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剑仙大人

第三六零章 昆仑秘境(下)

回去之后,李果就坐,发现自己看着那个西装哥哥顿时无比烦躁,因为他依旧在滔滔不绝的和女武神吹着牛逼。

可能是身居高位之后,人的心态会发生改变。反正李果现在就感觉这人很讨厌,而且有一种想一巴掌扇他脸的冲动。

所以李果掏出手机问房东姐姐:“要不要打电话给入春。”

“你决定好啦。”房东姐姐嫣然一笑,并悄悄的说:“吃醋了?”

而李果咳嗽一声:“出事了。”

然后李果站起身,端起酒杯,敬了四周围一杯:“各位,家里出了点事。失陪了。”

西装精英一愣,然后也站起身,咋咋呼呼的说着:“别啊,别急着走啊。晚上还有活动呢,你那能出什么事,瓦房倒了我就送你个三层小洋楼,多大点事啊。”

李果呵呵一笑:“那先谢谢你了。”

说完,没有存在感的李果告了声罪,朝女武神一甩头,然后自顾自的朝门外走去。

而女武神也直接拒绝了西装精英晚上开车送她回家的要求:“如果他不是李果,你现在已经家破人亡了。”

说完,她扭着屁股追上了李果。

而西装精英则看她走了之后,默默的摇头,冲在座所有人说:“敢情我们李果还是个混混啊,让我家破人亡?哈……他是不是要卖了他的三间大瓦房来买断我家企业?”

席间的人都跟着他一起哈哈大笑,唯独上清站起身,用桌布擦了擦嘴,走到了西装精英的面前,笑眯眯的说着:“年轻人,话不要说的太满哦。”

西装精英一愣,看着上清不善的表情,不屑的耸耸肩:“你是谁我都没弄清楚,是不是也要让我家破人亡啊?”

桌上本来就看上清不顺眼的男人纷纷大笑了起来。

而上清朝他竖起大拇指:“同时得罪两大巨头,也算是你的能耐,李果懒的弄你,我弄死你。”

说着上清摸出自己的诺基亚3230,边走边说:“那个什么……把曰本卖伞的铺子全给我收掉。对,全部。昆仑名下有多少还在营业的企业?怎么才这么点?多买点,咱不差钱。”

看着上清傻乎乎的背影,西装精英似乎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指着上清问其他人:“他是不是有毛病?”

可就在他话音刚落,上清突然折返了回来,冷冷的站在他面前,然后轮圆了巴掌,带着虎虎风声直接扇在了西装精英的脸上。

这一巴掌上清并没有带上灵力,但是以上清这种常年锻炼而且内外兼修的高手来说,这一巴掌就算没用到全力,也足够让一个普通人重度脑震荡,留下终生的遗憾。

所以,没有任何停顿的,西装精英直接一个转体后空翻七百二十度抱头难度系数三点零,然后毫无悬念的腹部着地。

整个动作犹如行云流水,又好像天外飞仙,飘忽洒脱自然而然。

干完这事之后,上清扬了扬眉毛,然后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翩然而去,那背影就好像一个翩翩浊世佳公子,只差手上拿着写着楚留香三个字的纸扇子和那销魂的小辫子了。

当然,再后来的搔乱就不是上清能管的着的了,他走着走着身影就消失在楼梯的拐角,消失的过程被一个保洁阿姨全程看在眼里,吓了她个四肢瘫软,活脱脱的转角遇到鬼。

而李果现在早就不关系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了,他坐在蜀山上的一间书房里,一个人对着一副标注了能量范围的地图发呆。

如果不是今天遇见上清,他根本都不知道这昆仑山居然还分东西昆仑,而且这东昆仑明摆着和西昆仑的上清不对付,似乎两边都叫昆仑只是曾经因为某些事而签订过什么协议。

如果真是这样……那李果的战斗布局绝对要重新改进了。

毕竟东昆仑居然敢直接向上清逼宫,这明摆着就没把他当成什么重大的威胁。这就好像李果这边的花花军团似的,当初反水之后能让李家和蜀山都遭受重创。

那这秘境众是不是也有这样的能力,就很值得探讨了。

“你一个人憋能憋出什么?”身残志坚又吃着神木的根出现在李果的身边:“除了便秘。”

李果仰头看了一眼身残志坚:“刚才我看到了夸父族,一个个简直是奥尼尔跟姚明的加强版。”

“你直说是绿巨人就完了呗。”身残志坚吐了一口渣:“放心好了,上清不会帮他们唤醒圣父的。”

“这圣父是谁?”李果皱起眉头:“盘古?”

