”这时百合也直接用手端着温度高达二百四十度的烤盘,从厨房走出来:“奶酪蛋糕哦。”

这蛋糕味道闻上去很奇怪,但是很勾人食欲,酸酸的奶香味加上各种水果的香味,光这个味道就足够引起食欲了,但是看上去分明还是普通面包。

“你也尝一点。”百合很吝啬的弄了一点点塞进李果的嘴里:“其他都是宝贝的了。”

李果不知道为什么,没由来的感觉心中一酸,一种吃醋的感觉冉冉升起,然后很委屈的看了小新妹子一眼。

“你看你看……”小新妹子指着李果大叫了起来:“这个家伙居然吃醋了!”

李果一愣,连忙解释:“哪有的事……”

百合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李果,然后挽着他的手:“等下我们一起带宝贝出去散步吧……”

什么狗屁的散步,分明就是去显摆!去显摆啊!你这个俗气的女人。

而小新妹子一听,马上眼睛一亮:“那你要给我穿上最漂亮的衣服,不然我会被你掩盖过去的。”

百合眼睛溜溜一转,然后抓着刚准备提筷子吃饭的李果:“走,挑衣服去。”

说完,她就拽着什么都没反应过来的李果钻进了房间,然后还把门给反锁了。

小新妹子一边吃着特制面包,一边撇着嘴,学着莫愁的语气说:“到底不过是去行些苟且之事。”

接着,小新咳嗽了一声:“笨蛋!老大呼叫笨蛋。”

这时的小葵正撅着屁股在李果家门口的梧桐树下和神犬啸天比赛挖坑,突然被小新这么一呼唤,她略微一顿,然后自己的优势顿时被神犬啸天给扳了一局回去。

“笨蛋,听到就快点到我这来,有好吃的!我给你把水龙头打开。”

小葵听完,耳朵都竖起来了,接着身后一道水波流转,最后平地起波澜,一道大浪从她头盖到了脚,硬是把旁边的神犬啸天和当裁判的老猫黛玉给吓得撒丫子就跑。

浪来的突兀去的也突兀,等浪花淘尽时,小葵的身形已经彻底的消失在了原地,只剩下一滩湿漉漉的水渍留在原地,并积满了她挖的那个坑。

而与此同时,百合正侧卧在**,罗衫半解的看着李果:“老公,我想要……”

李果被这么离奇的一个称呼给弄得不知所措:“别闹行么……”

“为什么你老拒绝我呢?”百合轻蹙峨眉,语气带着不满:“我就一点吸引力没有么?”

李果头也没回,只是很专心的在挑小新穿的衣服,然后顺带顾左右而言他:“你这小孩的衣服还真多。”

“别打岔。”百合换了个姿势,四脚着地的趴在**,大胸部微微颤动着,看上去就好像是牛奶布丁似的:“你到底要怎样。”

“这衣服不错。”李果拎起一件公主泡泡裙:“小新穿上肯定很漂亮。”

“李果!”百合咬着嘴唇极尽妩媚:“我都这样了,你还无动于衷吗?”

李果这时才缓缓的转过身,坐到了床边,一脸浅笑的看着百合:“你要我怎么样?”

“你说呢?”百合不屑的回答李果的明知故问:“你从来就没满足过我的愿望,怎么可以这样?”

李果面对百合的撒娇,着实有些措手不及:“我说了,你别老把我当黄鳝,我真不是见洞就钻的。”

“那好吧,换衣服。”百合到底还是个爽快的人:“但是你得给我个补偿。”

李果啊了一声:“我什么都没干还要补偿啊……我是不是也太亏了。”

百合很轻描淡写的一笑:“因为我是原罪之一,你看着办,如果今天晚上你不能让我满足,我就去找别的男人。”

李果想了想:“你去找吧。”

“你是不是男人?”百合眉头一皱:“你真的想看到我被别人搞么?”

李果呵呵一笑:“我智商高达一百八,任何计谋在我眼里都是浮云。”

百合用白嫩嫩的脚丫子蹭着李果的背:“少骗人了。宝贝,我在等你,如果你最终还是不能解决,那……我们之间还是只能留下一个。我不会为你放弃生命,我相信你也不会为我这么干。”

李果点点头,回过身,突然很暴躁的强吻了百合,然后站起身,拍了拍百合的肚子:“一定。”

而当两人出去的时候,发现一桌子菜已经被小新和小葵两个人给风卷残云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几根玉米还漂浮在清汤上头。

“还记得带朋友来。”李果走过去摸了摸小葵的脑袋:“还挺讲义气。”

小新妹子一听,胸一挺:“我可是老大,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

百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看着葵:“玄龟,牡丹门下第一战将,真不知道现在他们得多急。”

