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暴君颜良

第九百六十五章 剑指塞外

颜良的功业,震古铄今,古往今来怕确是难有人超越。

活字印刷术一出,颜良旋即将之推行天下,令天下无论是官府还是民间书坊,尽皆能使用活字印刷术印刷书籍。

这活字印刷之术一推行,天下文人尽皆震惊,无不惊奇于此术的神奇,对颜良更加是敬佩难当,几将颜良奉为神人。

对于颜良来说,帮助妻子发明活字印刷术,只是他在征战之余,闲来无事时的一种消遣。

颜良的目光,始终都紧紧的注定着塞外。

不知不觉数月已过,夏去秋来,一场大丰收,遍及了大江南北。

由于开春以来风调雨顺,无大涝大旱,更无蝗灾,天下诸州的粮草都喜获丰收,南方荆扬二州的粮食产量,甚至达到了颜良统治以来的顶点。

河南诸州大结束战乱后的数年间,经济也得到了极大的恢复,豫、兖二州的粮食产量,今年也得到了极大的提高,虽与天下大乱前相比,尚有一段差距,但也达到了董卓之乱以来的最大值。

粮食喜获丰收,粮赋自然充盈,大江南北的各处官府中,征集上来的粮草,无不是堆积如山。

一场意料之外的大丰收,为颜良的出塞作战,奠定了基础。

颜良遂是传下旨意,命将司兖青徐三州粮草,源源不断的远往河北,向着幽并二州北部屯集。

与此同时,颜良也给各将发去密领,命他们整顿本军,向北部边境低调的集结,准备出塞一战。

颜良调粮调兵的同时,为了迷惑拓跋力微,又在庞统的建议下,派使者出使鲜卑,劝说拓跋力微交出司马懿,向大楚纳贡称臣。

这样一来,颜良就可以营造出,他打算以外交途径,来解决与鲜卑关系的意图,借此来为出兵作准备。

使者派出未久,颜良于邺城的密殿中,召集了诸位文武重臣,共商灭鲜卑之计。

大殿的地面上,已铺设了一张巨幅地图,那是近年以来,大楚细作从塞外发回的情报。

鲜卑人生产落后,许多东西他们都生产不了,丝绸、茶叶和陶瓷等中原特产,是那些鲜卑贵族们的最爱。

故近年以来,朝廷虽下令断绝与鲜卑的贸易,但暗中的走私,却一直难以杜绝,总有一些不怕死的商贩,为着巨额的利益,冒险出塞从事走私贸易。

由于为了迷惑鲜卑人,故朝廷也未下令严打,对这种走私贸易也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且,这种走私,对于朝廷来说,也是有好处的。

马谡的统领的锦衣卫,就是通过扮作走私商贩的身份,大摇大摆的进入到鲜卑人的领地,以行商为名,暗中却将塞外鲜卑人的兵力布署,诸处险要等军事机密,统统都绘制了详细的地图,源源不断的送回邺城。

殿前的这张巨幅地图,正是用那些详细的情报,集中起来勾勒而成。

俯视着这张地图,鲜卑人的所有秘密,都尽收颜良的眼底。

“兵精粮足,你们都说说吧,朕这回该怎么灭了鲜卑人?”颜良环视群臣,高声问道。

话音方落,丞相庞统就站了出来,指着殿上巨幅地图:“鲜卑人的势力,从南到北有四个点,定襄、白道、铁山还有阴山口,臣以为,只要我们在这四个点上,做好足够的文章,灭了鲜卑人不在话下。”

