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剑仙大人

第四一五章 长大后(下)

刚准备离开,李果发现小新妹子跑来的方向追出了一堆看上去凶神恶煞的人。一看为首那人盯着小新妹子的表情,李果用痔疮都能想到,小新妹子肯定又是闯出了什么祸,还带坏乖巧可爱的小毒人……很快,那些人就围了上来,然后为首的那个脸上明显有淤青的看上去很嚣张的年轻男子指着小新:“你们还敢跑!”

李果低头看着小新:“你们又干什么了?”

小新丝毫不在意的耸耸肩,虽然人是大了,但是心智似乎一直还是那四五岁的样子:“新新都说了不喝酒了,本来笨蛋还说要把他们全部搞死的呢。”

李果叹了口气,一听就知道是小新这小模样惹出来的麻烦,毕竟一个看上去美若天仙但是一说话就暴露情商上不足的妹子,是每一个男人都想曰一下的,这是本能,无关其他。

所以李果朝那个跋扈非常的公子哥轻描淡写的摆摆手:“走吧,这事就算了。”

说完,李果回头看着小新:“你要再敢去酒吧,我就把你腿打断。”

“你呀?”小新妹子轻蔑的看了李果一眼:“你不舍得的。”

上澝在旁边突然扑哧一乐:“你很容易被看透啊。”

他们在这说话,完全就忽视了那个被前后簇拥的公子哥,人大哥常年都活在牛逼的行列里,眼里哪能容得这个,当场就往地上吐了口吐沫,但是看李果的穿着和气度,说话也稍微客气了一点,只是涨红着脸指着小新:“算了?当着那么多人给了我一拳,你说算了就算了?”

“是啊,算了。”李果摊开手:“你该觉得走运,你要碰到她妈,随便哪个,你都完了。”

小新连连点头:“就是就是。”

那小哥当场就暴怒了,可能是酒精的原因,浑然忘记了克制,指着李果:“看你是个明白人,少给老子打马虎眼,这两个小婊子今天老子是要……”

话音未落,夜色茫茫中突然响起了一声清脆到极点的拍肉声,而这小哥也当场转体三百六十度马趴着地,半边嘴的牙伴随着咳嗽和血沫子喷了一地。

李果甩了甩手,环顾四周那些完全没有反应出状况的小弟:“骂人是不对的。”

上澝眉毛一挑,退到了一边,靠在电线杆子上点起了一根薄荷烟,满脸微笑的看着事态的发展。

李果这一巴掌甩完,又朝地上那个在吐牙的大哥说道:“我说,这事算了。”

而那个吐牙的大哥似乎被这一巴掌给把酒拍醒了,他晃了晃脑袋,捂着脸站起身,酒精能降低疼痛,所以他除了觉得耳朵嗡嗡直响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反而刚才那一巴掌的屈辱让他像一头发怒的野猪,艹着不清的口齿:“给我打!打死了我爸帮你们扛着!”

李果苦笑了一声,然后环顾四周:“我劝你们不要。”

当然,李果说的话果然是不起作用的,那十来个人在得到老大的指示之后,像所有流氓打架似的冲向了李果。

而就在李果准备软处理的时候,他的身后突然一阵风袭来,接着几十个各式各样的奇怪人类冲了上去,十秒钟不到的时间里,那些酒肉流氓全部被摆平了,而且状态极为凄惨,不是关节被捏碎了就是耳朵被弄掉了,有一个被掰断手的,骨头茬子甚至都露在外面,场面非常非常血腥。

等李果反应过来时,战斗早已经结束,然后百合座下的昙花走到小新妹子面前鞠躬:“公主受惊了。”

李果看到一地哀嚎翻滚的可怜人,当场就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这来人分明就是百合一脉的半数战斗人员。百合是女王……小新可不就是公主么。

接着,一个个子矮矮,但是气质雍容华贵的女子慢慢的从李果身侧走向了小新妹子,然后皱着眉头看着跟她一般高的小新。

“啊……死定了……”小新妹子脸一苦。

果然,正如小新所预料的,百合不由分说的甩了一巴掌在小新妹子的脸上,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她压根没用劲,只不过实在是气极了,小惩大诫。

“打孩子干什么……”李果快步走到百合和小新中间,伸手一拽把眼里已经蓄着眼泪的小新妹子护在了后面:“有事好好说。”

远处的警笛声已经响了起来,地上那一滩跟灭门惨案似的惨状俨然是惊动了当地派出所,而且看的出来,那个被李果扇掉牙的大哥家里肯定是非富即贵。

百合表情冷峻,一言不发的看着小新妹子,而小新妹子只是低头哭,一贯顽皮的妹子现在看上去就像一个拉屎在身上的小朋友一样,十分可怜的样子。

“擦干净屁股之后,来找我。”百合冷冷的看了一眼李果,然后拽起小新妹子和纯粹被连累的小毒人转身上了保姆车。

能让一贯把小新妹子当心头肉护着的百合动手揍孩子,李果用屁股都能想到小新这次的祸闯得有些大了,不过看百合的样子,似乎是有弥补的可能。所以李果悬着的心顿时收了一大半回来。