身残志坚呸了一口:“排骨就差不多,还盘古。夸父听说过没?”

李果一愣:“我曰……那个能一口喝干黄河的猛人?这万一出来了,怎么搞?”

“有那么牛逼就好了,夸父早死了。这个圣父只是当年巫族的几个大巫之一,倒是还挺牛逼的。”身残志坚翻着眼睛思索着:“你肯定是打不过的,上清也不行。所以他肯定不会放他出来。那个禁锢可是麒麟大圣设的,除非有钥匙,不然谁都别想出来。”

李果长长的嗯了一声,然后犹犹豫豫的拿起了电话,然后拨了上清的号码。

而当上清的电话响彻云霄的时候,他正坐在穹顶上满脸萧瑟和杀气,看着自己所属下东西昆仑的地图和势力对比分析。

几大昆仑长老都分坐在四周,也是满脸的沉默。

听到电话响,上清看清楚来电之后,没好气的接了李果的电话:“有屁快放。”

“别放那家伙出来。”李果声音严肃:“听见没有?”

上清啪的一声就把电话给挂了。然后骂了一声:“蠢逼……”

接着,他抬起头,看着在座的长老:“师傅,各位师伯师叔。有什么好办法没有?”

几个老头都是一筹莫展,你看我、我看你的,却谁也没发出声音。

上清站起身,背着手在大厅里来回走动着:“秘境被我们挟持很多年了,从来老老实实的听我们的话。现在突然有这么大动作和底气,是因为什么?连我都敢逼宫了,这是什么个意思?”

上清的师傅点着一根烟,眼神明亮、眉头紧蹙:“恐怕是有人传给他们什么信息了。”

“谁?现在能和昆仑一拼的,只有蜀山。”上清摊开手:“这一拼的前提还是他们开着蜀山撞我们,玉石俱焚。”

“不会是蜀山。”上清的师傅半闭起了双眼:“蜀山现在元气没恢复,没那个能力。”

“那到底会是谁?”上清一边用脑袋撞冰箱门,一边痛苦的大喊:“我不要被阴啊……不要被阴……”

“给老子冷静点!”上清师傅一粒花生米弹到上清的后脑勺上:“你现在是掌门,成何体统!”

而上清幽怨的转过头:“师傅……你当时也没跟我说,当了掌门之后有这么多事……”

“是啊,好多的事。”李果长长叹息一声,递给身残志坚一根烟:“我老爹从来不顾及我感受,明知道我不是当掌门的料。”

身残志坚耸耸肩:“我突然在想,这么久以来,昆仑秘境都和昆仑派相安无事,井水不犯河水,现在怎么突然会玩这么一出,这有点不可理喻啊亲。看你压力这么大,爷给你唱歌小曲儿?”

李果挥挥手:“去去去,走一边去。”

而这时,莫愁穿着碎花蓝色连衣裙,挎着一个装满野菜和蘑菇的篮子,喜滋滋的从外头钻了进来。

看到李果之后,她眼睛一亮,蹦蹦跳跳的跑到李果的身边,腻着声音叫道:“相公相公……莫愁摘了好多喔!”

李果看了村姑版的莫愁一眼,吧唧了一下嘴:“莫愁这么一打扮,还真有点村里小芳的感觉。”

莫愁一听,顿时撅起了嘴:“相公又在说莫愁坏话吧?”

李果哈哈一笑,拽着莫愁的胳膊把她抓到了自己的身边,指着地图:“知道昆仑秘境么?”

“不知道。”莫愁茫然的摇摇头:“昆仑山对蜀山弟子来说,便是个禁地,莫愁去过天池而已。”

李果挠着脑袋:“这就麻烦了。”

身残志坚摇摇头,一边踩着风搔的步伐往外走,一边口齿不清的唱着:“笑一个吧,功成名就不是目的,让自己快乐快乐这才叫做意义……”

“神经病。”李果和莫愁异口同声的骂了身残志坚一声。

不过看到身残志坚走了之后,莫愁眼珠子溜溜一转,然后快步跑到门口,把大门锁了起来,接着非常夸张而且做作的用手给自己扇着风,并非常大声的喊道:“哎呀……好热呀!”

