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剑仙大人

第四百七十二章 破茧成蝶时的挣扎也是种美丽

李果在蜀山大殿的巨型雕像的手掌上打坐,什么豆大的汗珠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俨然已经弱爆了,他身上的汗水已经早就把衣服里里外外湿透了几十遍,表情那更是生不如死。

本来他还以为自己因为经常经脉尽断,大抵不会怕这种所谓的脱胎换骨,可事实证明,那些个经脉尽断跟这种疼痛的滋味比起来,那简直可以说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在用她粉红色软绵绵的小舌头在舔他的掌心。

而且更重要的是,李果不但要忍受着疼痛,还得保持灵台清明,不然很容易就因为这种外部施加的剧烈刺激而导致魂魄出窍。要知道别人出窍了还好办,但是像李果这种全部能力都在魂上,肉身反而是束缚装置的人来说,魂魄出窍就意味着他的人生提前结束。反正结果虽然不知道是如何,但是记载上是没有人能用魂魄直接抵抗纯阳雷火天劫的,魂飞魄散那差不多已经是最好结局了,说不定还会把李果给一下劈到另外一个世界去当一只很牛逼的大耗子。

说真的,如果这样的话,李果觉得倒不如直接魂飞魄散来的爽快直接。

但是在这种剧痛之下要保持清醒,这其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忍过大便的人都知道,有的东西并不是说想忍就能忍住的,干的还好,要是有天不小心来稀的,那绝对是考验人类意志极限的一件事情,得讲究心神合一,身无旁骛,特别是不能咳嗽……

而李果现在要做的,就是在这剧痛之下保持这种身无旁骛的状态,身残志坚在他身边给他吟诵着清心咒,再集合在场所有人的灵力护住李果的大脑,免得它在紧急情况下给李果下达死亡指令,毕竟这种疼痛是致死的!它大概相当于持续不停的被人踩爆蛋,又或者是活活的把人的皮肤剥离下来,并在那人没死之前往那**在外的肌肉组织上倒六神花露水。

可饶是这样,李果仍然处于一个濒死状态,这一点哪怕是圣人都没办法避免,如果圣人身上也会遭受这种痛楚的话。

他的嘴唇,老早就被自己咬得血哗哗的流,但是这点轻微的疼痛根本不能转移他身上其他部位的那种蚀骨的惨烈。

夏灵也在大殿上,两个人的身上隐约能看到许多条淡淡的灵力链接带相互连接着,这是李果帮夏灵承担痛苦的唯一途径,但是这种分担的话,代价就是要承受百分之两百的痛楚感。

其实李果可以选择用其他方法去帮助夏灵度过这一夜的,但是李果可以但是又不能够这么干,看上去很蠢,可是世界上很多事情是由不得人去钻空子的,因为这是一种还债!

李果在很长之前就知道,该来的躲不掉,该还的赖不掉。上天很公平,这一世给了他所有轮回里最完美的人生,深不可测的实力、富可敌国的财力、取之不尽的灵力和秒杀少女的人格魅力,所有的这一切,其实都只是为了给他一个最完美的姿态去还债。

还真的不知道好赖么?毕竟是大宇宙空间总管理员教出来的徒弟,他深切的知道残忍和仁慈是可以并存的,每一条路其实都是自己选择出来的,不可逆转。玩过许多RPG游戏的李果同时也知道,越是困难的副本和复杂的迷宫,最后的奖励也越是丰厚。作为一个高玩来说,他要做的就是不断的挑战自己,无论是体能还是精神。

至于那些动不动就要艹天、动不动就要逆天、动不动就要插破平衡的人,充其量不过只是个井底之蛙,存在即合理的原因,只不过都是因为他们合乎某一些游戏规则,而游戏规则并没有对错。就好像在游戏里再怎么开外挂,也不能让魔兽世界里的怪物刷进热血传奇一样。

