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篮暖雾

第13章 诚凛VS秀德

诚凛VS秀德

双方队员按各自的位置站好之后,随着裁判的一声哨响,篮球被高高抛起。

火神和绿间分别是诚凛和秀德在本场比赛中负责跳球的队员。火神那超级惊人的弹跳能力使他轻松地以高出绿间半掌的优势拍中了篮球。可惜守在后方的高尾迅速闪过前面诚凛的防守,成功截住了本该由伊月接下的篮球,因此球权暂时归于秀德。

专门负责对付高尾的降旗立即跟上,紧紧黏在高尾身侧,甩都甩不开。

高尾嘴角一抽:“不会吧……又是这个总喜欢用自杀式防守的家伙?”

降旗最大的优势就是他在防守时的决心与勇气。

如果一名球员抱着“死也要守住”的信念去防守对方球员的话,那么他一定能给对方增添很多心理压力。

——降旗正属于这种球员。

抓住了时机的降旗运用滑步迫使高尾减缓了运球速度,接着又试图从高尾手中将篮球抢回。可他此举实在有些操之过急,反而被高尾借机运球突破。

随后,高尾又轻松地闪过日向和河原的双人包夹,运球的动作也进行了调整。他笑着对被他甩在身后的降旗说道:“承让啦!”

“才没那么简单!”

降旗憋足了劲,趁高尾连闪两人时的空隙侧跑上前,又重新贴到了高尾的身边。谁知发动了鹰之眼的高尾压根就不管降旗的贴防,他翻身转向,做出了预备传球的动作。

“什么?!”

降旗被高尾的动作打了个措手不及。

眼看场上的高尾即将把篮球传给绿间,并且绿间也做好了随时射篮的准备,长谷川志穗捏紧了记录本,嘴里默默念叨着:“不,不是绿间……假动作……截掉……强攻……快攻……”

黑子低声提醒她:“比赛才刚开始,不要太激动。”

长谷川志穗身形一顿,转身坐回板凳:“第一次以教练的身份看比赛,稍微有点……”她不好意思地用笔头戳了下面颊,“我尽量注意。”

黑子安慰她道:“这种事情就算不注意也没关系的。只是,如果从现在就开始激动的话,整场比赛下来,你会感到很疲劳——后面还有更多紧张万分的时刻等着你。”

长谷川志穗“嗯”了一声,目不转睛地盯着场上的动向。

说话间的这片刻工夫,高尾已经将篮球传给了另外一名秀德球员。这名秀德球员在拿到篮球后,并不像其他人想象的那样硬碰硬地穿越诚凛防线、直奔篮下,而是趁机又把手中的篮球抛向绿间。

迅速回防的火神早识破了高尾打算利用三角传球的方法给绿间制造射篮机会的意图,所以他快速冲过去实行了抢断。

成功截下篮球后,火神立即运球转身,势不可挡地杀进了对方的禁区,当着两个秀德球员的面以一记暴烈的流星灌篮从他们头顶扣篮得分。别说什么拦截、盖帽之类的动作了,那两个负责篮下防守的秀德球员甚至连起跳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火神的强力灌篮给吓倒在地。

诚凛率先打破僵局。

全场掌声雷动,观众们大声叫好。

诚凛一年级部员临时组成的拉拉队也欢呼起来:“好球!冲啊、冲啊、冲啊!诚凛!”

因日向的及时掩护而无法跟紧火神的绿间正心中不爽,见状不由得轻嗤了一声:“真没用。至少也给火神那家伙添一点麻烦啊……”

高尾笑着从后面跑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毕竟是新人,不要太苛求嘛。再说了,火神刚才那记灌篮确实力度很大,明显是想带动全队情绪,他们守不住也有情可原。”

绿间推了推眼镜,不满地说道:“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高尾咧嘴:“嘿嘿,接下来,好戏才要真正开场呢!”

伴随着高尾的这声宣告,秀德像是突然从沉睡中清醒来的雄狮,展示出了东之王者那不容旁人质疑的实力,连续的配合进攻与组织防守令毫无防备的诚凛一下子就陷入了被动挨打的状态。

长谷川志穗喃喃自语道:“不愧是历战之王……”

在比分被秀德继续拉大前,诚凛终于适应了秀德的快节奏进攻,而先前开启了ZONE的火神也收放自如地解除了ZONE状态,回归正常打法。

上半场结束后,诚凛和秀德的比分固定在了54比57,秀德暂时领先三分。

相田丽子从开赛后就一直悬着的心暂时放下。她小声咕哝道:“啊,果然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得分大战了啊……”

长谷川志穗在上半场只叫了一次暂停,相田丽子也同意她的做法,并没有在快节奏的比赛中打断球员高涨的情绪。毕竟现在的情况还不算十分紧急,而且场上的球员们也清楚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因此,过多的暂停纯属消耗球员的集中力。

趁相田丽子对日向和伊月等人分析秀德进攻战术的时候,长谷川志穗把一瓶水递给降旗,然后语速极快地对他说道:“降旗学长请听好:下半场我会让黑子学长代替河原学长上场,那么降旗学长需要做的就是继续盯紧高尾。但与上半场的盯防不同,下半场必须要让高尾时不时地注意到黑子学长的存在,这样才能引诱他去防守黑子学长。在高尾上钩之后,降旗学长马上替黑子学长打掩护,以便黑子学长从他的鹰之眼中顺利消失。当黑子学长准备传球的那个瞬间,降旗学长务必要死守住高尾,不能让他突破你去截下黑子学长传出去的球。”

降旗点头:“我知道了。”

小金井问她:“为什么不让黑子直接使用‘消失的运球’?”

