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暴君颜良

第六百七十五章 袁熙,你要命还是要妻

颜良的言词中,毫不掩饰他的讽刺之意。

甄宓听在耳里,心头直如被针扎一般的痛苦。

而眼前跪伏的自家丈夫,是那般的卑微,那般的没有尊严,更令甄宓感到了无比的羞耻。

那种羞耻,就如同被扒光了衣服一般,羞愧到无地自容。

“男儿膝下有黄金,夫君,你乃堂堂袁家二公子,岂能这般给人下跪!”甄宓羞耻之下,赶紧就伸手去扶袁熙。

这时,颜良却喝道:“袁熙,你若是敢碰她一下,本王就斩断你的手。”

袁熙吓到肝颤,赶紧双膝挪动,连着往后缩了数步,避开了甄宓伸来相扶之手。

甄宓虽名为袁熙之妻,但自从她被袁尚送来时,颜良就将她视为了自己的女人。

既是自己的女人,又岂容别的男人再碰。

甄宓眼见袁熙如此畏惧颜良,心中对袁熙是大为失望,不禁又抬起头来,怒视向颜良,那般眼神,又似乎在对颜良的残暴和**威进行控诉。

颜良却不以为然,只冷冷道:“甄宓,本王今日前来,可不是看你表演夫妻情深的,本王今日是来和你兑现当年的赌约。”

听得此言,甄宓娇躯猛的一震,此刻,她才猛然想起了,那几乎快被她忘掉的赌约。

当年,甄宓曾嘴硬的说过,她是迫不得已,被袁尚那个无耻之徒,强行送给了颜良的。

甄宓坚称,倘若她的夫君袁熙在,就绝不会厚颜无耻的,把自己送给颜良这个袁家的叛将,以苟全求活。

曾几何时,甄宓得知自己的丈夫,逃往了辽东,便想辽东与江南远隔千山万水,颜良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抓到自己的丈夫。

但甄宓却怎么也没想到,颜良竟然能攻下辽东,将她的丈夫袁熙抓回应天。

耳听颜良提及赌约,甄宓一下子就心虚了,一时惊愣在那里,不知所以。

她那高贵的气势,霎时间就虚了一半。

颜良将目光转向袁熙,冷笑道:“袁二公子,你一定很好奇,本王当年和你的爱妻,打了什么样的赌吧。”

袁熙满脸疑惑,只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

“甄宓曾说,你袁熙乃是铁铮铮的汉子,你绝不会似袁尚那般,不知羞耻的把她送给本王,以苟曲求全,本王却是不信,今日咱们正好来映证一下。”颜良冷冷的道出了那赌约。

袁熙身形一震,脸色是一阵红一阵白,有些不知所措。

这时,颜良大咧咧的坐于主坐,冷视着袁熙,说道:“袁熙,甄宓乃当世美人,本王打算将她纳为己有,本王现在就问你一句,你可愿将她献于本王?”

颜良毫不掩饰他的“猖狂”,当着众多婢女的面,就公然质问袁熙,可愿将他的老婆送给自己。

如此之言,简直是对袁熙最最轻蔑的羞辱。

甄宓羞得满脸通红,却只强作镇定,以期许的眼神,巴巴的望向自己的夫君,巴望着袁熙能挺起胸膛,守住袁家最后的尊严。

袁熙不敢正视自己妻子那期许的目光,更不敢正视颜良那冷酷肃杀的眼神,他只能低着头,心如刀绞一般进行着痛苦的思想斗争。

拒绝颜良的要求,以颜良的残暴的手段,肯定会一怒之下,将他宰了,甚至是用残酷的手段,折磨到他生不如死,这是毫无疑问的。

但若答应了颜良,公然的将自己的妻子,献于颜良,那他袁二公子的声名,便将当此毁于一旦。

四世三公的袁家,竟然出了这么一个献妻求活的子孙,袁家数代积累的声名,便将就此毁于他手。

尊严,性命,此刻的袁熙,正在其中折磨。

颜良却没那么容闲功夫,看他表演苦情戏,拍案喝道:“袁熙,答应还是不答应,给个痛快话,别他娘的跟个娘们儿似的磨磨叽叽。”

袁熙身形陡然一震,他清楚,自己已没有犹豫的机会,必需要做个抉择。

“就算我故作硬气,拒绝了他的要求,我被杀之后,宓儿还不是为他所占有,既是如此,那我又何必白白牺牲呢……”

生存的本能,终究还是战胜了所谓的尊严,袁熙自我安慰着,给出了理由。

沉吟片刻,袁熙暗叹了一声,低着头道:“大王若是喜欢宓儿,罪臣愿将她献于大王便是。”

