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暴君颜良

第五十一章 佳人倾心(求票)

这周是本书在新人榜最后一周,希望大家能把票投给都尉,让此书能最后取得个好成绩,拜谢了。

——————

“颜良不过二十余人,你有五百兵马,如何能叫颜良逃脱!”

蔡瑁冷冷质问,脸上的阴云越聚越密。

魏延也无畏色,只平静道:“末将赶往邓县之时,颜良人去已久,末将只得弃下步军,率轻骑急追。虽然末将最后追上,但却武艺不及那颜良,未能将他斩杀。”

魏延毫不隐讳自己的技不如人,并未因败于颜良为耻。

蔡瑁本以为魏延会惶恐羞愧,巴巴的请罪,却未想眼前这出身卑微的小将,竟全无一丝知罪之意。

蔡瑁怒了,瞪着他道:“那颜良早不走晚不走,偏偏你去时他就走了,怎会这般巧。”

魏延道:“末将猜想,或许我方走露了发兵的消息,令那颜良提早有所防备。”、

他此言本是别意,但在蔡瑁听来,却似在暗指自己这里出了问题,走露了风声。

“魏延,难道你是在讽刺本将走露了消息不成!”恼怒的蔡瑁,厉声喝道。

魏延看了蔡瑁一眼,淡淡道:“末将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将军休要误会。”

魏延的从容让蔡瑁越感不爽,但从事实上来看,围杀颜良失败,倒确实不是魏延的责任。

只是,当初向刘表极力献计的是他,而今却如此轻易的失败,刘表面前,自己将如何解释。

“必须要有人承担责任。”

蔡瑁打定了心思,眼珠子转了几转,忽然道:“你说你只带十几骑追上颜良,又说自己技不如人,败给了颜良,那颜良为何不杀你,还让你全身而退?”

“这……”魏延这下就没法解释了。

他能怎么说,说颜良比较赏识他,有意手下留情,放他一马吗。

蔡瑁见状,冷哼道:“本将算是看出来了,什么走露消息,分明是你畏惧那颜良,不肯力战。”

“将军——”魏延面色一变,急欲辩解。

蔡瑁却挥手道:“你不用狡辩了,魏延啊魏延,亏本将还比较欣赏你,把这建功升官的机会给你,你竟如此让我失望,你还不快滚出去,本将不想再见到你!”

蔡瑁根本不给他辩解的机会,猛的转过身去,示意左右亲军将他轰走。

魏延暗暗咬牙,扶剑的手越握越紧。

左右亲军涌上起来,连推带搡想把魏延轰出去。

“休得动手,我自己会走。”魏延冷喝了一声,狠狠的瞪了蔡瑁的一眼,转身大步而去。

背身而立的蔡瑁,暗吐了口气,嘴角露出一丝庆幸的笑意。

######

黄家庄。

后堂中,空气涌动着一股肃然冷寂。

黄承彦铁青着脸,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女儿,他眉头紧皱,眼神中充满了恼火与狐疑。

黄月英却一脸的平静,平静的就像是涟漪不起的镜湖,坦然的面对着父亲的怒视。

父女俩就这般对视,许久一言不发。

不知过了多久,黄月英开口道:“爹爹若想责怪女儿,尽怪责怪好了,女儿绝无怨言。”

黄承彦深吸了口气,似乎是在强行的压制住心中的怒火。

“事已至此,为父责怪你也无用,为父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要答应那姓颜的?”黄承彦沉声问道。

黄月英轻叹一声,遂将新野之时,颜良如何救下自己,又如何与自己定下赌约之事,终于向父亲坦白。

黄承彦闻知之后,不禁大惊:“英儿,你也真是的,怎可与那颜良定下那等荒唐的赌约。”

黄月英苦笑道:“女儿当时也和爹爹一样,认为颜将军必败无疑,谁想他这般神武雄略,数日之内竟能连败曹洪和蔡瑁两路大军。”

提起这旧事,一想到自己看走眼的窘事,黄承彦面子上也有些挂不住。

他忙干咳了几声,责备道:“就算如此,你不承认便是,又何必非要答应那姓颜良的,连累咱们黄家。”

“爹爹!”

黄月英的语气突然加重,直视着其父,正色道:“依女儿之见,那颜子义将军乃堪比曹公的当世英雄,他将来定能创下一番大业,女儿嫁给了他,绝非连累了黄家,反倒是黄家之福。”

黄月英一向有主张没错,但黄承彦却没想到,她竟会对颜良如此看重。

“颜良不过一武夫而已,岂能堪比曹孟德,真是笑话。”黄承彦冷哼一声,言语中充满了讽意。

黄月英当即反驳道:“爹爹当初不也认为颜良必死无疑,可他最后还不是好好的么。”

“你——”黄承彦气得老脸涨红,一时竟无言以应。

他万没想到,自家女儿竟然为了颜良,公然的讽刺自己。

而可恶的是,他竟无言以应,因为就连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颜良确实乃有英雄的见识和气魄。

“英儿,你竟然为了那姓颜的顶撞为父,你的孝道何在!”

黄承彦理屈词穷,于是就搬出了所谓的孝道,试图以此来压过女儿。

黄月英容颜一变,几番欲言又止,似乎为父亲的责备所慑,不敢再“胡说八道”。

只是,咬牙犹豫了片刻,黄月英却站了起来,向着黄承彦深深一揖。

“女儿既已认定了颜良,就决无反悔,请爹爹恕女儿不孝。”

坦然的表明了心意,黄月英不再多言,转身退出了堂外。

黄承彦为女儿的勇气所震,只能目瞪口呆的看着她离去,许久后才回过神来。

愣怔过后,黄承彦便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长长的叹了口气。

“女大不中留,女大不中留呀……”

慨叹了片刻,黄承彦又愁上眉梢,喃喃道:“我可答应了水镜先生说媒,将月英许给他那学生孔明,这下可叫我怎么跟水镜交差,唉—”

######

百里之外,新野。

太守府中,颜良与伊籍一路说笑着步入大堂。

等候已久的许攸迎上前来,拱手笑道:“看将军这春风得意的样子,想来此番邓县之行,必是抱得美人归了。”

“子远兄,这次你的妙算可错了。”伊籍诡笑道。

许攸一怔,看了一眼二人,奇道:“莫非那黄公不肯嫁女不成,若是这般,你们还笑得这般开心?”

颜良笑而不语,只大步走入堂中。

伊籍便道:“子远兄恐怕万万想不到,咱家将军可不是抱得美人归,而是美人**。”

许攸又是一怔,更是一头雾水。

伊籍遂将黄家庄之事,添油加醋的讲了一遍。

许攸这才恍然大惚,捋须笑道:“原来是佳人早倾心,看来将军的魅力,果然是男女通吃呀,哈哈。”

这许攸一高兴起来,说话便有些为老不尊,连“男女通吃”这种话都说得出口。

颜良被他逗得忍不住,不禁也失声而笑。

谈笑片刻,许攸的笑容忽然收敛,神色变得渐渐严肃起来。

“喜事高兴完了,我这里有件事,只怕就要让将军扫扫兴了。”许攸话中另有含义。

颜良的神经警觉了起来,问道:“不知是什么扫兴之事。”

许攸咽了口唾沫,吐出了六个字:

“刘备已到汝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