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暴君颜良

第二百三十一章 准备拿刘琦开刀

马云禄虽是女将之辈,却也知道权衡利弊,只思索了那么片刻,便果断的答应。

“这西凉女人,倒也是个痛快人……”

颜良遂叫将纸笔那拿,那马云禄也不含糊,当即提笔修书一封。

写罢,她将那帛书递与颜良,“你看一看吧,觉得不行我就再写一封。”

马云禄是怕颜良怀疑她在信中写了不该写的东西。

这一封信颜良自然是要查看一下,却又怎么会在此时。

当下他便看也不看将那书信收好,“马小姐既已应诺,又岂有反悔之理,本将信你。”

正事谈罢,颜良便又道:“眼下联盟未成,恐怕还要委屈马小姐在此多住几日,你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开口便是。”

听得颜良的关怀,马云禄只笑了一笑,也没说什么,先前的那些芥蒂,仿佛转眼间烟销云散了。

“颜将军,听说你打败了袁谭、刘琦,还有江东的三路大军围攻,不知可有此事?”

马云禄忽然又想起什么,便好奇问道。

颜良曾向看守们吩咐过,绝不可向她透露关于关陇方面的消息,至于其他方面的消息,那些看守们经不过她逼问,偶尔也会透露一些。

主公大败三路敌兵,开疆拓土,这等荣耀之事,那些做部下的,自然会得意的向马云禄这个俘虏炫耀一番。

马云禄心下却是不信颜良有这能耐,故是一直怀有狐疑,今日难得见到颜良,便忍不住要问一问。

“东吴那一路兵马,倒还有些棘手,不过这班趁人之危的宵小,又焉能耐何得了我颜良。”

颜良也不摆出那虚伪的谦逊,直言不讳的承认,言语之中洋溢着藐绝群敌的傲气。

听得颜良亲口承认,马云禄方才相信传闻非虚,这一刻,她那双水灵灵的眼眸中,不禁悄然浮现出几分惊叹之色。

“这个颜良先是把我们强大的西凉军团击败,而今又击退了三路强敌,这个人的实力,当真是高深莫测,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

马云禄心中揣测之时,眉色间悄然对颜良添了几分敬意。

“马小姐,本将还有军务在身,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告辞。”

颜良念着正事,也不屑于一个女流之辈多说,当即便起身欲去。

马云禄从神思中清醒时,颜良已到门口,她也不及多想,忙叫了一声:“颜将军且慢!”

颜良止步,转身望向马云禄,“怎么,马小姐还有什么事吗?”

“这个……我是想请将军……能不能往后……往后……”马云禄吞吞吐吐,欲言又止,似乎所请却又不好意思出口。

颜良便道:“马小姐若有什么需求,尽管开口便是,本将自会让他们去办。”

马云禄犹豫片刻,贝齿暗暗一咬牙,“我也不需要什么,我只是想请将军往后能常来坐坐而已。”

此言出口时,马云禄脸畔已暗生云霞。

这就有意思了……“马小姐这么想见颜某,不知有什么目的?”颜良故作好奇道。

马云禄脸又一红,却极力作淡然之状,“颜将军不要误会,我只是被你软禁在这里很闷,想请颜将军前来切磋切磋武艺,讨论一下用兵之道而已。”

“原来如此。”颜良笑了一笑,“本将麾下不乏良将,马小姐若有兴趣的话,本将大可派他们前来。”

马云禄脸上流露出几分不屑,傲然道:“其余那些土鸡瓦狗之辈,我马云禄又岂会瞧得上眼。”

颜良洞察人心,已然是感觉到了她的那点心思,心中便是暗笑。

今日心情甚好,便欣然道:“既然马小姐这般看得起颜某,抽得空时,我自会来跟马小姐切磋切磋。”