颜良的目光扫在了地图上,凝视着地图上那四个点。

塞外草原,分为漠北和漠南,漠南就是从长城往北,到阴山山脉间的大片草原,越过阴山和沙漠戈壁往北,就是更广阔的蒙古高原。

因是漠南靠近中原,方便贸易和抢掠汉地,故是大部分的鲜卑人,都聚居于漠南一带。

出雁门往北,距大楚国境不出五十里,便是定襄城,是鲜卑人距离汉地最近的一个据点,也是这些年来,鲜卑人南下抢掠的前进基地。

再往北则是白道城,白道再北则是铁山,那里是鲜卑人的腹地,水草肥美,鲜卑的妇孺和牛羊,多聚集在那里。

而阴山口则是漠南通往漠北的重要通道,只要扼守住阴山口,就能阻断漠南漠北的通道。

这些年来,拓跋力微一直是坐镇白道城,南依定襄,北靠铁山,统治着中部鲜卑诸部。

诚如庞统所言,欲灭鲜卑,只要击碎了那四个点,鲜卑人自然覆没。

颜良微微点头,赞同庞统的说话,脑海中已经开始构思布局。

“拓跋力微自灭轲比能以来,已将牙帐从白道迁往了定襄,分明是提防着我军由雁门进攻,草原不比中原,想要拿下敌军重兵驻防的定襄城,只怕不那么容易呀。”法正忧虑道。

法正说得也不无道理,中原用兵,颜良自可用绝对的优势兵力围城,然后再以破城炮那样的利器轰破城池便可。

草原上却不行,若以步兵穿越茫茫草原运输攻城器械,半道上鲜卑的轻骑可以肆意袭击,只怕兵马还未到前线,半道就已经覆没。

而且,步兵行动缓慢,只要稍有动静,鲜卑人就会有所察觉,大量的增兵于定襄,如此,更将不利于用兵。

灭鲜卑人,只能出动骑兵。

不过,拓跋力微手中可用鲜卑骑兵,数量当在六万左右,而大楚的骑兵数量,也在六万左右,六万对六万,敌人背靠定襄,以逸待定,楚军将并不占优势。

“臣倒是有一条三路分进,逐路截杀的妙计,或可杀拓跋力微一个措手不及。”这个时候,颜良麾下的战术大师,发表了进言。

若论大略,庞统当仁不让,但论及单纯的战术,徐庶却是胜却一筹。

“元直有何妙计?”颜良兴奋了起来。

徐庶遂是出班,在巨幅地图上指指点点,道出了他的三路分进之计。

庞统、法正等众谋士,纷纷点头称是,田丰和许攸等老臣,也皆表示认可。

颜良听罢,点头道:“元直此计若有可行之处,但此计的关键就在于兵贵神速,逼迫拓跋力微在惊慌之下,做出错误的判断。至于怎么个神速,倒还需要再想些办法。”

话音方落,许攸出班道:“陛下,老臣也有一计,保准叫那拓跋力微毫无防备,被咱们杀他个措手不及。”

颜良精神大作,摆手示意许攸畅所欲言。

许攸遂是捋着白须,将自己的计道,诿诿的道将出来。

他这计策却是听着众谋士们,都忍不住点头,皆暗自称妙。

啪!

颜良拍案而起,欣然道:“很好,就用子远和元直之计,尔等依计而行,不曰大军出塞,兵伐胡虏!”

当曰,颜良便与一众谋臣,议定了灭鲜卑大计。

文臣们定下计略,一道道密旨发出去,武将们都开始暗中行动进来,准备随时听候调遣。

两天后,一队持节的使团,由邺城出发,北上幽州,去往了塞外。

楚国使节出使之地,非是拓跋力微所在的西部鲜卑,而是以慕容部为首的东部鲜卑。

不数曰,使臣越过长城,进入了东部鲜卑领地。

那东部鲜卑大人慕容宏闻知大楚使臣前来,急是亲率万余部众离开王庭牙帐,远出百里来迎接大楚使臣。

这也难怪,慕容宏自脱离轲比能的统治后,名义上就一直奉大楚为宗主国,以蕃国自居。

前番他虽吞并了部分中部鲜卑部落,实力大增,甚至可与拓跋力微相抗衡,但此人却仍奉颜良为主,甚至还屡派使团南下邺城,向颜良进贡。

在颜良看来,慕容宏这个胡酋很聪明,他清楚的认识到大楚的实力,哪怕他知道颜良对胡虏一向采取的是屠灭的政策,但在颜良没有亮出刀子之前,他也不敢不尊奉颜良。

正是因此,闻知楚使前来,慕容宏才以大礼亲自来迎。

楚使见着慕容宏,向他赐以了颜良的赏赐,并依颜良的旨意,正式册封他为东部鲜卑大人。

慕容宏自是大喜,拜谢颜良厚恩,但他的高兴劲并没有持续多久,楚使接下来拿出的颜良第二道圣旨,却令慕容宏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

颜良在那道旨意中称,他很欣赏慕容宏的忠义,诏他亲身前往邺城面圣,颜良将亲自嘉奖于他。

原本乐呵呵的慕容宏,听得这道旨意,脸马上就黑了,左右那些慕容部的贵族们,也跟着纷纷变色。

“大楚皇帝陛下,要召臣前往邺城面圣?”慕容宏追问了一句,似乎有些不敢相信颜良这旨意。

“陛下的旨意在此,慕容大人可以自己看嘛。”楚使将圣旨交给了他。

慕容宏接过细细一看,果然上面白纸黑字写着清楚,颜良的确是要召他入京面圣。

“什么欣赏我,要亲自嘉奖我,我一入邺京,只怕当场就会被软禁起来,到时候颜良不费吹灰之力,就能灭了我东部鲜卑,这个颜良,当真是好阴险啊……”

慕容宏心中暗骂,已是识破了颜良的用意,却又十分的为难。

你慕容宏不是宣誓忠于大楚吗,眼下大楚天子想见你,你入朝面圣不也是合情合理,乃是臣子本份,你若是拒绝了,不就等于是抗旨不遵吗?

可是,若是遵了旨意,不就能于自投罗网,巴巴的伸出脑袋让颜良去砍吗?

一时间,慕容宏捧着那道旨意,陷入了两面为难的境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