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暴君颜良

第五百七十章 破战象!

天色阴晦,晨风习习。

数万颜军将士,井然有序的列队出城,静寂无声的开赴南安城南,很快就按既定的计划,结成了连绵里许的庞大军阵。

在军阵中之,还夹杂着数十个被灰布所蒙的庞然大物,虽看不清其真容,但从外表轮廓来看,倒是有点像是霹雳车。

颜良坐胯黑驹,手提青龙刀,一如往常那般,巍然自信的驻立在阵中。

诸将皆已就位,而这一次,待在他身边的,则是新降未久的李恢。

极目远望,黑漆漆的乌云正铺天盖地而来,颜良知道,那是数不清的蛮军正在逼近。

那徐徐而来的乌云中,隐隐约约传出“呜呜”的吼叫声,嗡嗡如闷雷一般,听着就让人背上发碜。

纵使身经百战的颜军将士,此时心里边也有些忐忑不安,毕竟,他们将要面对的,是此生都不曾见过的强大,而且奇异的对手。

黑云渐近,终于,那全新的敌人,他们的狰狞面容,渐渐的浮出了水面。

看清时,所有的颜军将士,包括颜良本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战象,传说中的战象,终于出现了。

那有几人之高,体积足有数头牛那般巨大,身披着白色骨甲的战象,正迈着粗大的巨腿,扬着锋利的长牙,缓缓而来。

几千头大象,尽管彼此的间隙拉得很开,但整体看去,仍是黑压压一片,如一道黑色的巨墙铁壁一般,平推向着。

那般气势,给人一种泰山将崩,人力所不能阻挡的错觉。

而几千头巨象背上,万名南蛮象兵,正挥舞着兵器,张扬着弓弩,吼叫着奇怪的号子,向对面的颜军耀武扬威。

阵中,那一头体积最巨大的战象上,八纳洞主木鹿,正横叉而坐,满脸的得意洋洋。

在木鹿看来,他的战象可是陆地上最庞大的生物,拥有着最坚厚的战甲,几乎就是无敌的存在。

这将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斗,木鹿所要做的,只是摧动着他的战象军,辗压上去便是。

象军之后,孟获刘璋的数万步骑联军,正尾随在象屁股之后,缓缓的向北前去。

尽管孟获看到的是一排排的象屁股,但这足以令他自信到极点。

“此一役辗杀颜军之后,本王的大军就直取成都,听闻成都有数不尽的珍宝,玩不完的女人,入城之后,任尔等随意掠取。”

志在必得的孟获,已经提前向他的蛮军士卒们许下了赏赐。

号令传下,众蛮军士卒们无不欢欣鼓舞,兴奋得大呼小叫。

刘璋和他的蜀军们却个个黯然,耳听着这班蛮军,竟要去攻取他们的家园,抢夺他们的姐妹,他们却只能隐忍。

众蜀军的眼中,皆流露着愤愤之色。

而懦弱的刘璋,却不敢有任何反应,甚至还赶紧传下令去,命他的蜀军将士们控制情绪,不得造次。

就在孟获畅想着未来时,前军处,木鹿指挥的战象军队,已经逼近了颜军四百步的距离。

这个距离,已经足以发起一次冲锋。

望着那黑压压一片的战象铁壁,颜良不得不承认,即使纵横天下的自己,也着实倒抽了口凉气。

他很清楚,在那巨象的面前,任何高超的武艺,都显得是那么的脆弱无力。

即使武艺超绝如此自己,即使是吕布复生,面对着一头巨象,也将无计可施,而巨象身上那名连姓名都不知的小兵,甚至都有可能将你轻易辗杀。

“德昂,此战的成败,就看你的了。”颜良目光瞥向了身边的李恢。

“主公放心,恢苦心钻研数载,为的就是今日一战,恢绝不会让主公失望。”李恢倒是信心百倍。

颜良微微点头,示意他可以准备了。

李恢一拱手,策马飞奔往阵前而去。

不多时,在李恢的号令下,几百名士卒,将那一辆辆为布所蒙的庞然巨物,徐徐的推上了阵前。

远方处,木鹿清楚的看到了颜军的动作,他知道,颜军阵前那神秘的东西,很可能是用来针对他的战象。

不过,木鹿却万分不屑,他根本不相信,这世上有什么东西,能够阻挡他战象军团前进的脚步。

“全军进攻,辗杀敌军,踏平南安城——”木鹿挥舞着钢叉,发下了号令。

蛮军阵中,立时发出了“呜呜呜”的,类似于大象吼声的号角声。

几千头驻立的大象,开始扬着长牙,迈着粗腿,向着颜军军阵小跑冲来。

那庞然大物,每迈出一步,地面上都要被踏出一个小坑,几千头大象同时奔跑,所发出的力量之大,简直是空前绝后。

大地在震颤,剧烈的震颤。

那轰隆隆的震动声,由远及近的传来,透过双腿震击着颜军将士的心脏。

每一名士卒的脸上,都无法克制的流露出了惊悚之色,这些身经百战之士,在面对着这世上最强大的动物军团时,竟也感觉到了久违的畏惧。

然后,尽管畏惧,却没有一人擅动一步,每个人都紧握着兵器,死死的守住自己的位置。

因为他们相信,既然他们百战百胜主公敢一战,就必有必胜的把握。

即使被巨象踏为肉泥,他们也将宁死不退!