“那就多谢颜将军了。”马云禄拱手道。

颜良便不再多言,转身扬长而去。

大门重新关上,诺大的堂中,又剩下了她一人。

马云禄长松了一口气,整个人软软的坐了下来。

却不知为何,她的脑海之中,情不自禁的回想起了方才内室中那般难为情的场面,浑身上下更是的滋生了潮热的感觉。

朱唇轻启,悄然掠过一丝暗羞的浅笑。

######从马云禄手中拿到那封书信,颜良当天便派伊籍出往,前往西凉去游说马腾和韩遂二人,说服他们各自息兵,联起手来对付曹操。

袁谭方面,荀谌回往许都后不久,就去而复返,带回了袁谭的回复。

正所颜良和他的众谋士们所猜测的那样,袁绍极有可能是死期将至,那袁谭为了全力对付弟弟袁尚,竟是甘愿做出重大让步,把叶县割让给了颜良。

兵不血刃拿下叶县,拿到此要地,颜良的骑兵以之为跳板,疾行一日就可直抵许都城下,这笔买卖做得是极为划算。

颜良当即便派刘辟率军一千,屯驻于叶县,接手当地的防备。

好处到手,颜良当即向荀谌表示,他将很乐意与袁谭尽释前嫌,各守疆界互相井水不犯河水。

而为了表示诚意,颜良还特意将南阳的兵力削减至五千,以让袁谭放心大胆的去跟他的弟弟火拼。

而颜良也以此借口为掩护,趁机将兵力向襄阳方面集中,以为下一步对江陵的进攻做准备。

根据许攸细作网传回的情报,江陵方面刘琦的日很不好过。

前番襄阳一败,刘琦损失了几乎半数以上的步军,如今连同黄祖的水军在内,兵马总数不超过两万五千。

刘琦为了扩充兵力,不得不下令从荆南四郡征集兵马,以加强江陵的防御。

只是,让刘琦感到恼火的是,荆南四郡的郡守们多是阴奉阳违,以各种借口拖延,最后四郡加起来,只凑了不至四千老弱残兵,应付差事的发往了江陵。

这也难怪,荆南四郡对他老刘家的忠诚度,原本就不高,前番刘琦攻取江陵,声势极盛,诸郡郡守畏于其势,方才纷纷表示效忠。

如今襄阳一败,刘琦的实力和威望都大损,荆南四郡这些墙头草们,自然也就心存轻视之心,开始不把刘琦这荆州牧当回事。

刘琦的困顿,袁谭的求和,诸般形势都越来越有利于颜良,他便开始和谋士们图谋南征之战,最后定下方略,只等今岁春耕过后,便大举进攻江陵。

为了彻底的消除外患,颜良在发兵之前,还派了马良出使东吴,向孙权表明友好之意。

尽管前番在夏口,颜良设计狠狠的打了东吴的脸,还射伤了吴军统帅周瑜,但吴人除了士气上受打击之外,实则并未受到实质性的损失。

此时的孙权,完全有能力一面平定山越的叛乱,一面分兵对江夏造成威胁。

颜良派马良出使东吴,自然不是低声下气的求和,而是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向孙权表明他颜良不容侵犯的态度,希望两家能够友好相处,如果你孙权执意要兵戎相见,我颜良也不惧怕你。

此时的孙权,因是被山越的叛乱所困扰,又因周瑜负伤养病,短时间内无法再统帅大军,诸般不利的情况下,这位碧眼儿倒是很时识务,很客气的接见了马良,并表明了愿意修好的意向。

除了派马良跟孙权和谈之外,颜良还派人去往柴桑,私下里向一个人送了件礼物。

######柴桑城,周府。

天籁般的琴声回荡在府院上空,丝丝缕缕,如怨如慕,只将那枝头的鸟儿也听着不忍离去,渐渐有些醉了。

竹堂之中,檀香缭绕,周瑜正措弄琴弦,弹得一曲曼妙之音。

堂前,那白衣女子正舞袖弄影,手执一柄宝剑,和着琴乐翩翩剑舞。

那女子貌若仙子,身姿窈窕却不失丰腴,浑若美玉雕琢一般美到极致,举手俯仰之际,都散发着让人惊心动魄的美。

那绝色的美人,正是号称东吴双娇之一的小乔。

周瑜目中含笑,一面抚琴,一面欣赏着夫人的舞姿,原本苍白的脸色,渐也焕发出了几分光彩。

正弹到妙处时,周瑜猛觉肩上一痛,抚琴的手指不由便停了下来。

琴声骤止,小乔也停下了弄舞,回身看去,却惊见自己的夫君脸色难看的捂着肩膀。

“夫君~~”

小乔花容一变,忙是扑了过去,面含着忧色,柔声道:“夫君,你可是伤势又发作了么,妾身这就去叫医者。”

周瑜却强作笑颜,摆手道:“只是有些隐隐作痛而已,没什么大碍,夫人莫要担心。”

小乔知自己丈夫性情执着,便也不好再劝,只能给他端茶倒水,从旁宽慰。

痛了半晌,颜良紧皱的眉头方才松开,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见得丈夫痛劲过去,小乔紧绷的心情才松下。

她看着周瑜惨白的脸色,心中疼惜,便咬牙怨道:“这个颜良匹夫,竟把夫君伤成这样,当真是可恨,若是让他落在妾身的手里,妾身定然一剑刺死他。”

听得娇妻“杀气凛凛”的话,周瑜不禁被逗笑,脸色也缓和了不少。

正当这时,一名老仆捧着一木盒而来,说道:“启禀主人,方才有人送来一盒,自称是送给夫人的礼物。”

礼物?

小乔看了丈夫一眼,俏丽的容颜间,流露出几分疑色。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