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暴君颜良

第九百三十四章 生得高贵,死得难堪

五马分尸!

王凌当场吐血,差点就吓死过去。

他自以为颜良对他的一番折磨,为的就是逼他归降而已,如今高贵冷艳的自己开口求饶了,颜良理应马上换一副嘴脸,以礼贤下士的姿态,高兴的接纳自己的归降才对。

可王凌万万没有想到,颜良鞭子抽打他,仿佛只是图个纯粹的痛快而已,自己都已经求降了,竟然还要残忍的杀死自己。

“我已愿归降,为何还要杀我,为什么啊?”惊恐的王凌,喷着血沫子大叫。

颜良不屑一哼:“除了高贵冷艳病之外,朕看不出你有半点用处,你这样的废物,朕留你简直是糟蹋粮食。”

这一番话,如九天惊雷一般,无情的冲击着王凌高贵的心灵。

自恃出身高贵,才华绝世的他,如今在颜良的眼里,却成了一无是处的废物,这让他情何以堪。

惊羞恼火之下,王凌急是嚎叫:“我有经天纬地之才,你杀了我是你莫大的损失,颜良,你有眼无珠啊。”

“还真是没羞没臊啊,这些伪君子们,果然都看不清自己有几斤几两,古往今来的伪君子,道德家们,看来都是一路货色。”

颜良被王凌的自夸,听得是好笑不已,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王凌见颜良转怒为笑,还以为颜良被他的才华所打动,已息了杀念,这让他的心头不禁一喜,暗生了一丝希望。

他便忙道:“陛下英明神武远迈古今,臣又有王佐之才,对并州风物地理又了如指掌,有臣相助,必可助陛下扫灭晋国,一统天下啊。”

此时的王凌,全然已不见了适才高贵冷艳的自恃,巴巴的恭称颜良一声“陛下”,转眼间更是背叛了司马懿,要助颜良夺取并州。

很显然,颜良的“残酷”手段,已彻底的击碎了王凌忠义的假面目,逼他露出了真面目。

“朕雄兵百万,良将千员,扫灭晋国易如反掌,又岂会需要你这么个废物。”颜良不屑的讽刺道。

王凌脸色通红,实在想不通被司马懿视为人杰的自己,为何在颜良的眼中,竟是这般的不堪。

而这时,左右军士已上前,准备将王凌拖将下去。

“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王凌只能声嘶力竭的求饶,抱着一线希望,渴求颜良饶他一条狗命。

正当王凌将被拖下去时,颜良却眼眸一动,喝止了军士。

王凌见状大喜,以为颜良动了仁心,打算饶他一条狗命。

“多谢陛下开恩,多谢陛下开恩啊。”王凌赶忙跪伏于地,巴巴的向颜良叩首。

“谁说朕要饶你狗命了。”颜良冷哼一声,“朕只是觉得,总是五马分尸,似乎有些无趣,这回得来点新鲜的了。”

王凌刚刚燃起的希望,瞬间就烟销云散,所余下的,唯有彻骨的寒冷恐惧。

颜良想了一想,冷笑道:“来人啊,把这厮拖下城去,用绳子拴在马背上,给朕一路拖,往死里拖,拖死了再把人头砍下来,送往晋阳给司马懿做份大礼。”

听得这冷绝的言辞,王凌整个人僵住了,他只觉自己的身体里已什么都不剩下,只余下了恐怖。

那可是被战马拖着,身体磨地,活活的磨死啊。

那种痛苦,肯定比五马分尸更长久,更令人无法忍受。

“陛下,陛下,听我说啊……”

王凌还在叫饶时,左右御林军士们已汹汹上前,将王凌拖了下去。

无力反抗的王凌,被拖至一匹战马后面,双手拴紧绳索,死死的绑在了马鞍上。

战马还未发动,王凌的脑海中,已经提前浮现出了那恐怖的场景,那无法忍受的痛苦。

忽然之间,王凌觉得自己的裤下凉嗖嗖的,低头一看,自己的裤裆不知什么时候竟湿了一大片,一丝丝浑黄的**,正在他的裤角处缓缓的淌出。

“这厮竟然吓尿了啊,真他娘的胆小,就这点胆量,刚才还敢跟咱天子装高贵,真是笑死人了。”