疼痛,其实到达一个极致而且人还保持着清醒的话,那么疼痛就会渐渐的被忽略,只有身体一阵阵的颤抖和大脑反馈出的那种寒意。但是往往是这个时候,才是真正危险的时候,因为这代表着大脑开始判定身体那一部分不能再支撑而决定停止其工作的阶段。

如果这个阶段没有得到治疗或者是恢复的话,大部分濒死的人,就成了真死。这并不以一个人的牛逼程度而改变,因为无论一个人再怎么牛逼,他始终牛逼不过自己的大脑,除非被夺舍……

大殿里已经站满了人,但是这群平时到哪都咋咋呼呼的家伙,今天却显得格外安静,他们显得很冷静,但是脸色却十分不好看,因为李果的生命磁场已经开始渐渐减弱了,这就说明他的一大部分细胞已经在身残志坚的控制下停止了工作,就像一个被速冻的沙丁鱼。

就连总是闹翻天的小新妹子,这时候都默默的当其了身残志坚的精神力增幅器。毕竟李果本身的精神力现在已经可以说是深不见底了,即使是身残志坚这种等级的存在,想在不破坏李果神智的情况下直接入侵他的灵台神海已然是做不到了。

蜀山上的大钟也已经出现在了广场正中心,一旦掌门死了,这口大钟马上就会敲响,并委任下一任掌门,而下一任掌门已经在李果上去受刑还账之前就已经确定为小新妹子了。没错,小新妹子从现在开始,就是庞大的像帝国一般的李氏家族和蜀山的正式储君。如果李果现在死了,她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自称为“朕”整整一辈子了。

渐渐的,李果身上出现了炫彩的光晕,就像是神像手上托着一颗夜明珠,散发着诡异而瑰丽的光芒。

“大奶子!”

身残志坚简明扼要的叫了一声看似无厘头的称呼。可在这声呼唤之后,旁边一直默默抽烟的百合走了上前,原本紧闭的眼睛突然睁开,黑漆漆像黑洞一般的双眼直接让四处涌起的黑雾围满了整个大殿,形成了一堵厚厚的黑墙。从李果身上跑出的魂和这黑雾猛力的撞击在了一起。

百合一个踉跄,单膝跪倒在了地上,一向强悍的她,嘴角和鼻孔都渗出了很浓很浓的血浆,眼球也开始急速充血,就像被一把大铁锤直接命中天灵盖一样。可这娘们到底是心狠手辣的主儿,在跪地的一瞬间,她的降魔杵瞬间出现在手里,并手起刀落的戳进了自己的大腿。

当她的血因为压力飙出来之后,四周围的黑雾猛的浓了一倍,李果的灵魂碎片直接被挤压回了他的体内。

看到自己的任务完成之后,百合嘴里发出了个含糊不清的音节就扑到在地,一趟不起。旁边负责急救的雪姐姐一个箭步就跨了上去,然后灵力全开,她腿上的伤几乎没用两秒就直接回复了原状,而因为猛烈撞击昏厥的她也很快的苏醒了过来,然后看着身残志坚:“你没告诉我会有灵力冲击!”

正在维系灵力的身残志坚没精力说话,只是用口型骂了一声:“二逼。”

要往曰,百合早就一巴掌过去了,可今天实在不是闹的时候,她默默的撤去黑雾,找了一个角落,把头埋在膝盖里,粗重的喘息了起来。刚才大量的灵力,直接在她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撞毁了她的好几条经脉,即使有雪姐姐在旁边治疗,她所受的伤也足够让她好几个小时缓不过劲。

“你们都走,后面口味会比较重。”水仙拍了拍手:“你们不适合看,有我在,保证李果能活着。”

所有人都没有异议,所有人都知道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虽然他们一个个都很牛逼,但是术业有专攻,让一个六级木匠去干一个四级电工的活,可是会出人命的。

所以在得到水仙的保证之后,他们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大殿,除了一个人,那就是一直站在黑暗里的上澝,她曲着一条腿顶在墙上,倔强的看着李果的样子,表情如水,沉重的很。