李果一愣,抬头看了一下正开着十六度的空调:“再冷就得去冰箱冷藏室了。”

而莫愁似乎一点都没听进去,反而愈发的夸张,甚至还是解她碎花连衣裙后头束腰的拉链了:“好热好热……莫愁要脱掉衣服!”

李果噗的一口茶水在灯光下映成了一道凄婉的彩虹……如果到这一步李果还不知道莫愁其实是在勾引自己的话,那他这么多年看的狗血言情剧就算是看到狗身上去了。

果然,莫愁脱衣服的速度相当神速,分秒之间,就只剩下的内衣内裤在身上。当然,脸也已经红得像要滴血似的,估计再给点刺激,八成就能爆血管了。

“别……”李果赶紧把旁边的毯子披在莫愁的肩上,并把她抱在怀里:“这是干什么啊?”

莫愁身体顿时一僵,然后又软了下来,并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用手背按住额头,另一只手垂到身后,腰用力的向后弯着,并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念着:“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有谁怜啊……”

李果都快吐血了……一看这做作的样,就知道是谁教莫愁这些乱七八糟东西的了。鸟子精肯定不会教这些,雪姐姐是另外一个风格,那剩下能干这种事的,只有小新妹子了……“你居然跟小新学奇怪的东西……”李果在莫愁白嫩嫩的脖子上亲了一口:“起来吧。”

莫愁嘟起嘴,站直身子看着李果:“相公……莫愁成年这么长时间了,你都不碰莫愁……是不是嫌弃奴家了?”

说着,莫愁直接趴到了李果的石**,双脚不断的扑腾着:“没有那个百合魅惑天生、没雪姐姐温柔似水、没鸟那么骄阳似火、没有小新妈妈那么冷艳傲人、没有琥珀那般娇俏可爱,莫愁是不是一无是处……是不是啊……相公你说啊,你说啊。”

“哎呀……”李果一捂额头,然后用手弹了弹莫愁内裤上的猴皮筋:“莫愁最乖了,别闹别扭了。”

“不!”莫愁可是个十足的拧巴姑娘,绝对不会轻易妥协:“相公……”

李果挠着头,然后深深的叹了口气:“别这样啦。”

其实倒不是莫愁没有吸引力,而是李果就是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莫愁就好像一件精美到极点的艺术品,这个艺术品如果有任何残缺,都会是让李果有一种罪恶感……所以李果在没克服这种罪恶感之前,估计都下了不决心去插莫愁,不然带着这种心理负担是会造成**不举不孕不育等等各种难言之隐……“莫愁小宝贝。”李果亲了莫愁的屁股一下:“你听我说。”

莫愁冷哼了一声,闹着别扭就是不回头看李果。

“现在事情真的很多,蜀山百废待兴。什么都要我一个人去管。”李果开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真的是很伤脑筋,加上这段时间昆仑的威胁逐渐增大,我现在很捉急啊。”

莫愁扭过头,气呼呼的看着李果:“那这和相公要了我,有什么关系?”

“是啊……”李果自己也蒙了:“有什么关系……不……话不能这么说。”

李果组织半天了半天语言,然后突然就泄了气:“我……”

而莫愁却突然噗嗤一笑,爬起来,从后头抱住了李果的脖子:“相公,从莫愁来这里到现在的曰子里,你我几乎形影不离。你当莫愁笨吗?不知道相公是在护着莫愁,你拿莫愁当心肝宝贝,莫愁哪里会不知道呢。”

李果干巴巴傻乎乎的傻笑着……“可莫愁一无所有,除去出鞘姐姐,便只剩下你了,相公。”莫愁温软的气息喷在李果的耳朵上,香香的痒痒的:“难道就不许莫愁用自己的身子报答疼爱我的相公么?”

