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篮暖雾

第10章 运动服和鲷鱼烧

运动服和鲷鱼烧

痛苦万分的闭气训练每次持续一分钟,接着休息一分钟。

如此这般,一共进行了十轮。

长谷川志穗信守诺言,每当有人忍不住从水中冒出头来换气的时候,她手里的高尔夫球杆就准确地砸中这个人的脑袋。

十轮过后,肺活量增强计划暂时结束。

长谷川志穗从相田丽子所坐的椅子后面拖出了一只纸箱,柔声细语地对趴在池边大口呼吸着来之不易的新鲜空气的众人说道:“请各位学长迅速上岸,按顺序到我这里一人领一根跳绳,然后围着游泳池跳绳五十圈,平均每圈限时三分钟。”

刚从死亡线上挣扎了若干次的众人早就没有吐槽她那奇葩训练项目的心情了。大家互相搀扶着上了岸,挨个从长谷川志穗身边走过,每人都领到了一根跳绳。

所幸这次只是跳绳而已,尽管游泳池边水多地滑,不过稍微小心一点就肯定没问题。三分钟绕游泳池跳绳一圈真的是小意思。

几乎每个人都这么想。

结果这回是降旗最先发现了问题:“啊,长谷川学妹,绳……好像有点短?”

长谷川志穗笑着回答:“没错。各位学长请注意了,我刚才发下去的绳子确实比我们平时用的稍微短一些,因为接下来我们要进行的就是身体灵活度的训练。好了,请学长们用这根短绳围泳池跳绳五十圈,尽量保持平衡,不要被水滑倒、不要被绳绊倒。现在——计时开始。”

叫苦连天的男生们赶紧抓起绳子拼命地跳。

火神一边跳,一边上气不接下气地问道:“这都是……什么……训练啊!我……我从来没……没见过这……这种……”

长谷川志穗手持高尔夫球杆,在火神的脑袋上轻轻地点了点:“火神学长警告一次。请学长保持好自身平衡,不要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右脚上。”

火神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可恶!别敲我的头!”

长谷川志穗没有理他,而是跟在黑子身后仔细地观察着他的动作。观察了好一会儿之后,她颇为遗憾地说:“果然不愧是幻之第六人,灵活性和平衡度都相当不错。”

黑子气喘吁吁,语气却依然平静无比:“谢谢学妹夸奖。”

长谷川志穗又说:“只可惜体力稍差,大概坚持不完五十圈吧……黑子学长真的该好好锻炼一下自己的身体了,你的各项数据都明显低于其他同龄球员呢,这样可不行哦。”

黑子隐忍地看了她一眼:“……我可以的。”

长谷川志穗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接着就去观察别人了。

一群光着膀子的大男生就这样毫无形象可言地围着游泳池使劲跳绳,既害怕时间不够用,又担心动作不标准。在他们身后,一个挥舞着高尔夫球杆的少女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出错。此情此景令相田丽子躲在一旁笑得前仰后合,无法直视那群倒霉到家的小伙伴们。

继闭气训练之后,又一轮惨无人道的跳绳训练彻底摧残了众人的意志。

第三十圈,诚凛硬汉们全数硬撑了下来;第四十圈,稍有不慎就落水了几个人;第五十圈,游泳池边竟然只剩下火神和黑子以及降旗还在苦苦坚持着。

长谷川志穗看着秒表:“还剩半分钟……好,时间到。”

率先过关的降旗虚脱地倒在地上,一副即将登天的苦难表情。

早已挥汗如雨的黑子在长谷川志穗说出“时间到”的同时便跳过了终点线。但他全身力气已然告罄,差点向前扑倒在长谷川志穗身上。

长谷川志穗放下高尔夫球杆,面不改色地往旁边一躲。

眼看黑子即将以脸着陆、顺便把鼻子也摔扁,勉强还能站稳的火神赶紧伸手拉了他一把。不料火神的动作幅度太大,拉住黑子时弯起的手肘一不小心就扫到了刚躲到他身侧的长谷川志穗。

长谷川志穗被火神无意间发出的肘击碰到,正想再度躲开,结果脚下一滑,身体就朝着游泳池的方向歪斜过去了。

在落水前,长谷川志穗下意识地顺手抓住了某样东西。

噗通——噗通——

两声巨响过后,黑子也掉进了游泳池。

火神瞠目结舌地愣在当场:“……啊?”

游泳池的岸边有大家上岸后带出来的水,因为还没来得及擦干净,所以地面很滑。长谷川志穗也像那些不幸落水的学长一样,悲惨地栽在了这些水渍上,仰面朝天地掉进游泳池,并且还把黑子也一起扯进了水里。

长谷川志穗扑腾了半天,总算从水中冒出头来。她一手搭在黑子肩上,一手还握着秒表,整个人都湿透了。夏季校服的短袖衫湿淋淋地贴在她的身上,短裙像一朵莲花似的浮于水面,湿漉漉的黑发也一绺一绺地黏在了面颊边。要不是有黑子挡住了她,估计岸上所有人都能看到她的水鬼造型了。

“这……”

没等大家弄清到方才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相田丽子就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将一块大毛巾迎头盖到了长谷川志穗的脑袋上,接着又迅速地把她从水中拉了出来,再用另外一块毛巾紧紧裹住了她。

随后,黑子也被火神拽出了游泳池。

相田丽子一边给长谷川志穗擦着头发,一边踢了火神一脚、踩了黑子一下。

长谷川志穗“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这下我可和大家一样都享受到落水待遇了。火神学长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火神连忙摆手:“才不是!才没有!才不会啊!”

