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篮暖雾

第58章 告白与坦白

第58章 告白与坦白

无论伤心也好、遗憾也罢,冬季杯总归是结束了。颁奖典礼上,居于次位的诚凛众人依然笑得很灿烂。大家努力了、拼搏了,并因此得到认可,没有什么比这更值得开心。

为着这个冬季杯准优胜的成绩,篮球部的正选队员们打算找个地方庆功,降旗还特意请来三年级的几位前辈一起。木吉和日向等人原本想婉拒降旗的好意,但实在架不住一群人的游说。于是十几个人浩浩荡荡地向附近的文字烧店进军。

不知怎么就渐渐落在了后面的长谷川志穗满是怀念地看着他们,心照不宣的结城美琴也放缓了脚步,与她并肩。

正巧她们前面的男生刚过马路,绿灯就转红了。领头走的相田丽子命令男生们停下来等等两个女生。只见十几个大男孩听话地排排站在路牌下,有说有笑,偶尔打闹一下。

结城美琴遥遥看着对面活力四射的男生们,忽然叹了口气:“你真不打算留在篮球部?”

长谷川志穗收回刻意停留在红灯上的视线:“是的。”

“那……你也不打算告诉他们吗?”结城美琴以眼神示意她,“如果你不告而别,他们会很生气的吧?”

长谷川志穗表情平静地直视前方:“至少我这次不会不告而别。”

结城美琴眯眼瞅她:“……你的意思是,你还有其他准备‘不告而别’的事?”

长谷川志穗张了张嘴,然后提醒道:“啊,绿灯亮了。”

说完,她就一马当先地向前走。

被谈话对象逃开了话题,结城美琴很是无语,只得跟着人潮过马路。

与大部队集合后,相田丽子就跑来和两个女生一起讨论训练和比赛的事情了。碍于对长谷川志穗的承诺,结城美琴也没再问她离开篮球部后的计划。

一碰到吃的东西,运动系男生的情绪自然就容易高涨起来。大家热热闹闹地按各自喜欢的口味点了一大堆菜,降旗和黑子细心地询问了因为坐在里面而不方便点餐的女生们的喜好,也为她们选定了三份文字烧。压轴的火神像念咒一样念出了长长长长的一串菜名,简直要把菜单上的所有肉类都点了一遍,并因此获得服务生瞠目结舌的表情一枚。

木吉乐呵呵地说:“嘛,很久没有和火神君一起吃饭了,挺怀念呢!”

相田丽子扶额:“吃货而已,有什么可怀念的?”

难得感性一回的日向也开始追忆往昔了:“想当初咱们和海常打完练习赛,去吃免费超级大份牛排的时候,真是多亏了火神的大胃啊!”

小金井点头不已:“如果没有火神君,难以想象!”

火神正专心致志地将一堆鱿鱼铺上铁板,刚想再追加点章鱼,就听到旁边桌上的前辈们好像喊了自己的名字,于是他举着小铲子略显茫然地回头看他们:“……诶?”

黑子提醒他:“火神君,鱿鱼快糊了。”

火神闻言连忙抄起铲子去翻菜。

随后,手痒的小金井忍不住炫技,铲着铁板上的文字烧在空中乱翻,飞溅出来的菜渣差点落在日向头顶,气得日向对他龇牙咧嘴。火神无意中吐槽了木吉摊开的文字烧像呕吐物,不幸遭受木吉全方位无差别的“爱的教育”一次,悻悻地不敢再吭声了。

相比男生那边的热闹与喧闹,女生所在的角落就比较安静了。三个女生斯斯文文地小幅度翻着文字烧,一边小口小口地慢慢吃着,一边低声讨论比赛中体现出的种种不足,顺便交流一下彼此对日后训练方向的看法。说到兴起时,结城美琴甚至放下铲子,转身从背包里拿出纸笔开始写写画画,看她的架势就知道篮球部以后的日子不会太好过了。

福田一不小心瞄见结城美琴那兴奋到快要发光的眼神,顿时受到正无穷惊吓,赶紧端正坐好,惴惴不安地低声问身边的降旗:“队长,这样好吗?”

早已在重重磨难中打拼过来的降旗一副“休得再提”的悲痛表情:“别说了,这都是为了我们的胜利……”

福田肃然起敬:“啊,不愧是队长!”

降旗有苦难言地给了他一个酸涩的微笑。

“说起来,下学期又要纳新了。”福田有些感慨,“我们也快升入三年级了呀!最多再来半年,我们也要像前辈们一样引退了呢。总觉得时间过得真快。”

降旗突然没有了继续吃下去的胃口:“是啊。”

福田兴致勃勃地打开话匣子:“话说队长你有没有喜欢的妹子?这次能拿到冬季杯的准优胜,我们在学校应该稍微有些名气了,所以我呢,就想着去向我喜欢的女生告白。哪怕被拒绝了,也是尝试过了呀!好比我之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能站在赛场上去争夺冠军……”

他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降旗听着听着就有些走神。

过了一会儿,福田喝口水润润嗓子,准备把自己的计划说得更详细一点,并请看着越来越可靠的降旗队长帮他参详参详是否可行。但是降旗却满脸坚定地起身,在福田惊讶的视线中走到长谷川志穗面前,表情有些紧张地问她:“志穗,能跟我出来一下吗?”

