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暴君颜良

第十二章 曹家第一将

龚都这小子,名义上奉袁绍为主,实际却只想借着袁绍的名头,堂而皇之的为自己捞油头。

这种阻挠自己大业的绊脚石,留之何用!

颜良杀意已生,当场就准备拔剑杀人。

这时,旁边的许攸却向他悄悄的摇头,暗示他不可动手。

颜良知他足智多谋,既然示意自己不杀龚都,那就必然有他的道理。

心中杀念一压,颜良阴冷的表情忽然一收,豪然笑道:“我料想龚将军你也是想亲领部卒,更好的为袁公效力,我就准你所部可以不收编,不过这样一来的话,似乎就有点对刘将军不太公平……”

话音未落,刘辟忙道:“末将决意归顺将军,将军要整编末将所部尽管整编就是,末将绝无半点怨言。”

刘辟表现的很配合,很积极,颜良暗自点头,觉着此人可用。

当下颜良依着许攸的意思,将刘辟所部的四千可战黄巾军整编,至于龚都的三千多兵马,名义上虽归于颜良,但实际上却仍归其统领。

“子远先生,方才我想杀龚都那不听话的家伙,你为何阻止?”

打发走了那二人,颜良目光转向许攸。

许攸捋了捋胡子,笑道:“姓龚的这厮不服,自然该杀,不过将军若想杀他,自有千种办法,又何必自己动手,冷了这伙黄巾的心。”

许攸笑得诡秘。

颜良看穿了他的心思,他这是想要在自己面前展露自己的手段,俗话称“露一手”。

他嘴角便微微上扬,“看来子远先生另有妙计,颜某愿洗耳恭听。”

“我哪有那么神,才片刻间的功夫就有妙计,就请将军耐心等等,让我好好琢磨琢磨吧。”许攸耸了耸肩。

很好,那我就给你时间,让我见识见识你许攸的能耐。

##########

十天之后,安城以北。

尘土漫天,一队步骑缓缓的向着安城前行。

这支步骑队伍,大约有一万人左右,其中骑兵两千,步军八千。

队伍的最前方,两千多步军护送着百余辆辎重车,相距两三里后才是八千人的步骑混合军团。

大队的之中,一面书着“曹”字的大旗迎风飘扬,大旗之前,一名身披黑甲,国字脸的中年将军,正目光深邃的凝视着前方。

那中年的将军,正是曹军大将曹仁。

陪同在旁的另一将,则是新上任的汝南太守满宠。

汝南黄巾军造反的消息,早传往官渡前线,最初之时,曹操并没有太过理会这股小打小闹的黄巾叛贼,但当他听闻袁绍派颜良率轻骑前往汝南,统领汝南黄巾军时,他就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白马一战,颜良已给曹操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颜良抵达汝南后,势必会对许都造成相当大的威胁。

曹操不敢小视,当即命亲族大将曹仁,率两千精骑从官渡主战场抽身南下,会同驻守汝南的李通和满宠,前去对付颜良。

曹仁乃曹氏宗族第一大将,所率的又是精锐的骑兵,曹操对颜良的重视可见一斑。

大队的后方,两骑绝尘而来,正是裨将军李通。

“曹将军,大军前行,将粮草辎重先行,若遇敌人突袭,岂不将粮草尽落敌手。”李通喘着气,一脸的担忧。

“此事不用你管,本将自有主张。”曹仁沉着淡定,全然没有一点警戒之心。

李通的眼中忧色愈重,忍不住再劝道:“曹将军,丞相对我等有过嘱咐,那颜良不可小觑,将军如此行军,是不是有点……”

“大意”二字,李通没敢说出来。

曹仁淡淡一笑:“你想说本将大意吧,没错,本将就是要大意。”

李通脸上流露出茫然。

“李将军,辎重先行,这是曹将军的诱敌之计,你还没看出来吗。”旁边的满宠微笑着说道。

李通怔了片刻,忽然恍然大悟。

汝南那帮子叛贼,多以黄巾军为主,黄巾军军纪之差乃是当世公认,他们最擅长的是什么?不就是掳掠嘛。

“颜良初到汝南不久,短时间内自然是难以镇服这些黄巾军,到时那万把黄巾军一见辎重车,定会将颜良的军令抛之脑后,蜂涌的上前抢夺,到那个时候咱们趁势掩杀……嘿嘿~~”

满宠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李通终于明白,脸上不禁浮现出敬佩之色,向曹仁拱手道:“末将愚钝,真没想到曹将军早已布下这等妙计。”

曹仁冷哼一声,目光遥望安城方向,声音冰冷:“这一次本将就为丞相报白马一战的失利,让那颜良死无葬生之地!”