楚军士卒们无不面露鄙视,皆以讽刺的目光,欣赏着吓到尿了裤子的王凌。

而这个时候的王凌,已对羞耻彻底麻木,将要面临死亡的他,哪里还顾得上什么面子。

“驾!”骑士一抽马鞭,纵马而出,向着城门外奔出。

王凌被拖着不由自主的向前踉跄的跟去,才跟了几步,身上有伤的他便身子一栽,向前跌倒在了地上,被战马拖上奔出了壶关城门。

颜良转过方向,面朝着城外,脸色冷漠的注视着王凌被战马拖走。

“啊~~停下啊~~求你了~~”王凌嘶心裂肺的嚎叫着。

他双手被战马紧绷,肌肉都仿佛要被拉断,整个身子贴在地上,飞快的向前滑动,不多时间,便被拖出了百余步。

这时,王凌身上的衣服已被磨烂,皮肉一跟地面接触,转眼间便被磨到血肉模糊。

那种彻骨的痛疼,非人所能忍受,只将王凌痛得失去了理智,如杀猪的哭嚎着求饶。

楚军骑士却丝毫不停,拖着他一路狂奔,四蹄的后面,拖出了一条长长的血迹。

如此残酷的折磨之下,再奔出百步,王凌的正面从脸到下体,都已被磨到不诚仁形,部分地方甚至连骨头都磨了出来。

那嚎叫哭饶声,也越来越的小,最终完全消失。

此时的王凌,已如一头死猪般,再无半点挣扎,任由着战马拖动。

毫无疑问,经过这般酷刑,高贵冷艳的王家公子,已经是一命呜呼了。

骑士又拖出了几十步,见王凌彻底不再动弹,方才停下战马,折返回来,一刀斩下了王凌的首级。

双眼充满血丝的骑兵,高扬着王凌的首级,拖着那具无头的尸体,奔还了壶关城,向着城上观刑的颜良,兴奋的展示。

看着那颗血淋的人头,再看看那血肉模糊的无头之尸,颜良英武的脸上,微微浮现一抹冷笑。

“司马懿,你不是率领世族们要跟朕做对么,那就千万不要停,朕还等着让你尝尝比王凌这小子更痛苦的惩罚……”

攻克了壶关,上党的晋军基本便被肃清,制约楚军北上的障碍,基本已被扫消。

颜良拿下壶关当天,便下令大军急速北上,直奔晋阳而去。

当楚军长驱北上时,介休的司马懿,尚在指挥着大军,应对着西路十万楚军的进攻。

介休城,御营。

司马懿端坐在那里,听取着诸将的汇报,脸上的表情轻松而闲然,并没有多少担心的成份在内。

正南方向上,张辽等楚军进攻虽然凶猛,但晋军依靠着诸道坚固的山城关隘,死死的挡住了楚军北进之路,使楚军不能越雷池一步。

而在上党方向,楚军虽然占据了几乎全部的上党郡,却有王凌镇守的壶关,依然在据城坚守。

王凌,这员司马懿的爱将,仅凭着五千兵马,便拖住了八万多楚军,使之不能北进。

而如今,围城已愈两月,初春已至,雨水很快就会降下,王凌只要再撑个把月,楚军非得因为山路泥泞,补给线不畅的困难,不得不撤兵而去。

只要上党之敌一撤,晋阳所受到的威胁,也将就此消除,整个大晋国也将跟着转危为安。

听着众臣的禀报,司马懿脸上的表情是越来越轻松,嘴角甚至浮现出了一丝得意的笑意。

“陛下,王将军真乃忠义之臣,此番若能逼退楚贼,王将军必为首功啊。”贾逵有些兴奋的进言道。

司马懿微微点头,笑道:“梁道言之有理,你就先替朕拟一道封赏之旨,待楚贼一退,立刻下旨进王凌为乡侯。”

此言一出,顿时引起众臣的一片羡慕。

王凌先前不过一亭侯而已,如今一战功成,直接就封为了乡侯,这已经是仅次于县侯,侯爵中的第二级。

如此荣耀,谁能不羡慕。

司马懿此番大封王凌,自然也是想拿王凌做一个榜样,以鼓励麾下群臣为他卖命。

“陛下赏罚分明,当真令臣等佩服之至。”贾逵拱手一拜,赞服道。

司马懿呵呵一笑,摆手道:“尔等只要能为国尽忠,朕看在眼里,都不会亏待你们的。”

群臣一听这话,赶紧纷纷的出言,大表对司马懿的忠心,皆拍着胸脯声称要为大晋赴汤蹈火,再所不惜。

司马懿听着高兴,脸上的得意与欣慰之色愈浓。

正当这时,帐外军士匆匆而入,伏地颤声道:“启禀陛下,大事不好,上党细作传来急报,壶关城已为楚寇攻破,王将军也被那颜良处死,楚国大军正长驱北上,直向晋阳杀来。”

这情天霹雳般的情报,霎时间轰在了晋国君臣的脑袋上,把他们畅想的所有未来,统统都轰为粉碎。

司马懿的表情也瞬间抽曲变形,那前所未有的惊骇之色,显示他已经完全被这惊人的消息给震傻。

“壶关城固若金汤,纵使颜贼的破城炮也攻不破,颜贼又如何能破了关城!”惊恐的司马懿一跃而起,声音嘶哑的喝问。

“小人只听说,楚军是用了什么叫‘火药’的东西,把壶关城给生生炸开了一道口子。”

火药!?

听得这闻所未闻之物,司马懿和他的群臣,更是茫然变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