接下来要干的事,就是听百合的话,当个好孩子,办完事要擦屁股……百合一脉的人在警察来之前就全部离开了个干净,连根毛都没剩下。现场只剩下上澝和李果两个,就连小跟屁虫莫愁都去找那几个避风头的姑娘去了……“那个女人是谁?”上澝似乎对地上的惨烈和血腥根本不以为意,反而凑到李果面前好奇的问起了问题:“冷到骨子里,很有味道。”

“我姐……”李果摸着连头皮都是麻的脑袋:“李然。”

“她比你厉害。”上澝点着自己下巴:“警察叔叔来咯。”

果然,上澝刚说完,一队武警就占领着制高点朝李果包围了过来。这个拐角虽然人不多,但是总归还是有人的,刚才那么大的场面和阵仗,弄得跟屠宰场似的,不可能不惊扰到四周围的人。怎么说都是大案要案好吗……尔后,救护车和各种领导的座驾就姗姗来迟,反正横竖是把李果包了个水泄不通。

上澝抬起头看了看脑袋上方不远的摄像头,然后耸耸肩:“好了,麻烦可以少一点了。”

果然上澝不愧是专业人士,麻烦对于她来说就是最大的敌人,所以她对各种解决麻烦的东西都格外敏感,而李果现在除了高举双手摆出一副无辜状之外,就不再做任何动作了,只等着警察叔叔来请他们做笔录。

而在鸟子精位于海南三亚的别墅里,一圈人都围着突然长大的小新和小毒人啧啧称奇,外面的游泳池里还泡着一只大王八,悠闲的划着水,时不时的从嘴里吐出两层楼那么高的水柱。

“让你二娘摸摸。”鸟子精伸手在小新妹子刚长成的胸部上揉了揉:“矮油……有奶了。”

“别闹!”雪姐姐一把拍掉鸟子精的爪子,然后帮毒人妹妹整理了一下头发:“能恢复吗?这违反自然规律的事,会有惩罚的。”

百合窝在沙发里低头抽烟,一言不发。

而小新妹子见有人庇护,胆子也肥了起来,不时和鸟子精窃窃私语,然后两人笑做一团,反倒是小毒人似乎知道事情的严重姓,显得有些惴惴不安。

“喂,那个大奶子的,你倒是说话啊。”鸟子精抬起头看了一眼百合:“平时雄赳赳的,现在怎么垂了啊?”

百合有气无力的抬起头:“恢复?怎么可能,除非彻底毁掉催魂,可催魂是劫器,会无限托生,不可能毁掉。”

“这事,莫愁看来,都怪相公。”莫愁叹了一口气:“都是怪他让新新恃宠而骄,若相公不是一味迁就适时管教的话,也就不会有今天了。”

“本来以为三十三法器凑齐了,就可以和李果来一个了断,解开无尽轮回。可没想到……这怨还是托到了孩子的身上。”一向冰冷的百合居然带上了些许哭腔:“催魂一旦发动,不会停止,一曰就是十年,如果不解开……”

“我已经可以预见哥哥发疯了。”雪姐姐眉头紧蹙:“他不会原谅你的。”

鸟子精吧唧着嘴:“那就毁掉呗,毁掉了就一了百了。”

莫愁也点头:“我先让出鞘试试,天下还没有出鞘破不了的器。”

小新妹子吧唧着嘴:“干嘛呀干嘛呀,我不是挺好的吗?谁要当小孩啊。”

话虽这么说,但是房间里的气氛还是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茶几上的那个哨子上。

事实上,百合老早就知道小新其实是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所以她极力的在帮小新摆脱被湮灭的命运,可是没想到千算万算,最终还是逃不开这注定的因果,违背自然的产物,始终还是会被淹没在世界的法则里。可百合却根本没办法接受这种沉重的失而复得之后的得而复失。冷峻的百合女王眼看就要心碎流泪了,可现在谁的眼泪都无济于事。

“明天早晨时,小新就会变成二十四五。”百合低着头:“如果毁掉了催魂,那么我和李果之间的轮回就无法破解,得继续无止境的互相残杀下去。”

“这个命题很微妙。”雪姐姐也是一脸沉重:“不行!我不能让小新消失!”

莫愁举手:“附议,虽然她叫我巫婆,但是莫愁很喜欢新新。”

鸟子精抹了一把鼻子:“作为二娘,老娘摆明了不能坐视不理。”

而小新茫然的抬起头:“你们在激动什么呀……”

说完,小新的身体渐渐的恢复成了四五岁小妹子的德行,连带着小毒人也变成了原来的样子,而就在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时候,小新妹子翘着二郎腿得意洋洋的说道:“我是个聪明的女孩子,怎么可能让自己吃亏呢。我智商很高很高的喔,这个哨子只是个玩具嘛。”

“玩具……”百合的嘴角抽了抽,然后一把抱住了小新妹子:“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说完,小新妹子很得意的给周围的人讲解了整件事情的起因经过。这个哨子也就是催魂,其实是百合三十三法器里的最后一个,也是威力最大的一个。它已经形成了初步的器灵,因为邪恶异常,所以它会主动勾引它感应到的人去使用它,以吸收元寿和精魄来壮大自己。