##########

安城北门,一万多的兵马相继出城,沿着大道向着曹军方向前进。

早在几天之前,许攸遍布天下的细作就带回了关于曹仁南下的情报,使颜良可以提前做好准备。

颜良很清楚这位曹家第一大将的实力有多强。

曹仁的一生,除了晚年最后一战,出征濡须口失利外,生平几乎未尝一败。

曾经的历史上,刘备奉袁绍之命前来汝南统领黄巾诸军,同样也是被曹仁所败。

这样一个战绩几乎完美的名将,颜良绝不敢轻视。

其实颜良并不打算跟曹军死磕,他本想扩充个万把号兵马号,就避敌锋芒,直接从汝南前往荆州,仿效当年的张绣,跟刘表结成暂时联盟,在荆州站稳跟根后,再趁机夺取刘表的基业。

不过颜良想自己若就这么去了荆州,刘表还会以为是他怕了曹军,逃来荆州寻求其庇护,会轻视于他。

所以颜良决定临走之前打一个漂亮胜仗,用一场胜仗彰显自己的实力,让刘表不敢小视。

一员斥候从北飞奔而来,打断了颜良的思路。

“报将军,前方十五里发现曹军。”

颜良的神经顿时绷了起来,“敌军来了多少兵马,如何布署?”

“曹军大约有一万步骑,两千人护送辎重队行军在前,八千步骑紧随其后。”斥候道。

“再报再探。”颜良一挥手,屏退了斥候。

辎重队在前?就不怕我趁机抢了他的粮草么?

曹仁熟读兵法,怎会犯这样的错误?

颜良的脑海中,很快的就浮现出了一连串的疑问。

旁边的许攸却在眯着眼睛冷笑。

“子远先生,曹仁此来行军有些不太寻常,你怎么看?”颜良问道。

许攸捋着胡子,眼神诡异:“将军先前不是问过我,可有妙计处置那姓龚的么,眼下攸正有一条一石二鸟之计。”

“一石二鸟之计?”

颜良精神一震,再看许攸那副表情,俨然已运筹帷幄,极是得意的样子。

“这老滑头,心里果然有鬼主意,看他这得意的样子,怕是正等着我开口向他求教呢……”

看穿了许攸的心思,颜良反而没有急着向其求教。

一石二鸟,一石二鸟……

颜良心里反复念叨着这四个字,斜瞅着许攸那诡秘的表情,琢磨着他心里到底打得什么鬼主意。

正思索时,龚都拍马而来,兴奋的叫道:“颜将军,听说斥候发现了曹军的辎重队,咱还等什么呢,将军赶紧下令让咱们去抢了啊。”

龚都这么一嚷嚷,颜良眼眸眼豁然一亮,猛的想明白了许攸那一石二鸟之计是什么意思。

曹仁熟读兵法,岂会犯把辎重队暴露在阵前这种错误,他这分明是故意而为,为的就是想诱使本军前去抢夺。

到那个时候,阵形一乱,曹仁就可以趁乱挥军掩杀,大胜一场。

许攸的一石二鸟之计,便是让龚都出击去抢曹军的诱饵,借曹仁之手,趁机将这个不听话的黄巾贼将除掉,此为一鸟。

当曹仁跟龚都厮杀时,自己则可率主力轻骑绕道侧击敌后,一举将曹仁军击溃,此为二鸟。

“好你个许攸,果然一肚子坏水,计谋阴险得紧,可惜啊,想让我主动求你,没那么容易。”

颜良参透了许攸的计谋,嘴角微微一斜,却佯装兴奋道:“龚将军言之有理,本将就命你率本部兵马,立刻出击,前去劫夺曹军辎重粮草。”

“末将遵命。”

龚都大喜,兴奋的拍马而去,心想着可算捞到了好差事,那百余车的粮草,自己要统统收入囊中,一粒米也不分给旁人。

看着龚都兴奋而去的背影,颜良却在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