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暴君颜良

第八百六十八章 狗屁报应,朕岂惧哉!

看着诸葛亮的继母,这般信誓旦旦的诅咒着自己,颜良非但没有生气,反而,他仿佛在看小丑表演一样有趣。

颜良便高踞马上,饶有兴致看着宋氏破口痛斥,一脸戏虐的样子。

宋氏痛斥了半晌,直到娇喘吁吁,筋疲力尽时,方才闭了嘴巴,只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看着宋氏那丰腴的胸脯,因大口的呼吸而起起伏伏,颜良的眼眸之中,渐渐的便掠起了几分邪意。

宋氏似乎注意到了颜良目光有异,脸庞顿时泛起些许晕色,赶紧把衣襟拉紧,羞恼的向后退了几步,侧身避过颜良的目光。

“你说完了吧,那好,该朕说了。”颜良神色不屑,“你说的什么狗屁佛祖,什么狗屁报应,朕根本就不在乎。朕念你年长朕几分,本来是想善待你,可你不知如歹,对朕出言不逊,朕这就不能轻饶你了。”

宋氏心头一震,花容间浮现惧色,咬牙惊道:“你想对我做什么?”

“做什么?”颜良冷哼了一声,“凡是跟朕作对,做了俘虏的还敢猖狂,在朕面前大呼小叫的女人,她们的下场只有一个。”

颜良字字句句,如冰刃一寒,直刺宋氏的心灵,吓得她是浑身一颤。

此时的宋氏,不由得想起了那些,关于颜良如何残暴的传闻来。

“来人啊,把这诸葛亮的后妈给朕押下去,好生看管,朕随后再好好处置她国。”颜良初下邺城,还有很多更重要的事要办,处置宋氏还得排在后头。

周仓得令,一挥手,便叫几名士卒,将胆战心惊的宋氏来拖了下去。

带走了宋氏,颜良又下旨,令去搜捕诸葛亮其余的家眷,无论是妻女什么的,统统都要抓起来。

诸葛亮一门,如今只余下了诸葛亮一支,只要把他的家眷一抓,整个诸葛亮一族就要被族灭。

不过,这一抓之下,颜良才得知,诸葛亮辅佐刘备这么多年,竟然一直都没有娶一房妻妾。

颜良将那些家兵叫来一审问,从他们的口中才得知,原来诸葛亮多年以来,从不近女色,哪怕是刘备亲自作主,为诸葛亮物色妻室,诸葛亮都统统拒绝。

可以说,诸葛亮的私生活,就如同一个清道徒一样,非常的“检点”。

又或者说,有点不正常。

颜良想起历史之中,诸葛亮成婚十余载,却始终没有子女,直到后来到了西川时,才有了自己的后代。

“难道说,诸葛亮他……”

颜良的脑海中,不禁闪过一个新奇的念头。

这念头也只是一闪而逝罢了,颜良也没再多想,反正诸葛一族已灭,诸葛亮是不近女色也好,身理有问题也罢,都已经没有意义。

颜良遂离了相府,径直前往了刘备的邺城的皇宫。

这座邺城的皇宫,乃是自袁绍时期就营建起来的,后又经过袁尚、袁谭以及刘备多番的扩建,其恢宏壮丽,富丽堂皇的程度,竟是胜于颜良在洛阳的皇宫。

不过,袁家和刘备苦心营建的这座皇宫,如今,却已改换了主人。

金銮大殿下,那张象征帝王权威的龙座,如今也被颜良压在了屁股下面。

河北第一大城,如今终于被颜良踩在了脚下。

经过几天的时间,邺城的汉军残部,尽皆被处置干净,整个邺城已完全掌握在了汉军手中。

从黎阳到邺城,长达一年半的战争中,楚军的将士们经历了两场旷曰持久的围城之战,最终虽然取得了胜利,但将士们的精神与体力,都已是严重透支。

颜良很清楚,以将士们目前的状态,无法再支撑着他们继续北上,向更加寒冷的冀北乃至幽州进军。

于是,拿下邺城的当天,颜良便下了休战的旨意,命令各路兵马就在养精蓄锐,以待冬去春来,天气暖和之时,再继续北进扫平刘备。

诸事安排已毕,颜良已在邺城的行宫中,一连几曰大宴群臣,犒劳有功的文武诸臣。

这曰酒正尽兴,周仓却匆匆而来,拱手道:“陛下,那地道臣已派人清理干净,里面只发现了几具普通士卒的尸体,并没有看到诸葛亮的尸体。”

诸葛亮,竟是不在地道中?

颜良的眉头,不禁微微一皱,脸上闪过一丝厌恶之色。

诸葛亮不在地道中,这就意味着他成功的逃过一劫,而附近的军队又没有上报,说是活捉到诸葛亮,这便说明,诸葛亮必是逃出了邺城之围。

“诸葛孔明的这一手,却是令臣有点意外啊,真没想到,他提前数月就在暗挖地道,最后还让曹仁当了一回诱饵,真是……”

庞统感慨之下,不知怎么该评价自己这位同窗的手段,是卑鄙?又或才是聪明?

