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暴君颜良

第一百四十九章 前人不敢我敢

“莫非是因为本将娶了黄家大小姐,所以这位孔明先生就对本将怀恨在心。”

颜良也毫不忌讳,直接就挑明问了出来。

徐庶没想到颜良会这么直接,表情一时间有点小小尴尬。

“咳咳,原来主公也知道这件事。”徐庶勉强一笑,“要说孔明心里边真没丁点怨意的话,似乎是有点假,不过我相信,以孔明的胸怀,绝不会因此就记恨主公。”

“那他又为何对本将有成见?”颜良不解道。

“这个嘛……”

徐庶迟疑了片刻,方是叹道:“以我对孔明的了解,孔明之所以对主公有成见,却是因为他这个人有思想洁癖。”

思想洁癖?

颜良闻之一奇,思维翻转,须臾间便恍然而悟。

历史上,诸葛亮选择辅佐刘备,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刘备不但有枭雄之姿,而且还有仁义之名。

诸葛亮幼年生活在徐州,那里正逢曹操和陶谦血战不休,曹操为复仇,率军数度攻入徐州,杀戮甚重,诸葛亮目睹了家乡的惨烈,对曹操自是深为恨之。

颜良便想,或许正是因为幼年时的心理阴影,使诸葛亮在择主上首要选择就是“仁义”。

凭心而论,刘备这人虽也是枭雄,但生平征战半生,倒也并未有过血腥杀戮。

而颜良却不同,正是他的入侵,打破了荆州的和平安宁,而他先屠西凉降卒,又杀张允,诸般所为,在诸葛亮眼里,多半就形成了一个残暴的形象。

徐庶虽然没有正面回答,但他的意思也很明白,诸葛亮就是觉得他颜良不是仁义之主,所以才有成见。

“原来如此。”

颜良冷笑了一声,笑声中流转着嘲讽与不屑。

卧龙又如何,为我所用便罢,若是想做我成就大业的绊脚石,我绝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当下颜良冷冷道:“那就烦请元直你转告一下这位卧龙先生,让他好自为之,千万别想不开,挡我的路,否则,别怪我手下无情。”

轻描淡写一句话,却暗含着汹涌的杀机,只把徐庶听得背上发毛。

“这颜将军方才还求贤若渴,平易近人,眼下却杀气弥漫,威势慑人,城府变化莫测,当真是一世枭雄,孔明啊孔明,我看你真的是看走眼了……”

心中思绪滚滚时,颜良却是扬鞭策马而出,豪然笑道:“元直,今夜本将与你痛饮千杯,咱们不醉不休,哈哈——”

徐庶愣怔了一下,旋即摇头一笑,跟着纵马追去。

回到大帐,已是入夜。

麾下谋士武将们,对于徐庶的到来,均是颇为意外。

徐庶隐于乡野,单论名气,又岂能与贾诩、许攸、文丑这等当名英豪相提并论,纵然是“锦帆贼”甘宁,在荆州的名气只怕也比他要大。

然而,令众人惊讶的却是,颜良竟对这个默默无闻的人极是重视,当晚就设下酒宴,以为徐庶接风。

不过众人也知颜良有识人之能,既是他如此看重徐庶,想来此人必有独到之处。

于是大家伙尽皆陪宴,一同与颜良为徐庶接风。

一场酒宴,众人喝得尽兴,也算一扫连日来精神上的疲惫。

次日天明,当众人还未从昨日的酒劲中缓过来时,颜良却一大早就把他们召集起来,当场宣布了架设浮桥的计划。

大帐之中,瞬间陷入了沉寂。

所有人的脸上,都为惊谔所占据,一时脑袋还转不过弯来,不知颜良如何突发奇想,喝过一回酒后,竟是想出了这等异想天开的计策。

“这浮桥之计,乃是元直先生想出,本将觉得可行,元直,明日起就由你负责架设浮桥的诸般事宜。”

颜良说着,将那浮桥图卷展了开来。

众人围过案前,细看了半晌,均是面面相觑,一脸的质疑之色。

“主公,自古以来,还从未有人在汉水上架过浮桥,这个计策,果不是太过……太过那个了……”

许攸第一个站出来表示了质疑,他大概是想说“不靠谱”,话到嘴边又觉不妥,却又不知该怎么来形容。

颜良却不以为然道:“既是以前没有过,那本将正好做这第一人,古人不敢做的事,本将来替他们做便是。”

“可是,汉水水量颇大,虽说这图上画得甚好,但架设起来的难度,谁也无法预料,倘若失败的话却当如何。”

许攸又是忧虑道。

颜良却淡淡道:“试一下还有机会成功,如果连试都不敢试,又谈何失败。”

“可是,主公,这风险……”

