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篮暖雾

第23章 是错觉吧

23是错觉吧

伊月在洗手间呕了很久才被好心的土田救出来。

大家又看了一会儿篮球杂志就告辞了。相田丽子等人走后,黑子主动帮长谷川志穗将他们用过的玻璃杯清洗干净并收进橱柜。

家里有一大群男生和只有一个男生的感觉是很不一样的。虽然长谷川志穗之前也与黑子独处过几次,但那毕竟只是黑子送她回家,在周围满是行人与车辆的路上还没感觉到什么特别的地方。现在黑子在她家里,而她家里目前又没有别人,长谷川志穗心底不禁泛起许多说不出来的别扭感。

黑子看出长谷川志穗的不自在,于是又默默降低了自身的存在感,争取让她稍微放松一下。

可他越表现得如此刻意,就越显得气氛古怪。到最后连长谷川志穗都快找不到黑子了,但她却觉得黑子好似无处不在——这真是一个出色的恐怖小说开头。

不打算让气氛持续古怪下去的长谷川志穗干脆挑开了话题:“黑子学长,能麻烦你提高一点存在感吗?我知道我这么说很失礼,可是我真的不想在自己家里被学长吓破胆。”

黑子的声音从她斜后方传来:“抱歉,是我考虑不周。”

由于黑子事先问过长谷川志穗,得知她二哥今天下午就能从京都赶回东京,所以他才会留在长谷川家恭候长谷川悠纪的到来。

长谷川志穗有些尴尬:“其实是我自己的问题……”让学长道歉并非长谷川志穗的本意,出于补偿心态,她提议道:“黑子学长想看看我大哥以前送给我的球员签名照吗?我这里有最全的国内篮球明星签名照片和海报,国外的也有十几张,都是我大哥随队出国比赛时专门帮我要回来的。”

黑子眼中眨出一颗亮晶晶的星星,无比心动地点点头:“想看!谢谢!”

就这样,长谷川志穗把一个大铁盒从书房里抱了出来。打开铁盒,里面全是不同球员的签名照片或海报,旁边还夹着几张写满了祝福和鼓励的明信片。

长谷川志穗不好意思地将明信片拨到了一边:“这是我大哥以前培养的球员在我去年夏天看比赛时送给我的小礼物。”

黑子只瞥到明信片上有“感谢小志穗……”这几个字,其他的都没看清。而后,他在翻看成堆的照片和海报的时候拿出了一张博伊金斯的签名照仔细端详着。

长谷川志穗见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便凑过去瞧了一眼:“博伊金斯?黑子学长也喜欢这种类型的球员吗?”

黑子把签名照放回盒子,重新翻看起剩下的照片:“还好。”

长谷川志穗忍不住打开话匣:“我比较欣赏博伊金斯和田卧勇太这样的控球后卫。别看他们个头不高,但是他们对球的掌控力很强,而且总能迅速判断比赛走向,是典型的头脑派球员。当然啦,如果可以的话,果然还是更高一些的控球后卫才能获得更多的主动权呢!不过我二哥也说了,若想打好篮球,除了身高,技巧同样重要。”

黑子忽然问她:“学妹看过冬季杯的决赛吧?这次如果我们又碰上洛山,学妹认为谁赢的层面比较大?”

长谷川志穗歪着脑袋思考片刻,然后才不确定地回答道:“这个嘛……洛山的打球风格更多地还是偏向于协作进攻。他们是典型的一大四小的双控卫阵容,内线有高大壮实的中锋根武谷永吉,外线有叶山小太郎和实渕玲央,黛千寻和赤司学长是控球后卫。这样的阵型居然能被我们打破,真是不可思议。以赤司学长的性格,要不是实在找不到更合适的人,他也不会选择当时已经面临升学压力的黛千寻。如今黛千寻和其他几所篮球强校的三年级球员一样都毕业了,就我所知,今年的新生中并没有多少真正有实力的球员,所以我们获胜的几率很高——除非赤司学长能把某个新生培养成加强版的第三代幻之第六人。”

黑子瞅瞅长谷川志穗,又问:“赤司君不是悠纪先生的情敌吗?为什么学妹还这么推崇他?”

长谷川志穗解释道:“我并没有推崇赤司学长的意思啊!要是黑子学长能把身体素质练得像赤司学长一样,以不足一米七五的身高都可以在围攻中轻松灌篮,那我也不会感觉他有多厉害了。”

黑子鼓了鼓腮帮:“我做不到。”

“所以黑子学长才要提高进球率。”长谷川志穗一锤定音,“你和赤司学长是不同的两种类型,不必勉强自己变成他。”

黑子自我加油:“嗯,我会努力的。”

谈话间,黑子已经浏览完所有的签名照片和海报。他一边把这些东西整齐地排进铁盒,一边模棱两可地问道:“那么学妹认为赤司君如何?”