“我要留下。”上澝淡淡的笑着:“我想看看一个男人是怎么因为一份承诺而求死不得的。”

“您口味一向重。”

说完,水仙从口袋里拿出他那套法器类型的手术工具,然后跳上神像,从上而下的看着李果:“我知道你能听见我说话,我现在要把你的七魄掏出来,摒弃杂念。”

李果虽然不能动,但是周围人还是似乎看到了他的头微微的点了一下。在得到李果不能确定的肯定只会,水仙带上了一副黑色的不知道材料的手套:“这是传说中的谛听皮做成的手套,你是第一个享受这么高规格的患者。”

说完,水仙用他的法器手术刀从李果的天灵盖上慢慢的滑下,原本因为灵气淬炼而变得如同钢铁的皮肤在这把造型古怪的手术刀下变得就像是稀饭上的那层米糊,轻易的被这玩意划开了一道口子。

水仙并没有停止,继续的沿着李果的中心线往下滑着,一直从天灵盖切到了肚脐眼,然后他竟然带着那副手套硬生生的把手伸了进去……

上澝微微的侧过了头,咬紧牙关不去看这让人蛋疼的一幕,可眼角却还是可以瞄到水仙的动作。

水仙正在用力的扯着什么,看似无形,但是仔细看的话,却还是可以看清楚那影影绰绰的人形影子被水仙从李果的体内硬生生的扯了出来。

扯出来之后,水仙一手像捏住了那个影子的脖子,另外一只手凝结成了一个能量球,然后用力的把那团能量扣住了李果魂魄的天灵盖。

“啊!!!”

本被封了六识的李果,突然发出了一声极为凄惨的叫声,这叫声诡异而凄厉,就像是从九冥深渊里的那些痛苦嚎叫,让任何听到的都有一种被指甲刮黑板的声音震慑到的感觉。

“巨海!”

旁边方大同似的巨汉吞山,一个箭步冲上前,直接一口把那团能量给吞了下去,然后也慢慢的打起了坐,不再动声色。

“好了,李果的魄已经被封起来了。”水仙一边让李果的伤口愈合一边皱着眉头:“真的好麻烦,普通人直接拽出来就是了。”

“然后呢?”上澝有些于心不忍的看着血淋淋的李果:“然后呢……”

水仙摘下手套,呵呵一笑:“然后?我们当然是欣赏破茧的蝴蝶啦。”

果然,没过一会儿,外头的天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黑暗。熟悉夜晚的人都知道,这最沉的黑暗来临,就代表着黎明即将诞生。

当然,李果的疼痛也到达了最顶峰,但是两大神器同时守护着李果的身心,让他除了忍受剧烈的痛楚之外,并没有魂飞魄散的危险。

只不过……这个疼,却是极难熬的。

李果虽然被封闭了六识,但是从那灵魂的悸动中,他所受的痛苦并不亚于直接把他放进滚烫的油锅里像炸鸡那样反复烹炸,可想而知这种感受是多他妈的刺激。

他现在真的是感觉自己生不如死,而且还求死不能。而他现在除了自嘲的安慰自己说别人不可能有这种经历之外,并不能干其他的东西,这种连叫都叫不出声音的悲哀,岂是常人可以领悟的?

不过很快,他突然觉得这种痛楚在渐渐减轻,外头也隐约听到了麻雀儿的叽喳声,这让李果原本绝望的心顿时涌起了一股子极度求生的渴望!

外头天色渐明,大殿里的灯依然通亮,原本昏迷着的夏灵,眼球渐渐的开始转动了,似乎是在做着梦,不过这个梦并不像什么好梦,因为她时常不由自主的抽搐那么一两下。

而随着天色越来越亮,夏灵金黄色的头发开始慢慢变成了黑色,由发根到发梢,一丝一缕的变得和常人无异,而且她原本因为皮肤崩裂而毁容毁得一塌糊涂的脸,居然也开始愈合并发生一系列的变化。

“史上第一剑灵美女要诞生了。”水仙猥琐的笑着:“如果是完整的,真的是逆天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