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暴君颜良

第三十章 强 迫

(感谢三无内腹黑兄打赏,第一个学徒也有了,感动啊~~)

听到“黄月英”三个字时,颜良心头微微一震。

这黄月英,不就是历史上诸葛亮的夫人,荆州名士黄承彦的女儿么。

莫非只是同名?

颜良心生怀疑,却很快就给否定。

历史上那黄月英极有才学,最擅长发明制作机关奇器,而且于兵法阵法也颇为精熟。

想起方才她布阵指挥家仆的情形,颜良便想除了黄月英之外,哪家女儿还有这般本事。

只是演义中不是说黄月英很丑的么,怎的眼前这少女却如此美貌,根本与丑字沾不到半点边。

颜良仔细回想,依稀又想起关于黄月英的容貌,历史上也有一种说法,说是乡里的那些女人嫉妒黄月英的相貌和才学,便故意的抵毁于她,说她是丑女,其实黄月英却有过人的姿色。

如今亲眼得见,果然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不知荆襄名士承彦公,是否就是令尊?”颜良问道。

黄月英点头道:“正是家父。”

她这么一承认,颜良便确定了她的身份,必就是自己所知的那个黄月英无疑。

今日无意中救下了黄月英,一见此女,颜良顿时就想起月诸葛亮。

历史上刘备落魄的逃来荆州,就是靠着诸葛亮的隆中之策和忠心的辅佐,才一步步的成就帝业。

诸葛亮这般奇才,颜良自想收入囊中,为己所用。

不过眼下的诸葛亮,算算年纪不过还是一个毛头小子,远不及刘备三顾茅庐时成熟。

或许此时的诸葛亮还在隆中耕读学习,尚未成长人们熟知的那个,“得一可安天下”的卧龙。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诸葛亮所居的隆中,正好位于汉水以南,离襄阳城极近。

以颜良眼下的身份,当然不会涉险南渡汉水,在刘表的眼皮子底下去隆中拜访诸葛亮。

再者颜良知道诸葛亮极为挑剔,只有自己相中的雄主方才会出山效命,想将他招至麾下必非易事。

“将军大恩,民女莫齿难忘,他日必有回报,只是眼下民女赶着回家,所以民女想……”

那边黄月英见颜良失神,便想告辞离去。

颜良从神思中回来,看了看日头,“现下天色将晚,附近都不太平,姑娘这么急着赶回家,就不怕再出事吗?”

黄月英秀眉暗皱,露出几分忧色。

“姑娘不如随本将先回新野,待天明一早,本将再派部下送你回家。”

颜良当然不放心这么一个柔弱的佳人走夜路,若再撞上强盗什么的意外,自己今天岂不白救了她。

“将军的好意,月英心领了,可是……”黄月英委婉的想要拒绝。

“可是什么,就这么定了。”

颜良却不给他拒绝的机会,不容分说的便将她轻轻一提,顺势便将拉上马来,放在了自己的身前。

黄月英大惊,急道:“将军你这是做什么,快放我下来。”

“姑娘坐好了,驾!”

颜良豪然大笑,也不理会她,纵马狂奔而出。

若说先前躺在颜良的怀中,那是出于情急中的无奈也就罢了,眼下跟他贴得如此之近,黄月英心中怎能不究窘羞急切。

只是无论她怎样急切的恳求挣扎,颜良始终都不理会,只管策马而行。

几番折腾后,黄月英多费唇舌无用,只好闭上眼睛,一脸红晕的任由他载着奔行。

一路狂奔,耳边是呼呼的风声,晚风吹动着她的秀发,丝丝缕缕的掠过颜良的脸畔鼻间,那淡淡的芳香,还有那痒痒的感觉,让颜良甚觉畅快。

自打穿越以来,颜良时时刻刻都处于战争的亢奋中,已然许久未跟一个女人如此亲近。

今时怀拥着这柔弱的身段,嗅着她的体香,肆意奔腾在旷野上,那种久违的温存,让颜良紧绷已久的神经,终于得到了一些放松。

当黄月英睁开眼睛时,她已经身在一处大院中。

颜良跳下马,伸手想要扶她下来。

黄月英却无视颜良抬起的手,独自下得马来,红润的脸庞上似有几分愠意,显然是对颜良的强迫有所不满。

颜良笑了笑,也不介意,反而觉得她这般耍小脾气的样子,别有一番韵味。

黄月英环看了一眼四周,疑道:“这是哪里?”

