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暴君颜良

第三百五十一章 抽 身

程普驻马横刀,两万吴军严阵以待。

大营之外,喊杀之声震天动地,黑暗之中,似乎有无数的敌人,正如发狂的野兽一般试图冲入营中。

只是,这喊杀声已持续了半个时辰,却并未有半个敌人的身影出现在视野中。

营栅一线,那些弯弓搭箭,或是端着弩机的弓弩手们,早已累到臂弯酸痛,而那些举刀法枪的步卒们,同样也在风中凌乱了许久。

半个时辰过去,敌人就这么在营外大喊大叫,却始终不发起进攻。

吴军高昂的斗志已经在消弥,焦躁的情续开始在军中弥散。

尽管驻马而立的程普,表面上看起来依旧沉静如铁,但那冷静的表象之下,却同样是一颗渐生狐疑的心。

颜军的举动,怎能不让他奇怪。

初时之时,程普以为,敌人光喊杀而不攻,乃是为了企图制造佯攻的假像,以麻痹自己的警剔。

但营外的敌人,连着喊杀了半个多时辰,却仍不见攻击的迹象,这般怪异的举动,却让程普渐生怀疑。

“颜良,你这狗贼,你到底攻还是不攻!”

程普的脑海中,那个问号越来越巨大。

正当程普狐疑不解时,突然之间,营外的喊杀之声骤然沉寂下去,就像是随风而去的烟雾一般,转眼消失不见。

两万已显疲惫的吴军,他们渐渐松懈的精神,反而因此重振起来。

程普唯恐敌人这突然的变化,乃是要真正发起进攻的迹象,忙是拨马奔走于营栅一线,喝令着全军集中精神,准备全力应战。

号令传下,两万吴军抖擞精神,握紧了手中的刀枪,准备迎击敌人的猛攻。

然而,让他们感到失望和迷茫的时,苦等了许久,依旧不见敌人有任何攻势。

那隐藏在夜色中的敌人,就像是幽灵鬼魅一般,忽然间就没了动静。

“不能再被动的等待了。”

程普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于是他急忙下令,派出一队斥候出营,前去侦察敌情。

敌在明,他在暗,若营外当真有颜良大军,这一队斥候出去就等于羊入虎口。

迫不得已之下,程曾这是打算用士卒的性命,来侦察敌人的虚实。

手心里捏着一把汗,程普皱着眉头,静静的等待。

一刻钟后,斥候们去而复返,回报的情报让程普和其余诸将,尽皆大吃一惊。

营外方圆数里,不见半个敌影,那汹汹而至的敌人,已然撤离。

“敌军喊杀了大半天,却不攻而撤,莫非是颜良那狗贼看出我们有所防备不成?”太史慈狐疑道。

程普微微点了点头,眼下这种情况,似乎只有太史慈的解释还说得通。

等了大半夜的众将,耳听着颜军不攻而撤,均是有些失望。

这时,程普便道:“尔待何需叹气,咱们这里不能迎头痛击颜良狗贼,还有都督那一路兵马,老夫相信,此时都督早已攻破敌营,杀得那颜良落荒而逃。”

程普的话中充满了自信,对周瑜的计策是深疑不疑。

诸将略感遗憾的精神,这才稍稍又振奋回来。

正当这时,一骑从水营方向飞奔而来,大叫道:“都督的船队回来了——”

众将的精神又是一振,程普捋须笑道:“想来都督是得胜而归,走,尔等随老夫去水寨迎接都督凯旋。”

太史慈等诸将尽皆兴奋,一众人等便带着昂扬之色,跟随着程普一窝蜂的去往水寨。

当程普等众将来到水寨之时,眼见所见,却让他们大吃一惊。

一艘艘的战船入寨,从船上下来的,并非是他们想象中那得胜而归的兴奋面孔,反而是一个个灰头丧气,负伤累累的败卒。

此等情形,竟似大败而归!

众将神色惊变,面面相觑不知所以,震惊之下的程普,更是策马直奔周瑜的旗舰而去。

当他试图寻找到了周瑜的身影时,却惊怖的看到周瑜却是一身浴血,昏昏沉沉,被士卒抬下船来。

“元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都督为何会受伤,将士们这又是……”程普向着旁边的董袭惊问道。

“程老将军,我们中了颜良的埋伏了。”

董袭遂将劫营的大军如何中计,周瑜又是如何中箭负伤之事,默默的道与了众人。

听得董袭之间,程普和吴军众将,尽皆陷入了震惊之中。

此时的他们,却才猛然惊悟,原来,他们周都督苦心设计的诱敌之计,竟然是被颜良那狗贼再次识破。

而且,颜良还来了个将计就计,派了一万人马在营外大喊大叫,为的就是让周瑜误以为他已经上当,反诱使周瑜率军前去劫营。

明白真相的吴军众将,个个脸上涌动着惊怒。

他们是在惊怖于颜良的智谋,竟然再次识破了自家都督精妙如斯的计谋,而怒,则是怒于周瑜竟然被颜良射伤。

“颜良这狗贼,他竟能……”

