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暴君颜良

第八百三十章 河内美妻

关羽被生擒,那一万多突围的汉军,也尽皆被楚军杀尽。

收拾完这班逃跑之徒,颜良回军南下,直取黎阳。

围城八月,时年春末,黎阳城头终于插上了大楚的战旗。

而此时,这座黄河北岸第一重镇,已经彻彻底底的变成了一座地狱死城,整座城池被夷为平地不说,城中只余下不到几十人的幸存者。

颜良拿下黎阳后,旋即命文丑率两万步骑,先行北上,夺取了三十里外的荡阴城。

颜良则下令三军于黎阳暂且休整几曰,随后就在举北上,向邺城进军。

与此同时,颜良又分兵万余,从黎阳向西进军,却攻取西面的河内郡,以解除左翼的威胁。

河内郡,温县。

县城之中,那一座最富丽堂皇的府院,此刻已是一片的忙乱。

府中的家仆奴婢们,内外的奔走,将大包小包的行李细软,搬往府外,搬上那一辆辆的马车。

“你们几个,动作都快点,贵重之物要轻拿轻放,休得弄坏了。”

大堂之中,一名年轻的美妇,正从容不迫的指挥着家丁们忙碌。

那美妇,正是司马懿的正妻,名为张春华。

“娘亲,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呀?”身边处,不到十岁的儿子司马师问道,司马师的旁边,则是更加年幼的司马昭。

张春华笑道:“师儿,娘亲要带你们去晋阳见你们的爹爹。”

听到能见到爹爹司马懿,司马师和司马昭两个小儿甚是高兴,乐得都笑了起来。

这时,府门外走入一人,正是司马懿之兄司马朗。

司马朗原本在邺城为官,张春华和司马师、司马昭也皆在邺城居住,但司马懿在往晋阳出镇之前,以祭祖为名,得到刘备的允许,让司马朗和带着他的妻女还往了温县。

“叔叔的家里可都准备好了吗,咱们今晚就得出发上路。”张春华询问道。

司马朗道:“我一接到弟妹你的消息,就马上让家里人准备,我只是有些好奇,咱们司马家一族,为何要举家迁往晋阳?”

张春华叹了一声,“这都是仲达临行前的交待,他说只要黎阳一失陷,楚军必然会分兵来取河内,咱们一家自然要马上迁往晋阳避祸。”

听得这解释,司马朗微微点头,狐疑稍解。

沉默了一下,司马朗却又疑道:“可是,就算要迁居避祸,咱们也当迁往邺城才是,怎却要迁往晋阳?”

张春华看了一眼左右,压低声音道:“仲达说了,黎阳若是失守,邺城便将是至险之地,我们司马一族,岂能身陷险地。

司马朗神色一震,蓦然间仿佛省悟了什么。

“弟妹,莫非仲达请命去出镇晋阳时,就已经预料到,黎阳必不可守吗?”司马朗惊奇的问道。

张春华叹道:“仲达也只是猜测而已,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我们司马家族立于不败之地而已。”

“我明白了,那我这就去让府里人准备,咱们今晚就离开温县。”司马朗疑惑已释,拱手告辞。

看着司马朗离去,看着满府的匆忙之相,张春华暗暗咬牙:“我司马家世族河内多年,如今却被迫要离乡,这一切,都是拜颜贼所赐,颜良,颜良,可恨啊……”

河内与黎阳相近,黎阳失陷的消息,司马家得以第一时间获悉。

而此时,一骑斥候也由安阳北奔北上,带着黎阳失陷,关羽被擒的噩报,径往邺城而去。

邺城,华灯高挂。

寝宫之中,春色霖霖。

一声低沉的嘶吼过后,宫舍中云收雨歇,接着便响起了男女交错的喘息声。

“皇后,你的**风情,依旧不减当年啊,朕都快吃不消了。”四仰八叉的刘备,笑呵呵的说道。

依偎在刘备身边,一丝不挂的刘氏,则媚笑如丝,娇羞道:“是陛下雄风不减当年才对,臣妾被陛下折腾的,都快要飞上天了。”

被刘氏称赞自己雄风依旧,刘备心中顿生豪然,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

正高兴时,殿下宦官来报,言是丞相诸葛亮有紧急之事,在宫外求见。

一听诸葛亮来求见,正自兴致昂然的刘备,顿时便觉得有些败兴。

“这个诸葛丞相,大晚上的还要来扰朕的雅兴。”刘备嘀咕着抱怨了几句,不悦道:“让丞相在外殿先候着,朕稍后会去见他。”

刘备又和刘氏亲昵了一会,这才不情愿的从榻上爬起来,离了这温柔乡,重新穿戴整齐,缓缓的步入了外殿。

殿堂上,诸葛亮正摇着羽扇,看似自若的脸上,略有几分凝重。

一见刘备前来,诸葛亮忙上前行君臣之礼。

刘备挥了挥手,示意诸葛亮平身,坐定之后,方道:“丞相啊,这大晚上的你急着来见朕,到底有何急事?”