此言一出,犹如一道晴天霹雳,只令甄宓头晕目眩,心痛欲绝,险些昏将过去。

颜良却无半点惊讶,因为他从见到袁熙的第一眼起,就知道他根本就是袁家几兄弟中,最软蛋的一个,如此回答,根本就在颜良的意料之中。

他嘴角扬起一丝冷笑,故作没听见,喝道:“你声音就不能再在点吗,本王听不到。”

袁熙已是羞到无地自容,只得将头越垂越低,羞愧的大声道:“罪臣愿将甄宓献于大王。”

此等言语,整个房中,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左右那些婢女们,不禁对袁熙是投以讽刺的目光,皆在想眼前这男人,竟然如此没有骨气。

而深受打击的甄宓,却是脸色惨然,浑身虚弱无力,身心如遭受了重大的打击一般。

心痛的她,目光恨恨的瞪向袁熙,那失望之极的表情,发自内心的埋怨着袁熙的软弱无耻。

颜良之目的,已然达到。

他站了起来,缓缓的走向甄宓,冷冷道:“甄宓,本王这么多年没有动你,已算是守约,如今赌局的结果,你也看到了,现在,该是本王收取赌注的时候了吧。”

说话间,颜良已步步逼近甄宓。

失望中的甄宓,旋即又陷入了惊羞之中,本能的步步后退,一直退到了墙角处,退无可退。

颜良那巍然的身躯,重重的贴了上去,一双虎掌,顺势将她的蛮腰揽起,将她狠狠的拉入了怀中。

当着众婢女的面,当着袁熙的眼前,颜良就是如此肆意。

袁熙已是羞愧之极,心里是又羞又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以免除了这般羞耻的侮辱。

无可奈何的他,却只能将头垂下去,不敢正视颜良“轻薄”他的妻子,只如鸵鸟一般假装看不见便没有发生。

甄宓却不似袁熙那般无耻,她的高贵与矜持,还并未丧尽。

此刻,眼见颜良当着自己丈夫的面,这般堂而皇之的侵凌自己,甄宓羞愤难当,急是拼力的挣扎。

“怎么,出身高贵的甄夫人,如今难道还想违背誓约不成?”颜良不悦的质问道。

甄宓花容一变,眉色间闪过几分惭色。

愿赌服输,此乃天经地义,甄宓又岂会不知。

只是那赌注太过羞耻,甄宓明知虽自己输了,却怎么都无法坦然的接受这残酷的现实。

她自知理亏,也不言语争辩,只是依旧挣扎。

颜良就不爽了,回头向袁熙喝道:“姓袁的小子,这女人可是有点不听你的话,你给本王告诉她应该怎么做。”

袁熙又是一震,满脸愧色的抬起了头,颤声道:“宓儿啊,楚王殿下乃当世英雄,你……你就从了他吧。”

那一句“从了他吧”,又如一道惊雷,无情的劈在了甄宓的心头。

如果说在前一刻,袁熙说要把她献给颜良时,她虽是失望着,但更多的却是怨恨颜良的**威逼迫。

但是现在,当袁熙竟然厚颜无耻到,劝说她屈从了颜良,忍受颜良的侵凌时,甄宓对袁熙残存的念想,还有心中的怜悯,顷刻间便烟销云散了。

此刻,甄宓心中所剩的,唯有对她那软蛋丈夫的鄙视与痛恨。

心灰意冷的甄宓,心中忽然产生了一种报复的心理,她要报复袁熙的无耻,报复那些软蛋对她的无情抛弃。

心念已决,甄宓忽然间不再挣扎了,而是闭上眼来,任由颜良肆意。

这一刻,颜良终于是长出了一口气,他知道,这些自恃高贵的女人,终于是放下了所谓的尊严,屈从自己的威严之下。

心中畅快的颜良,端起甄宓的下巴,肆意的亲吻起张粉红的朱唇。

袁熙心如刀绞,赶紧将头低了下去,不敢再看哪怕一眼。

未几,颜良已是血脉贲张,猛的抱起了甄宓,放声狂笑着,大步的走入了几步外的床榻去。

他将甄宓往榻上一扔,将那薄薄的纱帘往下一拉,那雄风抖擞的虎熊之躯,便如饥饿的野兽一般,扑向了榻上的猎物。

几步之外,跪伏在地上的袁熙,忍不住抬头一看,虽隔着纱帘,但他仍能隐隐约约的看到,纱帘内男女缠绵的身影。

无尽的羞耻感,霎时间填满了胸膛,袁熙羞愤之下,不忍再在此呆下去,当即就想站起来逃离。

正欲起身时,周仓却将他按下,冷冷道:“不得大王之令,你岂敢乱动一下。”

袁熙挣扎了一下,周仓却死按着不放他起来。

袁熙无奈,只得继续跪在那里,他以为看之不见,心情便能好过许多,岂料不多时,他便听到了自己妻子欢悦的哼吟声。

那愈加高亢的声音,仿佛在故意报复他一般,只将袁熙听得是面红耳赤,羞愤欲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