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暴君颜良

第二百七十章 袁三公子软了

襄阳,军府。

颜良和他的谋士们,正兴致勃勃的谈论着北方的战事。

正如颜良先前预计的那样,袁谭和刘备的联手,不但彻底的扭转不利局势,而且在军事上占据了明显的上风。

刘备的三万大军自徐州北上,一路攻不无克,不十日间就攻陷了位于青州腹心地带的北海国。

北海一陷,青州东部临海的城阳郡、东莱郡就此被断绝了与青州的联系,尽皆不战而降归顺了刘备。

刘备遂率大军由北海国西进,大举直入齐国,连克益都、南丰数城,兵锋直指青州刺史部所在的临淄城。

刘备的连战连捷,一时威震中原。

颜良不得不感慨,刘备这厮果然是枭雄,此前未能成气候,所缺的只是世族的支持和智谋之士的辅佐而已。

此番他再取徐州,联姻陈家,得到了徐州第一大世族的支持,更得到了陈登这等智谋之士的辅佐。

此外,张绣、臧霸、程昱等曹操旧部的归顺,也极大的加强了刘备的实力。

现在的刘备,可谓是要文有文,要武有武,要名望有名望,如今又碰上袁家内斗这等天赐的良机,也难怪他会时来运转,刘备在青州方面的所向披靡,使得袁尚不得不从两河一线抽调兵马,派兵入援青州。

如此一来,袁谭在河南的正面战场所受的压力顿时骤减,十天之前,袁谭更是发动了一场奇袭,成功的攻陷了黄河北岸重镇黎阳,将自己的兵锋引入了河北。

黎阳乃黄河重镇,此城一陷,袁尚的魏国国都邺城,便将直接暴露在了袁谭的兵锋之下,袁谭的轻骑急行,不出一日就可直抵邺城城下。

邺城若失,袁尚集团只怕便将人心瓦解,袁尚离灭亡也就不远了。

“这位袁三公子都到了这份上,我就不信他还守着自家嫂嫂不放。”

颜良一副坐观虎斗的轻闲状,脑海里不禁又想起了曹植《洛神赋》里的绝妙诗句。

话音方落,却见许攸兴冲冲而入,一脸的喜色。

颜良心中顿有预感,便笑问道:“子远,看你这副样子,必是有喜讯。”

说着,颜良命人来许攸看茶。

许攸一口吞尽,润过嗓子,笑眯眯道:“确实有喜讯,而且还有两道。”

果然。

“莫非是咱们的袁三公子,堂堂魏王终于低头了不成?”颜良随口问道。

许攸面露奇色,显然是被颜良猜中。

“主公当真料事如神,不错,袁尚这小子的确是撑不住了,故是今日派人前来送信,称他一月之内就把甄氏送到襄阳,恳请主公到时能如约发兵,以解他眼下的困境。”

众人的神色皆为一振,彼此间互看了几眼,眼神中都含着同样的意思。

北进中原的时机,终于就要到了。

许攸、徐庶、贾诩……颜良的这些谋士,在智慧上或许与孙权的那些谋士不相上下,但在志向上却要远胜一筹。

许攸等人所想的首要之事,乃是辅佐颜良攻取中原,扫平天下,成就一番霸业。

而孙权的那些谋士们,则首先想的是鼎立江东,全据长江,观天下之变,再行进图中原。

一个把中原放在前,一个把中原放在后,眼光格局不同,志向与气魄也就有了高下之判。

而今眼见袁尚求救,自家主公有了名正言顺北进中原的机会,这些志向远大的谋士们,如何能不为之振奋。

“中原,洛神,哼,我颜良一个都不会放过……”

心中暗忖间,颜良刀锋似的眼眸中,杀气在渐渐聚集。

这时,徐庶却道:“北进中原是必然的,不过还是得扫平荆南,断绝后患为上,却不知刘琦方面有何动向?”

“嘿嘿,这第二道喜讯,正是关于刘琦这小子的。”许攸捋着花白的胡须,一脸的诡笑。

接下来,许攸遂将司闻曹由荆南发来的情报,道与了颜良及众人。

原来数日以前,刘琦命老将黄忠率三千步军,两千水军,以平定赵范叛乱为由,沿湘水南下,南征桂阳。

也就是说,此时留守长沙的兵马,只有黄祖的八千水军,还有不到两千的长沙步军。

听到了这个情报,颜良不禁面露奇色,“刘琦这小子胆子还真是大,竟然还敢抽兵去征讨桂阳。”

“主公将兵马尽数北调,又连番向刘琦示以友好,想来刘琦已然中计,以为主公打算北伐中原,故才想趁机掌控荆南四郡。”

许攸捋须笑道。

颜良微微点头,“刘琦这小子应该没这个胆色,更没这个见识,料想这必定是那蒯越给他出的主意。”

