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暴君颜良

第二百八十六章 天下震惊

一盏茶后,颜良穿戴好了衣服,走出了中军大帐。

此时,周仓已在外候有一会。

伸过一个长长的懒腰后,颜良漫不经心的问道:“叛贼可已被剿灭?”

“启禀主公,赵范已被黄老将军斩杀,其余叛众皆也被扫平。”周仓忙是拱手答道。

回答之际,周仓却心想外面一场大战,自家主公却如此闲然,俨然胜负早在掌握之中一般,这份从容与自信,当真是非常人所及。

颜良点了点头,“很好,众将士都辛苦了,传令下去,去把赵范的家给我抄了,抄出的资财,统统赏给三军将士。”

对于愿为自己血战的将士,颜良从不吝啬赏赐。

周仓及左右将士一听,自然是无不欢欣鼓舞,周仓当即兴奋的去传达颜良的犒赏之令。

于是,在平定这场叛乱的当晚,黄忠便奉命率数千兵马,直入郴城而去。

此时的郴城守军,闻知赵范已死,哪里还敢抵挡,急是开城投降。

黄忠便率军而入,迅速的接管了四门,并分兵入城,抄捕赵范、鲍隆等参与谋反者的家眷。

桂阳一郡久不服从州部之命,割据的习惯由来已久,颜良便索性趁着平叛为由,一口气将郡中那些心存叛逆的势力连根拔除。

对待叛乱者,绝不能有妇人之仁,这一点颜良自是深知。

于是他便果断下令,将赵范等叛乱为首者一并抄家,除家产抄收之外,凡高于车轮的男丁一律斩首示众,其女眷则统统罚没为奴,赏赐于黄忠等有功的将士。

在颜良的铁血政策下,不数日的功夫,盘踞于郴城的赵范的嫡系势力,几乎被杀之一空。

当年软弱的刘表,一味的忍让,不敢用霹雳手段铲降的割据威胁,如今却为颜良在数日之间,便以雷霆之势铲除。

几日之后,杀戮结束,桂阳郡复归平静。

颜良即将一批未参与叛乱的官吏,升任至郡吏一级,来补充各职位的缺失,同时飞马催促马良前来就任桂阳太守之职。

不数日后,马良抵达了郴县,颜良遂正式委命他为桂阳太守,并留下一千精兵充当马良实施太守职权的后盾。

一切布署妥当之后,颜良旋即率大军北归,还驻了长沙。

而在这期间,魏延二将也平定了武陵和零陵二郡,斩杀了那些妄图反抗之辈,彻底的扫清了刘氏残存的影响力。

至此,荆南四郡悉平。

经历过连年的血战,此时的颜良,终于从当年只有两千兵马,客身前来荆州的“袁家叛将”,一跃成了扫灭刘表,全据荆州的一方之雄。

更重要的是,当年刘表统治下的荆州,南阳一郡为曹操所占,荆南四郡阳奉阴违,荆襄七郡,实则刘表只统治了一半。

而今的颜良,南阳和荆南四郡皆在他实际掌握之中,也无蒯越、黄祖这等尾大不吊的土族重臣,麾下众文武如指而使,治下七郡皆尽心归附。

如今的颜良,真正的做到了对荆州百分之百的统治。

拥有着如此实力的颜良,已可以自豪的向天下人宣布:

我颜良亦为一方之雄,尔等谁还敢再小觑于我,我必令尔等负出沉重代价!

而颜良扫灭刘琦,平定荆南的消息,很快便也传遍了大江南北。

######

关中,长安城。

相府之中,曹操看着案几上那份来自于荆州的情报,深凝的眉宇间,闪烁着几分吃惊与无奈。

就在数月之前,陇西的韩遂和马腾重归于好,联合了数股西凉诸侯,纠结了三万铁骑穿越陇山,兵围陈仓。

此时的曹操,正集结兵马,打算趁着袁家内乱之际,挥戈东进,重新杀回中原去。

志气昂扬的曹操,却没料到原本被打散了的西凉军,竟会重新联合起来进犯。

后方有危,不得已之下曹操只能暂时搁置东进的战略,亲率数万步骑赶往陈仓。

西凉军这回似乎也变聪明了,他们见识了曹操用兵的诡诈多变,闻知曹操亲军前来,便即撤陈仓之围而去,避免与曹操主力决战。

曹操心念着中原,不想陷入与西凉军拉踞战的泥潭中,便不敢率军西征,只能在陈仓一线留以重兵,以夏侯渊为统帅,令其严防死守,不得与西凉军交战。

这一来一回几番折腾,当曹操腾出手来,打算东进中原时,却发现他手中可用的机动兵力,仅只有三万之众。

而就在此时,却传来了颜良平定荆南的消息,这个消息对曹操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颜良这头恶狼已经长壮,诚难与之争锋啊……”

