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暴君颜良

第四十五章 未来岳丈

黄家庄。

黄承彦正逗着笼中的画眉,一副悠然自得的隐士之状。

“爹爹,喝点茶吧。”女儿黄月英从屋内走出,双手奉上一杯热茶。

黄承彦接过呷了一口,说道:“英儿,让那几个掌柜准备一下,过几日回新野重新开铺吧。”

黄月英一怔,水灵灵的眸中流露出一丝疑色。

“爹爹不说新野战事未完,不知将归哪一方时,暂不在新野开铺吗?”

黄承彦淡淡道:“为父思索了几日,觉得那曹公发兵南下,只为剿灭颜良,并不打算跟刘景升开战,新野应该还会回到刘景升之手。”

他语气自信而平静,俨然一切尽在预料之中。

黄月英“晤”了一声,眉宇间闪过几分黯然,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了颜良那张英武的面庞。

她便忍不住问道:“依爹爹之见,那颜良当真就必败无疑了吗?”

黄承彦冷笑了一声,并没有回答,似乎在讽刺着她这个问题很愚蠢,不值得回答。

黄月英俏丽上掠过一丝不好意思,似乎也为自己的话感到荒唐。

“那种绝境,换作是谁能逆转呢,除非是神人,看来他当真是死定了……”

心里边这样感慨着,却不知为何,竟隐隐有些伤感。

正这时,仆人来报,言庞德公前来拜访。

黄承彦正待命请进来时,脚步声匆匆响起,庞德公已不待通传就前来,而且还一脸的异色。

“德公兄怎么这般急,莫非是岘山那盘局棋输给了我,今天急着想来扳回一局吗?”黄承彦开玩笑似的笑道。

“承彦啊,连我这住在岘山的都知道了,莫非你还不知吗?”

庞德公那般口气神情,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一般。

黄承彦的表情也开始严肃起来,说道:“近日我一直都在庄中,也没出什么门,不知可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那颜良俘获了曹洪,烧了邓塞的粮草,吓退了刘公的两万大军,眼下刘公已送了几百车的粮草去新野,巴巴的求着跟颜良和解,承彦啊,你我都预测错啦!”

“什么?这怎么可能?”黄承彦一声惊呼。

庞德公的一番话,当真是如晴空霹雳,瞬间令劈散了他的淡定闲然。

旁边的黄月英同样是惊奇万分,眉宇间还闪过几分喜色,急是问道:“庞叔父,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庞家有庞季身处高位,庞德公更容易得到第一手的消息,遂是将战事的详细内情道来。

最初之时,黄承彦只是震惊,但听着听着,脸上却渐渐浮现出几分敬意。

听过庞德公描述后,黄承彦不禁慨叹道:“没想到颜良这个异数,竟有这等胆色和智谋,难道你我当真看错了他,此人并非是昙花一现。”

“天下诸侯我等皆了如指掌,如今忽然冒出这么一个厉害的人物来,这天下的局势,莫非会因他有变不成?”

庞德公也喃喃的奇叹,原本那种看破世事的眼神中,不禁闪烁出几分迷茫。

“他胜了,他竟然没死……”

黄月英心中却澎湃如潮,想起当初新野时和他的赌约,竟不知是喜还是忧,恍惚之际,脸畔悄然浮现几分晕色。

“英儿,看你脸色有些不太好,莫非是身子不适。”黄承彦目光犀利,震惊之余仍注意到了女儿脸色的变化。

“没……没什么……”黄月英忙将头扭过去,心慌慌的掩饰内心的遐思。

正当窘迫时,外面仆人来报又有客访,来者正称伊籍。

“伊伯机?他不是投奔了颜良么,怎么会来承彦兄府上?”庞德公奇道。

黄承彦听得此言,又吃了一惊,忙问是怎么一回事。

庞德公将颜良如何用张允,换取下狱的伊籍之事简要的说来。

“伊伯机之才,远胜于张允,这颜良的眼力倒是不错。“

黄承彦微微点头,终于由衷的夸了颜良一句,遂请黄月英陪着庞德公在后堂暂且回避,方才叫请伊籍入内。

过不多时,伊籍步入大堂。

黄承彦在荆襄的名气虽远胜于伊籍,却也没有摆出地位高人一等的架子,很客气召唤了这位“不速之客”。

几番客套之后,黄承彦笑道:“伯机百忙之中造访寒舍,不会只是与在下探讨学问吧。”