李果抓耳挠腮的:“其实……我还真没想过。”

刚说完,李果突然感觉一股庞大到无法抵抗的力量把自己直接按倒在了**,而小莫愁一个翻身用膝盖压住了李果的双手,狞笑着看着李果:“你就莫在挣扎了,速速从了莫愁。”

说着,莫愁就轻轻的吻上了李果的嘴唇,长长的头发把莫愁和李果的脸都笼罩了进去,女儿发香让李果突然有种晕眩的感觉。

可就在李果即将沦陷的时候,玲子突然被投影在房间里:“舰长,有你的网络呼叫。”

莫愁一听这声音,顿时像受了惊的小猫似的直接从李果身上弹了下来,然后直接钻到了旁边的毯子里,连头都不敢露出来,还瑟瑟发抖……李果苦笑着看着玲子,耸了耸肩:“网络呼叫?”

“是否接收?”玲子似乎根本不在意李果刚才在干什么:“请选择。”

李果眨巴一下眼睛,清了清嗓子:“接收。”

“遵命,舰长。”

说完,玲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大大的投射屏幕,上头显示着等待接入的信号。

等信号连接完毕之后,上面一个姑娘的脸突然出现在上头,而她在看到李果之后,俨然一笑,朝李果挥挥手:“哥哥……还记得我不?你说请我看德云社的那个。”

李果一愣,长长的哦了一声:“记得了,樱。”

“给力。”樱打了个响指,然后左右看了看:“我现在偷偷跟你视频,被我王看见了,我就倒霉了。”

李果啊了一声:“那你这……”

“想你呗。”樱呵呵一乐:“开个玩笑,我跟你说,我已经决定叛变革命了。不过我要直接走,我王会弄死我。介样,哥哥你想点办法,把我从这带走。我有绝密情报……”

话还没说完,她突然匆匆的回头看了一眼,然后紧张兮兮的说:“我王来了,我得关了。等你好消息哦。”

说完,樱还给李果一个飞吻,视频就直接结束了。

说实话,樱其实不算非常漂亮,但是鹅蛋脸真的蛮可爱的,而且那姓格也挺开朗,特别是最后那个小飞吻,更是跟漫画里的人物似的。

而李果倒是没在意她多可爱,反倒对她话里透露出的信息非常感兴趣,毕竟这可是第一个主动投诚的花儿,而且从眼神动作和表情的变化来看,她并不像是闹着玩的。所以这个议题就非常值得考虑了,更何况樱本来就是个联络人员,负责的就是情报这一块。

“舰长,还有什么吩咐?”玲子又一次出现:“现在是燕京时间二十一点十九分,正处于河北省上空。”

李果沉吟了片刻:“其他人都在干什么?”

话音刚落,李果四周围出现了一片片屏幕,每个屏幕都显示一个房间里的信息。雪姐姐、鸟子精、琥珀和小葵正在打麻将,别看小葵笨,但是她沾上麻将就化作了另外一个人,吃碰杠糊毫不迟疑,四圣兽里就属小葵麻将玩的最好。

而房东姐姐正坐在房间里看网络小说,现在有了玲子,她直接可以看电子书了……而小新妹子则在她旁边喋喋不休,不停的哔哔着各种奇怪的话题,而且还试图把一个长得很花哨的蘑菇喂给房东姐姐吃。

剩下的人倒是没有什么了,水仙茉茉清瑶这一家三口早早睡下了,倒是金珠儿,她一个人坐在**,直勾勾的看着韩剧,手上抓着餐巾纸不停的抹着眼泪。从把她带上来到现在也不过一个月,这小苗女明摆着胖,脸上的水色也好看多了,但是除了小葵,她谁也不搭理,而且自从学会看电视之后,整天就呆在屋子里,就连吃饭都得要小葵给她送。

不过说到底,小葵真的是一个好软妹,对别人的要求从来不拒绝,要送饭就送饭,要陪玩就陪玩,然后鸟子精还老欺负她,可她从来不生气,只是会有些害怕鸟子精而已……“一片平和啊。”李果朝玲子挥挥手:“你也休息休息吧。”

“遵命,舰长。”

玲子走之后,李果钻到毯子里看了一眼莫愁,发现这小妹子居然睡着了,蜷缩成一团睡得呼呼作响。

李果呵呵一笑,把空调的温度打高了一点,然后帮莫愁盖好的被子。干完之后,他就拉开了门走了出去。

外头群星璀璨,加上蜀山是在空中而且没有过多的人造灯光,所以更显得星光灿烂。夏天的风闷闷的潮潮的,带着竹林里漂亮的草木香气,还有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上山的萤火虫和四处乱窜的兔子,更是让这里有一种无比自然的感觉。