众人还待再劝时,颜良却反问道:“如果不用这浮桥之计,那尔等又有何妙计,让本将的大军开过汉水去。”

此言一出,众人皆无言以应。

压服了众人的质疑,颜良大声道:“本将心意已决,今日起,所有事都要为架设浮桥让路,所有人都要积极配合元直。”

颜良将令已下,众人哪敢再有不众,当即都表态服从。

颜良这才满意,将目光转向了徐庶,“元直,成败就全在你手上了,别让本将失望。”

徐庶有感到颜良对他的信任,心中早就激荡。

此时听得颜良的重托,徐庶当即拱手,慨然道:“主公放心,庶若不能架成这浮桥,必当以死谢罪。”

徐庶这是立下了军令状,他的这份慷慨与自信,却令帐中众人为之动容。

有了徐庶的保证,颜良心中更添了几分信心。

他将目光转向了南面,嘴角浮现丝丝冷笑,“刘表老贼,你以为龟缩不出老子就奈何不了你么,等着吧,本将马上就给你一个天大的惊喜。”

######当天的计议已定,徐庶遂领数千兵马,悄悄的潜往了汉水上游,秘密的开始筹备架建浮桥的诸般所需。

而颜良也是有求必应,不但将水军中适合的船只尽数调给徐庶,而且还从诸县征讨了大批的匠人,赶制浮桥所需的诸般器物。

与此同时,为了不使敌军方面起疑,颜良下令甘宁再次对蔡瑁的水寨发起了进攻。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荆州军水寨依然固若金汤,龟缩在水寨中的蔡瑁,对于颜良的秘密计划一点都无察觉。

十天之后的早上,一骑绝尘,由上游的白沙渡飞奔而至,带来了徐庶的急报:

浮桥已成。

这个消息的到来,令众谋士和诸将们无不惊喜,众人再一次为颜良的识人之能所折服。

至于颜良,虽然表面上淡然,但心里边却着实兴奋了一把。

尽管颜良表面上对徐庶极为支持和信任,但心下却也捏了一把汗,毕竟他所干的乃是前无古人之事,失败的风险不可低估。

但是现在,徐庶终于不负他所望,完成了这座汉水上第一座浮桥。

得知浮桥已成的消息,颜良当机立断,迅速的下达了作战命令。

他令许攸贾诩留守大营,命甘宁统帅水军,随时注意荆州军动向,一旦发现蔡瑁率水军出寨,往上游破坏浮桥,就立即出兵截杀。

此外,颜良还命满宠为押粮官,将原先运往旱寨的粮食,统统的转往上游,由浮桥运抵汉水南岸。

诸般命令罢,颜良遂以文丑、周仓和胡车儿为将,亲率一万五千步骑迅速的赶往了上游。

午后时后,颜良率领的主力,终于抵达了浮桥所在的北岸江边。

放眼望去,上百条走舸和无数片木板组成的浮桥,如一条长龙一般,横亘于汉水南北两岸。

头一次见到如此长度的浮桥,自颜良以下的将士,无不为之惊叹。

浮桥虽成,但在水流的激荡下,依旧会产生颠簸晃动。

众将士见状,不少人便心生畏惧,有点不敢过桥,生恐一个不稳跌落江中。

此时,颜良却纵马横刀,高声叫道:“颜家军的健儿们,随本将过江,杀入襄阳。”

言罢,颜良便策马扬鞭,率先登上了浮桥。

他这么一身先士卒的作了表率,其余将士皆鼓起了勇气,跟随在颜良的身后,小心翼翼的大踏步上了浮桥。

十步、百步、千步……脚步虽然晃动不休,但整座浮桥大体上却能保持平稳,颜良一路昂首向前,顺利的第一个登上了南岸。

随后,他的一万五千步骑,除了少部分士卒不小心落水之外,基本都顺利的渡过了汉水。

那道看似难以逾越的天然屏障,就这样为颜良轻易的越过。

举目远望,南下的道路,已是一片的坦荡。

三军将士,尽皆精神抖擞,顺利踏上陆地的他们,个个热血渐沸,杀气如火而起。

这一班虎狼之士,月余以来,一直都只能干站在岸上,看着水军的兄弟们大显身手,建功立业,早就心痒难耐,憋着一口子气。

隐忍了许久,压抑了许久,今日,终于到了他们扬眉吐气的时刻。

颜良能够感觉得到,身后的这班将士,便如被困在笼中的猛兽,只等着脱笼而出,将猎物撕个粉碎。

颜良现在所要做的,就是打开笼门,放他们出去尽情宣泄。

刀锋似的目光中,杀意就迸射,颜良嘴角掠过一丝冷傲,举刀向南一指,大叫一声:“杀进襄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