伊籍拱手道:“黄公眼光果然厉害,实不相瞒,伊某此来,其实是来给黄公贺喜来的。”

“贺喜?”黄承彦一怔,“黄某何喜之有?”

伊籍近座近前,笑道:“颜子义将军仰慕令千金贤良淑德之名,特托伊某前来说媒,求娶令千金。颜将军他英武过人,有雄主之风,将来前途无量,黄公能得这般佳婿,难道还不值得贺喜吗。”

闻得此言,黄承彦神色大变。

后堂的庞德公也是吃了一惊,目光不禁转向黄月英。

黄月英早已料到伊籍此来目的,但听他亲口说出时,还是惊羞无比,如今给庞德公这般一看,更是羞得面红耳赤,忙是找了借口避往自己房中。

正堂上,黄承彦依旧惊谔,怎么也想不通,颜良为何会莫名其妙的看上自家女儿。

接下来的时间里,伊籍口吐莲花,把颜良大夸海夸了一通,好似黄承彦将女儿嫁给他,乃是占了天大的便宜一般。

黄承彦几乎给伊籍这张嘴给说动,差点就一口答应了这门亲事。

关键时刻,黄承彦猛然间清醒了过来,心道这伊籍辩才果然了得,自己差点就上了他的当。

颜良确实不凡,黄承彦也承认。

不过黄承彦更知道,现在早已不是群雄并起的时代,以颜良眼下的家底,想要异军突起,机会实在是渺茫。

“哼,这个颜良想娶我家英儿,无非是想借我黄家的名声,想在荆州立足罢了,我岂能为他利用。“

黄承彦心中冷笑,嘴上却道:“颜将军想娶我家英儿也可以,只是老朽与他素不相识,如果他能亲自上门提亲的话,显示他的诚意,老朽才能放心的把女儿嫁给他。”

黄承彦这是在故意给颜良出难题。

黄家庄的位置紧邻汉水,离襄阳极近,他这是算定了颜良不敢冒犯登门前来拜访。

伊籍自然也看穿了黄承彦的意图,眉头微微暗皱,欲待开口时,黄承彦却称除非颜良答应亲来求亲,否则就免谈,紧接着,他更是委婉送客,给伊籍开口的机会。

伊籍无可奈何,只得告辞而去。

傍晚之时,伊籍回到了新野,并将黄承彦的要求转告了颜良。

“黄家处在襄阳的眼皮子底下,将军岂能涉险,这个黄承彦好生狡猾,他这是在故意的刁难将军。”

旁边的许攸立时看破黄承彦用意,那般言语,显然是不赞成颜良前去。

伊籍也劝道:“刘表为防将军,将定在汉水一线增强哨戒,将军身系重大,确实不可以身犯险,不如让属下再去一趟黄家庄,我就不信说服不了寻黄公。”

颜良却默然不语,陷入了沉思中。

颜良对黄月英确实有几分心动,但若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就让他以身犯险,他断对不会做如此不知轻重之事。

只是黄月英不仅仅是让他心动的奇女子,身份更是荆襄大族的千金。

在荆州这块地方,或者说在天下间任何一州,若不能拉拢到世家大族的支持,强如曹操也无法立足。

更何况眼下颜良势力尚属弱小,为在荆州生根发芽,不断的壮大自己的实力,颜良就更要利用世族的力量。

沉思半晌,颜良站了起来,神色傲然,似乎已有决断。

“我的这位岳丈显然还不太了解我的性格,他难道不知道,我颜良最喜欢做超乎常理的事吗。哼,他以为我不敢去,我偏就要给他一个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