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篮暖雾

第20章 庆功会

庆功会

几乎同时,在旁边场地上进行的比赛也结束了,秀德获胜。至此,诚凛全胜,秀德一败,桐皇两败。全败的正邦被淘汰出局,东京地区的三支参赛队伍就此确定了下来。

其实就算诚凛这场比赛输给了桐皇,他们也能跻身全国大赛行列。但胜利的滋味是美妙的,谁都不想错过。

每次不管诚凛是输还是赢,相田丽子总爱掉眼泪,这回也不例外。

她伸出手指一抹眼角,将泪水擦走,然后露出开心的笑容,对完成列队敬礼、回到场边的队员们说:“恭喜大家!太好了啊,我们这个夏天终于可以晋级全国大赛啦!”

相比去年泪洒赛场地含恨离开夏季联赛,今年的诚凛又创造了新的战绩。即使诚凛在冬季杯上获得了优异的成绩,但是去年暑假的全国大赛依然是一个不能碰触的伤疤。而他们现在已经不会再被过去的失败影响。以全胜姿态继续前进的诚凛如今可谓是信心百倍、勇往直前。

特意跑来观战的黄濑在队友们的提醒下离开。临走前,他给黑子发了一封邮件:“我在神奈川等着你们,不要让我失望啊!”

由于下一场比赛就是全国大赛决赛圈的淘汰赛,而今年全国大赛的举办地又在神奈川,算是海常的主场,所以黄濑才会这么说。

收到这封邮件的黑子简短地回复了一句话:“诚凛绝对会赢。”

地区选拔赛的全胜令相田丽子十分高兴,走出体育馆后,她主动提出要开个庆功会。但是她的提议当场就被日向否定:“你忘记去年那次庆功会了吗?我们的活动经费还够用吗?”

相田丽子的笑容一僵:“……啊哈哈。”

不仅相田丽子,所有的二三年级部员也立即回忆起日向口中的“那次庆功会”。在那次去吃烤肉的庆功会上,大胃王火神不知吃光了多少只盘子,结账的时候连见惯了大场面的伊月俊和相田丽子都傻眼了。最后大家不得不全员出动,用周末的时间打工挣钱,以补齐被拿去结账的社团活动经费。

——想想都是泪。

面对队友们饱含谴责的目光,火神徒劳地辩解道:“我就稍微能吃了一点……而已吧?”

众人异口同声:“不是‘稍微’,是‘十分’!不是‘而已’,是‘绝对’!”

相田丽子有点苦恼地说:“但也不能就这样回去……我们好不容易才打进全国大赛,不庆祝一下总觉得……”

日向建议道:“要不然我们还像上次那样去火神家?”

这次是相田丽子反对他的提议了:“这里距火神家比较远,他家在另外一个方向呢!”

站在一旁沉默了半天的长谷川志穗忽然插话道:“还是去我家吧。虽然我家也有些远,不过总比火神学长家近一点,而且我家附近有座超市,买食材回去做饭什么的很方便——我父母常年在外地工作,我大哥和二哥这段时间都不在家,丽子学姐和各位学长随意就好。”长谷川志穗一算人数,发现少了那个一直在场外为参赛队员加油的经理学姐,“再打电话把结城学姐也邀请过来?比赛结束后没见到她,难道先回去了?”

相田丽子也觉得奇怪:“以前比完赛她都和我们一起走的……我打电话问问她。”

结果,心情低落的结城美琴确实没有等着与大家一同坐车回去。在让一年级部员解散后,她就提前离开了会场。一听说二三年级的部员要和相田丽子去长谷川家庆功,结城美琴意兴阑珊地表示自己有些疲劳,打算早点回家休息:“抱歉了,丽子学姐。希望我没有扫大家的兴。”

她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相田丽子也不好再强求什么。

一行人坐电车来到距长谷川家最近的车站。下车后,相田丽子决定先去超市购买食材。不想再用生命尝试“水果火锅”的诚凛众人赶紧劝阻了她。

日向的队长之魂觉醒了。他满脸严肃地发号施令:“我们对这边的地形并不熟悉,还是让长谷川学妹买食材吧!火神,你去帮长谷川学妹拎东西,剩下的人一律在外面等着。”

黑子举手以提升自身的存在感:“我。我也要去。”

长谷川志穗一枚利箭直插黑子心窝:“黑子学长的存在感太弱了,超市里人又多,万一走丢了怎么办?我觉得有火神学长就可以,反正火神学长力气大,能提得了重东西。”

——长谷川学妹神吐槽!

诚凛众人顿时喷笑的喷笑、捶地的捶地。

被吐槽了存在感的黑子摸摸自己受伤的心脏,默默躲到一边疗伤去了。

作为经常下厨房的高中女生,长谷川志穗在选购食材方面很有心得;独居日本的火神也是自己开火做饭的人,同样清楚什么该买、什么不该买。两人分工合作,一个负责蔬菜,一个负责肉类,很快就将十几人的分量选完,随即排队、付账、走人,整个过程不超过二十分钟。

当拎着两大袋子食材的火神和抱着一大桶饮料的长谷川志穗走出超市的时候,每个人都放心地呼出一口气:得救了!原来新教练是个有生活常识的人!

