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痞帝皇

第二十九章 夜会佳人

夕阳映红了远方的天空,寒风吹来,河水“哗哗”作响。香河岸边,两口大水缸架在石头砌成的灶台上,木柴“噼里啪啦”烧的正旺。

楚孝风和毒医站在不远处,看着冒着滚滚热气的水缸,面色凝重,他们忙活了一天,始终没有搞清楚,这毒素是如何传播的,为何自己二人一直没事,而宇文琅却中毒了。

“我一直以为这回天毒是靠水源或是食物传播的,没想到竟是如同瘟疫一样可以蔓延。但是你我二人却是相安无事,真是奇哉怪也。”毒医捻着胡子,低声说道。这让他十分不解,为什么自己能够不惧怕如此奇毒。

“会不会是你以前给我喝的龙蛊汤,若是咱们有相同之处的话,也只有这龙蛊汤了,我相信你在配置过程中,应该也尝过吧。”楚孝风淡淡的说道。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确有可能。”毒医一拍脑门,大笑道。而后神色瞬间黯然,这龙蛊汤他早就研制出来了,因为那场变故,才让他终止了对此汤药的研究,若真是这回天毒的解药,那自己的妻儿和乡亲们死的也太冤枉了,难道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无论如何,我们都要试一下。”楚孝风抬起头,看着天上稀疏的点点寒星,脸色更加凝重。是谁如此丧心病狂,居然对东陵郡数十万百姓下毒。他又是出于什么目的呢?

“我去找一下龙蛊汤的制作配方。”毒医听后点了点头,转身返回屋中。自己研制的龙蛊汤若真能治疗回天毒,那自己此生也就无憾了。

香河岸边,寒风呼啸,枯草摇曳,楚孝风望着天空叹了口气,脸上愁云密布,似要滴出水来。就在刚才,毒医竟然告诉他,萧霄昨晚不见了,这让楚孝风差点把他给掐死,那可是自己回京的唯一希望。

“先把瘟疫的事情解决了再说吧。”楚孝风低低自语道。但愿萧护卫吉人自有天相,能够让自己顺利找到他,也不知道父皇那边怎么样了,但愿父皇一切安康。

“师父,我们好像缺少几味药材。”毒医一边翻看着一本破旧的手稿,一边说道。

“缺什么你给我列出来,我去想办法。”楚孝风淡淡的说道,如今也只有寄希望龙蛊汤能够发挥奇效了。

福寿赌坊,烛灯高挑,人声鼎沸。夜晚,让赌徒们的神经更加兴奋,他们一个个乐此不疲的吆喝着,期盼着下一次开局的胜利。

二楼,一间雅室中,郭清筝百无聊赖的看着桌子上华丽的灯台,眼神涣散,不知道心思跑到了何方。

“该死的丑八怪,怎么还没有回来,难不成他......不会的,爹爹常说,好人不长寿,祸害活千年。他那种人怎么会如此轻易的死掉呢!”郭清筝突然紧紧握住手中的茶碗,猛的灌了一口,低声说道。她已经将福寿赌坊八成人马都派出去寻找楚孝风了,都快过去两天了,依旧没有他的消息,郭清筝第一次感觉心中异常的烦乱和担忧,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事情。

“小姐,外面有位自称萧风的人求见。”就在郭清筝心烦意乱的时候,突然一个侍女在门外轻声说道。

“让他滚!老娘没时间见他!”郭清筝想也没想的大声喝道。今天她心里烦着呢,哪有时间见一些无关紧要的人!

“萧......风!等等,快让他进来。”郭清筝刚刚反应过来,急忙大喊道。她起身走到梳妆台前,仔细的对着铜镜照了照,梳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这才快步朝会客厅走去。

会客厅中,楚孝风正端着茶碗喝水,忙碌了一整天,他也累坏了。喝着香浓的上等茶叶,楚孝风心神一荡,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锦衣玉食的皇宫中。

“丑八怪!你回来了!”郭清筝人还没到,便大声的喊道。言语中充满了喜悦和欢欣,让楚孝风眉头一皱,这悍女不是应该盼着自己死才对么?什么时候这么关心自己了?难道是本皇子英俊潇洒,让她折服了。

“郭当家,别来无恙。”楚孝风急忙站起身来,对着刚刚进门的郭清筝施礼道。

“哼!你知不知道,你害得我多么担心!你怎么现在才回来!”郭清筝突然脸色一沉,厉声喝道。

“呃......”楚孝风有些傻眼,怎么这悍女如此善变,刚才还满心欢喜,这一会儿又变成冷面判官了。苦笑着摇了摇头,楚孝风嘿嘿一笑道:“劳烦郭当家惦记,萧某这不是平安归来了么?”

“快说说,你是怎么回来的。”郭清筝突兀的展颜一笑,坐到楚孝风对面,热切的问道。她这一系列反常的举动,让楚孝风哭笑不得。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楚孝风便把自己的经历和郭清筝讲了一遍。

“打得好!如此欺压良民的恶霸,死了真算便宜他了!要是老娘在,定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听闻楚孝风说了龙井村的事情后,郭清筝义愤填膺,挥舞着小拳头,上下摆动,那架势恨不能自己亲临现场。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此等恶人,见一个除一个,大快人心!”楚孝风见郭清筝露出少有的女儿态,心中一动,急忙把视线移开,淡淡的说道。原来这悍女也有如此魅力,真是要人老命。

“对了,你那两位朋友现在怎么样了?”郭清筝轻声问道。东陵郡瘟疫,她早有耳闻,只是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对数十万百姓下毒,那他的心肠要如何歹毒才能下的去手呀!