“这里是太守府,今晚就请黄姑娘在此委屈一宿吧。”颜良淡淡道。

一听此言,黄月英神色立变。

她一个女儿家,云莺未嫁,却夜宿于一个陌生男人的府中,这若是传扬出去,岂非有损自己的声名。

黄月英想也不想,马上拒绝道:“我黄家在新野城中自有宅院,民女怎好讨扰将军。”

“姑娘不必客气,外边不安全,若是那些强盗登门寻仇怎么办。来人啊,速请黄姑娘去厢房休息,好生的照看,休得怠慢。”

颜良的语气不容置疑,根本不给黄月英拒绝的余地。

黄月英心中不愿,但对颜良这个外来的河北猛将心存惧意,却又不敢不从,只得不情愿的在仆从的陪同下去往了后院。

看着那窈窕远去的背影,颜良嘴角浮现一丝笑意。

此刻,他的心中已悄然滋生了一个念头。

忽听得身后有笑声,回头看去,却见许攸正站大堂门外,捋着胡须,笑眯眯的盯着他。

那张笑脸中,显然是另有含义,估计是以为颜良从外强掳了女人回来,要做那“禽兽”之事。

“先生别误会,这位黄姑娘只是我路上所救,不是你想的那回事。”颜良解释道。

许攸咧嘴一笑:“将军不用解释,将军如今是七县之主,管辖十余万百姓,统率千军万马,劳心伤神的,偶有消遣也是应该的。”

许攸这话有吹捧的嫌疑,不过理倒也不错。

这般乱世,人命如草芥,似颜良这般一方军阀,就算真的强占几个民女,在世人眼中也是合法之事,不会受到道德上的遣责。

历史上,张飞不就抢了夏侯渊的侄女为妻,孙策和周瑜攻破皖城后,不也强纳了大小乔。

许攸的话,颜良也只付之一笑,不想再多说什么。

二人入得堂中,颜良将结盟之事,以及刘表当时的表现,一一的向许攸这位首席谋士道来。

许攸捋须笑道:“刘景升的表现,看来果然都在将军的预料之中,眼下咱们有了七县为基,总算是有了一方立足之地了。”

“占据七县只是开始,目下最重要的是收买人心,扩军练兵,增强实力以开疆拓土,乱世中想要生存,就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颜良的思路很清晰,并未因一点点的成就而沾沾自喜,他很清楚自己要走的路还很长。

许攸面露赞许之色,深深的为颜良的冷静而折服。

忽然他又想起什么,便道:“说到这收买人心,将军首先要做的,就是结连荆襄世族,只有赢得这些人的支持,咱们才真正算在荆州站稳脚跟。”

三国是世家崛起的时代,各州的豪强大族拥有着大量的土地和依附民,其蕴藏的力量是惊人的。

似刘表、袁绍这等诸侯,正是依靠着世族的支持,方才能割据一方。

即使如出身不好的曹操,也是在荀彧、程昱这等世族的支持下,才渐渐的形成气侯。

颜良深知想要成就一番霸业,必须要懂得利用世族的力量,只一味的单靠暴力打打杀杀,终究成不了气候。

“说到世族,有件事没有跟先生讲,方才那位黄姑娘,正是荆襄名士黄承彦的千金。”颜良淡淡道。

“竟有此事?”听到黄承彦的名号,许攸显得有些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