“开个玩笑而已。”长谷川志穗接过相田丽子手中的毛巾,自己擦着头发,“虽然最后是以我和黑子学长的落水为尾声……不过,今天的训练到此结束,各位学长可以回家了。明天下午放学后,请学长们记得负重慢跑到这里,再按今天的流程展开训练。”

众人都反应慢半拍地点点头,然后才想起来慰问落水了的长谷川志穗:“啊,长谷川学妹要不要紧?就算是夏天,池水也挺凉的,不会感冒吧?”

相田丽子皱眉:“怎么可能不要紧!校服一时半会儿可干不了啊,偏偏我留在这里的衣服又被我带回家去了……”她沉思片刻,忽然起身对黑子说:“黑子君,你应该有带备用运动服来吧?”

黑子默默点头。

“既然这样,”相田丽子一拍手,说出了让黑子的脸色为之一黑的无心之语,“反正黑子君也不比小志穗高多少,小志穗穿上黑子君的运动服应该没有问题。”

日向对比了一下两人的身高,觉得这个办法十分可行:“那么黑子快去把你的运动服拿来给长谷川学妹试试吧。”

火神点头表示赞同:“没错没错,也只有黑子的衣服可以。长谷川那家伙穿我们几个人的运动服肯定不行嘛,身高和体型差太多了啊!”

连队友都在此时纷纷补刀,黑子的脸彻底黑掉了。

话虽如此,当长谷川志穗穿着黑子的备用运动服从更衣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大家还是不由自主地感慨道:“这果然就是所谓的‘男女有别’么?”

长谷川志穗甩了甩衣袖,又将袖口卷了两道,像小孩偷了大人衣服似的不自然。就算她只比黑子矮了不到半个头,黑子的运动服穿在她身上还是显得有些过分宽松了。

日向半捂着脸,悄悄问相田丽子:“我说……她那个样子能出门吗?总觉得……嗯。”

相田丽子轻叹:“没办法,本来裤子也长出一些,我只能帮她把裤腿卷到运动鞋里。没想到黑子君的运动服还蛮大的,难道高出五厘米就那么明显吗?真稀奇……”

日向有点急躁:“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哎呀,算了!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之前被众人各种打趣了的黑子突然主动请缨:“教练,我送长谷川学妹回家。她现在的样子不太适合单独行动。”

相田丽子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长谷川志穗目前的特殊造型确实不方便独自回家。穿着男式运动服的长谷川志穗容易被别有用心的臭男人黏上,再加上她的相貌比较出色,大概很快就会被一些满脑子黄色幻想的怪大叔当做街头流莺围起来了。

虽然夏天的六点还没到天黑的时候,可路上是否安全也很难保证。既然黑子都这么说了,相田丽子便顺势通过了他的提议:“好的,那黑子君就去送送小志穗吧!记得要发挥你的男子汉威力哦!千万不要让小志穗被坏人欺负!”

长谷川志穗为难地看向黑子:“不好意思,黑子学长,又要麻烦你了。”

黑子淡定回答:“嗯,不用放在心上。”

走出相田体育馆,长谷川志穗背着书包、拎着装有湿校服的袋子,脚步轻巧地跟在黑子身边,和他一起沿着人行道向前走。

街道旁有几家卖鲷鱼烧的店铺,胖乎乎的鲷鱼烧一堆一堆地挤在竹筐里,看上去十分可口。

路过一家鲷鱼烧店,长谷川志穗的眼睛就死死地黏在那些鲷鱼烧上;再路过一家鲷鱼烧店,长谷川志穗的眼睛又开始不安分地盯着摆在外面的鲷鱼烧了。

黑子停下脚步,体贴地问道:“要不要买一个尝尝?”

长谷川志穗深吸气:“可以吗?会不会耽误学长的时间?”

黑子说:“买一个鲷鱼烧的时间还是可以有的。”

于是,五分钟后,长谷川志穗和黑子两人一人抱着一个胖乎乎的鲷鱼烧准备开动了。

长谷川志穗咬了一口外面烤得发黄的鲷鱼烧,里面甜甜的红豆馅就露了出来。她一脸幸福,小口小口地吃着手里的鲷鱼烧。

黑子默默地看了长谷川志穗好一会儿,然后将自己还没动过的鲷鱼烧重新放回纸袋,递给了她。

长谷川志穗咽下嘴中的鲷鱼烧,奇怪地问道:“怎么了吗?黑子学长不喜欢吃?”

“并不是。”黑子帮她提起装着校服的袋子,又细心地走到了靠近马路的一边,“只是……似乎感觉长谷川学妹的爱好也和一般的女孩子没什么两样呢,比如鲷鱼烧之类的甜食。”

卷着袖口的长谷川志穗不习惯地甩了两下衣袖,欲盖弥彰地辩解道:“因、因为鲷鱼烧既可爱又好吃嘛!”

黑子微微一笑:“嗯,确实很可爱。”

作者快累死在码字上了……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