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暴君颜良

第六百六十六章 鲁肃,你作何感想!

寒风萧萧。

傍晚时分,鲁肃行走在郯城城墙上,巡视着沿城一线的城防。

他表情凝重,一看便似心事重重。

正巡城时,忽见西北方向,尘烟大作,杀声震天,似有一支兵马正飞奔而至。

鲁肃的表情立时紧张起来,急令士卒加强戒备,随时以应战。

远远望去,但见尘烟之中,数以千计的兵马,正向着郯城北门方向狂奔而至。

鲁肃只以为可能是楚军攻城之军,便捏了一把汗,准备大杀一场。

但城外人马奔近时,鲁肃却意外的发现,那几队人马中,似有一队打着燕军的旗号,而另几队兵马,又似在围追堵截一般。

鲁肃很快意识到,这可能是刘备的援军杀到了。

他心下大喜,当即就打算开城接应,但转念又一想,这也有可能是颜良的诡计,那所谓的援军,不过是打着燕军旗号的楚军而已,颜良这么做,无非是为了骗开城门。

“哼,颜贼,你那雕虫小技,骗得了关羽那有勇无谋之徒,却怎骗得了我鲁肃。”鲁肃不屑一笑。

当下,他便下达命令,各线守军按兵不动,不得擅开城门,以免中了颜良之计。

鲁肃静立城头,继续冷静的观望城外战势。

却见那一队穿着燕军衣甲,打着燕军旗号的“燕军”轻骑,以速度避过楚军的围追堵截,直抵北门一线。

令鲁肃又感到意外的是,这些杀近的燕军轻骑,并没有如他所想的那般,叫门请求入城,而是沿着护城河掠城而过。

飞奔之际,马上燕军骑士开弓放箭,竟然向郯城放起了箭来。

鲁肃吃了一惊,急是低头闪避袭来之箭。

嗖嗖的箭声从头顶掠过,一支箭矢正好掉在了鲁肃的眼前,他猛然发现,那箭上竟似裹着帛绢。

鲁肃先是一怔,旋即就意识到,这必是刘备射书给他们,欲向被围的他们发号施令。

鲁肃的精神顿为一振,急是将眼前箭矢拿起,将上观的帛绢拆了下来,展开一看,帛绢上果然书有字迹。

兴奋的鲁肃,如同看到了希望一般,急是将那帛书捧在手中细细来看。

看着看着,鲁肃脸上的兴奋销散,惊愕的表情涌现。

那帛书上所写的,的确是刘备的王令,但王令中所书的内容,却令鲁肃极为震撼。

刘备在王令中,怒斥鲁肃叛国,害死大将关羽,号召城中的燕军将士,不可助纣为虐,应当奋起诛杀鲁肃,然后弃却郯城,向北突围,在那里,刘备将亲率大军接应他们。

这是一道足以鲁肃,心肝发颤的《讨鲁檄文》。

鲁肃心中担心的事,果然发生了。

那天关羽中计,鲁肃为顾全大局,也为了保全自己,情急之下闭门不令关羽入城,迫使关羽被迫向北突围。

那天躲过一劫后,鲁肃冷静下来就开始担心,万一关羽没能突出重围,有个三长两短,以刘备与关羽的兄弟关系,纵使自己乃是以国之大局为重,刘备又岂能放过他。

看了今日这道檄文,鲁肃才知道,关羽竟然真的战死了,而刘备,也正如他所担心的那样,因关羽的死而迁怒于己,完全误会了自己的意图。

此时,那一队轻骑已离去,沿城一线的燕军,纷纷的将箭上的帛书拆开来看。

几乎在转眼间,沿城一线,万余号燕军,都看到了他们大王的这道王令。

那一双双的眼眸,不由自主的便望着了鲁肃,眼眸之中,暗藏着复杂的神色。

鲁肃只觉如芒在背,心中暗自发寒,他知道,刘备的那道王令,已然在燕军将士心中起了作用,这一刻,恐怕不少人都在权衡着,是否该诛杀了鲁肃。

蓦然间,鲁肃的脑海闪过一个念头:

此必颜良之计也!

郯城被围,关羽到底是突围成功,还是战死,郯城方面根本就没有确实的消息。

而那一队轻骑,又如何能突破铁桶一般的围阵,轻易的将这箭书射入城中?

鲁肃思来想去,只觉这其中破绽太多,便隐隐觉得,这必又是颜良在施离间之计,目的显然是利用关羽之事,伪造刘备的王令,好让郯城守军自相残杀。

想到此节,鲁肃腾的站了起来,大声叫道:“郯城被围得水泄不通,我军如何能突入重围,此必颜贼伪造的王令,只为离间本将与众将干,尔等万不可中了颜良的奸计!”