长谷川志穗说:“一旦‘消失的运球’使用过度,就会被秀德找到破绽,而且‘消失的运球’将大量消耗黑子学长的体力。我们现在正处于追分阶段,下半场绝对需要一口气拉开分差,不然情况将会对我们很不利。我希望高尾能掉进陷阱,但又害怕他将计就计……总之,先试试吧。如果不行,我还有其他可供调换的战术,不必拘泥于同一个策略。”

抓着水瓶的降旗想了想,然后说道:“能不能让黑子君使用‘逆向的误导’呢?”

长谷川志穗坚决反对:“一定不可以!”

她不仅一口驳回了降旗的提议,甚至还特意回头叮嘱正在做热身运动的黑子:“黑子学长千万不能使用‘逆向的误导’!”

“诶?”降旗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呢?从最终效果上看,长谷川学妹刚才提出的方案和黑子君独自完成的‘逆向的误导’也没有太大差别啊!”

长谷川志穗严肃地说道:“差别太大了,但是现在时间不够,我无法详细地解释给你听,不过有一点是可以一句话说清楚的:秀德球员的身高比我们诚凛的高多了,而‘逆向的误导’偏偏最容易被身材高大的锋线球员破除。总之,黑子学长绝对不可以使用这招,一次也不行!”

像是为了回应她的命令一般,黑子坚定地说道:“请放心,我明白的。”

嘱咐完降旗和黑子之后,长谷川志穗又对火神说:“火神学长,秀德二年级的那个高个子6号是大前锋,实力不容小觑,禁区卡位做得十分出色。并且他有很强的篮板意识,我认为他抢篮板球的水平不在土田学长之下。所以请火神学长多加小心,别被他影响了自己的进攻节奏。”

火神说:“啊,我已经看出来了。那家伙很嚣张嘛,刚才还对我说什么‘下次一定盖了你’之类的话。哈哈,我可是超级期待的啊!”

下半场开始前,长谷川志穗为即将上场的五名球员鼓劲:“身高跟不上他们没关系,我们可以在空间上取胜!大家加油!”

很明显,诚凛目前上场的球员中只有火神超过了一米九,其他人的身高全都悲催了。而秀德除了身高接近两米的绿间,还有三个一米八五以上的球员。单从身高方面来看,诚凛确实不占上风。

黑子面无表情地盯着无意间就戳中了大家短处的长谷川志穗,语气平平地说道:“啊,提起身高这个话题……长谷川学妹难道忘记刚才仰着头与绿间君说话时的感觉了吗?”

长谷川志穗:“……黑子学长你好黑。”为什么非要戳我的痛处?

黑子:“不,我对我的肤色很有自信。”因为你先戳了我的痛处。

两人之间的对话还没完全展开,下半场比赛就正式开始了。诚凛的队员们各自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护具,继续与秀德抗衡。

绿间依然在展示着他的远距离射篮,火神对他的威胁已经在逐渐下降。黑子上场后不到半分钟就回敬了对方一记杀伤力极大的传球,在队友的配合下,火神运球冲进秀德防守圈,正打算起跳扣篮的时候,却被高尾从身后截了球。

高尾一击既成,迅速将球传给绿间。

绿间的三分球毫无悬念地投进了半场之外的篮筐。

正如长谷川志穗预想的那样,高尾确实自动钻进了她设下的圈套。然而高尾实在太精明了,很快就又从针对他的圈套中跳了出来。

下半场比赛,诚凛共喊了两次暂停,秀德的教练也喊了两次。长谷川志穗和相田丽子分别按场上的具体情况对攻防战术进行了三次细微调整。

紧张的争夺战还在继续进行着。

长谷川志穗已经开始无意识地重复着起身、坐下、起身、坐下的动作了。

相田丽子也紧咬嘴唇,生怕自己影响到场上球员的发挥。

比赛结束前的最后三秒内,在落后秀德两分的情况下,日向得到了一次打四分的宝贵机会。他不仅在被对方球员干涉的情况下将球顺利命中篮筐、拿到了三分,同时还因对方球员的打手犯规而获得了加罚一球的权利。

日向罚球命中,再次得分。

此时的秀德已经无法组织进攻了,神射手绿间也没有在这最后的三秒内.射出三分球。双方最终比分为101比99,诚凛获胜。

紧绷神经许久的长谷川志穗一下子跌坐在板凳上,缓了半天的劲才被相田丽子拉了起来。

相田丽子开心地抱着长谷川志穗原地打转,一边转一边大声说:“我们又赢啦!我们又赢啦!我们又赢啦!”

长谷川志穗从小到大都没有体会过这种振奋人心的绝对喜悦。她不由自主地伸出胳膊抱住了相田丽子,语带哽咽地说道:“我……我第一次这么激动……太好了,我们赢了!我们赢了!”

翠翠又输了,我对不起他……哭。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