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痞帝皇

第三十三章 图驽郡主完颜兰

清荷镇,福寿赌坊中。

楚孝风坐在会客厅中,正在独自喝茶。三个时辰前,宇文琅已经醒来,而且体内的回天毒也已经逐渐消散。而那名女子却迟迟未醒,毒医推断是因为她中毒太深,加之体质较弱,才会出现昏迷不醒的状况。看了看手中的小铃铛,楚孝风眉头一皱,这铃铛可是他亲手制作的东西,怎么会在那女子手中呢?

想想在三河县福来客栈中,宇文琅的所作所为,楚孝风还真怕那女子醒来后寻短见。为了确保她的安全,楚孝风便将她送到了福寿赌坊,让郭清筝代为照顾,毕竟香河岸边的环境太差,而且都是男人,怎么说也不方便。

“丑八怪,那女人醒了!”就在楚孝风愣愣出神时,郭清筝脸若寒霜,快步走进屋中,对着楚孝风淡淡的说道。自己听说他来了,本来满心欢喜,谁知道,他居然带来个女人,真是岂有此理!

“劳烦郭当家了。”楚孝风讪讪一笑,尴尬的说道。自从上一次自己主动吻了她以后,两人的关系变得非常微妙起来。每次面对她,心中总有一种怜惜的感觉,楚孝风明白,这就是世间所说的情爱。

“哼!整天就知道拈花惹草。”郭清筝却是把头瞥向一边,低声说道。那表情活脱脱一个怨妇。

“郭当家误会了,那女子我根本不认识,我先前和你说过,他只是宇文琅抓来的刺客,是从东陵郡逃出来的难民。”楚孝风急忙解释道。不知为何,他心中十分害怕郭清筝从此不再理他。

“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那女子相貌脱俗,皮肤白净滑腻,哪是什么难民,分明是你和那个宇文琅掳来的大家闺秀。”郭清筝没好气的说道。她仔细看过那个女子,其容貌秀丽端庄,气质不俗,更带着一股西域风情,这让她多少有些嫉妒。若此次真是那丑八怪英雄救美,这美人还不以身相许呀。越想她心中越气,那么多人不救,干嘛单单救一个这么漂亮的回来!

“郭当家多虑了,我萧风虽然不敢说是什么正人君子,但也不会做那种龌龊的勾当。”楚孝风闻言,心中大汗,立刻正色道。万一被郭清筝误会了,那可就不妙了。

“好了,老娘逗你玩呢。还不快去看看那美娇娘,心里一定急死了吧。”郭清筝“扑哧”笑道。看到楚孝风那紧张的模样,她觉得心中涌起一股甜蜜。

“萧某告辞。”楚孝风急忙施礼道。他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要不然,还不知道这悍女又要说出什么惊人的话语呢。

“等等,我也去。”楚孝风刚转身向外走,郭清筝突然站起身来说道。她可不放心丑八怪和那个女人独处。

“这个......”楚孝风一愣,她去干什么?再说了,自己问的一些事情,事关自己的真实身份,她若是去了,只怕......

“嗯?难道你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郭清筝见楚孝风犹豫,立刻脸色一沉,几步走过去,使劲拉扯楚孝风的衣袖。

“好吧。”楚孝风被郭清筝这么一闹,顿时头大如斗,叹了口气,轻声说道。反正早晚他都会知道自己的身份,所幸就不再对她隐瞒了。

“哼!这还差不多!”郭清筝听了楚孝风的话,这才嘻嘻一笑,吐了吐舌头说道。

两人穿过一道走廊,来到了最里面的一间屋子前,楚孝风转身凝视着郭清筝,低声说道:“务必确保这里安全,不能有第四个人接近这间房子。”

“好,你放心。”郭清筝被楚孝风凝重的表情吓了一跳,点了点说道。她快步走到院落中央的一颗梧桐树下,将手放在嘴上,学着黄鹂鸣叫了几声,立时几道黑影自高空落下。他们个个身穿夜行衣,即便是大白天,依旧给人一种黑夜的恐惧感。楚孝风双眼眯起,心中暗道:这镇山侯府果然不像外面看的那样简单。

“此地划为禁地,不得任何人入内!”郭清筝淡淡的说道,言语中上位者的威仪尽显无遗。众黑衣人闻言,只是点了点头,而后身形飞窜,瞬间消失在屋顶之上。

“福寿赌坊果真是个卧虎藏龙的地方。”楚孝风抱着肩膀,饶有兴趣的看着一脸威严的郭清筝,以前总以为她只是个彪悍的民间郡主,没想到还有如此雷厉风行的一面。

“嘿嘿,那是自然,咱们进去吧。”郭清筝突然展颜一笑,推开房门走了进去。楚孝风摇了摇头,他越来越看不懂这丫头的想法了,迈步走进屋中,警觉的左右扫视了一眼,这才随手关上了房门。虽然郭清筝已经吩咐了手下人严守此地,可是楚孝风还是有些不放心。将要谈论的内容,可都是自己最大的秘密。

