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暴君颜良

第一百五十六章 爆发吧,怒火!

巡视过城头,回往府中时,已是夜深。

疲惫的蒯褀,径直回往了内室。

屋灯火尚自通明,想来成亲未久的妻子,正自守着空房,苦等着他回来。

推门而入时,却见那容貌秀美的少妇,正在灯下翻读着书帛。

这少妇,正是蒯褀过门未久的妻子诸葛玲。

少妇抬头一看,见是丈夫归来,脸上马上浮现盈盈笑意,忙是起身相迎。

她一面熟练的为丈夫卸下衣甲,一面询问着今日巡城之事。

“颜良那厮兵力不足,看样子只打算攻西北二门,东门还算太平,不过也不能小觑。今晚巡城一切都好,就是魏延那匹夫,自以为是,不按我的军令行事,若不是非常时期还用得着他,我早就将他军法处置。”

蒯褀满腹不爽的向妻子报怨了一番。

诸葛铃劝道:“那些个乡里出身的武夫,粗鲁没有教养,夫君何必跟他们生那闲气,失了身份体面。”

妻子的一番讨巧之词,说得蒯褀心里舒服了许多。

换下便服,蒯褀随手拿起了案上的书帛来看。

诸葛铃想起什么,忙道:“这是弟弟托人送来的书信,他说这襄阳城很难守住,劝我和夫君早作打算,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跟州牧请命调往江陵,这件事我还正想跟夫君说。”

蒯褀将书信扫了一遍,随手扔在了案上,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屑。

“不是我这个做姐夫的说他,你弟弟这个人没见过什么大世面,偏又好胡乱指点江山,他也不想想,襄阳城池坚固,粮草足支数年,如今又有蒯蔡两族协力助州牧守城,就颜良那点兵力,能攻破城池才怪。”

“可是亮儿他……”诸葛铃听得丈夫批评自家弟弟,秀眉暗蹙,欲待说几句好言。

蒯褀却拂袖道:“孔明他就是好高骛远,你这个做姐姐的以后好好说说他。行了,我也累了,早点休息吧。”

蒯褀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说着便翻身往**躺去,才片刻间的功夫,便是鼾声大作。

看着镜中的自己,身上新裁的这件衣裳,丈夫全然没有注意到一眼。

诸葛铃的俏脸上,掠过几分失望,看着埋头大睡的丈夫,只能是幽幽一声叹息。

######强攻开始。

一万颜家军的将士,对襄阳的西北二门,展开了猛烈的进攻。

颜良乃骑将出身,他麾下的军队最擅长的就是野战,凭心而论,这等攻城之战,确非他们的长处。

不过,为了配合魏延的里应外合,颜良不得不下点本钱,把刘表的注意力吸引在西北二门。

一连三天的强攻,损兵千余,襄阳城巍然不动。

挫败了颜良军的猛攻后,刘表和襄阳城的士民们又重拾了信心,紧张的情绪渐渐平伏下去。

他们似乎发现,那个可怕的颜良也并非是战无不胜,那个魔鬼般的人物,也有难以克服的软肋,而这个软肋,就是他们引以为傲的襄阳城墙。

随着挫败颜良的进攻,又有好消息不断的传来。

江夏方面,孙氏的江东军似乎减弱了进攻,夏口方面的危机已然解除,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抽调水军北上援救襄阳。

而江陵方面,大公子抵达那里不久,也迅速的集结了一支两万人左右的援军,随时都可以开拔北上。

一切的迹象都在表面,颜良似乎已陷入了攻坚不下的泥潭,最终胜利的天平,正在渐渐的向着他们伟大的刘州牧这边倾斜。

种种好消息的鼓舞下,襄阳城的士民们正在恢复着他们乐观的情绪,幻想起颜良打来之前,那种世外桃源般的和平生活。

战争的阴云正在远去,很快,一切都会恢复原样。

大部分的襄阳人,都在这样想。

就在襄阳人还是幻想着美好未来时,却没有人知道,一支五千人的骑兵部队,正沐浴着斜阳之光,一路如风的绕往襄阳的东门。

残阳西沉之前,那铁塔般的身躯,出现在了襄阳东门。

颜良跃马上得丘坡,举目远望,巍巍的襄阳城就在眼前,昏黄的斜阳将城墙镀上了一层金边。

演了这么多天的戏,终于该是杀青的时候了。

回望身后,五千骑士肃然林列,每一张年轻的脸上,浓烈的杀气都在涌动。

这时约定的时刻。

几次的书信往来,魏延已定下归顺之期,就在今的黄昏,他将斩断吊桥,大开城门,放自己的大军杀入城中。

只要自己的铁骑杀进城中,纵使刘表把全城的军民都动员起来,也休想挽回败势。

看了看日头,颜良高声道:“时辰已到,点起号火。”

