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暴君颜良

第六百四十四章 对待毒老虎要更毒

沿城一线,几乎所有的燕军,都还处于震恐之中。

活到这么大岁数,他们这还是头一次看到,当爹的亲手射杀了自己的儿子。

而且,做出此等“虎毒食子”之事的人,竟是他们心目之中,神将一般的关云长将军。

骇然惊诧的众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惊恐的燕军士卒,最终还是被关羽的怒喝震醒,此时没了误伤关平的忌惮,几千号弓弩手们,开始发疯似的向着逼城而来的楚军疯狂放箭。

两百步外的颜良,尚不知关羽射杀了关平,他只看到城头上原本踌躇的敌人,突然间如放开束缚一般,肆意的向进攻的己军放起了箭。

虽不知真相,但颜良的心中,隐约已有所猜测。

片刻后,一骑由前军飞奔而来,直抵颜良的马前。

“启禀大王,那关羽亲手放箭射死了关平,城头敌军箭矢太密,黄老将军请大王示下是否还继续进攻。”

关羽亲手射杀其子!

当在场的楚军诸将,听闻到这个消息后,身为敌人的他们,也不禁吃了一惊。

这些纵横沙场,杀人如麻的宿将们,实在不敢相信,堂堂关羽,竟然能做出如此狠毒之事。

“没想到啊,云长他竟然能如此六亲不认,唉——”与关羽存有交情的张辽,不禁也摇头感慨,那般言辞,仿佛是看错了人一般。

颜良虽然对关羽此举,稍有些意外,但他却没有旁人那般太大的反应。

因为,颜良对关羽此举,早就有所准备。

正所谓近墨者黑,刘备能几度将自己的妻室抛弃,与刘备情同手兄的关羽,为了所谓的大局,射杀自己的儿子又有什么不可能。

更何况,关平只是关羽的养子而已,毕竟非是亲生骨肉。

“大王,敌城箭矢太密,看来关羽是早有准备,臣以为今日再攻下去只是徒损士卒而已,不如就此收兵,再做计议吧。”身旁的庞统进言道。

颜良深以为然,扬鞭道:“传令下去,全军暂退。”

鸣金之声响起,退兵的号令传下。

前军处,黄忠果断的下达了退兵之令,三万刚刚逼近敌城的燕军将士,开始顶着如雨而落的箭矢,井然有序的趋步后退。

颜良远望着敌头,冷冷笑道:“关羽,就让你先品尝品尝杀子的痛苦吧,本王来日再收拾你。”

说罢,颜良拨马转身,扬长而去。

数万燕军雄兵,缓缓的收兵回营,不多时间走得一个不剩。

留在城前的,唯有那一座高耸的对楼,还有胸穿利箭,一命呜呼的关平尸体。

城头处,关羽冷视着楚军退去,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开,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但当他看到留在城头的对楼,和自己儿子的尸体时,眉头却又深凝起来。

关羽倒是宁愿不要儿子的尸骨,他很清楚,颜良故意把关平的尸体留下来,就是要让他关羽痛苦,令他难堪。

“不知父亲可否开恩,让我去收取兄长的遗体?”关凤哽咽的上前恳求,语气之中,暗含着几分抱怨。

女儿的那一丝怨意,听得关羽心头一痛。

他眉头微微一皱,话也不说,扭头就下了城头。

城门大开,吊桥放下,关羽亲率着一队人马,纵马出城,直奔那座孤零零的对楼。

来到对楼下,士卒们也不用关羽交待,赶紧争先恐后的爬上对楼,将少将军关平的尸体,小心翼翼的放了下来,交到了关羽手中。

关羽怀抱着关平断臂的尸体,看着胸口处,那支自己亲手射进去的箭矢,涨红的脸上,已皆为悲愤之色所占据。

“平儿呀,你放心吧,颜良狗贼将你残忍害死,这个仇,为父若不替你报还,为父就誓不为人!”

关羽又是愤恨,又是发誓,字字句句,仿佛杀死关平的人是颜良一般。

左右那些士卒,仿佛也为关羽的悲愤所感染,恍然忘了是关羽亲手射杀的关平,皆也跟着对颜良是破口愤骂起来。

就这样,关羽怀抱着关平的尸体,带着悲愤的复仇之火,沉痛的回往了下邳城。

一片愤慨的骂声中,唯有关凤却不作声,只默默的流泪。

想起父亲射杀关平时的绝然,再看看关羽如今这悲愤的样子,却不知为何,关凤的心头,丝毫没有丁点的感动。

……下邳城西,楚军大营。

夜幕已然降临,灯火通明的行帐中,楚国的文臣武将们,还在感慨着关羽的“大义灭亲”。

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认,关羽临阵射杀自己的儿子,这一幕给他们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换作是他们自己,只怕绝没有这样的铁石心肠。