三年级的几个球员马上就要引退了,倒还咂摸不出什么特别的味道。但是二年级的部员们却不约而同地在心里庆幸起来:哦也!总算不用再为以后篮球部合宿训练时的饮食问题而担忧啦!感觉长谷川学妹的厨艺应该挺靠谱,说不定这回可以摆脱那噩梦般的地狱料理……

步行至一处住宅区,众人刚看到“长谷川”的姓氏牌,脸上的表情就定格了。只有送过长谷川志穗回家的黑子和早有心理准备的相田丽子没什么特别的表现。

伊月呆滞了半天才找回声音:“这……好像比我家还大……”

相田丽子理所应当地说道:“这是肯定的啊!小志穗的父母都很厉害,大哥又是有名的国家队助理教练,无论怎么想,她都不可能住在那种普通的小公寓里吧?”

在玄关处将鞋子脱下来的某些男生一边为自己的汗脚或臭脚局促着,一边忍不住为长谷川家的欧式装修风格而惊叹不已。

不一会儿,长谷川志穗就端着饮料出来了。

日向双手接过装满了饮料的玻璃杯,正想礼貌地对主人道谢时,却忽然发现刚才将杯子递给自己的人并不是长谷川志穗。他惊讶惊奇且无奈无力地问道:“黑子……明明你也是客人,为什么要给同样是客人的我们端茶倒水?”他角色错位了吧,这浓浓的男主人即视感。

黑子偏头扫了一眼正忙着把饮料送到其他人手中的长谷川志穗,然后满脸迷茫地问道:“我们人多,长谷川学妹忙不过来,我帮她端几杯饮料不应该吗?”

捧着杯子的日向只能赞成:“应该,很应该。”

长谷川志穗并没听到日向和黑子之间的对话。她抬头看看时间,接着便收起托盘,朝相田丽子说道:“丽子学姐,我去做午饭了。”

相田丽子起身:“我帮你!”

日向一口饮料全喷了出来。他甚至没工夫从手边的面巾纸盒里抽一张纸擦干净嘴巴就匆忙拦住相田丽子的去路:“先等等!教练,拜托你不要进厨房可以吗?”

相田丽子受伤了:“什么嘛,我的厨艺早就大有进步了!”

诚凛众人集体喷饮料。

连木吉都忍不住发话了:“丽子,你上次给我们榨的综合果汁……”

木吉敢用自己的膝盖打赌,现场绝对没有任何一个喝过此物的部员愿意回味那色彩诡异、功效堪比生化武器的“综合果汁”。

日向差点没抱大腿跪求相田丽子千万不要再去辣手摧残那些来之不易的食材了:“水户部和火神可以帮忙!”说着,他就转过脸给坐在旁边沙发上的水户部和火神拼命使眼色,“呐、呐,对不对啊,水户部君、火神君?”

水户部大力点头。

火神已经时刻准备着了:“完全没问题!我这就去帮长谷川洗菜!”

——火神也属于不想回忆过去凄惨经历的部员之一。

被部员们彻底嫌弃了的相田丽子悲伤地蹲在墙角,全身挂满了消沉的黑云。

黑子再度举手:“我也要帮忙。”

出于分工合作的需要,长谷川志穗问了句:“学长们都会做什么?”

小金井代水户部回答道:“他说平时常吃的菜他都会做。”

火神想了下:“我大概什么都可以……不过炒菜最拿手。”

黑子说:“水煮蛋的话,我有自信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人。”

于是长谷川志穗十分抱歉地对黑子说:“不好意思,今天中午的菜单上没有水煮蛋这一项,所以不必麻烦黑子学长下厨了。——火神学长,水户部学长,请跟我来。”

黑子眨了眨他那双与哲也二号相似的眼睛,目送做饭三人组离开。

雀屏中选的水户部和火神则跟在长谷川志穗身后走进厨房,各自找了一件围裙穿上,开始着手处理食材。

站在水槽旁的长谷川志穗一边洗着菜,一边将自己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从刚才去超市买东西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些奇怪了……丽子学姐的厨艺很差吗?”

不知想起了什么的水户部艰难地自喉管里发出了几道意义不明的声音。

这个问题令火神的额头像突然化身量角器似的密密麻麻地挤着一堆堆黑线:“何止差!那简直就是非人的境界!”

水户部一副“吃过就知道世界有多绝望了”的表情,默默地点头赞成火神的评价。

“如果这顿饭让教练来做的话……”火神打了个寒颤,手里握着的菜刀险些砍飞案板,“只要吃一口——哪怕只是一小口——就会被撂倒啊!”

长谷川志穗没尝过相田丽子的“死亡料理”,对此还不甚了解:“有那么严重?不就是做饭吗?哪怕把厨房里所有的材料都放一遍也不至于变成那个样子,火神学长太夸张了啦。”

对那濒死一般的滋味仍然记忆犹新的火神摇头说道:“我才没夸张……教练可是连维生素和蛋白质都敢往咖喱饭里放的料理奇才。之前她还做过一次‘水果火锅’,香蕉、草莓、樱桃、橘子……各类水果应有尽有,尝起来也很美味,结果却是延迟伤害的□□……啊啊,可恶!只是想想就觉得肚子又疼了!”

水户部依然保持着“不能更同意”的表情,默默地给火神点了个赞。

——用维生素和蛋白质当佐料的咖喱饭?尝起来美味、实际上是□□的水果火锅?真有这么夸张吗?这都是什么奇葩的搭配啊?

在料理方面还算马马虎虎的天才妹子长谷川志穗顿时想象不能了。

继续寂寞得像兔子……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