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暴君颜良

第一百六十五章 小家伙,你还嫩了点

沉吟半晌,诸葛亮紧凝的眉头松展了开来,他的目光投向了跟前的弟弟。

“三弟,这一趟姐夫的葬礼,为兄就只有靠你了。”

听得此言,诸葛均先是一怔,随即猛然省悟。

他的二哥,这是要让他代替自己去出席姐夫蒯褀的葬礼,让他去代为犯险。

诸葛均犹豫了一瞬,欣然道:“只要我们诸葛家有人出现,旁人就无法对咱们说三道四,那颜良的奸计也就不能得逞,二哥,你这一计实在大妙。”

诸葛均非但没有拒绝,反而是十分兴奋,仿佛能代兄长去犯险,乃是极为荣耀之事。

诸葛亮却是轻声一叹,俊朗的脸上泛起几抹歉意。

“颜良乃残暴奸险之徒,此人若不除之,不仅是荆州,整个天下只怕也将被他祸害无穷,为兄如果不是为天下计,亲身犯险又有何惧,三弟……”

“二哥,你不用说了,你有经天纬地之才,留得有用之身要做番大事,愚弟替兄长去犯险,乃是心甘情愿,二哥你千万不要有愧疚。”

诸葛均言语豪然,表情诚挚,年轻的脸上没有一丝悔色。

“三弟,你果然不愧是我诸葛家的人。”

诸葛亮有感于弟弟的识大局,拍着他的肩膀,一脸欣慰之色。

兄弟二人相视而笑,一切皆在不言之中。

当天计议已定,几天后,诸葛均离开江陵,踏上了北上去往襄阳之路。

步入襄阳城,所见所闻,却与诸葛均想象中全然不同。

诸葛均只记得,每每提及颜良时,他的二哥孔明都会说颜良生性残暴,非是仁主。

久而久之,诸葛均心底里也形成了这样的观念。

在诸葛均的想象力,颜良攻下襄阳之后,应该纵容他的军队大肆掳掠,肆意妄为,繁华的襄阳城在颜良和他虎狼之士的践踏之下,将变成人间的地狱。

但如今诸葛均所见,却是街市繁华依旧,市井秩序井然,俨然一副民不知有兵的太平之状。

“难道颜良没有把襄阳城洗劫一空,没有烧杀抢掠不成?”

诸葛均心中狐疑顿生,心底里对颜良的印象,似乎渐渐起了变化。

满怀着狐疑,诸葛均来到了城南的蒯府。

此时的府中,已是一片素白,府中的老小皆在为主人蒯褀披麻戴孝。

正自守孝的诸葛铃,闻知有位诸葛公子到访,以为是二弟诸葛亮来了,急是欣喜不已的迎了出来。

当她看到来者竟是自己年幼的三弟时,欣喜的表情转眼褪去,眸中不禁浮现出意外之色。

“三弟,怎么会是你?”诸葛铃满脸不解。

诸葛均忙是上前见礼,诸葛铃只得暂压狐疑,将弟弟请入了堂中。

屏去仆人,堂中只余下姐弟二人。

诸葛均叹道:“姐夫正当壮年,不想竟为那颜良所害,当真是可惜。”

“两军交战,刀剑无眼,你姐夫的死,只能说是天意吧,也怪不得那颜良。”诸葛铃幽幽叹道。

诸葛均没想到,姐姐的话中还有为道良袒护的意思,这不禁令他暗中惊奇。

当下他便又道:“姐姐,我入城之后,见得这城中一片祥和,一点都不似刚经历过战火,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诸葛铃缓缓道:“那颜良虽然声名残忍,不过自入城后不久,他便严厉军纪,不许部下惊扰百姓,甚至还取库府钱粮,抚恤受害人家,便是因此,才短短几日功夫,这襄阳城的秩序就恢复如初。”

听得此言,诸葛均心头不禁大震。

严厉军纪,不许扰民,抚恤百姓……

诸般种种,哪里还有丁点残暴之主的样子,俨然就是一副仁主作风。

诸葛均实在想不明白,颜良究竟为何会这么作。

“这颜良定然是在演戏,想骗取人心,对了,定是这样,二哥一向料事如神,他的判断岂能有错。”

诸葛均的心中,渐有一个声音说服了自己,让他从质疑中抽身出来。

这时,诸葛铃却道:“三弟,姐在信中说得清楚,那颜良只得二弟前来参加葬礼,方才会允许给你姐夫迁葬祖坟,怎的却是你来。”

“这个……”

诸葛均迟怔了一下,方是叹道:“二哥他本是想来,只是南下江陵的路上受了伤,一直行走不便,所以只好让我前来。”