颜良却冷笑道:“美髯公人家可是神一般的人物,神的所作所为,可不是咱们这些凡夫俗子可以想到,尔等与其感慨关羽,不如想想如何速破下邳城吧。”

众文武们的思绪,这才从对关羽的感慨中,转回了正题。

如何速破下邳,的确是个难题。

下邳城虽算不上天下坚城,但城防也是相当的坚固,况且城中还有兵两万,还有关羽这样的宿将统军,想要强攻的话,就必须就地赶制霹雳车这等重型的攻城器械,玩命的强攻才行。

但现在的问题则是,刘备已和曹操达到和解,如今正率领着十万大军,星夜兼程的赶来,很显然,他们并没有足够的时间,来从容的赶制霹雳车。

行帐中的楚国精英们,皆是皱起了眉头,冥思苦想着破城之策。

蓦然间,庞统紧闭的眼眸睁了开来,眼眸之中,已浮现出几分诡色。

“大王,臣有一计,可破下邳城,胜却二十万雄兵。”庞统自信的说道。

胜却二十万雄兵!

颜良精神一振,猛然间,似乎已猜到了**分。

这时,徐庶也眼前一亮,欣然道:“士元,你的计策,莫非是决沂泗之水吗?”

“没错,我的计策,正是决沂泗之水,以淹下邳。”庞统笑着答道。

果然是此计。

颜良的嘴角,也扬起了一抹冷绝的诡笑。

下邳城居徐州腹地,水陆便捷,西临沂水,南依泗水,此两条水系,乃是贯穿徐州,最大的两条水系。

当年曹操灭吕布一役,就曾用郭嘉之计,决两河以淹下邳,最终逼得城中吕布军发生内乱,不战而取下邳。

如今之形势与当年何其之相似,有曹操那现成的成功战例在前,颜良如何能不借鉴一番。

杀机狂燃的颜良,遂是欣然的接受了庞统的献计。

此日天色一亮,颜良便下令围城的诸军,尽皆移营于下邳附近的高地,同时,分派出两万兵马,日夜不停的挖掘沂泗二水的堤坝。

下邳城距两河颇近,立于城头几乎就能望见两条河水,楚军如此大的动静,如何能不引起关羽的注意。

关羽很快就意识到,颜良这是要仿效曹操旧计,决两河以淹下邳。

当年下邳一战,关羽可是亲身经历过的,他曾亲眼目睹了下邳被淹的惨烈景象,而今眼看着自己马上就要重蹈吕布的覆辙,关羽岂能不惊心焦急。

于是,意识到事态严重性的关羽,即刻发三军将士,以及城中数万百姓,担土担石,填充加固四围城墙。

与此同时,关羽又趁夜之时,屡屡的派出小队骑兵,袭扰楚军掘堤的工地,企图延缓决堤的进度。

对此,颜良自是早有准备,事先已命张辽、文丑等人,各率亲军巡护河堤工地,成功的挫败了关羽的几次骚扰,保证了工程的进度。

数日后的清晨,经过一万将士的星夜不停赶工,沂水东岸终于被掘破了一道数十丈的口子。

此时正值雨季,江河暴涨之际,堤坝一破,涛涛的河水汹涌而出,铺天盖地般的卷向了下邳城。

午后时分,南面的泗水北岸,也被掘开了一道二十余丈的口子,滚滚的大水,如万千猛兽一般,咆哮着扑向了下邳城。

滚滚的大水,四面八方的扑向处于低地的下邳城,只不到半日的功夫,便将下邳城除地势较高的东面外,其余三面皆淹成了一片汪洋。

尽管关羽事先做了准备,对城墙进行了加固,但面对着这大自然的力量,他的那点努力却显得那般的微不足道。

汪洋大水,很快就从各处的缝隙灌入了城中,淹城不及两日,下邳城中已水深数尺,数处城墙在大水浸泡之下,更是出现了坍塌。

屋漏偏逢连阴雨,当此大水淹城之时,偏又下了数场大雨,更加助长了水势。

下邳城一城的军民,此时已皆浸泡在了水中,很快便是人心低落,怨声载道。

而当关羽和他的燕军,遭受着水淹的折磨时,颜良和他的大军,却已移营于高地,坐看水淹下邳的盛景。

城头上,关羽僵硬的站在那里,环视着城内城外的汪洋,红脸上涌动着无尽的黯然。

关羽仰观大雨倾盆的天际,心中不觉叹道:“难道,我堂堂关羽,真的要像吕布那个三姓家奴一样,被困死在这下邳城中吗?”

滂沱的大雨,很快就将关羽打湿成了落汤之鸡。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