鲁肃的一番警醒,并未能打消众军的疑虑,那一双双眼睛中,狐疑与阴冷依旧存在。

这个时候,鲁肃也没有办法,他只能下令将那些帛书收缴,以免其扩散出去,蛊惑更多的将士之心。

只是,鲁肃的努力,却很快显得那么的徒劳。

城头的那些燕军将士,早就把王令的内容记在心里,入夜归营后,彼此间口耳相传,很快就遍传全军。

未到一天的功夫,整个郯城中两万多的燕军,便统统都知道了帛书之时。

私下的议论,一时风起。

尽管有人质疑那王令的真实性,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鲁肃的智谋,大多数的燕军将官士卒,都坚信那道王令是真实的。

关羽已死的消息,很快亦传遍全军。

关羽平素傲慢无礼,得知他死了,这些守军也没多少人感到可惜,但刘备素来善长收买人心,郯城的这些守军们,对刘备的尊敬与忠心,还是存在的。

不少人都害怕刘备因关羽之死,会迁怒于他们,同时也因郯城被围,固守的希望着渺茫,害怕死于楚军之手。

于是,议论来议论去,众人便开始达到共识,觉得应当遵从王令,杀了鲁肃弃城突围,如此,一来可以抵消前罪,二来也可不致于与郯城一起覆灭。

暗中议论之下,未及数天,一场针对鲁肃的兵变,便已经开始暗中酝酿。

鲁肃这些年在关羽的手下,也不是白混的,那两万的燕军中,至少有一两千人是忠于他的。

心腹耳目,很快就将这些风闻报知了鲁肃,这些令人震惊的消息,无疑是将鲁肃逼入了绝境。

“颜良啊颜良,你的计策好生歹毒,你这是把我鲁肃往死路上逼呀。”堂中的鲁肃,口中恨恨自语,满脸的愤怒与无奈。

焦虑不安的鲁肃,却只能踱步于堂中,苦苦的思索着应对之策。

郯城守军中,忠于他鲁肃的不过千余号人,以这千余人来对抗近两万想杀他的燕军,显然只有死路一条。

又或者,抢先一步离城向北突围,亲自去面见刘备呢?

鲁肃很快又想到,城外被围得与铁桶一般,自己仅凭千余人就去突围,无异于去送死。

苦思冥想,无计可施,鲁肃的心情是越来越焦虑沉重。

蓦然间,另一个念头闪过脑海,鲁肃突然间停下了脚步,眼神中涌动起复仇的神色。

沉吟良久,鲁肃暗暗一咬牙,无奈的叹道:“事到如今,或许只有这一条路,可以保全性命了,唉——”

……城外,楚军大营。

时近黄昏,颜良正与庞统在行帐中,围炉取暖,品尝着温酒。

帐帘猛然掀起,周仓大步而入,兴奋的拱手道:“启禀大王,那鲁肃率千余兵马逃离了郯城,目下正在寨外求降!”

鲁肃求降!

周仓原以为,这个大好的消息,必会令颜良欣喜不已,却不料,颜良如同早有所料一般,只是冷笑了一声而已。

“军师,看来你的离间计果然是妙啊,这位鲁大都督终究还是个怕死之徒。”颜良赞叹道。

耳听此言,周仓却才惊喜的意识到,原来自家大王早就设下了计策。

庞统微微一笑,说道:“鲁肃一降,城中余下燕军必是人心瓦解,多半会选择在今夜弃城向北突围,还请大王早作准备才是。”

“传令给兴霸他们,命诸将今晚依行行事。”颜良传下号令,旋又摆手道:“把鲁肃那厮带上来吧。”

“诺。”周仓拱手而去。

过不得多时,帐帘再度掀起,灰头土脸的鲁肃,一脸黯然的步入了帐中。

一见颜良,鲁肃神色马上紧张起来,赶紧趋步上前,拱手道:“罪臣鲁肃,拜见大王。””

那一句“罪臣”,竟似他已然把自己当作了颜良的臣子。

颜良瞟了一眼跟前这卑微之人,冷笑的脸上,毫不掩饰着讽刺之意。

就是这个人,从他颜良还只据有半个荆州时,就开始作为孙权的打手,不断的与颜良作对。

甚至,在孙权和周瑜都相继颜良所杀后,鲁肃作为孙氏残存的势力,依然在无休无止的,借助着刘备的力量,与自己为敌。

这个鲁肃,就像是一个打不死的小强一般,不停的恶心了自己多年。

此等仇恨,以颜良的风格,如何能不记得。

如今,就是这个恶心的家伙,今却卑微的伏拜在自己的跟前,伏首称臣,巴巴的祈求着自己的饶恕。

对待死敌,颜良可从来都不屑于所谓的“气度”,那讽刺的眼眸中,杀意正在飞速的聚集。

俯视着匍匐于地的鲁肃,颜良冷笑道:“鲁肃,跟本王作对多年,如今却趴在这里向本王求降,不知此刻你到底是作何感想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