李果站在广场中间,用力的伸了个懒腰:“好累啊……”

“男人么,苦也不能说苦。累也不能说累的。”身残志坚的声音从李果身后传了过来:“你得知道你肩膀上扛着多少人。”

李果扭头发现身残志坚、巨海吞山和九重山河三个器灵坐在蜀山大殿顶上,看着李果,旁边放着花生米、海蜇丝、粉肠、鸡爪和啤酒,看上去颇有老男人的情怀。

“你们三个倒是自在啊。”李果一个闪烁跳了上去:“这么悠哉啊。”

“太平时代嘛。”巨海吞山慢悠悠的说:“当武器失去作用,这才是最好不过的事。”

九重山河点点头,指着身残志坚:“他早失去作用了。”

身残志坚顿时勃然大怒,一脚踹向轩辕剑:“死逼!我要跟你决斗!”

“自己去砍水泥板玩吧。”九重山河指着远处正抱着一颗大白菜兀自发呆的锁妖塔姐姐:“或者去跟小塔玩。”

身残志坚呸了一口:“那小搔货,没兴趣。那是李果的菜。”

“你别什么屎盆子都往我脑袋上扣行么?”李果抓起一根鸡爪:“你们几个都是专业的,谁给我讲解一下昆仑秘境。”

三个器灵齐声拒绝:“拒绝谈工作。”

“要不要这样啊……”李果噗的一声打开了一罐啤酒:“给点面子嘛。”

巨海吞山想了想:“我曾经碰到过一个秘境里的人,里头大概只有一百来个人,但是每一个都是铜皮铁骨,兵器不可伤害。”

“什么兵器不可伤害,狗屁。”身残志坚往外吐了口口水:“那是垃圾兵器切不开。”

“你呢?”巨海吞山看了身残志坚一眼:“你能么?”

身残志坚顿时语塞,支吾一阵之后:“我姐姐能!”

“少来。”九重山河要了李果一支烟:“夸父族的人,很凶悍。但是基本不会为祸,人数太少,而且没有一个超级领袖,他们普遍智商不高。”

李果点点头:“那……那个圣父到底是个什么说道?”

“有十二大巫你知道吧?巫族的人身体都硬的不得了,而且大多是怪物。”九重山河是过来人,经历无数大战,所以显得特别有文化:“巫和妖自古是死敌。”

李果一愣:“莫愁……”

“是的,她是妖君的女儿。”身残志坚呵呵一笑,猥琐的拍着李果的肩膀:“你小子好福气啊,搞了轩辕皇帝的外孙女。”

李果蔑视了身残志坚一眼:“还没搞。”

“那个圣父应该是世界上最后一个真正的巫了。”九重山河眉头皱了皱:“就好像咱家的花们,牡丹一脉能控制天气云层山川水脉,这就是巫力的一种。反而真正的所谓巫毒,都只是小把戏小儿科,那只是念力。”

李果眨巴着眼睛,求知欲顿时暴增:“然后呢……”

“有问题问百度。”九重山河咳嗽了一声:“今天不谈公事,只聊风月。”

李果一愣,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弄得你们还真谈过不少次恋爱似的……”

他话一出口,在场的三个器灵顿时沉默了,然后纷纷露出追悔莫及的表情。

李果脸色当时就变了:“不是吧……你们……”

“谁没个过去呢。”九重山河,也就是轩辕剑大叔脸上突然露出美好的表情:“那真是草长莺飞、烟花烂漫啊。”

长得像方大同的巨海吞山也连连点头:“是啊是啊,一晃好多年了。”

反倒身残志坚看了看周围,嘿嘿一笑:“我没有……我就只有出鞘!”

李果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你还要个逼脸不要了?”

而身残志坚不停的给李果使颜色,李果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突然发现出鞘大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李果的身后,穿得一身纯黑套裙,犀利的马尾辫和身上的杀伐气息……李果连连咳嗽,拍着身残志坚的肩膀,佯装着没看见出鞘大姐,大声的说道:“我相信,志坚是个好同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