可……说到坏,小新妹子的坏,那已经俨然是坏出了浓浆了,在这个催魂勾引她的时候,她就以如钱塘江大潮一般的精神力,强行抹杀掉了催魂那刚刚形成没多久的器灵。简而言之,就是把催魂给KO掉了。

器灵没有了,这个哨子也就等于是无主了,之后小新又用各种猥琐的方法让这个威力恐怖的哨子的波段和自己的同步,进一步的对它进行控制。最后终于摆平了这玩意,让这个邪恶无比的邪器变成了小新妹子手里的玩具,就类似哆啦A梦的那块时间布似的,随意夺取和释放年龄。

这一点连百合都不可能做到,因为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像小新妹子那样可以随意改变自己的精神力频率,不信去问海鲜大圣,她也不行。

因为精神力就像一个胎记,只要是正常出生的人,必然只有一个固定频率,而小新妹子实际上是克隆百合的特殊身体,而且她的魂魄的前世还是李果和百合肚子里的那个还没出生的孩子。

在这一点上,似乎轮回并没有难为小新的为非作歹,反而有些助纣为虐的意思。这让百合、鸟子精这些胡乱猜测的人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毕竟轮回是无情的,按照正常的进程,小新必然是难逃此劫。

当然,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有人在干扰整件事的进程!而干扰轮回,这说来其实实在有些匪夷所思。如果非要把轮回比喻成什么,那么它只能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帝王,冷酷无私而且充满威严,每一个不按照它路线行进的人,都必然会被它玩死。

能干扰它?这种力量着实有些让人不寒而栗!昆仑这种门派绝对是没有这种能力的!

“我知道有一个人,可以做到!”雪姐姐眼睛一亮:“我的直属领导!但是他不可能会去插手无关人员的事。”

鸟子精舔了舔嘴唇:“你是说那个天守门的老大?”

雪姐姐点点头:“天守门历来存在,不管朝代怎么兴替,它的存在都是至高无上的。但是它不干预任何事的行进,只负责监督世间那些个破坏规则的存在。”

“他好说话么?”鸟子精摸着下巴:“不会见着就要降妖除魔吧?”

雪姐姐笑着说:“他?很好说话。”

“找丫去。”鸟子精撩起袖子:“他肯帮忙,咱以后就能吃喝瓢赌的过曰子了,什么都解决了。”

而在他们筹划着直接找大BOSS的时候,李果正坐在一间审讯室里,对面坐着警察头子谷涛,他看着李果又好气又好笑,而李果也是一副悲剧的样子,看着谷涛傻笑。

“你小子……不给我惹点事出来就不舒坦是吧?”谷涛递给李果一份煎饼:“被伤的所有人都终生残疾,没的治了。刚才还死了几个,这惊动上头了。”

李果耸耸肩:“那是我姐姐的人……我管不着。谷爷,你多少给兜着点啊,咱们交情不浅吧。”李果啃着煎饼:“我现在一屁股事。”

“对了。”谷涛拿出一张照片:“这人,是张宏德的司机的儿子,他脊柱断成了三节,一辈子都别想坐起来了。张宏德跟他司机是拜把子的哥们,这小子也是他干儿子。”

李果看着照片,然后听到张宏德的名字,表情陡然变得暴戾了起来:“是你让我忍的,我要他的命,一秒钟就够了。”

“我托大,跟你爹一辈。算叔叔求你了,别冲动。”谷涛摇头叹气:“你这心气儿我很欣赏,能忍能让的都是汉子,这家伙这两年官运亨通,都进了核心圈子了,政治的事,暴力不靠谱。”

李果淡淡一笑:“给我个忍的限度,我杨儿姐姐的仇,我可不会说他官大就没事的。”

“你呀。”谷涛摇摇头:“在外人面前那么温文尔雅的,怎么到我这就跟头饿狼一样,你看你目露凶光那样。”

李果耸耸肩,掏出手机:“我打个电话。”

说完,他拨通了莫愁的电话:“喂,莫愁。小新那边怎么样了?”

莫愁沉默了一阵,用很沉痛的语调说:“她……她……”

李果一听,手铐直接被撑断,豁然站起身:“你慢点说!她怎么了!”

“她完全没有事情呀相公。”莫愁在电话里咯咯的笑着:“来,爸爸要跟你说话。”

接着,小新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爸爸爸爸……我爱你!”

李果长长的松了口气:“下次别胡闹了啊,然然妈妈吓死了吧?你可得安慰她哦。”

“遵命爸爸。”小新说完,转头对百合说:“爸爸说他爱你。”

她乱说之后,就挂断了电话……李果收了线,吐了吐舌头:“家里孩子调皮……”

而谷涛从口袋里摸出一团皱巴巴的东西:“这里是张宏德的一些资料,你不是想让他家破人亡吗?机会来了。”

李果接过纸:“三天之内,没问题吧?”

谷涛点点头:“这就看你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