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暴君颜良

第七百七十二章 当头给你一棒

街亭攻克!

这个消息不仅仅是颜良,周围的诸将士们听闻,无不精神大振。

“子勤果不愧是我大楚第一勇将,好啊,甚至好,传令大军,加速向街亭开进。”颜良欣然一喝。

十余万精神大振的将士,迈着矫捷的步迈,士气高昂的向着街亭开进。

颜良对街亭的攻克并不感到意外,他只是怀着强烈的好奇心,想要看看街亭有何独特之处,使得曹彰和曾经历史中的马谡,都犯了同样的错误,没有在当道下寨,而是同样选择在断山上安营。

大军疾行,次日近午时分,颜良率领的主力,终于风尘仆仆的赶到了街亭。

文丑、徐庶及马谡等诸臣,闻知颜良到来,均是纷纷出营相迎。

颜良着众人之面,对文丑三人是大加赞赏了一番,当场便下旨,为文丑增封食邑。

“陛下,臣此番能顺利拿下街亭,还多亏了这个马幼常献计。”文丑也不独揽其功,很大度的为马谡表功。

“竟有此事,不知幼常献了何等妙计?”颜良奇道。

马谡忙拱手谦逊一笑:“骠骑将军言重了,臣只是灵机一动,偶然受到启发而已。”

马谡自谦,旁边徐庶却笑着将攻陷街亭的整个过程,以及马谡所起的到关键作用,如实的报知了颜良。

听过徐庶的一番讲述,颜良这时才恍然大悟,心中的疑惑终于得解。

“走,带朕去战场看看去。”颜良扬鞭道。

于是,文丑一众,便引着颜良上了那麦积崖。

颜良在麦积崖上巡视了一番,看到了那处暗水流,又驻马崖上,居高临下,审视了整个街亭的地形地势。

此时的颜良,才终于明白,历史上的马谡,还有如今的曹彰,为何会犯同样的“错误”。

以街亭城那低矮破旧的城墙,还有大道口那阔宽的地势,无论是曾经历史的马谡,还有如今的曹彰,倘若没有足够的兵力,都没有可能在平地挡住数倍于己的敌人进攻。

而麦积崖的那处暗流,加上街亭的不利地势,才是促使马谡,还有曹彰,不约而同的选择违背了先前军令,没有在当道下寨,而是选择据守断山。

历史上的马谡,并非纸上谈兵,而是根据实际情况出兵,不得已而为之的吧。

曾经历史中的诸葛亮,只给了马谡些许兵马,却要命马谡在街亭当道下寨,阻挡数倍的魏国铁骑,令马谡去完成这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那么,真正不知兵的,应当是诸葛亮才对。

“马谡啊马谡,跟错了主子,毁你一生啊,幸运的是,你现在跟对了人。”

颜良心中感慨,不禁望向马谡那年轻的面孔,把马谡大加赞许了一番,当场就提升他为牙门将军。

“臣谢陛下厚恩。”马谡感谢不已,拱手拜见。

颜良微微点头,勒马转身,目光朝向了南面,豪然道:“传朕旨意,大军南下,给朕荡平陇西!”

