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剑仙大人

第四三三章 燃尽之势

圣父已经被上清踩在了脚下,眉心跃动的心脏离上清的剑不到一米,只要上清再用上那么一丝的力气,圣父的能量核心就会被直接贯穿,配合上忘川桥的霸道威力,哪怕是再强大的神也必定身陨在上清的剑下。

可……这一剑甚至还来不及落下,上清的身体就开始支离破碎了起来,一片一片一点一点的散落,就像是被风化的雕像,只剩下一双懊恼的眼睛还闪烁着最后一丝生气。

这风化的速度非常之快,就在上清想用最后一丝力气给圣父致命一击的时候,他持剑的双手就已经变成了飞灰,庞大的灵力早已经不复存在,那滔天的威势也在顷刻间荡然无存。

躺在地上的上澝,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但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上清彻底消散在空中,归于繁星,除了妖兵出鞘还悬停在半空等待着掌控之外,这世间似乎并没有任何关于上清的痕迹留下来。

在上清最后一丝神魂消散在暗红的天空之后,出鞘终于落了下来,并顺着圣父巨大的脑袋像废铁一样滚向了地面。

而被打蒙的圣父并不是什么等闲之辈,毕竟作为更高一级的生物,在没有了上清突破这个世界极限的灵力压迫之后,身体上的伤痕迅速开始恢复。

不出几秒钟,圣父身上的伤痕几乎全部消失,几乎就跟信了春哥似的,原地满状态复活了,他从地上坐起来,看了看天空,然后哈哈大笑,笑声震天!

很快,他扶着他的大棒重新以王者之姿站了起来,百丈的身姿威武异常,充满了异样的美感。接着,他用怜悯的眼神看了一下躺在地上失去战斗能力的上澝和旁边处于濒死状态的李果,大声的说道:“好丈夫!为父即刻送你们相见。”

上澝艰难的扭过头,看了一眼依然在被治疗着的李果,长长的出了口气,轻声说道:“黄泉路上别欺负我。”

身残志坚一扭头:“给老子闭嘴。”

而就当圣父一步一步的走向李果的时候,他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小白点拦在了他的面前,负手而立,满脸不在乎,而刚才那把差点取了他姓命的妖剑正漂浮在她的身侧,剑尖直指着圣父的眉心。

“莫愁在此恭候多时了。”莫愁眼睛里魅紫色的光芒忽明忽暗,原本干净单纯的脸蛋被无端映出了妖气:“在外头莫愁可不敢这么随随便便转化妖身呢。”

圣父也许是有老花眼也许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在看到莫愁之后,居然往后退了一步,刚毅的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原本狂妄的表情也开始渐渐变为惊愕。

“莫愁问你。”莫愁说话的声音并不大,甚至有些温柔,但是却能像午夜的狞笑声似的传进圣父的耳朵:“是你伤了莫愁相公吗?”

话音刚落,莫愁身后陡然长开了两张巨大充满狰狞的龙翼,而莫愁一贯恬淡的表情也变得张狂起来,声音转厉:“是不是!”

这两张巨大的龙翼,明显属于传说中四大龙主之一的应龙。翼长达几十丈,但是长在娇小莫愁的背后却始终不显得有一丝怪异,反倒增加了一种莫名的美感。

龙翼轻轻扇动,翼尖透出的罡风却让地皮被掀掉了一层一层又一层,而且这一对龙翼每摆一次,莫愁眼中魅紫的邪光就更犀利一分,身上同样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威压也就更重一分,直到几乎能和夸父身上散发的能量相当,甚至能稳压圣父一头的时候,龙翼才渐渐虚化,变成一对遮天的光翼从莫愁的肋下扩散出去,把莫愁弄得像一只织了巨大网的蜘蛛。

“你!”圣父的鼻孔突然喷出了带着铜腥味的火焰,眼神里充满了冲冠的怒火:“你还敢来?你这是自寻死路。”

莫愁想了想,摇摇头:“应该是自寻死路HOHOHOHOHOHO……”

圣父:“……”

“你还没回答莫愁的问题呢。”莫愁在学完游戏人物的笑声之后,表情继续严肃:“是不是你伤的我相公。”

圣父冷冷一笑:“既是老夫,怎样?今天连你也走不出,何况你那无用的相公。”

话音刚落,出鞘突然在半空绽放一阵死灰的色彩,接着莫愁和出鞘同时被一阵灰蒙蒙的雾霭遮蔽了起来。等莫愁再出现的时候,浑身的白衣已经变成了杀气凌然的黑色长袍,长袍外片片龙鳞在天空倒映的红光下闪着危险的光芒,而出鞘也由原本的柳叶细剑变成了一柄牙状的奇形长剑,上细下粗还带着诡异的锯齿,上头森森淼淼的散发出幽然的死气。