两人来到那女子的床榻前,就见她双目呆滞,直直的看着屋顶,一动不动,放佛丢了灵魂一般。

“叮叮当当......”见那女子如此模样,郭清筝刚想开口说话,却被楚孝风制止。他从怀中拿出那个紫色的小铃铛,轻轻的晃动起来,瞬即铃声传来,清脆悦耳。

“你这恶贼!把东西还给我!”那女子听见铃声,立刻挣扎的爬起来,伸手去抢夺小铃铛。楚孝风见状眉头深锁,一把将铃铛握在手中,示意郭清筝将那女子按在**。

“大周朝贞武二十年,图驽国新王完颜雄归降大周。次年,图驽大汗完颜雄亲自来到燕京城,庆贺贞武大帝寿辰,同去者,还有一位图驽的小郡主,名叫完颜兰。完颜兰深得贞武帝喜爱,赐汉名幕昌兰,意为永不凋零的兰花。”楚孝风走到床前,定定的看着**早已不再挣扎的女子,她正一脸震惊的看着楚孝风,眼中充满了惶恐。而一旁的郭清筝秀美微蹙,心中暗道:我就知道这丑鬼来历不凡。

“你......你是什么人?”那女子神色慌张,声音颤抖,低声问道。

“这铃铛是谁的?”楚孝风再次拿出铃铛,放到那女子枕边,低低的问道。

“我就是幕昌兰,图驽国的郡主。这个铃铛是一个很重要的人送给我的。”幕昌兰凄然一笑,淡淡的说道。她以为自己几经生死,终究还是逃不过八叔的追捕。

“我是大周朝三皇子楚孝风!这个铃铛就是当年我亲手制作,送给你的礼物。”楚孝风深吸一口气,郑重的说道。他身上的气势,瞬间陡转,一股浩瀚的皇者威压顷刻充满了整间屋子。郭清筝和幕昌兰惊得长大了嘴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有谁会想到,一位高高在上的皇子,会以如此形态,出现在此地。

郭清筝眸中闪过异彩,不知道在思索什么,看向楚孝风的眼神顿时变得更加热切起来。起初,她还担忧自己喜欢上一个市井无赖,会遭到爹爹的反对,现在看来,这种担忧完全是多余的,能当个皇子妃也不错么。

“你......你是风哥哥?”幕昌兰挣扎的坐起身来,一把扑到了楚孝风怀中,嚎啕大哭起来。这些天她受的委屈,太多太多了。

“兰妹妹,你怎么来大周了?”楚孝风轻轻拍打着幕昌兰柔软的香肩,轻声安慰道。一旁的郭清筝却是气得两眼冒火,这女人真不要脸,哪有主动往男人怀里钻的。这丑鬼也是个色鬼,还上瘾了是吧!想罢,郭清筝几步走上前去,轻轻将幕昌兰从楚孝风怀里拉起来,淡淡的说道:“男女授受不亲,成何体统!”

“风哥哥,这个凶女人是谁呀?”幕昌兰被郭清筝重新按到了**,小脸顿时一沉,梨花带雨的哭道。

“她呀?她是......”楚孝风一时语塞,还真不知如何定位眼前的悍女。

“老娘是这个地方的主人!”郭清筝狠狠瞪了幕昌兰一眼,吓得她急忙向楚孝风靠了靠。见状,郭清筝白了楚孝风一眼,突然伸手将枕边的紫色小铃铛抓在手里,无比霸道的说道:“这东西是我的了!”

“悍女,你......”没等幕昌兰说话,楚孝风就要开口索要,但看到郭清筝那欢喜的样子,楚孝风心中一叹,便没了下文。

“风哥哥,你看看,那是你送给我的东西。兰儿不依,兰儿要那个铃铛,兰儿都带了好些年了。”幕昌兰见楚孝风满脸苦涩,却并没有索要铃铛的意思,顿时急了眼,抓着楚孝风的胳膊使劲摇晃。

“兰妹妹乖,这个铃铛的事,咱们稍候再说,你到底是如何来到大周的?”楚孝风急忙轻声说道。他见两女怒目对视,顿时心中叫苦不迭,得罪了谁都是死路一条呀。

“我来大周朝,风哥哥不知道么?”幕昌兰一脸疑惑的说道。自己来大周朝和亲,那可是头等大事,怎么风哥哥好像不知道这件事一样。

“我怎么会知道你来大周,自从七年前那一次相遇,我就再没有见过你,要不然也不会在客栈时,认不出你。”楚孝风一脸郁闷的说道。自己与她也就是小时候有一段快乐的回忆,之后的七年时间中,自己从未见过这个远在图驽国的可爱妹妹。

“好哇,你们......你们两个果真有奸情!”郭清筝一听顿时双眼喷火,甩下一句话,便跑了出去。见郭清筝怒气冲冲的跑了出去,楚孝风眼中闪过一丝感激,郭清筝这是故意离开,好让自己与幕昌兰可以放心谈话。

“我来大周是和亲的,嫁给你二哥。”幕昌兰撇了撇嘴,气嘟嘟的说道。这门亲事她是一万个不答应,奈何父汗主意已定,自己只能为了图驽国远嫁大周。要不是前些年,八叔私自率兵攻打大周边境。何至于近些年,大周与图驽的关系日趋紧张。自己还成了维系两国和平的牺牲品。

“和亲?还嫁给我二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楚孝风一头雾水,同时心中一惊。自己离开皇宫才刚刚两个多月,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