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暴君颜良

第九百八十二章 老狗的美梦

“大人英明啊,借楚国之手灭了拓跋力微,再趁机兼并西部数十万部众,那大人就可以一统鲜卑啦。”丘力居恭维道。

慕容宏嘴角斜扬,看似垂垂已老的脸上,却透着一丝阴恻恻的诡秘。

“倘若能吞并了西部鲜卑,那大人麾下部众,就能达到百万之众,聚出十四五万铁骑绝不是问题,到那个时候,只怕连颜良都不是大人的对手啊。”丘力居已为他的主子,勾画起了美好的未来。

慕容宏眼角已掠起了得意的笑容,盯着火炉的眼睛也恍惚了起来,仿佛在畅想未来。

多少年了,他慕容宏谨小慎微,一直不敢得罪中原的诸侯,谁强就奉谁为尊,一直默默的发展着自己的实力。

曾经的草原之主,轲比能和拓跋力微,何其的强悍,最终都难逃覆没的结局,唯有他慕容宏韬光养晦,终于笑到了最后。

蛰伏多年,这一回,终于轮到他一统鲜卑,成为这草原上的霸主了。

他暗暗下定决心,只要统一了草原,他将不再沉默下去,他要赶在自己老死之前,率领着百万鲜卑之众,成为一番前所未有的大业。

他要压服楚国,像当年的匈奴一样,肆意的入塞抢掠,逼迫着颜良献女和亲,臣服于他。

隐忍了几十年的壮志,这一刻,正在慕容宏的胸中澎湃如潮。

此刻的慕容宏,感觉自己就如同一只难鹰一般,很快就要振翅飞翔,让万物伏首了。

“报——”一声急促的唱声,打断了慕容宏的神思,一名斥候闯入了牙帐。

“报大人,拓跋力微已全军覆没,为颜良所擒。”

慕容宏神色一变,丘力居等众将领,也纷纷变色,均为这个惊人的消息所震惊。

“怎么可能,拓跋力微好歹还有铁山城,怎么可能这么快为颜良所败?”慕容宏惊讶的喝问。

拓跋力微的覆没,早在他的意料之中,他原想让拓跋力微和颜良多耗些时曰,消耗颜良的实力,这样战后他才可以放心大胆的兼并西部鲜卑。

慕容宏震惊的是,拓跋力微竟然败得这么快!

斥候遂将颜良以奇兵袭阴山口,拓跋力微两面受敌,大败逃往黄河,却为司马懿所抛弃,无路可逃之下投降楚国的情报,悉数道来。

东部鲜卑君臣们,这才恍然大悟。

“这个颜良用兵,也太诡诈了吧!”丘力居惊叹的叫道,满脸的难以置信。

其余的那些头领们,也无不为颜良的用兵如神,震惊到目瞪口呆。

那慕容宏最先从震惊中醒来,脸上转眼挤出一抹冷笑:“拓跋力微早晚都是死,今被灭了也好,本大人就可以快点兼并那几十万西部鲜卑。”

慕容宏打得是好主意,当即便调派兵马,往弹汗山方向运动,准备收纳那些从西逃来的西部鲜卑部众。

为了收取人心,慕容宏还令准备好牛羊和过冬的衣物,随时准备赈济这些难民,好借此来让他们感激自己的恩德,安安心心的归顺于自己。

慕容宏安排了下去,便坐等着数十万的人口上门投奔。

只可惜,左等右等,前来投奔的西部鲜卑众,却是寥寥无几。

慕容宏心奇之下,再派斥候打听,方才得悉,颜良早在攻陷阴山之时,就派大军截断了东去的道路,将那几十万西部鲜卑人,统统都关在了漠南之地。

“颜良此贼,实在可恨,竟然坏了我的好事!”慕容宏勃然大怒,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全然没了先前那稳坐钓台的风范。

左右丘力居等鲜卑头领,一个个也是震错愕,都跟割了肉一般心痛。

这也难怪,几十万的人口,慕容宏肯定不能独吞,除了慕容部之外,必还会给其余诸部分一些人口。

丘力居这些头领们,都巴巴的等着扩充丁口,谁知颜良却似早料到了他们的算计,一刀下去,断了他们所有人的财路。

眼看到手的肥肉,就此飞了,这些胡酋们不肉痛才怪。

“大人,几十万的丁口没了,我们原先的谋划,已是全盘被颜良所破坏,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才好啊。”丘力居惊慌的问道。

“慌什么,天塌下来有本大人撑着,这十余年来,什么难关没有碰上,本大人哪一次没有带领着你们渡过!”慕容宏傲然一喝。

他这般一喝,顿时压住了众头领的惊慌,牙帐中的紧张气氛,一时得以缓解。

众人都闭了嘴巴,似敬似畏的望向慕容宏,得着他们这位足智多谋的大人,拿一个主意。

沉吟片刻,慕容宏沉声道:“拓跋力微已灭,西部鲜卑的丁口也尽数落入颜贼之手,他下一步的目标,必然是我东部鲜卑,此贼势大,以我们现在的实力,难与之争锋,看来必须得率部众退往漠北避一避他的锋芒了。”

退往漠北!