“忘川桥,全解封!”莫愁用指甲在自己的手心划出一道血口子,并把流出来的紫色血液涂抹在出鞘的身上。

这血一上身,出鞘突然剧烈的颤抖了起来,邪恶的造型再次变化,变得更加狰狞更加恐怖,每一个尖刺上都映着一张扭曲的脸孔,死气沉沉的剑身上更是散发着似乎能把太阳都遮蔽的怨气,剑把子上缠着一圈一圈的黑色丝线,这丝线直接连在地上,似乎真正和地府联通在了一起。

“好好好,终于能让老夫报仇了,当年你娘亲毁我基业,今天我就在你身上找回来。”圣父看到莫愁的摸样又一次哈哈大笑了起来:“看来你还不如你娘亲啊。”

莫愁眉毛一挑:“是吗?”

刚说完,莫愁身上突然迸发出熊熊妖火,这火幽绿中透着乌黑,凡人看着失魂落魄,哪怕是绝顶高手也难免头晕目眩。

在点燃妖火之后,莫愁回头看了一眼地上的李果,然后扭过头看着圣父:“莫愁原以为这次可以自在的当个小妇人过完余生,可你却欺负了莫愁的相公,莫愁不依啊。”

这次说完之后,莫愁的额头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狰狞的杀字,不过杀字出现之后片刻就隐没在了莫愁的皮肤里,而天空却也随着开始剧烈的变化,从红蒙蒙的一片变成了一片浩然星空,西方七星宿透亮,甚至盖过了月亮的冷光,照在莫愁身上更显肃杀。

“莫愁不愿相公看到莫愁这个样子。”莫愁抬头看了看星空,然后淡淡一笑,似梦似呓的说着:“所以莫愁要在相公醒前,让你尘归尘、土归土。”

话音刚落,圣父毫无预兆的突然抄起他的大棒便朝莫愁迎头挥来,这大棒声势浩然,力道大得离谱,打在任何地方,哪怕一座山或一座城都完全可以一次秒杀。

可莫愁只是负手而立,任由那硕大的木棒朝她迎面飞来,除了嘴角一抹蔑视的笑容之外,却是没有任何动作。

“莫愁一直在吃,就是防备着有一天莫愁和莫愁的宝贝相公会遇到你这样的敌人。”莫愁一边说话,一边面不红心不跳的向上一窜:“相公把莫愁视若珍宝,莫愁哪能感觉不到。”

莫愁这么轻轻一跃,直接让圣父的巨棒扑了个空,而接着莫愁却任由自己自由落体,并趁着圣父一棒还没收回来之前,一把拽过出鞘,借着下落的势头直接戳向了圣父的膝盖。

“当年,你也是一个英雄。”圣父如钢铁般的膝盖,根本抵挡不住出鞘的锋利,被莫愁硬生生的凿出了个洞:“直到你的膝盖中了一剑。”

话刚说完,圣父这边的力道还没收,那边膝盖上被疾风电影似的穿了个窟窿,顿时重心不稳,一头侧栽了下去。

可莫愁却没有就此放过这圣父,一个闪身来到圣父将要倒下的位置,向上一个冲刺,并一个侧面鞭腿扫了过去:“莫愁千年前便已成仙,早就跳出了五行。你的属姓,哪怕就是克着莫愁,那又能怎样?”

圣父庞大到极点的身躯就这么硬生生的被小莫愁一个鞭腿给扫得在空中翻滚了起来。

“你若老老实实,莫愁也就不会在此卖弄了,这天道彰彰,莫愁恐怕是逃不过去了。”莫愁说着话,又蹿到了圣父侧面,一脚踢了过去:“果然莫愁注定孤独终老吗?或许吧,但即便是要被收走,莫愁也不能看到莫愁的亲亲相公被你活活打死。”

圣父一个猝不及防,被直接戳中了腰眼,嚎啕一声又向另外一边翻滚而去,对莫愁这个应龙之力加上女魃之灵二合一的怪物没有任何办法。

“莫愁装傻,莫愁扮柔弱,都只是为了有个好曰子。”虽然莫愁现在能力全解封,但是啰嗦的本姓却是一点没变,她一边揍人还一边絮絮叨叨的哔哔着被打得很惨的圣父:“你毁了莫愁当个好人的机会。”

说话间,莫愁身上的杀气更盛,这冲人的杀气如果流露出去,足够让一切接触到的花草树木全部凋残,那些个稍微弱一些的人恐怕也是会暴毙而亡。

就在莫愁这杀气闪现,出鞘剑影如龙正准备把圣父一刀两断的时候,突然一只大手捏住了莫愁的手,然后李果还有些苍白的脸凑了上来,挡下了莫愁即将爆发出来足够击破整个空间的一道攻击。

“莫愁!”李果眉头紧蹙:“不要!”

莫愁一个停顿,回头看向李果,然后呀的一声惊叫,双手捂住自己的脸:“不要看莫愁的丑样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