号令传下,三堆烽火点起,浓浓的黑烟冲天而起。

城头方面的荆州守军,很快就注意到了城外冲天而起的三道黑烟,同时,他们也惊恐的发现,那黑压压如乌云遮日般的颜军铁骑,竟已逼至城外。

“是敌军杀到了,是颜良的骑兵——”

城头处,最先发现的哨兵尖声大叫,很快,发现了敌情的城头守军,都无不震动起来。

“各军不得惊慌,准备迎敌,速去报知蒯校尉和州——”

负责值守的那名都尉,话尚未说完时,一道寒光闪过,那颗血淋淋的人头便离颈而出,飞上半空,然后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跌落城头。

那无头的尸体晃了一晃倒了下去,身后,那横刀而立之人,目色凶凶,周身杀气弥漫。

是魏延。

城头的荆州士卒们一时间陷入了惊恐和不解中,他们怎么都想不通,那魏军司为何竟敢斩杀自己的上司,难道他疯了么?

很快,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便将他们从错愕中惊醒。

城门一线,魏延的部曲同时发难,几百精锐的义阳武卒,措手不及的杀向那些曾经的同袍。

因是刘表将大部分兵马都调往了北西二门,东门一线的守军仅只三千余人。

三千人虽少,却也足以应付十倍兵力的突然进攻,但这些原以为身处战火之士的士卒,却万万没有想到,竟会死在自己人的手中。

仓促之下,群卒无首,三千荆州军,竟被魏延的三百部曲杀得陷入了混乱。

而魏延更是手起刀落,无情的收割着人头,即使对付的是无名的小卒,每一刀下去也是倾尽全力,仿佛要把积蓄多年的委屈与愤怒,通通用鲜血与杀戮洗尽。

刀锋过处,无人可挡。

但见两道寒光掠过,吊桥的悬索被斩断,那一道吊桥轰然而落。

与此同时,城门口的部曲也杀溃了守城之兵,十几名浴血的义阳武士,齐声呐喊着口号,奋力的将那一道大门缓缓的推开。

魏延立在城楼中央,面向着城外黑压压的铁骑,刀削似的脸上,涌动着肃杀与兴奋。

颜将军,我魏延已为你打开襄阳的城门,此时不杀入,还更待何时。

城外丘坡上,颜良清楚看到了城门处的那场变乱。

吊桥已下,城门洞开,魏延果然没有失信。

颜良精神大振,当即就准备挥军杀入城中去。

这时,周仓却道:“主公,城门虽开,但若这是刘表的奸计却当如何,末将请代主公先进入城。”

周仓的这番话,不禁令颜良心头一震。

奸计么,似乎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只是,颜良很快就想起了那些脑海中的记忆。

历史上的刘备,对魏延是极为信任,甚至把镇守汉中这样的重担,宁给魏延也不给张飞这样的亲信。

而魏延,也为刘备尽心竭力的卖命,从未曾有过怨言。

反而是刘备死后,诸葛亮和他的后继者对魏延始终存有猜忌,让魏延屡屡表现出不满。

魏延就是这样一个人,你若对他好,他就十倍的奉还你,你若对他猜忌,他同样也不会忍受。

今日之叛,不正是刘表对魏延的轻视和不信任,所酿成的恶果吗。

思绪翻滚间,颜良脸上浮现出了豪然之色。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本将相信魏延是真心归顺,尔待无需疑心。”

颜良用他强烈的自信,消除了周仓等的猜疑。

猛回头,刀锋似的目光直射敌城,颜良长刀一指,暴喝道:“弟兄们,随本将杀进襄阳——”

怒啸声中,**黑驹四蹄发力,一人一骑,如黑色的闪电射去。

身后,五千铁骑轰然而出,如山崩地裂一般铺天而地杀出。

怒涛般的喊杀之声,震动九霄,轰隆隆的马蹄声,天地变色。

滚滚的钢铁洪流,挟着无上的威势向着襄阳东门摧去。

颜良一马当先,越过吊桥,穿过城门,呼啸着率先杀入了襄阳城。

五千骑铁,如冲破闸门的洪水,奔腾着灌入襄阳城中,大刀如风,无情的斩向那些仓皇迎战的荆州军。

那一条鲜血铺就的杀路,由东门处,沿着宽阔的大道,飞快的向着襄阳中心延伸而去。

杀出百余步之远时,正前方才终于出现了阻击的荆州军。

闻知魏延背叛,城门失陷的蒯褀,急匆匆的率领千余兵马赶来,迎面正撞向汹汹而至的铁骑,惊恐中的蒯褀,甚至还来不及下令列阵迎敌时,敌骑已如潮扑至。

颜良纵马如飞,手中的大刀挟着怒涛之势,径向蒯褀狂卷而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