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篮暖雾

第40章 真遗憾

第40章真遗憾

“……早餐荞麦面,午餐拉面,晚餐乌冬面……”

合宿第二天一早,念完食堂给出的“今日食谱”,小金井忍不住吐了一下槽:“好像昨天中午和晚上的食谱上也像今天一样只有面条类的选项吧?”

刚点了一份荞麦面的降旗无奈地说道:“昨天我们第一天合宿,我还以为是食堂没有提前准备好的缘故……”

福田哭了:“现在看来可不是有没有准备好的问题,而是他们做不做其他料理的问题!”

河原四十五度角仰望天花板:“难道食堂的大厨只推出‘面条料理’?”

火神表示怎样都无所谓:“反正我只要能吃饱就可以。”

黑子思考片刻:“……哪怕每样都有不同的口味,照这个吃法,我也坚持不了七天。我相信再怎么喜欢吃面条的人都撑不过去——火神君大概是个例外。”

诚凛的五名队员挤在贴着食谱的告示牌前面热议起食堂供应的“面条大餐”。

“可是就算食堂大厨只会做面条,我们也不能只吃面条。”与其他人一样点了一份荞麦面的长谷川志穗面色凝重地打断了大家的议论,“营养均衡很重要,六种营养物质缺一不可。如果连平衡膳食这种小事都做不到的话……算了,反正我在这里说得口干舌燥也不一定管用,他们未必肯听。”她意兴阑珊地收回满腹抱怨之词,“我还是去问问能不能借用这边的厨房吧!自己搭配总比被迫接受强多了。”

正等荞麦面出锅的降旗闻言大喜过望:“志穗打算亲自下厨?”

“嗯。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试试看行不行。”

长谷川志穗的行动力向来很强,一回答完降旗的问题就往厨房跑。瞧她那气势磅礴、不容置疑的样子,势必要拿到厨房的使用权才能善罢甘休。

“呜哇!得救了!”

其他几人额手相庆、纷纷叫好。

即使长谷川志穗的厨艺可能比不上火神或水户部,但大家谁也不想连续七天吃面度日。训练已经够折磨人的了,如果连饭都吃得不舒心,那他们生存的意义何在?再说,每天只吃面条,小心大家也变得像面条一样软塌塌的使不上劲。

没过多久,协商成功的长谷川志穗比着胜利的手势回来了:“今天中午由我来为大家做饭!”

诚凛众人欢呼:“太好啦!”

长谷川志穗坐在黑子身边。善解人意的黑子立即把自己面前那份还没动过的荞麦面推给她,然后继续等待下一份。

“但是我的时间和能力有限,最多只能帮我们诚凛的队员做饭。”长谷川志穗拿起筷子,在准备开动前又补充了一点,“所以请各位学长不要再带别人来蹭饭了,不然就不够吃啦。”

诚凛众人又不傻,这个时候当然不会再把外人加进来:“明白!”

到了中午,长谷川志穗的工作告一段落,去食堂的时候在门外巧遇正要吃午饭的桃井五月。于是她把自己的想法跟桃井五月说了说,结果得到对方的大力支持。

并且桃井五月也想加入为本校队员做营养餐的行列:“小志穗,我去帮你做饭吧?两个人同时干活总比一个人的速度快些。顺便……把我们桐皇的那份一起做出来?这样比较不浪费食材哦!”她双手合于胸前,用星星眼望着长谷川志穗,“好不好?好不好嘛?拜托拜托啦!”

“当然可以啊。”不懂其中利害的长谷川志穗还以为桃井五月在这方面表现得不错,所以才毫无压力地答应了她的请求,“我正愁没人搭把手帮忙呢。只要桃井学姐不嫌弃我做的饭菜味道一般,那我就不客气地献丑了。”

桃井五月飞扑拥抱:“谢谢小志穗!爱你哟!我这就去问问我们的队员想吃什么!”

长谷川志穗说:“那我先去厨房,菜都是现成的,很方便。”

桃井五月说:“好的!小志穗等我一下哦!”