大地震动,苍天变色。

战象的奔跑速度虽不及战马,但也相当的惊人,只片刻的功夫,就奔出了百步之远。

颜军阵中,弓弩手开始放箭,但那如雨的的箭矢打在战象坚厚的骨甲上,却直如挠痒痒一般,起不到任何用。

战象依然是狂奔,越来越近。

阵前的李恢,大喝一声:“时机已到,把布统统都掀开来吧。”

号令传下,士卒们一齐用力,将那一座座巨物所蒙之布,统统的都掀将了起来。

那隐藏其下的神物之物,终于露出了它本来的面目。

看到真容,颜军将士无不一片惊奇。

那巨物,并非是他们先前猜想的霹雳车之类的武器,竟却是一只只木制的假兽。

这些巨大的假兽,皆以木刻彩画,以五色的绒线为皮,以钢铁作为爪牙,近处观之自知真假,但远处看时,却甚为吓人。

这巨兽一现,不光是颜军将士惊奇,就连正杀奔而来的蛮军象兵,也无不惊异不解。

正当所有人都狐疑吃惊时,李恢又大喝一声:“巨兽,放火——”

号令再下,负责操作巨兽的士卒们,马上就动弹了起来,点燃了藏在巨兽口中的烟火之物。

一时间,几十头巨兽口吐火焰,鼻喷黑烟,身摇着铜铃,在颜军士卒的推动下,向着迎面而来的战象“张牙舞爪”而上。

那几千头无坚不摧,天不怕地不怕的战象,这一刻,却被对面这口中吐火的假兽吓到了。

千头受惊的战象,哪里还顾得主公的驱使,纷纷的停下了脚步,惊叫着扭头倒奔而还。

木鹿惊恐了,象兵们惊恐了,就连原本心怀忐忑的颜军将士,这一刻也皆惊呆了。

谁都没有想到,那些看似无敌般的战象,竟然会被一群伪装的假兽给吓到崩溃。

颜良的嘴角,却扬起了一抹冷笑。

但凡动物几乎都怕火,这一条铁律,自然是古今皆通,李恢那伪装的假兽不是关键,关键在于假兽中所吐出的火焰,才是真正让象群崩溃的关键所在。

颜良依稀记得,演义之中,诸葛亮南征之时,就是利用这等假兽,击败了可以驱使虎象的南夷军团。

这时颜良才知,诸葛亮所用之计,原来正是李恢所献。

而今时空转换,李恢的计策,只是献于了颜良而已。

其实颜良先前还在想,是不是可用传说中的那个方法,以老鼠来吓唬大象,但李恢却说,大象这种庞然大物,根本就不怕老鼠,所谓老鼠可以钻大象鼻孔的说法,只是人类的臆想而已。

颜良这时才知道,原来童话里的故事,果真都是骗人的。

喷火的假兽在推进,战象们在惊恐的嘶叫,受惊的大象们只顾掉头而逃,失去了阵形的它们,只余下了动物逃跑的本能。

彼此的挤撞开始,数不清的大象被同伴撞倒在地,蛮军的象兵们跟着被从象背上甩下来,转眼间就被无数双大象的巨腿,踩到连肉泥都不如蛮兵的惨叫,大象的惊恐声,回荡在天地之间。

观战的颜军将士,这才从惊愕中回过神来,转眼就斗志大作,挥舞着兵器,发出了山崩地裂般的叫好声。

“全军,进攻,杀尽蛮夷——”颜良青龙刀猛的向前划出,发出一声惊雷般的暴喝。

数万颜军将士轰然裂阵,热腾激荡着诸将,率领着斗志昂扬的将士们,如潮水一般杀出,尾随在象群之兵狂涌而上。

象阵之后,那几万观战的蜀夷联军,彻底的傻了眼。

原本得意洋洋,正勾勒着蓝图的孟获,那一张得意的面孔,也瞬间为前所未有的惊恐的袭据。

迎面处,尘土漫天,混乱的战象之群,正如崩毁的山川一般,轰轰的向着他们辗奔而来。

孟获的理解能力,在这一刻彻底的崩坏了,他怎么也想不通,那战无不胜的象群,为何会无故的倒辗回来。

“怎么会这样,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啊……”

惊恐的孟获,已是语无伦次,颤抖到连手中的兵器都拿捏不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