长谷川志穗不假思索:“赤司学长实力超群。我之前分析过我们诚凛的所有对手,他算得上是最全面的球员,甚至不比国家队员差。我大哥一直遗憾于他的显赫家世,不然国家队早就招揽他入队训练了。”她叹了口气,仿佛为此惋惜的人不是长谷川莲一,而是她自己,“赤司学长毕业后应该会接管家族事务的吧?像他那种世家出身的人不太可能选择打职业赛——唉,好浪费。”

“……莫非学妹很喜欢职业选手?”

长谷川志穗把铁盒的盖子盖上:“谈不上喜欢不喜欢,就觉得职业选手都很厉害的样子。”

黑子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将铁盒放回书房的长谷川志穗注意到黑子的情绪似乎有些低落,于是问道:“学长怎么了?”

黑子的额发挡住了眼睛,长谷川志穗所在的角度根本看不清他的表情。他低着头,随手翻了翻沙发上的一本杂志,语气淡淡地回答:“没事,只是有点生自己的气而已。”

“啊?”

长谷川志穗不明白他突然生气的原因,不过她没有多问,而是转身坐在黑子对面,捧着一本解析篮球比赛战略战术的书津津有味地阅读起来。

又过去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长谷川家的大门被打开。

听到声响的长谷川志穗耳朵微动,还以为是自家二哥。所以当这个人走进玄关的时候,她的视线依然黏在书上。

但是她没有忘记和哥哥打招呼:“二哥,你回来得好早!喝果汁吗?我刚才榨的,在冰箱里放着。黑子学长等你很久了,喝完果汁就快点开始吧。”

此人一开口就暴露了他的身份:“志穗,你的学长为什么在我们家里?”

长谷川志穗扔开手里的书,起身欢迎许久未见的自家大哥:“大哥!你居然今天就回来啦?怎么没和我说一声?我好去机场接你嘛!”

黑子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礼貌地鞠躬:“您好,长谷川先生,打扰了。”

“你好,欢迎。”长谷川大哥随口应了一句,接着便像毒蛇盯青蛙似的盯着黑子,嘴里却对妹妹说:“出了机场就有专车送我们回体育馆,还用得着你接我?听你的意思,悠纪今天下午回家?”

长谷川志穗的心情相当不错:“二哥今天下午就到家。反正他放暑假了,课题研究什么的也都做得差不多了,总算能回东京陪我玩啦!”

长谷川莲一自然知道妹妹开心的原因是什么。被弟弟抢走了风头的大哥本来就心头不爽,一回家又见妹妹对面坐着个什么“黑子学长”,长谷川大哥深感如鲠在喉,有种腹背受敌的错觉。因此,腹背受敌的长谷川莲一将行李箱扔在玄关,匆忙换鞋、跑进厨房,二话不说就把妹妹留给弟弟的果汁从冰箱里拿出来喝光了。

偏偏妹妹还火上浇油地在客厅里向他喊道:“大哥全喝完也没关系!反正二哥回来得晚,我正准备再给他榨点新鲜的呢。”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长谷川莲一默默地将喝光了的玻璃杯冲洗了好几遍。

又过了半个小时左右,长谷川悠纪终于到家。他一进门就看到了大哥落在玄关的行李箱:“大哥什么时候回来的?他人呢?怎么也没把东西收拾进去啊?”

长谷川志穗说:“大哥刚回来,有点精神不振的样子,可能是累了。现在估计正倒着时差,我们别影响他休息了。”她走过去拉住二哥的手,撒娇般地晃着,“二哥,黑子学长的投篮训练好像遇到了瓶颈,虽然他能自己克服,但还是有人从旁指点更好,所以……我帮你整理东西,你帮黑子学长分析一下他的问题吧?”

长谷川悠纪屈起食指刮了刮妹妹的鼻子,好笑地问道:“我的劳动力就这么廉价?”他从京都那边总共只带回来了几件换洗衣服,就算妹妹帮他整理行李,也不会花费多少时间。

长谷川志穗说:“哎呀,反正二哥又不倒时差,稍微帮个小忙还不行吗?如果我们学校能在全国大赛上赢得第一,那你妹妹可就是‘日本第一’的教练了。”

“是、是,未来的日本第一教练大人。”长谷川悠纪举手投降,“我帮,我一定尽全力帮。”

趁妹妹忙着为自己收拾衣物的时候,长谷川二哥看了眼黑子,语带调侃地说道:“为什么我感觉你的地位快要超过我这个二哥了呢?”

黑子镇定回答:“是错觉吧……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