“蒯越此人玩弄权术还行,若论军谋,也不过是庸才一个而已,当年他断送了刘表,如今他这又是要断送刘琦呢。”

徐庶言语中尽是鄙夷,极是自信的给蒯越的军谋能力下了定论。

想想也是,当年刘表带甲十余万,若非是蒯越所谓的“妙计”,屡屡为颜良所破,颜良也不会有今日的声势,刘家也不会败落到了如此地步。

这个蒯越,毁了刘表,毁了刘琮,眼下又要毁了刘琦,颜良忽然间觉得,自己并不是他老刘家最大的仇人,这个蒯越蒯大谋士才是名符其实的刘家最大的仇人。

让颜良感到滑稽的是,蒯越明明屡屡断送刘家的基业,可从刘表到刘琦,却又屡屡的重用此人,他刘氏父子的用人准则,当真是不可用常理来揣测。

啪!

猛然拍案,颜良奋然而起,“荆南四郡,本将所虑者,唯一黄忠尔,如今刘琦即派黄忠南下桂阳,正乃天赐良机。眼下秋收已毕,本将已决定,克日发兵南下,荡平荆南——”

猎猎的杀气在颜良身上流转,那威势之气,直令在场所有人为之震慑。

战事将起,立功之时又到,众人的脸上,很快就涌动着蠢蠢欲动的兴奋。

强烈的战意,转眼间已让众人沉寂未久的血液,重新沸腾起来。

……南伐之计既已定,颜良和他麾下文武,旋即开始暗中密作用兵的准备。

为了进一步迷惑刘琦,颜良非但没有增兵巴丘,反而削弱了吕蒙所部水军,将吕蒙和部分抽调之军尽数调往襄阳。

同时,颜良又故意放出风声,声称不日便将北伐中原。

而为了营造北伐的假象,颜良更是大张旗鼓的抽调江陵、夏口之兵集结于襄阳。

五天之后,襄阳已云集了三万大军,其中更包括七千水军。

因是颜良做到了百分之百的保密性,除了数名机要谋士之外,以及当初献计的吕蒙之外,就连文丑这等心腹武将也不知道。

为了掩人耳目,颜良甚至还将大批的冬装,提前发放给了三军将士,以御北方秋冬的寒冷。

诸般的假象,使得云集襄阳的三军将士,也皆以为自家主公这回是真的要北伐中原,在给家中妻儿的信里,均是透露了将要北去的信息。

刘琦在襄阳自然也安插了不少细作,甚至颜良的官吏中,尚有不少刘氏旧吏,私下里跟刘琦眉来眼去,为其充当着耳目。

颜良这以假乱真的伪象,自然很快就传回了临湘,使得刘琦集团上下,都对颜良将要北伐信以为真。

受此迷惑之下,刘琦又调了两千水军给黄忠,以期凭着优势的兵力,尽快的平定桂阳。

刘琦再度抽调兵马的消息,很快就传回了襄阳,当颜良得知黄祖的水军只余下六千左右时,旋即决定连夜起兵。

残阳西斜,夜幕将至。

襄阳水营之中,原本刚刚饱食过一餐,正打算回帐休息的水军士卒,却为紧急集合的锣声所惊,七千水军将士,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甲,拿好兵器,赶往校场集合。

当众军赶到时,他们发现,他们的主公颜良已立于将台之时,那巍巍如铁塔般的身躯,散发着强烈的压迫感,让人不敢仰视。

目色沉沉,冷绝如刃。

在颜良的身后,魏延、张郃、吕蒙三将分立左右,神情同样冷肃。

诺大的校场上,黑压压的林列了数不清的将士,却无人敢喘一口大气。

七千将士,鸦雀无声,静寂的像是同一个人。

扫视众将士一眼,颜良深吸一口气,高声道:“尔等云集襄阳久,今晚,本将就要命尔等再上沙场,为本将去扫灭一个大敌,本将还是那句话,有功必赏,有罪必罚,尔等可有信心?”

厉声一喝,直令众军神色一震。

接着,八千将士便齐声怒啸:

“愿为主公死战——”

颜良点了点头,以示满意,再度环视众将士,颜良遂是马鞭一扬,“全军即刻出发,南取长沙,扫灭刘琦——”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脸上都涌现出惊诧之色,纵然是魏延这等将领,也无不面露惊异。

唯有早就知情的吕蒙,却是一脸淡然,嘴角微微掠起一丝笑意。

魏延和张郃对视一眼,惊诧的表情变成了恍然大悟,直到此时他们才猛然省悟,原来自家主公要打的根本不是中原,而是刘琦。

原来,先前诸般种种,都只是惑敌的假象,竟然是连自诩智谋的他们都被瞒过。

恍悟之下,那二将不禁望向颜良,眼眸之中,透露的皆是对颜良的敬佩与惊叹之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