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剑仙大人

第四五六章 蕙质兰心

“也就是说,李果刚醉倒,你就已经出现在这里了咯?”

李果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默默的喝酒吃菜,任凭上澝不断的向樱提着问题,而樱是个话唠,有人问她就答,也不管上澝是不是在盘算着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你知道李果的电话是直接和蜀山系统关联的嘛,我一看你给他发信息就知道你要干坏事。”樱的酒量明显不行,两口下去就已经坐在那里直晃悠身子:“我是家主的军师,当然要来看看,不过你居然让现在的人去看前世的事,这可是犯规的。”

上澝笑得花枝招展:“我是天妒,我怕什么?难道还得去敬畏老天爷?”

李果摆摆手:“我就敬畏,又敬又畏。”

“你胆小。”上澝轻蔑的看了李果一眼:“不像个男人。”

“你无知。”樱嬉笑着瞄了瞄上澝,连接下去说话的欲望都没有。

上澝顿时不乐意了,皱起眉头看着樱:“对我来说,管他所谓的天所谓的地,我就是我自己的神,什么叫无知,心甘情愿被人束缚才叫有知?”

樱微微一笑,脸不红气不喘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天地不是束缚,而是一种因果,如果你连因果都不理解,那你就去艹天吧。”

“我没那器官。”上澝也是个嘴犟的货色:“我们理念不合,没什么好说的。”

“你现在所得所失的东西,都是冥冥中早就注定的,你去争什么?争来争去都是争自己的,赢也是你,输也是你。”樱显然在这方面比起上澝那是更胜一筹:“你看李果,他就是个最好的例子。”

李果一愣,心说‘这还有我事呢?’,顿了顿之后,他抬起头,面带无辜的看着樱:“我不是坏人……”

“你想什么呢?没说你是坏人,我就说你现在在自作自受。”樱说完,又看向了上澝:“你老认为你特厉害,还真不是我欺负你,能一只手把你撂倒的,光我认识和知道的,就不下二十个。可人家都跟你这么艹蛋么?没有!四方星君你知道吧,李果的小莫愁是西方白虎星君,人家现在天天往脸上贴黄瓜玩游戏,还有南方朱雀星君,我见过她一次,她现在正在筹划着年底生个孩子。东方青龙星君刚刚把一家米粉铺子盘下来准备开始卖早餐,北方玄武星君现在正在上小学四年级,前几天还收到女同学的情书。这是四象星君,还有三恒星君,紫薇恒现在坐在你对面吃烤腰子。太微恒大概应该正在被丈母娘骂的狗血喷头,天市恒正在家里补习英语,天天闷头写海淀考王。”

樱换了口气之后,似乎还是没有放过上澝的意思:“这就七个了,然后妖族里有一百零八天罡地煞,就算你能打赢大部分,可三巨头你打的过哪个?别说三巨头了,那些古妖,什么天狗、穷奇、九尾狐、白玉蛟龙、圣母孔雀,你又能打的赢谁?我都不说仙界的那帮子人了,说出来都算欺负你。天狗跟孔雀冥王是一对,天市恒和朱雀星君是一对,就算你和你那亲亲大师兄绑一起来个2V2高端对决,照样是给人送菜的。”

上澝和李果刚要说话,却又一次被樱给顶了回去:“还有还有,一些没什么名气的闲散人员,就好像那个好再来西餐厅的老板,乌老板。人家七千多年的大王八,葵的表哥。葵你总认识吧,那个能引动天象的傻姑娘,为什么当初牡丹一直不敢动她?人家是有后台的!那大王八别的不说,站那让你打,你都不一定破的了人家防,九尾狐都被他收拾的服服帖帖。你就区区一个天妒,还以为自己逆了天,昆仑就这水准?难怪你们得闭关锁国,不然老早就被灭了个球的。”

李果重重的咳嗽了一声:“好了!”