皇令传下,十余万大军由街亭而发,浩浩荡荡南下,向着秦国之都冀城杀奔而去。

……

曹彰从噩梦中猛然醒来,他剧烈的喘息着,挣扎着伸出双手,然后又垂下去,喉咙里发出荷荷的痛吟声,仿佛什么东西压迫着他的胸口。

自从前日从楚军的包围中突围逃出来后,曹彰的精神就遭受了重大的打击。

灰暗、沮丧、愤怒,种种负面的情绪加诸于他疲惫的肉体,令他的精神处于崩溃的边缘。

当天的那场突围简直是一个奇迹,当时的他率残兵决死冲下山去,眼看着就要被几倍于己的楚军洪流绞杀,正当这时,一场意外的大雨,却不期而至。

正是这场来晚了的大雨,让残存的秦军精神稍稍一振,而雨势也令楚军的进攻迟缓下来,于是,曹彰则率领着不到两千人的残兵,趁着大雨造成混乱,一口气逃了出去。

从街亭逃出来的曹彰,不敢有丝毫停留,一路逃往了南面几十里外的略阳城。

曹彰知道,攻克街亭后,楚军接来一的目标,必然是长驱南下,直取秦都冀城,而这略阳城,便是楚军南下的必经之路。

曹彰逃往了城中,一面收拢败兵,一面向冀城发去求援,希望后方能派兵马前来,助他在略阳构建起新的防线,以阻止楚军南下。

尽管曹彰知道,街亭一失,楚军十几万大军进入陇西平原,一座小小的略阳城,根本很难抵住楚军的洪流。

但曹彰却没有再退,他是不敢退,也无颜退,他害怕面对父亲曹操那埋怨的面孔,更不想看到兄长曹丕那幸灾乐祸的眼神。

想起曹丕,曹彰不禁又想起了吴质。

事后曹彰才得知,吴质在楚军进攻时,连稍稍抵抗都没有,直接就弃了别营而逃。

没有吴质的临阵而逃,暗水源就不会被截断,曹彰也不会陷入困境,那么此刻,大秦的旗帜,便将依然飘扬在街亭上空。

“吴质,吴质这个狗东西,他人在哪里,本王一定向要父皇狠狠参他一本,判他个临阵脱逃的死罪!”曹彰恨得咬牙切齿。

“禀大王,末将听闻那吴质从街亭撤退后,已一路逃往了冀城。”副将道。

冀城?这个胆小如鼠的龟儿子,竟然比兔子还跑得快,直接就逃回了冀城去。

曹彰知道,吴质害怕自己一怒这下,要了他的小命,所以才逃回了冀城,想要寻求曹丕的庇护。

想到了曹丕,曹彰的心头猛然一震,似是忽然间想到了什么。

“吴质乃二兄亲信,他向父皇请战,随我去守街亭,莫非是受了二兄的指使,故意想要从中作梗不成?”

曹彰的脑海中,瞬间闪过了这个惊人的念头,但紧接着,曹彰却又生动摇。

“二兄就算是想与我争太子之位,可街亭之役关乎国家大事,二兄难道竟为一己之私,不顾国家大局吗?”

曹彰心中狐疑难定,却也无可奈何,只是写了参吴质的表文,派人绕过冀城,径往祁山去报知他的父皇曹操。

……

秦国都城,冀城。

晋王府之中,曹丕一脸阴沉,背手站立在那里,眼眸之中闪烁着惊怒。

灰头土脸的吴质,则跪伏在曹丕的跟前,形容惶然惭愧。

半晌后,曹丕转过身来,瞪着吴质斥道:“吴质啊吴质,你要本王说你什么好,临阵脱逃,亏你也做得出来,你可知你这是什么罪吗?”

“梁王不遵圣旨,擅自移营于山上,臣只有三千弱兵,却遭十倍楚军进攻,想力战不敌,不得已才撤退的呀,请大王明鉴。”吴质委屈的为自己辩解。

“我这个弟弟,也真是自以为是,他怎能不遵父皇的旨意,擅自改变作战计划呢。”曹丕把抱怨的目标,转向了曹彰。

跪伏于地的吴质,暗松了一口气,向一旁的朱铄使了个眼色。

“大王,季重擅自撤兵故是不对,但他确实也尽力了,这街亭失守,归根结底,还是梁王违抗天子旨意所致。”朱铄从旁劝道。

吴质与朱铄,皆乃曹丕亲信,平素曹丕每每谋划,都赖以此二人。

朱铄这般一劝,再加上吴质的自辩,曹丕的埋怨之气,方始平息了下去。

“你起来吧。”曹丕摆了摆手。

吴质长吐一口气,这才站了起来,肃立一旁不敢吱声。

这时,朱铄又压低声音道:“其实,此番街亭失守,于大王而言,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好事?”曹丕眉头一皱,“此话怎讲?”

朱铄微微笑道:“梁王不遵圣旨,失了街亭要隘,致使国家陷入危境,陛下倘若知晓,即使不降罪于梁国,必也对其大为失望,而梁王失势,从中获益最大的,岂非正是大王。”

曹丕神色一振,朱铄的一席话将他点醒,却从这场失败中,竟是看到了好处。

沉吟半晌,曹丕微微点头,“子文身为弟弟,却非要跟我这个嫡长子争位,实在是不知轻重,如今街亭一败,确实也该让他吃点苦头。”

曹丕默认了朱铄进言,朱铄趁机道:“铄想梁王兵败后,必会推卸责任于季重身上,大王现在要做的,就是即刻修书一封,抢在梁王之前,先参梁王一本,叫他有口难辩。”

“嗯,你说得不错,本王这就修书。“曹丕不及多想,赶紧提笔修书。

斟酌了半天,曹丕写好了一道紧急奏文,遂命亲信策马出冀城,直奔祁山前线去。

一天后,信使抵达了祁山大营。

此时的曹操,正率领着四万大军,与陆逊的三万川军对战。

陆逊虽有帅才,但正如颜良对他的评价那样,其人善守而不善守,几场正面交锋下来,陆逊均告失利。

连战连败的陆逊,只能下令紧闭营门,坚守不出,不敢再与曹操交锋。

连胜的曹操,信心大作,便打算酝酿一场强攻,彻底的击溃陆逊,以解决掉南面的威胁。

“启禀陛下,冀城急报~~”斥候飞奔驾前,将那道紧急文书奉上。

“冀城有什么事吗?”意气风发的曹操,随口问道。

斥候颤声道:“晋王殿下急报,梁王作战不利,街亭已于前日为楚军攻破。”

霎时间,一道晴天霹雳,狠狠的降在了曹操的头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