颜良却冷笑一声:“诸葛亮活着更好,朕还怕他莫名其妙的死了呢,他活着,朕才有机会活捉了他,让他尝尝跟朕做对,会受到何等残酷的惩罚。”

颜良的反应,确是出乎了大多数人的意料。

诸葛亮智谋不凡,如今逃出了邺城,必然会投归刘备,如此,则依然将是楚国的大患。

众人却不知,颜良就等着活捉诸葛亮,好好的虐他。

至于什么大患,以诸葛亮的才华,曾经的历史中,在三分天下的情况下,他都没办法力挽狂澜,现今刘备只余下两个半州,颜良对他还有何忌惮。

邺城中,当颜良大宴群臣,庆祝着攻破邺城之功时,消息传往北面,汉国上下,却是一片的震惊。

邯郸城中,军心震恐,人心散乱,到处都在流传着楚军拿下邺城,将大举北上的消息。

刘备的行宫之中,亦是一片慌乱。

龙座上,刘备脸色铁青,有气无力的坐在那里,脸上难抑惊色。

阶下群臣,一个个都低垂着头,一副无助的样子。

邺城失陷,曹仁阵亡,诸葛亮失踪,这般消息,足以把刘备君臣的精神,打入到冰冷的谷底。

“邺城没了,尔等都说说,朕该怎么办。”刘备终于开始,向阶下群臣求助。

颜良麾下,本来也算谋士众多,但经过这些年,陈登和程昱相继病亡,如今诸葛亮也不知所踪,司马懿又身在并州,刘备的身边,竟无一个得力的谋士。

这种情况下,单凭张绣、韩猛、徐晃等一众武将,又有谁能为他出谋划策。

“陛下,臣以为邺城一失,其东面的阳平、平原诸郡将受到楚贼两面夹击的被动局面,车骑将军单凭手下三万兵马,实难抵御楚贼的两面进攻,甚至于邯郸城也无法固守。”

“故臣以为,陛下当令车骑将军速弃平原,而陛下也当弃邯郸北退,诸路兵马退往巨鹿,尚可拼凑齐六七万的兵马,凭借巨鹿的地形,或者还可以搏一把。”

阶下进言者,正是徐晃。

刘备陷入了沉思,半晌之后,他叹道:“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来,速传朕的旨意,令翼德率东路之军,即刻往巨鹿与朕会合。”

号令传下,刘备的心情微微的安稳了几分,却暗暗的紧握拳头,一副隐恨的样子。

“孔明啊孔明,你拍着胸脯跟朕保证,保证你会守住邺城,可是现在呢,你却朕的**给丢了,孔明啊,你太令朕失望了……”

刘备的心中暗的抱怨着,对诸葛亮是充满了怨意。

正当这时,殿外御林军急入,拱手道:“启禀陛下,诸葛丞相回来了,现在正在殿外候见。”

诸葛亮回来了?他还活着?

在场的众臣尽皆一惊,刘备也是身开一震,一股又喜又忧的情绪涌上心头。

喜的是,诸葛亮这位智谋绝顶的谋士还活着,忧的却是,诸葛亮丧失了邺城,让他失望透顶,自己当如何待他。

迟疑了片刻,刘备还是平伏下复杂的心情,命将诸葛亮宣入。

半晌后,“吱吱呀呀”的声响传入了殿中,众人寻声望去,不禁面露诧异。

诸葛亮是进来了,但他却不是走进来的,而是坐着轮椅,在士卒的推扶下才进入殿中。

见得诸葛亮这般样子,刘备也是满脸的奇色。

“臣诸葛亮,拜见陛下。”

诸葛亮说着,就双手撑着轮椅,艰难的从上面爬了下来,向刘备跪伏行礼。

他这般情况,看起来竟似双腿不能动弹似的。

看着诸葛亮那艰难的样子,刘备心中的怨意,也不禁缓解了几分,却忙道:“丞相快快请进,丞相的腿是怎么回事?”

诸葛亮伏跪在那里,眼中含泪,哽咽道:“启禀陛下,臣的这双腿,乃是为颜贼所害,如今已经废了,臣再也不能用腿走路了。”

诸葛亮那般可怜兮兮的样子,只将左右众臣听着动容,刘备心中的怨意,更为诸葛亮这惨状给打消。

刘备遂是起身,几步下阶,亲手将诸葛亮扶上了轮椅,万般关怀的样子。

扶定诸葛亮,刘备才询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诸葛亮这才叹道:“臣本是主张死守邺城,但无奈曹子孝非要突围,臣压制不住他,只能跟他分头突围。谁料臣突围过程中,从马上跌落,被倒下的战马压断了双腿,才会变成这般模样。”

听得这番解释,刘备的眼中,顿时涌现几分怒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