不必桃井五月宣扬,路过此地的桐皇队员便提前掌握了他们的美女经理即将下厨的重大新闻。众人顿时拉响一级警报,队长若松更是当机立断,派人去把青峰喊来劝阻桃井五月。

在青峰尚未抵达之前,若松队长预备亲自上阵,能拦住一会儿是一会儿。

“桃井啊,你看,我们的队伍里明明有樱井对吧?”若松队长昧着良心把队友卖了,“你已经为我们的训练而辛苦一天,如今再为我们做饭,我们实在过意不去啊!樱井厨艺不赖,既然他能代劳,你难道不该休息一下吗?哪有女生干活、男生却站在一边冷眼旁观的事情?”

“诶?是这样啊?”桃井五月茅塞顿开,“听起来好像挺有道理……”

——有戏!

若松队长心下大喜,连忙给樱井良递了个眼色。

接收到队长信号的樱井良直接哭给桃井五月看了:“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才是该做饭的人!如果不是我考虑不周、没有主动给大家做饭,桃井同学也不必委屈自己下厨了!我谢罪!我现在就去帮诚凛的教练做饭!马上!”

桃井五月正想点头,救兵青峰来到了。

青峰两手交叉叠放于脑后,懒懒散散地踱至女友身边:“五月,听说你要下厨?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你做的饭是人吃的吗?”

若松队长冷汗加黑线直冒:青峰你个大笨蛋!不懂什么叫“委婉”吗?!

桃井五月腮帮一鼓:“阿大!我生气了!”

“生什么生。”青峰戳戳桃井五月鼓囊囊的脸,笑话她道:“像青蛙似的。好了,别闹脾气,你就省省心吧,反正你又不是做饭的那块料,万一把厨房引爆了怎么办?”

若松队长已经不想知道最后的结果是什么了。他捂着眼睛挥了挥手,示意身后的队员们赶紧为青峰造势。

桐皇队员见机行事:“跪求经理大人别靠近厨房!”

桃井五月深受打击:“所以你们这群人不是怕我累着,只是不想吃我做的东西……”

这个时候,只要桃井五月不做生化料理就没人管她的心情是好是坏了。劫后余生的桐皇众人团团围在厨房外面,好奇地看着正在厨房里“咚咚咚”切菜的长谷川志穗。

有个桐皇的二年级队员低声问着身边的诚凛队员:“不都说美女是厨房杀手吗?”

诚凛的队员心有戚戚焉地说道:“我们懂的。虽然我们篮球部之前的那位相田教练算不上什么惊天动地的大美人,但她的厨艺足够惊天动地了。”

“那你们不怕这位也……”

桐皇的队员悄悄地指了指厨房里的长谷川志穗。

诚凛众人笑而不答。

等长谷川志穗把饭菜端上桌的时候,其他学校的队员们抱着面碗以欣羡的眼神瞅着居然能吃上炒菜的诚凛队员,再低头看看自己碗里一成不变的面条,突然食不知味、难以下箸了。

在下午的训练开始前,有几个和火神一组的球员凑到他面前用羡慕不已的语气说道:“真好呢,有这么贴心可爱的妹子关怀你们,还不许你们挑食什么的……”

火神一边运球,一边没好气地回答道:“哈,好哪里了,我可没看出来!”

虽然知道长谷川志穗说得没错,但火神十分辛苦,因为他被严令不许乱吃汉堡之类的高热量低营养的垃圾食品,连零食都不能随便乱买,必须由长谷川志穗过目才行。一想到这样的日子还不知要持续多久,悲从中来的伤感之情就侵袭上火神的心头。

黑子淡定飘过:“我认为挺好,说不定能帮我克服挑食的毛病呢。”

“……呃!你又是从哪里……”

火神早就对黑子的神出鬼没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但是有些话他不吐不快:“黑子!只有你乐在其中吧?!只有你自我感觉良好吧?!我都快被逼疯了啊!”

黑子继续淡定飘过,运球跑开了。

下午的训练刚开始没多久,花宫就杀气腾腾地冲进篮球馆,大声问道:“长谷川!长谷川志穗在哪里?”

正为秀德队员掐表计时的长谷川志穗按下秒表,先是从容不迫地吩咐秀德队员继续进行折返跑的加强训练,然后才自篮球馆另一边慢吞吞地走过来在花宫面前站定:“眉毛学长是不是又对自己的训练菜单有疑问了?”