众头领们皆是一震,个个面露不情愿之色,要知道漠南与汉地相接,便于贸易往来,以及随时入塞抢掠,倘若退往漠北,这些好处就全都没了。

普通的鲜卑人,自然无所谓,但对于这些习惯了享受汉地好处的贵族头领来说,却是一极大损失,他们当然不愿。

可他们又知道,到了这般地步,倘若还留在漠南的话,只怕必会重蹈西部鲜卑的覆辙。

别无选择,必须远遁漠北。

慕容宏遂是传下令去,命诸部各作准备,时机成熟,几十万口东部鲜卑,便随他尽数撤往漠北。

数百里外,阴山。

“陛下,种种迹象表明,慕容宏那条老狗,看来是打算遁往漠北了呢。”徐庶面露忧色。

颜良手拿着那份情报,剑眉微微而凝。

东部鲜卑的一举一动,马谡统领的锦衣卫细作,都会在第一时间将情报送抵颜良手中,慕容宏有北遁的迹象,颜良岂有不察。

“慕容老狗一退往漠北,后患无穷,看来我们得尽快实施计策才是。”颜良微微点头,已有决意。

当下颜良遂是传下旨意,命集于于幽州边境地区的楚军,开始逐步的撤退,放松对东部鲜卑的军事压力。

同时,颜良也命阴山一带的楚军,开始南归雁门,营造出一副大举班师的迹象。

回军同时,颜良对外放出话,声称来年春暖花开时,再出塞收拾慕容宏。

颜良这种种手段,无非是演给慕容宏看的,好让那老小子以为,颜良灭了拓跋力微后,已是强弩之末,今岁已没有心情再来收拾他。

楚军方面的动向,很快也传到了慕容宏那老小子的耳中,颜良这一招果然有效,慕容宏的警剔之心,顿时就有所松懈。

一方面慕容宏下令诸部继续准备,另一方面,慕容宏却又迟迟不下令诸部北迁,一直处于观望的态势。

这也难怪,漠北草原虽比漠南广阔,但却地处高原,气候环境远比漠南要恶劣。

慕容宏已是五十多岁的老人,如果不到万不得已,他当然不愿意千里迢迢的逃往漠北过冬。

倘若颜良今冬没有来攻,那慕容宏就可以安稳的在漠南过完这个冬天,来年开春之时,赶在颜良发兵来攻前,带着部落退往漠北,那时也不迟。

不过,慕容宏却没有放松警剔,依旧加强戒备。

十天后,一场大雪不期而至。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整个漠南之地,一片银妆素裹。

这一场大雪,令慕容宏把所有的担心,统统都甩在了脑海,他终于可以高枕无忧了。

草原上厚厚的积雪,成了慕容宏最好的屏障,阴山到开城间几百里的雪原,成了阻挡楚军东进的最好障碍,这意味着,颜良绝没有可能从阴山发兵,自西向东进攻他的东部鲜卑。

至于南面的幽州方面,大雪一下,山路尽被封锁,楚军更不可能幽州出塞入侵。

慕容宏这下算是放心了,遂令诸部放弃北遁的计划,就安心的在漠南过冬,待明年开春之后,再做打算。

“塞外的冬天,果然要更加寒冷啊。”颜良屹立在城头,远望着茫茫白雪,一股寒风掠过,他下意识的裹紧了厚袄。

此间,已是马邑城了。

为了迷惑慕容宏,颜良已率六万铁骑,由阴山退入了雁门,本欲再次南退,一场忽如其来的大雪,却打乱了他的计划。

颜良不得不下令诸军且驻马邑,等待雪停之时,再做定度。

“大雪茫茫,草原上千里尽是为雪覆,看来我们今岁扫灭东部鲜卑的计划,只能搁置到明年开春了。”徐庶也望雪兴叹道。

“明年么。”颜良剑眉微凝,“明年的这个时候,恐怕那慕容老狗,早就遁往漠北了,想消灭他可不那么容易。”

徐庶叹道:“这也是没办法啊,大雪茫茫,不利于进兵呀。”

颜良伸出手来,厚宽的手掌,盛接着落下的飞雪,看着手心中化为晶莹的雪花,颜良若有所思。

蓦然间,颜良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异芒。

“大雪封路,不利进兵,元直你都这么认为,慕容宏那条老狗,恐怕也是这么想的吧。”颜良嘴角间,微微的钩起一抹笑意。

“嗯?”徐庶望向颜良时,却见颜良的脸上,丝丝缕缕的杀机,正悄然涌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