李果不得不叫停了,论攻击力和战斗力,樱就是被一脚踹死的货,可论上挤兑人和恶心人,她可以算的上是大师级存在,连鸟子精和莫愁这两个舌毒的联手都根本不是这家伙的对手,更别说虽然自大但是多少带着小女孩气息的上澝了。如果他再不叫停,最终结果大概会有两种变化,第一种是上澝被樱活活欺负哭,第二种是樱被上澝活活踹死。

虽然李果满希望看到上澝被欺负哭,但是他并不想冒着樱被踹死的风险……所以他果断的出声阻止了樱欺负人。

“绽宁,好了。”李果朝樱挤眉弄眼的:“算了算了,这没什么好争的。”

“哎,老爷,奴家听你的。”樱应了一声,然后挑衅似的朝上澝挑挑眉毛,接着就低头玩手机,不过刚瞄了两眼,她又突然抬头:“对了,老爷。想看后面发生的事么?我只能让你看后面五分钟的事,我只能分析到后面五分钟了,在后头就太复杂,需要时间。”

还没等李果点头或者摇头,樱已经一根手指戳在自己太阳穴上,并向李果伸出了一只手。

李果点点头,深呼吸了一口然后握住了樱的手,并在握住的一刹那,李果面前的画面突然之间又回到了那个“李果”身上。

这时候的“李果”身旁,那个萝莉莲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他一个人站在熟睡莫愁身旁,看着可爱的小婴儿,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觉得我和你还有缘分未了,今曰不杀你,是因你尚且无辜,望你能有个好结果。”那个李果就这么跟一个小婴儿说着很深奥的话:“他曰若是相逢,你得记住我救你一命,他曰若是无缘,你得记住你欠我一命。你倒也是个可怜人,本王给你授个名吧,璇玑?太俗。星梦?不柔。那以后你就叫莫愁吧,这玉箫算是给你的礼,曰后种种,看你造化。”

说完,“李果”转身就从锁妖塔上走了下去,刚刚见到明媚的阳光,李果的眼睛就突然一花,又这么突兀的切入了现在的画面。

然后呢,李果眨巴着眼睛,回想着刚才的画面。他记得莫愁身边确实有一只箫,而且这箫从来不离身,哪怕是不带出鞘出去,都一定会带着这箫,李果不止一次问莫愁这箫的来历,莫愁也总是回想半天,可始终想不起来这箫是哪来的,并说这箫打她记事开始就一直在他身边,可能是爹妈或师傅给她的嫁妆……而且!李果突然觉得自己前世是个傻逼,太乡村非主流了,那么多好听的名字,什么璇玑星梦,哪一个不比莫愁好听?可最终他还是给莫愁取了这么一个师太化的名字……虽然莫愁的的确确是个道姑,可谁规定道姑的名字一定要叫莫愁的?叫什么飞星摘月谪仙子什么的,不比莫愁好听么……不过除此之外,更让李果觉得好玩和奇怪的,却是莫愁的身份,他一直认为莫愁跟自己曾经真的没什么联系,可事实却告诉他,莫愁不但跟他有关系,而且还关系整个天选之变和现在的复兴之旅。

在这宏观的世界里,李果第一个反应就是可能会失去莫愁,然后整张脸顿时就白了,接着马上变得蜡黄蜡黄……“脸怎么黄了?”上澝看着李果,奇怪的问着。

“防冷涂的蜡。”李果想也没想,顺口就溜出去了。

但是很快,李果突然站起身:“樱,我要所有的可能姓!现在,马上!”

樱撇嘴:“没问题,不过你别激动。”

“我快疯了。”李果坐回凳子上:“怎么这么麻烦,怎么这么多支线……”

“这才对哦,我现在就回去算。算可行姓可没算轮回复杂,一小时后给你电话,你们还有一小时约会时间。”樱站起身,转头就走,走前还拽走了三串搔搔的大腰子。

而接着,这里就剩下了上澝和李果两人,他们俩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着,一时之间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出声。

“叮铃铃……”一阵手机铃声传来。

上澝摸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翻过手腕子把手机放到李果面前:“你看看这个。”

李果接过,发现这条信息是上清给她发来的,上面先是简单的说了说现在的局势,然后又用很严肃很严谨的要求上澝开始着手开办昆仑学校,上头还有简要方案。

“这个时代因你而改变。”上澝微微一笑:“这是我要的男人。”

“上清也是。”

“不。”上澝摇摇头:“你是造就时代的英雄,而他充其量只是一个时代造就的英雄。我没办法说你们谁更强,但是从我观点,我觉得你更适合我。”

李果微笑着摇头,并用手把上澝的乱发整理了一下:“我很感谢你的厚爱,但是我没办法接受。”

“你在瞎想什么呢?”上澝绽放出灿烂的笑容:“我只是想申请入股当搭档,不是入被窝当老婆。”

李果突然被自己的自作多情给呛了一大口,连连咳嗽。

不过上澝马上往下接了一句话:“当然啦,当老婆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得入赘。”

“那你等吧,很快。”李果似笑非笑的站起身:“这顿你请。”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