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暴君颜良

第二十一章 荆州人的震撼

颜良就如同最锋利一把剑,如破败絮一般,轻易的撕开了荆州军的防线。

追随在他身后骑士们,如出笼的野兽,蜂拥而入。

四千荆州军就如同是一面脆弱的玻璃墙,一点被击破,整面墙随之四分五裂。

喊杀声,惨嚎声混成一片。

鲜血在飞溅,铁骑所过,无数的残肢断颅四散横飞。

颜良纵马如飞,马蹄过处一命不留,无可匹敌,直奔大旗下的文聘而去。

两马相错,钢刀呼啸而出,化成一道半圆形的铁幕,其势犹如长江大河连绵不绝,挟着猎猎风声轰向文聘。

文聘的心头,一股前所未有的恶寒在疯狂的流转,他虽算不上绝顶高手,但也看得出敌人这一刀有多强悍。

避无可避。

不及多想,文聘急是擎刀横挡。

吭~~

火星四溅,两柄钢刀相撞,激鸣之声震动四野。

刀上的劲力排山倒海般灌入身体,文聘只觉五腑震动,气血翻滚,手中的刀柄险些握之不住。

“天下间竟有如此强悍的力道,此人莫非就是那颜良不成?”

惊异之际,两骑错马而过,文聘急是压制翻滚的气血,回身横刀,生恐颜良杀招再来。

拨马回身的颜良却并没有再出手,而是以一种欣赏的眼光看着对面这惊骇之状。

“对面那人,可是南阳文仲业?”颜良大声喝问,有种不容置疑的威严。

文聘趁机喘了口气,暗中平伏气血时,高声道:“本将正是文聘,你可是河北颜良?”

果然是文聘。

听得对方报上家门,颜良微微点头,目光中掠过几分欣赏。

演义中的文聘,若论武艺,也只不过是个二流水平,颜良若真有心要他命,自然不在话下。

方才那刀,颜良只不过使出了四成力道,为的只是试探一下文聘的武艺,而文聘的武艺似乎比他想象中还是要高一点。

至于文聘,得知眼前这敌将,竟真的是颜良后,心中的那种震撼更加强烈。

他半生为刘表效忠,几乎从未离开荆北这片土地,更不曾与当世的高手过招。

原本的文聘,自认自己的武艺出众,足可与当世英雄匹敌,今日与颜良交手,才知自己是井底之蛙,太过于自大。

看着一脸震惊的文聘,颜良淡淡道:“文仲业,胜败已定,何必再战,下马归降吧。”

震惊之中的文聘,一瞬间就被激怒了。

“狂傲之徒,莫要以为我荆襄无人,文某与你决一死战!”暴喝一声,文聘拍马舞刀杀了上来。

血性的汉子,我喜欢。

颜良一声大笑,猿臂一手,钢刀化做铁幕横扫而出。

再度交手,文聘那倾尽全力的一刀,却被颜良轻松的挡下。

颜良那铁塔般的身躯巍然不动,而文聘却浑身一颤,几乎在马上坐之不住,双腿猛夹马腹才勉强的稳住身形。

颜良没功夫再拖延,低啸一声,刀锋便如狂风暴雨般挥洒而出。

他固然欣赏文聘,想要收服此人,正是因此,才更要让他知道自己的厉害。

在这个崇拜强者的时代,唯有先摧毁对手的自尊,方才能让他心生敬畏。

颜良一旦认真起来,文聘顿时便招架不住,不出十合便刀法凌乱,破绽百出。

“这个颜良,不但力道惊人,刀法也如此了得,我当真是小看天下英雄了……”

文聘心中既惊又惧,所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全然已无方才的怒意,只剩下苦苦的支撑。

二十招一过,颜良陡然间一震暴喝,长刀反手扫出。

锵~~

一声巨响,文聘抵挡不住,连人带刀竟被从马上拍飞出去,重重的摔落于地。

口喷鲜血的文聘,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站起时,颜良已驱马近前,刀锋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看着那傲然冷峻颜良,文聘万念俱灰,只能自认技不如人,便也不再挣扎,只闭上眼等着挨那一道。