曹操长叹了一声,满腔的无奈。

这时,阶前荀彧道:“颜良如今全据荆州,气势已成,当此争夺中原之时,我们万不能与之为敌,依彧之见,丞相不妨就势任其为荆州牧,以为结好拉拢。”

前番不得而已封颜良为右将军,曹操就很是郁闷,而今又要封其为荆州牧,曹操自是更不情愿。

只是不情愿归不情愿,曹操却深知其中利害,沉吟了半晌,点头道:“颜良既是恶狼,那咱们就暂时喂他点肉,待我平定中原之后,再转过头来对付他不迟。”

曹操此语,当是默认了荀彧的提议。

“丞相,我以为,眼下之势,光靠给颜良封官已是不够,我看我们还得调整一下我们东进的战略。”

说话那人,正是郭嘉。

曹操和在场的众谋臣,听得此言,神色皆是微微一变,尽是目露奇色。

按照最初的战略,曹操当趁着袁氏内斗之机,从潼关东进,先夺取洛阳,再收复许都,而后一路东进,恢复失地。待收复中原后,再北渡黄河,彻底剿灭袁氏。

一直以来,这都是既定的大战略,如今郭嘉忽然说要调整,众人自然会感到惊奇。

“奉孝,这东进战略怎么个调整法,你倒是说说看。”曹操起了兴趣。

“如颜良全据荆襄,下一步极有可能挥师北上,兵进中原,而以荆州的位置,颜良首先要攻取的,必也是许洛之地。如此一来,颜良战略就岂非与我们冲突?介时我军若仍依旧战略东进,就势必要先跟颜良拼个你死我活,这一点,丞相可曾想到过没有。”

郭嘉洋洋洒洒一番话,瞬间把曹操给点醒,那焦黄色的脸色,顿为一震。

“当然了,以丞相之雄略,以我军之精锐,若倾尽全力,自可击败颜良,夺取许洛。但那个时候,我们就要陷入跟颜良的持久战当中,如何再能抽身恢复失地。这其中的利害得失,我想以丞相之英明,自然深知。”

曹操陷入了深思。

“奉孝所言的确有理,我自不怕那颜良,怕的是跟他打个没完没了,误了我收复中原的大事,嗯,看来了东进的战略,确实应当有所调整……”

曹操微微点头,显然是赞同了郭嘉的说法,但同时,他却又生了新的疑问。

“话虽如此,可是,难道就为了避免跟颜良冲突,难道就要放弃恢复中原吗?”曹操凝眉道。

郭嘉笑了笑,“当然不是,东进自然是势在必行,只是嘉以为,我们东进的目标,不应该放在许洛,而是应该改在此处。”

说着,郭嘉走到壁悬的地图上,手指划了个圈。

曹操与众人看去,却见郭嘉所指的位置,却是黄河以北的并州之地。

一时间,众人奇色更重,而荀彧等几位顶级谋士,却已暗暗点头,会意了郭嘉的意思。

“并州乃袁尚兵力薄弱之处,丞相若由蒲坂津东渡黄河,先取河东郡,再一路北上,必可势如破竹的夺取并州,而后再东下太行山,借着俯攻之势,便可一举荡平幽冀二州。介时,关中和河北皆为丞相所有,虽当年之袁绍也未有这般之势,那时再荡平中原,又有谁会是敌手。”

一语过后,满堂惊臆。

曹操更是如梦初醒一般,一脸的豁然开朗。

当初袁绍凭着河北之地,击败了自己,现如今自己又为何不能重复袁绍的成功。

统一天下,又何必非拘泥于先得中原不可。

曹操几步走到地图前,捋须凝目,兴奋的权衡着郭嘉的战略。

而身后荀彧等谋士,则纷纷的表示赞同郭嘉之策。

沉思良久,曹操忽然间放声大笑,笑得是何等的畅快,仿佛凝聚于胸困扰,终于得解一般。

笑声骤止,曹操嘴角又掠起一丝冷笑,“颜良啊颜良,我就先避一避你这头恶狼的锐气,让你嚣张几日,早晚我都会收拾掉你,哈哈——”

######

扬州,秣陵。

军府之中,孙权目色如刃,眼眸之中迸射着阴冷的恨色。

他拳头紧握,骨节咯咯作响,手心中的那道帛书几乎被他揉烂。

那帛书上所书的,正是关于颜良扫灭刘琦,平定荆南的最新情报。

“颜良狗贼,你夺走了原本应当属于我的荆州,还把我的柴桑烧为白地,这口恶气,我孙权岂能咽下!”

孙权猛一拍案,冷绝之极的杀意与愤恨,如潮水一般在孙权狰狞的脸上涌动。

阶下重臣,无不微微变色。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