长谷川志穗没有犹豫:“好的。”

待两人走出店门后,福田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队长这是想干嘛?”

早注意到了某些迹象的结城美琴默不作声,只偷眼瞥向黑子。悟出其中真谛的相田丽子则毫无女生气质地捂着嘴猥琐笑。

木吉又天然了一把:“大概是活动经费不够了?毕竟火神君很能吃呢!”

无辜躺枪的火神:“木吉学长!我错了!我再也不敢说你的文字烧像呕吐物啦!”

木吉:“哦呵呵,是吗?”

当大家叽叽喳喳地重新聊开的时候,黑子却紧紧抿着嘴巴,心事重重地盯着自己面前只吃了一小半的文字烧,也不知他想到什么,脸色凝重了不少。

而另一边,被降旗喊到门外的长谷川志穗听完他磕磕巴巴的深情告白后,以一种几乎可以称之为“柔情似水”的目光迎视着这位刚刚带领队员取得了优秀成绩的诚凛队长,然后在对方局促不安的期待中,既感激又抱歉地短促笑了一下:“降旗学长,您作为诚凛篮球部的队长,真的是十分成功。我很欣赏您,也很喜欢您。”

听到她说出了“喜欢”这个词,降旗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屏息凝神地静待女生点头同意两人交往。

“但是——”长谷川志穗以更加抱歉的语气扯了扯嘴角,结果发现自己实在挤不出能够安慰对方笑容,干脆就此作罢,“但是,我对降旗学长的欣赏和喜欢,只限于一个学妹对学长的敬佩、一个教练对队员的认可,所以……”

降旗的眼神黯淡下来。

长谷川志穗愧疚于自己无法用同样的情感回应降旗,可她并没有因此退缩,而是轻声说完了她想表达的话语:“我不能接受……”

“停!”

降旗一反常态地打断了她的话,十分狼狈地别开脸:“拜托你了,志穗,别说。”

然而长谷川志穗不想让他心存侥幸:“对不起,降旗学长,可是我确实不能接受您的告白。您值得更好的女生,这个女生绝对不会是我。”

这一刻,降旗溃不成军,险些泪洒当场。不过他还是很男子汉地忍住了。他觉得自己该感谢这位学妹没有直截了当地拒绝,而是选择了这个婉转的方式婉拒他,好歹让他保有几分男子汉的尊严和面子。

本来,降旗一时冲动地选择告白就是因为听了福田的话后有感而发,现在回过神来仔细想想,顿觉这不是个明智的决定。他哀叹着自己的恋情还没开花就先凋零,虽然如此,还是温柔地谅解了无法接受自己的长谷川志穗。

只不过……

以后训练的时候该怎么面对教练呀?!

降旗纠结无比。

仿佛看出了降旗的纠结,长谷川志穗微微一叹,认为是时候该把那件事告诉篮球部的大家了。

片刻后,情绪已经稳定的降旗主动提出两人该回去了。长谷川志穗点头表示同意。走在前面的降旗绅士地为她拉开纸门、挑起门帘,表现得完全不像一个刚被暗恋对象拒绝了的悲情男配角。

诚凛众人默默对他们行注目礼,看样子特别想知道这两位巨头跑出去交流了些什么机密。

为满足大家的好奇,在两人各自落座后,长谷川志穗就一脸平淡地开口了:“各位,我将于下个学期退出篮球部,同时不再担任教练一职。”

“……”

虽然结城美琴有想过长谷川志穗可能会趁大家还没从其他地方得知篮球部即将更换教练的消息前就先自行公布开来,但她没料到这位学妹的行动力那么强。笑眯眯的相田丽子本想戳戳长谷川志穗,问问她是不是被告白了以及感觉如何,一听她这么说,也慢慢收起了笑意。

附近坐着诚凛篮球部队员的桌子上全部陷入诡异的沉默之中。

同样被打击到的结城美琴则满脸无奈,想了半天还是决定什么都不说。

唯有相田丽子愣了一下,随即自然而然地接话:“这样啊!所以学校那边找你谈过了吗?谁来接替你的工作,有确定人选吗?”

长谷川志穗顺着相田丽子的话回答:“目前还不知道学校准备邀请哪位教练,不过据我所知,学校很重视篮球部日后的发展,而且已经有几位小有名气的职业教练在关注我们诚凛篮球部了,想必学校会从这些递出橄榄枝的教练里聘请一位最适合的人选。”

降旗欲言又止,颇为担忧地看着长谷川志穗,生怕是因为自己不合时宜的告白引来了她下定决心离开篮球部。

火神傻乎乎地张大了嘴巴却吐不出一个字来。

篮球部其他成员也呆呆地看着这神一般的剧情,深感自己有点跟不上她们的节奏。

黑子目光沉沉,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那么你呢,志穗?就这么一走了之了吗?”

长谷川志穗看向黑子,虽然表情仍旧没有什么太大变化,可眼中已经带了几丝连她自己都没有觉察的愧疚和不舍:“抱歉,我实在想不出任何一个能让我留在篮球部的好理由。如果我不走的话,也许早晚有一天会忍不住对新教练指手划脚的吧。万一我和新教练的训练思路产生了冲突,而我们又固执己见,到时候大家肯定为难,所以……”

“所以你就这样扔下我们不管了。”

黑子闷闷不乐地嘀咕出了大家的心声。?? 暖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