颜良嘴角掠过一丝笑,却将长刀一扫,喝道:“来人啊,先把这败军之将给我绑了。”

在旁掠阵的周仓急是率众上前,将文聘绑了个结实。

此时见得主将被俘,原本就军心大乱的荆州军,更是没有了抵抗的意志。

四千多号人马,被杀得七零八落,死伤大半,竟有两千多号人马,皆伏地请降。

看着遍地伏跪的俘虏,颜良心道:“看来荆州军果然有投降的传统,怪不得历史上曹操大军南下,全部跟着主子刘综投降,竟没有一个站出来反抗的,刘表啊刘表,你真是个悲剧……”

鄙夷之际,周仓已将文聘押了过来。

“文将军,颜某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让你受委屈之处,还望见谅了。”颜良微微笑道。

文聘怒道:“你打着联合的旗号侵我州郡,杀我将士,还说什么不得已而为之!要杀便杀,我文聘岂会怕你。”

文聘的刚烈令颜良愈加的欣赏,心中暗叹如此忠勇的将才,刘表竟不知大用,实在是有眼无珠。

颜良哈哈一笑,不屑道:“天下大乱,强者为尊,刘景升的基业不也是空手套白狼,从别人的手里抢过来的么,仲业你这话可是有失见识了。”

“你——”文聘辩才不如他,一时被他呛得无言以辩。

颜良也无心跟他多费唇舌,想办法收服他还是以后的事,眼下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蒯良和那六千多荆州军,还在等着他去收拾。

当下颜良便分兵一半,令周仓率五百轻骑,换了降卒的衣甲,带着文聘西向去骗取新野城。

颜良自己则率五百轻骑,驱赶着那两千多荆州降军,一路东去,望着荆州军大营而去。

近午时分,颜良终于看到了敌军大营。

此时,大帐之中的蒯越,尚在谋划着应对之策。

在他看来,文聘只要回援及时,定能挫败颜良的偷袭新野之计。

虽如此,但颜良的这一招计策,让自己颇伤颜面,恼火的蒯越打算上刘表进言,再发数万大军北上,将颜良彻底的逐出荆州。

帐帘掀起,副将惶恐而入。

“禀别驾,文将军被颜良半路截杀,我军大败,眼下颜良兵马正杀从西面杀奔大营而来。”

蒯越大惊失色,一瞬间的震惊,仿佛听到了这世上最不可思议之事。

“这怎么可能,难道说,颜良偷袭新野是假,伏击援军才是真正的目的不成?”

蒯越口中喃喃自语,额间冷汗直流,自打效忠于刘表之后,他还从未遇上如此措手不及的时刻。

蒯越不愧是一流的谋士,震惊过片刻后,激荡的心情很快就平伏下来。

他凝眉沉吟了片刻,果断的做出了一番部署。

手中的六千兵马,分两千于营之东,防止对面的河北军主营趁机发动进攻。

蒯越本人则亲率四千兵马,迅速的布署于大营之西,以应对颜良军的突击。

“没想到这个颜良如此诡计多端,哼,那又怎样,我料你不过几百骑兵而已,伏击文聘便罢,想要硬冲我的大营,岂是那么容易。”

驻马于营栅边,静静远视的蒯越,一脸的淡然自信。

远方尘土大起,兵马渐近。

“弓弩手准备!”

蒯越微微一喝,千余弓弩手弯弓搭射,森森的箭矢瞄向了对面渐渐清晰的敌人。

蒯越嘴角扬起丝丝冷笑,他相信,只要颜良敢纵马冲营,他的这些训练有素的弓弩手,足以将颜良和他的骑兵射成刺猬。

尘雾越近,当雾中的敌人,如鬼魅般从中杀出时,蒯越原本自信的表情,陡然间变得惊骇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