李果记得小葵是排名第九的,这其实蛮合理的,因为小葵的防御力绝对破表,就算是海棠来弄,都不一定能弄伤小葵,但是她的攻击力差到惊人,而且智商也不是很高。不过饶是如此,她也足够震慑古今了,要知道单单是他弄出来的水魔兽就足够摧毁一座城市了……“哥哥哥哥……”小葵指着桌上的菜,一脸笑容的看着李果:“好好吃。”

李果捏了捏小葵的脸:“吃完了出去散散步吧。”

而就在这时,李果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翻开一看,居然是善缘哥的,算起来从李果昏迷之前到现在,大概已经有半年没有得到善缘哥的消息了,按照这厮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德行,这次八成又是有些什么事。

“喂,好久没见啊。”李果随口开了个玩笑:“你老婆快生了吧。”

“李施主,莫嘲笑我撒。”善缘哥也是打着哈哈:“现在,速来,老地方。有事。”

李果一愣,然后看看四周。百合冲他点点头:“去吧,小新在我这住一段时间。”

“万岁!”小新兴奋的高举双手,然后却有提出了条件:“笨蛋也要跟我住!”

百合想了想,看着一脸希冀,而且也可爱无比的小葵,无奈的摇摇头:“好吧好吧,都听你的。”

小新妹子二话不说,用油乎乎的嘴唇印在了百合的脸上:“你太好了……”

也不知小新妹子是触动了百合哪根神经,她在这声夸之后,居然哭了出来……李果吧唧了一下嘴,然后轻轻拍了拍百合,并亲了一下她的眼皮:“好好当个妈,我会想到办法的。”

然后他又指着小新和小葵:“不许捣蛋,特别是小葵!”

说完,李果一个踏步,就直接消失在了房间里。而百合看到李果消失的姿态,突然脸色一变:“折叠穿梭!”

这个折叠穿梭的专有名词是需要解释一下的。李果曾经一度都是使用的是撕裂传送,哪种传送既费时又费力,还很容易出现问题。而这种折叠穿梭,是一种更高级的传送,方便快捷,节能环保。唯一的缺点就是不能够带人,但是却弥补了撕裂传送的一切缺点,总之是进阶技能就对了。

而且,百合之所以变脸色,就是因为这种传送术……即使连巴豆这种天生的jumper都不能实现,唯一有这能力的……只有羽真人……李果并没有直接去所谓的老地方,而是中途折回家吃饭……在吃饭的时候,他惊讶的发现,海棠这厮居然还赖在这,不但赖在这,还在给女眷上美容课,弄得就算是莫愁这种纯妹子都在脸上糊那些所谓的海藻泥,弄得一屋子紫菜味。

更让人崩溃的,是这厮上美容课也就罢了,甚至还在推销化妆品,说谁谁谁的肤质适合用保湿锁水的,比如雅诗兰黛的一款什么什么隔离膏……还有说谁谁谁的要防紫外线的,需要兰蔻的一款什么什么……不但年轻的诸如鸟子精这种人听得津津有味,就连果妈这种半老徐娘都在认真的做笔记……“这世界太疯狂了。”李果在喂狗的时候,不无感慨的冲啸天抱怨:“你说是么。”

啸天猛点头。

然后李果摸了摸啸天的脑袋:“也是该给你弄个女朋友了。”

啸天的头点的更厉害了,然后啪嗒啪嗒的从厨房的角落叼了一本杂志,封面上赫然是一个身高体壮的斑点狗。

“你还喜欢外国妞啊。”李果呵呵一乐:“行,就它了。”

神犬啸天兴奋的朝李果露出肚皮……当李果出现在他和善缘哥所谓的老地方,也就是一个还算安静的夜总会时,时间都快八点了。这夜总会是当初那个被百合的傀儡人爆菊花而死的林貔貅名下的产业,后来被拍卖了,并由那个燕子门的头儿,小白鸽收购,成为了青帮的产业。

李果一进门,两边的保镖突然伸手一拦:“先生,对不起。这里是私人会所。”

“这个私人应该是说我……”李果无奈的摊开手:“悲剧啊……”

不过总的来说还是没有太过于阻挡李果,特别经理亲自下来朝李果一百度鞠躬之后,更是畅通无阻了。善缘哥和李果约好的地方是在三楼的豪华间,他说他开了一瓶人头马面,是记李果账上的……“我很怀念最开始的傻大个。”这是李果见到善缘哥的第一句话。

而穿着皮夹克和破洞牛仔裤,还喷着淡淡男士香水和戴着江诗丹顿手表的善缘哥,双手合十:“形百变,心不移。不尝人间百味,哪得圆满正果。”

“少废话了,什么事?”

善缘哥呵呵一笑,指着里头的人:“小白在里头等你。”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