花宫气急败坏:“当然有疑问!”

不知花宫为何生气的诚凛队员愣了一下,接着迅速围上去给长谷川志穗壮胆。

而花宫的愤怒值几乎破表,连他往日无害的伪装都保持不住,干脆扯下斯文的外皮:“昨天你让我拖地擦窗户,我忍了;今天上午你让我顶着大太阳在外面的沙坑里蛙跳五千次,我认了。但是!下午的训练为什么……”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为什么是挑担过独木桥?!还有那个莫名其妙的高空荡秋千又是什么?!”

长谷川志穗相当沉得住气,听完花宫的抱怨后,她才颇有耐心地解释道:“眉毛学长虽然是擅长把握全局的控球后卫,但偶尔也会使用抛投这项得意技为球队砍分,而抛投则需要腰腹力量和滞空平衡感的支持。挑重担在独木桥上折返和高空荡秋千不仅能锻炼平衡感,还能提升腰腹力量。哦对了,荡秋千也有利于骨骼和肌肉的健康,顺便克服眉毛学长心理素质差的缺陷,增强自我控制力。就算眉毛学长一不小心摔下来……”她以一种十分轻松的表情说出令人浑身一颤的话语,“我在地上不是铺了好几层防护垫吗?请安心,不会出问题的啦!”

——这姑娘绝对黑化了。

所有听到长谷川志穗这番解释的人全都偷偷后退了半步,与她拉开距离以策安全。

花宫怒不可遏:“在场的控球后卫可不止我一个,你凭什么只针对我?要报复尽管明着来,借训练的名义行害我之实,你未免太卑鄙了!”

——真好笑,一个钻裁判视线死角的空子犯规伤人的家伙有资格说这种冠冕堂皇的漂亮话?

长谷川志穗正想反讽花宫几句,黑子却闪身挡在了她的面前:“花宫学长,我们诚凛篮球部的人个个宽宏大量,报复之类的完全没想过。我们的教练不计前嫌地为您精心准备了特殊训练项目,难道不是为了提高您的水平,好让您被选进这次秋之国体的地区代表队吗?”

恶童瞬间哑掉,应答不能。

——黑子,你果然不负你“黑子”之名,简直太黑了啊!

知晓内情的诚凛众人默然无语地在心中为黑子竖起了大拇指。

只听黑子又说:“可是长谷川学妹这几天总在一心一意地为花宫学长制定训练计划,却把我们抛在脑后,真遗憾呢。”

——你才遗憾!

花宫的内心登时群魔乱舞起来,险些当场抓狂暴走。要不是他好歹还记得自己是雾崎第一篮球部的主帅兼教练,他一定会冲过去揍黑子一拳。

为防事情闹大,中谷教练后来也出面对花宫的训练菜单做了解释,并为长谷川志穗作证,明确指出这些训练项目都是经过两位教练共同商议审核后才被批准的,绝对不含任何私人恩怨的成分。有气没处撒的花宫不仅吃了个哑巴亏,还被教练要求向蒙受不白之冤的长谷川志穗道歉。

当天晚上,花宫扭曲着脸跑到长谷川志穗面前,甩出一句“对不起,我不该误会你——笨蛋,你以为我真会向你道歉吗啊哈哈哈”后,就像刚打完一场胜仗似的趾高气昂地离开了。

与长谷川志穗同行的桃井五月对他的脑抽行为做出了正确评价:“蛇精病。”

以花宫的道歉为尾声,“训练门事件”暂时告一段落。

不过某些不好的传闻渐渐散播开来,有一批外校队员对长谷川志穗产生了怀疑,总感觉她下一步就要把矛头对准自己。毕竟大家同处东京赛区,在往年的各大比赛中经常碰面,一旦碰面就必然得分出个胜负。照这样分析,诚凛的教练想报复的球员岂不遍布整个选拔合宿营地了吗?