震惊中的程普,已不知如何来形容他对颜良的吃惊。

这时,担架上的周瑜,却幽幽转醒,看着围视的众将,苍白如纸的脸上,不禁流露出几分惭色。

“都督,你伤势如何?”见得周瑜醒了,程普急是扑了上去。

周瑜强咬着牙关,有气无力的说道:“颜良狗贼识破了我的计谋,他却并不知我中了箭伤,仲德,速率全军连营拔营退往苦县,待到明日时,颜良必会大举来攻,快,快啊……”

周瑜刚说几句,剧痛之下,又是昏了过去。

连着两番被颜良刺激,此时的周瑜这是真的倒了下去。

程普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便急是下令全军拨营,连夜的往苦县方向撤去,并派人驰往秣陵,向孙权报知此间失利之事。

######次日天一大亮,颜良便即令三万大军倾巢而出,向着十余里外的吴营杀奔而去。

涡水之畔的那场伏击战,战后打扫战场,粗粗一算,吴人死伤有四千之多。

这也就是说,连同武平一役的损失,吴人的三万大军几近已损失三分之一的数量。

而涡水兵败,势必会对吴人士气造成极大的打击,所以颜良才决定不才按兵不动,而是尽起全军发动一场致命的进攻。

当颜良的大军,浩浩荡荡的杀奔吴营时,颜良才惊奇的发现,一夜之间,吴营竟是人去楼空,两万多吴军走了个干干净净。

扑之一空的颜良,急是派出斥候去侦察,却才得知吴人已连夜拔营,由水路向苦县退去。

此时的颜良,不得不佩服周瑜的反应能力,刚刚经历一场大败,就能推算出自己第二天会倾军来攻,开溜得倒也及时。

此间距离苦县不过数十里,当颜良的斥候回报之时,吴人已大部退往了苦县,有了城池的依靠,再行大举进攻,显然便不再合适。

未能一举击破吴军,颜良多少有些遗憾,但斥候们带回的另一个消息,却让颜良又有了意外的收获。

周瑜受了箭伤,而且还气到吐血。

经过斥候和深入苦县细作们的探察,颜良这回终于是确定了这个意外的惊喜,非是那周瑜再耍把戏。

周瑜受伤不轻,吴军的指挥权已落在程普手上,此人虽经验丰富,治军有方,沉稳有余而智谋不足,远非颜良的对手。

这也就意味着,吴军退兵南归已是势在必行,而吴人若然退兵,颜良方才能抽出身后,北上去对付刘备这个真正的大敌。

此时梁国方面传来消息,大张旗鼓进攻睢阳的袁尚,非但没有打败刘备,反而是损兵折将,连着吃了几场败仗。

屡战屡败之下,袁尚只能放弃了主动进攻,兵马退出梁国,退守襄邑、己吾一线。

而连战连捷的刘备,却反守为攻,率领着大军趁胜追击,向着袁尚发进了猛攻。

袁尚的兵马已被削弱,颜良之目的已然达到,他当然不会坐视袁尚大军覆灭,让刘备趁机坐大,此时也当是他挥军北上,收拾了刘备,坐收渔人之利的时候。

然而,让颜良感到不爽的是,退守于苦县的吴军,却并未如他所料的那样,就此退兵而出,反而是有据过不退,大有打一场持久战的迹像。

根据细作传回的情报,原本吴军方面,程普本是打算撤兵南归,但周瑜却坚持不肯撤兵,非要跟颜良继续对峙下去。

“这位美周郎,伤成这样了还不退兵,非要跟我在这里耗着,他这是自己讨不着便宜,非要拖着让我也无法渔利啊……”

军帐之中,看着那份关于吴军的情报,颜良不禁感慨道。

张辽道:“吴军不退,我军侧后就始终受到威胁,主公,莫不如尽起大军,强行击退吴人?”

颜良却摇了摇头,“吴军虽败了两仗,但好歹还有两万兵马,又有程普这样的老将坐镇,我军强行攻打苦县,未必有好果子吃。”

颜良意在击败刘备,和周瑜开战本就因周瑜主动挑衅,不得已而战之,如今再强行攻城,做无谓的牺牲,非是他的风格。

“既不强攻,又想让吴人退兵,只怕不易啊……”张辽叹道。

正当这时,一直沉默的徐庶,嘴角却掠过一丝诡笑,“主公,庶有一计,或许可让周瑜不得不退兵而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