“他们体内的毒素只是被暂时控制住了。”楚孝风叹息道。他和毒医研究了一天,一个用汤药内治,一个用银针通脉,却还是毫无起色。

“你赶快离开此地!”郭清筝突然拉起楚孝风的胳膊就向外走。她突然想起来,瘟疫爆发时,清荷镇所有的大夫都被强征去了东陵郡,那可是死路一条呀!

“喂,悍女,你怎么了?”见郭清筝如此紧张的模样,楚孝风有些不解的问道。

“你这个丑八怪,难道你一直没有发现,清荷镇上没有大夫么?”郭清筝没好气的说道,继续拉扯着他向外走去。

“这个我注意了,所以才在此地行医的。”楚孝风有些不解的问道。他也是看到当日毒医在香河岸边行医,人流如龙,这才决定给人看病挣钱的。

“那是因为那些大夫都被征调到东陵郡解决疫情去了,那可是死路一条。如今,你得罪了徐叔叔,他说不定会公报私仇,拉你去送死!”郭清筝焦急的说道。她身为镇山侯之女,其心智远高于常人,瞬间想到了一种可怕的后果。丑八怪给隆伯伯治好了怪疾,被他尊为神医,若是丑八怪和徐叔叔关系融洽倒也罢了,可是如今,他们梁子已经结下,怕是不死不休。

“哈哈......我当是什么事情呢。你郭当家在清荷镇,不是说一不二么,你一句话不就结了。”楚孝风轻轻挣开郭清筝的手,回身坐在椅子上,哈哈笑道。

“哎!你这丑八怪,州府衙门可是有朝廷的布告,老娘就算再野蛮,也不敢和朝廷对着干!”郭清筝没好气的白了楚孝风一眼,轻轻说道。

“呵呵......那就更好办了,那个什么朝廷的布告,我已经撕成两截扔掉了。”楚孝风端起茶碗,轻轻品了一口香茗,淡淡的说道。

“撕就撕呗,什么!你把布告撕掉了!”郭清筝见楚孝风一副不知死活的样子,心中好笑,随口回了一句。突然,她猛然大喊道,我的神呀!这丑八怪是不是疯了,他怎么敢把朝廷的布告给撕了!这可是谋反大罪呀!

“我回来时,州府的官兵阻我去路,还唧唧歪歪的胡说八糟。那个领头的小子更是可恶,你没瞧见他那耀武扬威的模样,简直是条哈巴狗。最后,我忍无可忍,出手教训了一下他,顺手将那份什么布告撕了。”楚孝风一脸气愤的说道。而他面前的郭清筝已经傻了,我的天呀,这是个什么人呀!你做流氓做到了头一份儿,居然连朝廷都不放在眼里,老娘今天算是开了眼界。

“好吧,你来找我,不会是和我叙旧的吧。”郭清筝以手扶额,无力的坐在椅子上。如今,他对楚孝风已经彻底拜服了。

“嘿嘿......郭当家英明,萧某此次前来,一是为了看望一下美丽的郭当家。二是求郭当家办点事。”楚孝风嘿嘿笑道。凑到郭清筝面前,低声说道。

“什么事,说吧。”郭清筝轻声说道。见楚孝风凑到自己面前,两人距离如此近,她脸上闪过红晕,心中却是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刚才我已经去过隆府,和隆员外借了一万两白银。”楚孝风叹了口气,这治疗瘟疫本是朝廷的事情,现在却要自己掏钱。

“嗯?你借那么多钱干什么!”郭清筝眉头一挑,淡淡的问道。万两白银,放在那里都是一笔巨款。

“我已经找到了治疗瘟疫的办法,只是需要验证和药材。借这些钱为了买药材而用。”楚孝风面色一凝,沉声说道。

“原来是这样,说吧,我能帮什么忙?”郭清筝一听,登时心中一惊,这丑八怪到底是何来历,居然找到了治疗瘟疫的办法,此人绝非一般的市井之徒,等爹爹回来,一定让他好好看看这个丑八怪。

“我现在紧缺人手。”楚孝风凝视着郭清筝说道。他见郭清筝身边的人,个个身强力壮,都是干活的好手,这才过来借人。东陵郡何其之大,要制作多少龙蛊汤,才能将瘟疫祛除,楚孝风心中也没底,所以他才来找郭清筝帮忙。

“没问题,天亮之前,我给你凑足五百人马。”郭清筝轻声说道。眸中闪过坚毅的神色,若真能化解此次疫情,自己出些人手算得了什么。

“萧某不才,代东陵郡所有百姓,感谢郭当家的慷慨!”楚孝风急忙退后两步,郑重的行礼道。原本他也就打算借十来人用,没想到郭清筝一口许诺了五百人,让楚孝风心中一暖,没想到她区区一个女子竟然深明大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