绿间、青峰和桃井五月等人对此嗤之以鼻:“哼,无聊。”

轻松收拾了花宫的长谷川志穗心情不错,懒得管其他人怎么想怎么说——她又不为别人而活。

因为合宿前曾经向老师保证过不会耽误学习,所以长谷川志穗白天监督众人训练,晚间就把全部精力都投注在突击检查大家有无认真看书学习上。

按计划,长谷川志穗一般隔一个小时检查一次。然而出问题的总是黑子。长谷川志穗倒能体谅他想跟上训练节奏的辛苦之处,但每次都抓到他瘫在桌边睡觉这种事情确实令人既烦恼又困扰。

又是一轮检查过后,被长谷川志穗费了很大力气才摇醒的黑子两眼无神地目送她离开。

埋头做题中的火神挠挠脑袋:“我一直以为我才是最讨厌学习的人……”

黑子转脸,语气淡淡地道出自己的小心思:“火神君,你难道不觉得长谷川学妹那种明明很纠结却又舍不得责备我的表情看起来很有意思吗?”

火神:“……抱歉,我真没觉得哪里有意思。”

在长谷川志穗眼中,其他学长都十分配合,唯有黑子学长容易“不由自主”地睡倒,而与他同住一屋的火神学长也状况连连。

第三天,无计可施的长谷川志穗只得采取盯住不放的策略,硬耗在他们的宿舍里,大有“两位学长再不学习,我就赖你们这里不走了”的架势。

既烦恼又困扰的人顿时从长谷川志穗变成了绿间。

“我说啊,你一个女生总往我们宿舍跑,这像话吗?!”

到了第四天的时候,额头挤满十字路口的绿间终于火山喷发。

高尾乐得看火神和黑子被学妹管教的笑话,于是好言相劝:“小真,不要生气嘛!人家小学妹也是为了学长着想,我们回避一下就行嘛!来,要不要去大厅那边打打乒乓球?”

结果,满腹怨气的绿间就这样被笑嘻嘻的高尾拉走了,而且他们一去就是两个多小时,直到九点半也没回来。

将近十点的时候,长谷川志穗合上自己手里刚刚读完的书,起身说道:“时间差不多啦,今天先到这里吧,我也该回去了——晚安。”

做题做成蚊香眼的火神有气无力地动动手指头:“……晚安。”

黑子刚想说“晚安”,原本明亮的房间突然暗了下来。

极度怕黑的长谷川志穗连惊叫都没来得及发一声,直接抱着脑袋猛地蹲到地上,差点带倒身后的椅子。

椅子划过地面的“嘎啦”声十分刺耳,火神朝长谷川志穗的方向问道:“怎么啦?”

“没……”

长谷川志穗弱弱地应了一个字。

黑子在灯灭后的第一时间就回忆起长谷川志穗严重怕黑,所以迅速借窗外的月光摸索着走到她的身边。见长谷川志穗两手抱头、蜷着身体躲在椅子旁,黑子连忙蹲下来安抚她:“应该是停电了。志穗别怕,我和火神君都在这里呢!”

长谷川志穗全身打颤:“我……我没、没事……该回去……我、我跟桃井学姐说……我说十点前回去……她会担心……没带房卡,我……”

黑子轻声说道:“不急,等来电了再回去吧。”

又过了大约有五分钟的时间,度日如年的长谷川志穗坚持要回宿舍。

开着手机电筒的火神对黑子说:“总让长谷川在这里待着也不行。要么你送她回去算了,我看她根本不可能自己走。哈哈,我还是第一次碰到像她这么怕黑的人呢!”

黑子叹息,动作轻柔地将长谷川志穗扶了起来:“我送你回宿舍?”

长谷川志穗一脸菜色地点点头。

黑子也打开了手机电筒,陪长谷川志穗走出房门,穿过并不算长的走廊,然后下楼。长谷川志穗和桃井五月的宿舍在一楼的楼梯口附近,很快就到了。

不等长谷川志穗举手敲门,走廊里的灯便重新亮了起来。

灯刚亮没几秒,吉田玛利亚就忽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一改她柔顺可爱的形象,柳眉倒竖、怒火冲天地指着长谷川志穗的鼻子,声嘶力竭地叫喊道:“快来人啊!长谷川在这里!”

幺蛾子要来了,下章看黑子巨巨发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