“启禀陛下,臣刚刚得到消息,黎阳城失陷了。”诸葛亮低沉的回答。

刘备身形微微一震,眉头暗凝,并没有太大的震动,似乎对黎阳的失陷,早就有所准备。

沉默片刻,刘备默默问道:“那云长现下又如何了?”

“唉~~”诸葛亮叹了一声,“云长弃城突围,却中了楚军的埋伏,如今已为颜良所生擒。”

“什么!”原来还淡定的刘备,腾的一下就从龙座上跳了起来。

刘备那灰白的脸上,愤怒与失望开始聚集,原本一张荣光焕发的脸,很快就扭曲起来。

“云长,你怎么不和黎阳城共存亡,岂能让那颜贼生擒!”刘备怨恨得咬牙切齿。

关羽可是大汉国的骠骑将军,他被敌军生擒的消息若是传将出来,对汉国上下的人心士气所,必将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

刘备原想以关羽刚烈傲慢的姓情,必然不会忍受被俘的耻辱,只要战到走投无路的最后一刻,哪怕不是战死,也必会自尽以成全自己的英明。

而关羽若是战死,若是自杀殉国,刘备便可借题发挥,用关羽的忠贞不屈来激励将士们的报国之心。

刘备千算万算,却万万没有算到,到头来,那个视尊严如姓命的关羽,竟然会被颜良给生擒了。

耻辱,这是对他大汉国莫大的耻辱!

“云长忠义无双,没想到竟然会被敌人生擒,这实在也出乎臣的意料啊。”诸葛亮也从旁煽风点火。

刘备越发的恼怒,拍案道:“朕早就该知道,他什么忠义都是假的,他要是真的对朕忠义,当年徐州失利,他就不会投降了曹艹,朕瞎了眼,朕直是瞎了眼啊。”

刘备又是后悔,又是愤怒,不住的自责抱怨。

“陛下息怒,云长被擒已成定局,咱们现在所能做的,也只有抓紧时间构建邺城防线,准备迎击颜贼接下来的来犯。”诸葛亮劝说道。

刘备这才从喋喋不休的抱怨中出来,神色渐渐变得决然起来。

深吸过一口气,刘备猛一拍案,恨恨道:“颜贼,有胆你就来吧,这一次,朕必叫尝尝折戟城下的滋味!”

几百里外,黎阳。

黎阳城虽已攻陷,但整座城池已变成了一座臭不可闻,白骨累累的死城,城池虽破,颜良却没有入城,依然城外营中休整。

御帐中,颜良高坐于上,两旁众将齐集,气氛一片肃然。

“把关羽那厮,给朕带上来。”颜良大喝一声。

片刻后,帐帘掀起,几名虎熊之士,将一直挣扎不休的关羽,押解了进来。

一见颜良,关羽那本就赤红的脸,更加涨到几乎要爆炸,无尽的愤慨在他的眼珠子里闪烁如火。

“手下败将,见了朕还不见跪!”颜良怒喝一声。

关羽却呸了一口,不屑道:“你算什么东西,也配我关羽跪你,当真是笑煞人也。”

颜良剑眉一凝,向周仓使了个眼色。

周仓会意,怒而上前,走到关羽的身后,冲着他的小腿便是一脚。

关羽膝盖一弯,不由自主的便是“扑嗵”跪了下去。

这一跪不要紧,关羽瞬间羞怒如火,如同受到了此生最大的羞辱一般,立刻挣扎着又站了起来。

关羽刚站起来,周仓马上又是一脚,把关羽重新踹得跪下来。

就这样,关羽不断的站起来,又不断的被周仓踹倒,一直踹到他双腿剧痛难当,几乎痛到失去了知觉,再也无法挣扎起来。

“颜贼,你有胆就杀了我,用这种手段羞辱人,算什么英雄好汉。”羞怒痛苦的关羽,愤愤的冲着颜良大吼。

颜良却冷笑道:“你骂了朕十几年残暴卑鄙,现在想要求死了,又想让朕做英雄好汉,你想得倒美,朕告诉你,朕就是个暴君,朕就是要用残暴的手段,好好的折磨到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颜贼,你~~”关羽是又气又羞,被颜良那“猖狂”的言语,呛到无言以应。

正当此时,帐外亲军来报,言是数百名黎阳城的幸存百姓,此刻正跪伏在军营外面,请求颜良开恩。

“百姓跪伏?”颜良一奇,“百姓们有什么事求朕?”

“启禀陛下,百姓们齐声喊冤,请求陛下下旨,处死关羽这个吃人的禽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