诸葛铃一听弟弟受了伤,慌的什么似的,着急的问长问短。

诸葛均吱吱唔唔,故编了一通,好容易才将姐姐哄过去。

诸葛铃也没怀疑,只是叹道:“二弟没大碍就好,只是那颜良指明让二弟来襄阳,方才肯让你姐夫归葬祖坟,姐姐只怕他见了你不肯答应。”

“姐姨放心,我看这颜良虽是武夫,倒是会作演戏收买人心,姐姐只管带我去见他便是,我料他为了给世人显示他仁主一面,他必不会再为难姐姐。”

诸葛均很是自信。

诸葛铃想了一想,总归无计可施,只好无奈道:“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试一试了。”

姐弟俩商议已定,遂是一同离府,径入右将军府去求见颜良。

此时的颜良,正自府院中练武,正练至兴头时,亲兵来报,言是诸葛铃和诸葛公子前来求见。

“诸葛公子?难道是诸葛亮不成?”

听到这个消息,颜良不禁有些吃惊。

原来颜良是判断,以诸葛亮的智谋,必能看出自己的诱骗之计,多半不是来自投罗网。

这时听闻诸葛公子前来,他便暗想一生谨慎的诸葛亮,竟也有如此胆量,倒有些让人刮目相看。

惊奇之下,颜良遂叫将那二人请入。

过不多时,诸葛铃和一名年轻的公子步入院中,颜良一眼瞥去,原本好奇的表情,立时便打了个折扣。

他从徐庶口中得知,诸葛亮年纪有二十多岁,而那诸葛公子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岂会是诸葛亮。

颜良隐约已猜到了什么,却不动声色的继续练刀。

“妾身见过将军。”诸葛铃上前盈盈一礼。

那诸葛均也上前拱手道:“草民诸葛均见过将军。”

颜良猛然收刀,目光如刃射向诸葛均,却令诸葛均心中为之一寒,不禁打了个冷战。

将刀扔给周仓,颜良饮下几口茶,方才道:“诸葛夫人,本将记得,你我之前的约定,似乎是诸葛亮前来襄阳,你这是什么意思?”

“是这样,家兄他……”诸葛均陪着笑脸,打算解释。

颜良却猛的一瞪,冷冷道:“本将没有问你,哪里有你说话的份。”

诸葛均被呛了鼻子灰,心中愠意,却畏于颜良之威,不敢再吱声,只将目光尴尬的望向了自家姐姐。

诸葛铃才强颜笑容,将诸葛亮受伤,不能来原因道来。

言罢,诸葛铃又道:“二弟他虽不能来,但又不敢拂了将军美意,故特命我家三弟前来,也算向将军表明我诸葛家的诚意,还望将军能够体谅。”

颜良心中却在冷笑。

好你个诸葛亮,果然是务实之辈,自己不敢来,又怕负了无情无义之名,却让自己的弟弟前来犯险,厉害,当真是厉害啊。

心下暗讽时,颜良的表情却愈见缓和。

那诸葛均见状,趁势道:“将军乃当世英雄,均自来襄阳后,听闻襄阳百姓都在说将军乃一代仁主,均是想以将军之仁慈,必能体谅我等苦衷,恳请将军能网开一面,准许我等将姐夫迁葬祖坟。”

这诸葛均小小年纪,这张嘴巴倒是利害,懂得拍颜良马屁,而且还往颜良头上扣什么仁主的高帽,想以此为由,逼得颜良为作秀,不得不对他们开恩。

只可惜,他们却还是看不透颜良。

听罢诸葛均的一番马屁,颜良却是一声冷笑,“本将可不是什么狗屁仁主,你以为本将是傻子么,被你几句恭维就能蒙骗过去,小家伙,你还嫩了一点。”

那诸葛兄妹闻言变色。

诸葛均更是被堵不知怎么回口,他是惊愕于这个颜良本根不按常理出牌,张口便是一番粗鲁直白的粗口。

别人家不管是真仁主还是假仁主,最起码嘴上还要装一装,可这颜良却连装都不屑装。

诸葛均一下子就愣在了那里,不知如何以应。

这时,还是诸葛铃最先从惊愕中反应过来,忙道:“将军请息怒,三弟他岂敢蒙骗将军,确实是有难言之饮。”

颜良却将手一摆,“不必说了,你们不讲信用,却想让本将守信用,天下间的好处还都让你们占去了,哪里来得这便宜事,来呀,把这诸葛小子给本将轰出去。”

左将亲军得令,一拥而上,将诸葛均便拖了出去。

诸葛均是秀才遇上兵,有理也说不清,连争辩一声机会都没有,便被一班军汉无礼的拖走。

诸葛铃见得此状,不禁焦虑慌张起来,忙是跪伏在颜良面前,哀求道:“这件事确是妾身做得不好,妾身甘愿受罚,只要将军能网开一面,让妾身将亡夫迁归祖坟,妾身什么都愿为将军做。”

听得这娇声的恳求,看着那楚楚可怜的素容,颜良心中不禁微微一荡。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